摸底,正常不過!

摸底(soft lobbying,或曰刺探、非正式諮詢)根本是任何社會,包括國際社會、商業社會以至是人與人之間接觸的常態,尤其當不同持份者對某件事情有不同立場時。自香港的立法機構引入選舉元素後,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便經常就法案互相摸底。回歸前如是,回歸後,立法會的選舉元素不斷增加,政府和立法會的摸底也不斷增加。與此同時,不同陣營的立法會議員之間也會就政府政策和法案相互摸底。政府的方案也會影響社會不同群體,立法會議員也會就此向個別群體的意見領袖摸底。這種情况在西方民主政體,司空見慣。難道大家認為美國總統提出一個法案,可以不用理會國會議員尤其兩院領袖的看法嗎?香港其他法定機構如市區重建局,也要經常就搬遷事宜向不同持份者摸底。否則搬遷舊區涉及方方面面的持份者,有居民、租戶、舖主、店舖經營者、區議員、立法會議員、政黨、地區團體、以至傳媒等,市建局怎可能不摸底便訂出搬遷和發展的先後次序和安置方法?摸底在古今中外都是政治生活的常態。有些人凡事民粹,刻意把摸底妖魔化,根本是別有用心,有歪常理,是反智的行為,令識者竊笑。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29日) 土地 橫洲 橫洲風雲 橫洲發展 摸底 橫洲事件

詳情

你今天摸了底未?

近數天來不斷在電台和電視裡聽見這兩個字:摸底。亦有由此延伸的使用套語,「摸他的底」、「被摸底的人」、「摸了乜嘢底」,諸如此類,主詞受詞位置有異,卻都是指向一種計算的氣氛,彷彿過程和結局皆有陰謀,如男人控訴妻子跟情夫偷偷開房,儘管看不到半個安全套和髒紙巾,但總之是闢室幽會,必有姦情。根據「經驗法則」,這種指控十居其九接近事實,問題只在於有沒有證據。更何况大小官員一直支吾,提不出任何實質反駁,連最起碼的人名和紀錄亦欠奉,自難讓人信任。至今為止,大小官員只能用「溝通」、「聯繫」、「聽取意見」之類詞彙來取代陰雲密佈的「摸底」,自認清白公正,箇中絕無不妥。但這當然是不夠的,理由是,你是官呀,有權在手,而權是公權,就算不必事事於溝通前後敲鑼打鼓地向社會大眾披露,一旦有人質疑,若真無隱無瞞,好應開誠布公,均均真真地把來龍去脈說個清楚明白。打回男女情事的比喻好了:如果妻子受到丈夫的無理指控,無理由以為只用一句「我跟別人只是正常溝通」即可令老公收聲,無理由不把「溝通」的理由和細節不厭其煩地向對方表白;因為表白清楚之後,理虧的便是對方,白白呷了乾醋,應該向妻子斟茶賠罪——至少要送隻小小的鑽戒或買個LV包包吧。因為兩人之間有着「信託關係」,如同市民與高官,只要有了猜疑,便該費力澄清,這是最基本的「信託義務」,裡面沒有輕率推塘的空間。話說回來,不知道「摸底」修辭從何時開始興起於香港官場?原名應是英文的touch base,源自棒球術語,揮棒擊球,奪壘得分,有着主動的戰術意義,並無負面氣味,絕對是個好東西,即使被普及於洋商界和洋官場,亦有積極的溝通聯繫,反而凡事不懂touch base即顯鹵莽。但,逾淮之橘總會變質,當touch base轉移到華人社會,尤其欠缺充分民主監督的華人社會,台灣也好,內地也罷,遑論香港,因為高官向來少見自制,民間更是信任欠奉,尤其「摸」與「底」在華文語境裡皆有陰性意味,一說摸底便易引曖昧聯想和猜疑情緒,摸人的與被摸底,必都有不可告人之秘密,跟光明磊落的期待距離甚遠。摸底也者,不是不可行,而是不應叫,但嘴巴長在別人臉上,別人堅持要叫,高官別無他法,唯有加大力度澄清說明,絕不能敷衍hea答。否則,「底」會被愈「摸」愈髒,又何苦來呢?原文載於2016年9月19日《明報》副刊 橫洲風雲 摸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