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十六大字給撐警的所有人士:狗仗人勢、嗤之以鼻、飛揚跋扈、自取其辱

一場我以為只會在杜琪峯與韋家輝的電影中出現的戲碼,在2月22日終於活生生地上演了。一群手持警察牌,穿著白色衫,走上街頭,大呼「爭公義,撐七警」等口號。噢!一直以「除暴安良、維護法紀」自詡的警察,理應得到市民的敬畏。但為什麼要這麼大陣仗,舉行所謂的集會為自己挽回顏面?百思不得其解也!不過,對著一些警察及撐警人士,這十六大字,絕對送得起有餘:狗仗人勢、嗤之以鼻、飛揚跋扈、自取其辱。(我比較文雅一點,不會開口埋口就搬母親上枱贈字給人) 狗仗人勢,顧名思義,就是借著某些勢力來做壞事。警察也是公務員,薪俸福利優於其他紀律部隊,各種「武器」幾乎有齊。雨傘運動時,你們所謂的「維護治安」卻在肆無忌憚地亂棍毆打,粗暴對待示威者,這是你們所謂的維護香港法紀嗎?暗角打鑊,濫用私刑,這是你們所謂的「維護香港法紀」嗎?而且還用「服務社會,維護法紀」自詡,其荒謬程度堪比狗血大媽連續劇。市民對你們的期望是適當使用公權力去維護法紀,可惜這些權力只淪為讓你們腐化的手段,至今仍胡鬧地爭取公義?不禁令人倒抽一口涼氣。 令人嗤之以鼻的是,竟說自己工作辛苦,經常被市民辱罵。那我想問,雨傘運動時的新聞工作者被你們、藍絲團體辱罵時

詳情

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但請不要侮辱猶太人

這幾天在網上各大平台中,大都是關於七警案的資訊。亦已有不少評論對七警案的審判作了分析。社會對於七警案的關注,本來只是關於紀律部隊一部分人濫用私刑的問題。然而,周三晚的七警集會,卻又將關注點推向了另一個更大的爭議。 不少七警的支持者,會以「先撩者賤」,執法無罪,甚至以警察執勤經常受侮辱,警察不獲尊重為理由。我們當然會認同,曾健超不論撥的是什麼液體,無論是水還是尿,他也的確是犯了法,亦需要受到制裁。那些說七警只是執法,卻竟然要受罰而大呼不公的人,請留意,在警方為他鎖上手扣的一刻,警方已是執了法。現在人們指他們濫權的,不是指他們拉了曾健超,而是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已被制服的曾健超拉去暗角打,這裡已不是執法的一部分。 紀律部隊之所以是紀律部隊,重點在於紀律二字,他們受精良訓練,要將自我放到最低,服從團隊精神,服從上級。同時因為他們可以用手扣、陀槍、受過武術訓練,並且有法律保護他們執法,所以對於其自身行為要求更為嚴格。這是他們對於一般民眾所處的優勢地位,例如曾健超再使用武力,極其量只有雙手,但警方則有武器在身;他們受的訓練,不單是外在的,還是心理上的,因為警察是社會危機應變系統的一個重要執行部

詳情

七警無罪!

七警被判監兩年,筆者深感不忿。香港警察盡心服務社會,為了保護十三億人的感情,在街頭巷尾和佔中暴徒抗戰79日。They are well paid for it?No!他們深知司法機構人手緊絀,無償付出自己的時間和體力,大汗淋漓地將暴徒抬至暗角,做埋囚車司機、法官同懲教署的工作,對滋事份子小懲大誡。願意這樣go out of their way去締建和諧社會的人,現今世上還有幾多個?這七名警員,不,七名俠士,簡直是香港的驕傲、人民的楷模。 Okay,退一步說,就當他們施刑略重,也是情有可原吧!大佬,日日工作十幾個鐘,還要面對黃屍暴民無間斷的辱罵叫囂,情緒失控也是很正常的事。我有理由相信,七警所以犯錯,是因為他們已經精神失常。香港號稱文明社會,為何不能學會包容,給他們多一點支持和鼓勵?甚麼?我如何證明他們精神失常?睇過杜琪峰都知,《黑警通例》明確要求施刑前要先拉埋窗簾,墊本電話簿。七警在眾目睽睽下,作出如此偏離程序的行為,只有一個可能。無錯,佢地一定係集體癡左線。 對於昨日不是集會的集會,筆者極為讚賞。他們打破禁忌,讓社會認識到精神病患者最真實的一面。見到三萬多個病人一起站出來,在凜冽寒風

詳情

歷史的沉重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因為警察愚昧無知,給了香港人一次機會去認識世界歷史。 我想到有去過奧斯維辛集中營參觀的人,都會對日前警察的可恥言論感到深惡痛絕。 我與友人到訪當地時,剛好落雪了,寒氣刺骨。但看到展出的物品,更是由內凍出來,是心寒。看到一大堆死者的毛髮、一大堆小孩的鞋,除非心如鐵石,否則難以不動容。記得當時不斷在想:這就是人類最醜陋的一面。集中營所展示的,是人類的罪惡、現代官僚架構導致的平庸之惡,以及極端種族和民族主義如何泯滅人性。 以色列領事館和德國領事館分別發表聲明,批評警察的類比不當,德方甚至批評講者「對史實缺乏了解」,可謂嚴厲。跟朋友談起,方記得中三課程已經包含二戰,大屠殺的歷史也必然在其中。但很可惜,我們中學的歷史課程始終比較注重背誦,高中尚且會加上機械式的點評(political, economic, social aspects),而無教育學生建立史觀和史識,把歷史融入當下,理解世局。香港從來是不重視歷史的城市,而宗主國中國更是捏造和篡改歷史的能手。 但老實講,比起缺乏歷史教育,近來的世界大潮流更令我不安。歐陸的新納粹等,以及Trump團隊的「alternative fa

詳情

七警集會與《公安條例》

七警被定罪及判刑之後,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和警務督察協會在警察遊樂會舉行大型集會表達他們對定罪及判刑的不滿。根據兩個協會自己向外發佈的數字顯示,該集會有超過三萬人出席。 傳媒調查後發現這萬人集會並沒有向警務處處長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解說該集會只是一個會員大會,而不是一個《公安條例》所規管的集會,所以不用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根據報道,警方發言人向傳媒回應這兩個警務人員協會舉行的集會不屬於《公安條例》所指的集會因為它只是為專業及業務性質議題外出討論。 不知雙方的解說是曲解《公安條例》還是在混淆視聽,市民只要考究《公安條例》的有關條文,就能肯定的說這個萬人集會必定是一個受《公安條例》規管而需要向警務處處長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一個集會。 正確來說,任何公衆遊行和集會除非得到《公安條例》豁免,否則必須向警務處處長提交舉行遊行或集會「意向通知」,便是一般所指的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 如果舉行的是一個集會,警方收到「意向通知」之後可以因為需要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的原因以書面方式通知申請人警方會根據《公安條例》第6條向該集會作出管制及指示,或根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