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政府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三大挑戰

還有約50天,新一屆政府將就職。對於新一屆政府能否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社會充滿期待,也不無疑慮。 本星期一(按:即5月8日),我和「專業議政」合共7名立法會議員與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面,就新一屆政府施政方針和具體政策交換意見,其中一個討論主題就是改善行政立法關係。 林太當天開宗明義表達了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的意願,雖然在重啟政改等大題目上未能帶來驚喜,但就教育施政、引入檔案法、改變中央政策組角色等等顯示了相當開放和正面的態度,是個好開始。 修補關係首要提高互信 過去5年,梁振英以鬥爭為綱,朝綱敗壞,問題叢生,行政當局與立法機關的關係惡劣到極點。在林鄭月娥當選行政長官後,部分官員的態度已較前從容,政圈氣氛也隨着政府換屆而有所改變。 然而,即將卸任的梁振英作風依舊強悍,一連串針對立法會議員的法律訴訟接踵而來,連一些無關政治的議題如小三TSA(全港性系統評估)/BCA(基本能力評估),也刻意對着幹,既嚴詞拒絕林鄭暫停今年全面評估的要求,更無視36名議員不分黨派的聯署呼籲。不管梁振英的主觀意圖為何,其客觀效果只會是維持社會對立狀態,難以紓緩。 要改善行政立法關係,雙方的信任度必須有所提高。而信任度

詳情

不再是Hidden Agenda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擔任發展局長時推出所謂活化工廈計劃,原位於牛頭角的民辦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一而再的被逼遷,好不容易在觀塘現址重新運作,卻在5月7日被入境處人員放蛇。適逢該晚有來自英美樂隊參與演出,入境處人員以四人未取得工作簽證,違反逗留條件將他們拘捕;而Hidden Agenda的場地負責人則被指聘用黑工,被入境處人員召來的警察拘捕。作為民辦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已多次被地政署干擾,被指違反公眾娛樂場所條例。查此條例源自港英年代,跟嚴苛的公安條例一樣,此條例同是五十年前的六七暴動後通過的,亦即是說六七暴動的遺害,五十年後仍然窒礙香港民間自發創辦的事物。但這是另一課題,這裏要討論的是一直干擾Hidden Agenda運作的公眾娛樂場所條例實為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產物。到了今日二十一世紀,先進國家或地區的政府無不大力推動文化創意產業,事實上在曾蔭權年代,文化創意產業被視為香港經濟六大支柱之一。 很明顯,從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的角度而言,Hidden Agenda這類民間自發創辦的表演場地理應受到有關方面鼓勵,絕對不應受干擾和打壓;尤其是Hidden Agenda有別

詳情

哪來的大和解?

其實「大和解」這個口號,自九七之後,偶爾都在政治新聞再聽數遍,不是北京跟泛民大和解,就是泛民與建制大和解。老掉牙的字眼,但總會把當時的民意弄得眾聲喧嘩;但明眼人一看就知,即使神女有心,但襄王依然無夢。 現時在民生議題上,泛民與建制仍會間中合作,力圖爭取政府讓步,修改政策。可是政治鬥爭不斷,就令一切好事變成壞事,泛民建制難以在議題有更大合作空間,最終令政策難有空間改動。在市民利益的層面,這些合作是必要和必須的,更不需要什麼和解才可促成的。 和解本身,其實極需要當權者有自我修正的意志,將錯誤的決策改正過來,同時交代當時一切決策和行動的真相,才能促成不同陣營、不同立場的人和解。如今,政府對8.31決定毫無讓步,港人利益未得到完全的保障,連討論空間都沒有時,又談何真相與和解? 在特首選舉過後,我們整體社會的氣氛仍趨「休養生息」的方向,要溝通、要不斷討論。但這些溝通、討論,最後要帶我們到哪個方向?似乎在特首選舉過後,非建制光譜仍未有認真地檢討和思考。而這種無定向的方向,才是大家都需要擔心的事。 在這種抗爭乏力的情况下,大家其實需要思考在現時爭取到一些實質轉變,令不同朋友都重視獲得充權,從而令人感

詳情

不談政改 香港難得到善治發展

林鄭月娥已經肯定是未來5年香港的領導人,但在整個特首寶座競逐的過程中,她只是得到了「西環」及在「西環」動員下的建制派一面倒的支持,卻完全爭取不到香港社會另一個不能忽略的泛民主派陣營的接受。而且,因為這一次特首選舉是如此赤裸裸地「欽點」得令人反感,加上林鄭月娥在過去兩年多來的表現,一手把自己原有的高民望差不多都葬送掉。這樣的開局似乎已經預示了林鄭月娥口中的「管治新風格」能夠成功落實的機會並不樂觀。就算真的能引入一些較新穎的處事手法,但就足以抵消制度及結構上的缺陷所造成的問題嗎? 還有兩個月便會上任,要評估林鄭月娥這一屆新政府的前途,大抵可以從3個方面來分析:第一,要看林鄭月娥能否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任與支持;第二,要看她是否能夠有效落實她近期不斷反覆提及的所謂「管治新風格」,從而更有效解決多年來累積下來的各種政策問題;第三,也是要看她如何處理十分棘手的政改問題。 其實這3方面可說是互為因果。首先,林鄭月娥未能以最高民望候選人身分成為特首,除開了先例外,已經令她的新政府從開局及組班蒙上了陰影。 而林鄭月娥的低民望,其中一個原因是她曾經是領導上一輪政改的3人組之首,最終卻未能令香港的政制改革往

詳情

修補撕裂 長期工作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當選後已馬上向公眾表示,她將會盡一切努力修補社會撕裂,亦將會和不同黨派不同政見人士溝通。這是值得大家讚賞和支持的舉措。她亦提到將來會有一個恆常溝通平台。 成果取決於雙方努力 筆者相信無論如何未來應該邀請泛民人士加入恆常溝通平台。然而就修補撕裂而言,最後的成果如何也要取決於建制及泛民雙方的努力。較早前林鄭已經提出來屆政府希望邀請泛民主派人士加入,然而這邊廂一腔熱情邀請,那邊廂卻馬上碰了一鼻子灰,泛民的政黨包括民主黨急於謝絕好意,並重申不會容許黨員加入政府。 這恰恰展示了現今香港政治的困境:由於社會上兩陣營的支持者都對支持對象有巨大期望及壓力,特別是兩年前非法佔中後,反對派的支持者有相當部分在思想上變得非常牢固,甚至更趨邀進,在這情?下反對派要嘗試認同建制派的部分舉措就變得非常危險。因此,筆者不難想像泛民此刻急不及待跳出來斷然拒絕林鄭,這基本上也是明哲保身的做法。然而,長遠而言,反對派如何嘗試疏導這種壓力,或在輿論上引導支持者接受這建議,是將來能否成事的關鍵。如果反對派用當年對8.31政改的模式,即從頭至尾綑綁反對(筆者已經忘記了當年反對派進行了幾多次聯署反對,後來甚

詳情

民主黨派不應對修補裂痕心存盼望

面對林鄭月娥「修補社會撕裂」的口號,各個民主黨派不應該對此心存盼望,也不存在我們對來屆政府有疑中留情的空間。或許「修補撕裂」的確正中社會廣泛市民的想望,但面對政治局勢,我們並沒有配合一己的主觀意願而忽視林鄭月娥將會延續有害民生和民主前途的現實。 「修補撕裂」是一個正面的口號,講求同舟共濟、重新團結。梁振英玩弄權鬥,實行專橫管治,固之然是造成撕裂的重要原因,但這只是加劇撕裂的催化劑;真正造成撕裂的核心力量,是北京全面控制香港的強硬手腕和意志,令香港種種溫和對話的聲音都走向死胡同。並非溫和理性、解決問題的方法出了問題,而是北京根本不希望認真處理香港的社會問題。 北京政府在國內面臨的統治壓力與日俱增,經濟增長放緩,過往依靠經濟巨大增長以轉移國內社會問題的方法,已經難以延續。坐立不安的中國在對外方針愈來愈與「韜光養晦」背道而馳,不論政治抑或經濟上日益進取、步步進逼。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同時是中國統治下的屬地,在經濟和社會層面上,無可避免會日漸被中共掌控,「紅色資本」湧入,由日常生活、物資採購到巨額基建,愈益讓利中國企業,根本地改變了香港的經濟版圖。而歷史告訴我們,由戰前華資大班的崛起、戰後工

詳情

不求團結

無論誰人得勝,不管票數高低,都得面對所謂「團結」的管治挑戰,且看各方如何努力,替香港的「撕裂」療傷治痛。 但,問題來了:到底什麼才叫做「團結」呢?「團結」能以什麼形態呈現呢?「團結」確實是人人想要的好東西?「團結」真的是可欲也可行? 這就「孩子沒娘,說來話長」了。 不如先看團結的對立面:分裂。分與裂,分開與撕裂,是徹底的隔離,並且懷疑、抗拒、憎恨、厭棄……沒有共同的重疊與交換,沒有基本的信任與協調,沒有尊重,沒有包容,沒有共議商討的合理空間,當然更無攜手合作的意願與行動。過去數年,香港很明顯朝這方向高速發展,不只是政團與政客,更是民間與百姓,皆朝兩極方向地激烈分裂地疾走,令人不安,使人心痛,讓人覺得香港愈來愈不是一個宜居的家園。但也正因視她為家園,才會心痛吧。Love to hate, hate to love,愛恨情仇於人於地都永遠不易說清。 如何煞停分裂?煞停分裂,是否等於走向團結?那倒不一定。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這是一位姓毛的人說過的話。分裂與團結,同樣有緣有故。眼下的分與裂,源於多組核心價值的變異與殊途,身分認同的、自由觀念的、法治操作的、民主理想的

詳情

曾俊華現象 林鄭怎「補天」

朋友群組傳來的「笑話」:「台灣人說:我們今天投票,晚上就知道結果。大陸人冷笑:那算什麼,我們今天投票,昨晚就知道結果了。香港人心想:這算什麼,我們還未投票,就已經知道結果。」最近重複收到這個「笑話」多次——要為「笑話」加上引號,是因為它笑中有淚,也最恰當地道盡了特首選舉的「香港特色」。 選戰結束,自然要向前望。但前瞻之際,在剛結束的特首選舉中出現的「曾俊華現象」,還是值得重溫並解讀箇中傳達的信息。 曾俊華以365票落敗,結果早如所料,但他競選團隊的文宣工作做得有聲有色,令曾俊華成為民望最高的特首候選人。而其造勢活動的高潮,是上周五的港島區巡遊,最後一站到達佔中所在地龍和道及干諾道中附近。地點敏感,但曾俊華的現場發言巧妙地避開了政治,說出了一段令人動容的話:「今日我來這裏和大家見面,我希望,我們今晚的相聚,可以為這個地方賦予另一個意義。希望大家記得,在2017年3月24日一個晚上,我們香港人曾走在一起,為一個更團結和更美好的香港,作出最真誠的祝願。」現場還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曾俊華公開感謝現場警察協助維持秩序,群眾立即報以掌聲。這個場面毋須作任何演繹,大家都應該明白箇中的深意。 記憶之中,

詳情

修補撕裂 可能只是一廂情願

修補撕裂是全港市民的共同願望,相信不會有人反對。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她的首要工作就是修補撕裂和解開鬱結。橄欖枝已經拋出,泛民會願意團結一致向前看嗎? 林鄭月娥提出,「希望建立恆常溝通機制,為行政立法關係打好基礎」。目的十分清晰,就是希望在溝通機制中把一些矛盾先解決,起碼是解釋清楚、減少誤會,以換取反對派對一些政府議案「手下留情」,起碼不要用拉布拖延決議。 其實,類似的建議並非新鮮,溝通平台早在商量如何結束佔中時的對話中提出過,結果反對派沒有領情。如果將「不了了之」的原因歸咎於當時「兵荒馬亂」或者林鄭月娥當時只是政務司長,那麼,現在她即將主事,並且提出放下身段,以「謙卑的心情」處之。 造成今天政局鬱結,政府當然有責任。現在新一屆政府提出要承擔這個責任,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嗎?如果這樣認為,那就是說政府是所有問題的製造者,只要政府改變做法,問題就會消失。真的是這樣嗎? 將撕裂的責任全部推給反對派也不公平,但反對派要承擔相當的責任應該是最低要求。但反對派恐怕也是身不由己,被簇擁成「民主女神」的陳方安生首先為這個溝通平台發出「生人勿近」的禁令。她在回應有關建議時說:林鄭月娥以前所未有的低民望出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