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結束 同行難願

在投票舉行前一天,香港各大報章的社論紛紛表示,希望新一屆特首能夠帶領香港展開新的一頁,團結香港集中精力搞好經濟和民生,減少分化撕裂。當選的林鄭月娥也表示,選戰結束,選舉過程中的互相攻擊、各種傳言也隨之結束,落敗的曾俊華也表示希望大家給新特首一個機會,讓她能夠帶領香港,有更美好的未來。然而,反對派願意跟林鄭月娥同行嗎? 林鄭月娥的競選口號是「同行」,競選階段是希望支持者與她同行,將她送進禮賓府;就任行政長官後跟市民同行,為香港的未來同心同德。她的第一個願望實現了,但未來5年,將會跟她同行的都有誰? 有建制派選委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回歸後參與多次特首選舉,沒有一次像今次這樣,所有愛國愛港的選委都力挺一個候選人,這是社會邁向團結的第一步。建制派能夠團結一致投票的原因很多,他們在今後對林鄭月娥的施政,將給予足夠的支持,這是可以預期的,起碼像過去般建制派某些人跟特首有齟齬的可能性減低了。 然而,整個政府與社會的運作,即使有大多數人的支持是不夠的,因為「否決veto」勢力有足夠大的能力去阻止政府順利運作,比如在立法會內拉布,新一屆的立法會拉布比上屆還嚴重。反對派將林鄭月娥標籤為「CY 2.0」,其實

詳情

如果女媧就是撕裂者 如何補天?

李嘉誠說特首心水人選時,提到神話傳說:女媧補天,修補撕裂。 問題是,林鄭月娥是女媧嗎?她如何能「補天」? 神話傳說,天為何出現窟窿?因為共工以頭撞不周山。即是說,撕裂來自他人,女媧是以旁觀者的身分來拯救蒼生,進行「修補」。 問題來了:如果香港目前的撕裂不是來自別人,正是來自梁振英,而林鄭正正是繼承「CY 2.0」的人選,她本身就是撕裂的幫兇,她還有什麼正當性去「補天」呢? 即使撇除「梁振英2.0」的標籤不談,她自身的作風,都似是一個破壞的「共工」。 鉛水風波不讓官員飲來路不明的水,其實是製造官民撕裂對立,釀成所謂「官貴民賤」;故宮風波,也讓香港內部撕裂。選舉期間雖以「connect」為口號,但行徑卻似是「disconnect」,天水圍不去,看見周庭抗議卻以家長訓示小妹妹的姿態教訓而不是聆聽;網上民意處於劣勢,便貶低網上民意,指摘批評聲音是「白色恐怖」,無異自絕於網民和反對聲音。無故貶低港台的電視製作,又為自己製造更多敵人。 她民望長期低迷,她的支持陣營居然製造輿論,認為有人要藉民意來脅迫中央。 這不是把香港人和中央對立撕裂嗎?甚至把香港人不投林鄭,演繹為「為了反對中央」,再一次把中央和

詳情

藍絲vs黄絲:我們要一個繼續鼓吹内戰的特首嗎?

七警判刑,「黃絲」慶幸公義得到彰顯,「藍絲」替七警呼冤。同一件事,兩種反應南轅北轍,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 試想一下,如果被打的是殺人凶徒,「黃絲」未必有很大意見;換轉被打的是一個正當市民,相信「藍絲」也會譴責警方。分別只在於被打的是什麽人。在「藍絲」眼中,佔中示威者是一班目無法紀的搞事者,破壞社會秩序之餘還要挑釁警方,被教訓一下實不為過,七警就算有錯都只是小錯;在「黃絲」眼中,佔中示威者雖然違法堵路,但乃出於爭取民主的一腔熱血,不是一般罪犯,警察不應用對付蠱惑仔的手法對付他們,更不應濫用私刑。 其實自佔領運動後,黃藍陣營對立,類似事件時有發生。兩邊都有自己的道理,而這些道理都是建基於不同政治立場。正常而言,真理越辯越明,但不同政治立場則有理説不清,雙方只會各執一詞。過去幾年,大家可能嘗試過説服身邊不同政治立場的人,但相信都是失敗居多。原因是政治立場源於價值觀,價值觀無分對錯,而且極其頑固,不能靠「講道理」去改變。 有學者認爲政治立場很大程度是與生俱來的。研究發現,若籠統地把政治立場分爲自由派(Liberal) 和保守派(Conservative),在不同國家、種族、文化和地域,政治立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