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啟政改?不必了

有組織做了調查,指有超過一半人希望新一屆政府重啟政改,約51.1%。民間智慧之「半杯水」理論,即是近49%不認為有需要來屆重啟政改。我是其中一個。 當然,我不是建制派,但我不覺得需要重啟政改。 這兩年客觀環境完全改變 過去半年,我一直觀察,支持重啟政改的泛民朋友,理據其實與雨傘運動之前的沒有太大分別。但這兩年看到,客觀環境完全改變了,再用這些理據去說服社會大部分市民支持重啟政改,有點「搞笑」。 其一,政改有助改善現在行政與立法互相抵消的情况,有民望的特首施政會較暢順云云。 但又用回「半杯水」理論,現在行政立法拉鋸的情况,即是立法會拉布、拖住行政部門的做法,是因為立法會的選舉制度讓政黨碎片化,出現小黨「騎劫民意」之情况。假如稍為微調立法會直選選舉方法,例如用新加坡的「集選區」方法,再細膩地劃分選區,只要一張候選名單得票者最多的話,該名單內的候選人全勝。那麼,立法會碎片化的情况自然會大幅減少,再加上人大常委的DQ(disqualify)釋法守尾門,2020年建制派直選議席過半不是夢。屆時立法會就可以更改議事規則,大減拉布能量。到時立法會星期三的會議,不用半天就開完,為何要大費周章搞什麼雙普

詳情

政改難重啟 唯有繼續爭

林鄭月娥上任在即,其中一個焦點是:應否、能否重啟政制改革討論?分三方面來說。 從現實看,林鄭月娥上任後重啟政改的機會不大,條件暫時未足;即使她上任後一段較長的時間,條件也不具備。最大的阻力不是香港,而是北京,因為它擁有決策權但毫無意願甚至有抗拒感。最近連串事例和背後的考慮,足以說明這一點。 一、重啟政改的條件和阻力 (1)張德江到澳門視察,講話內容明顯不是針對澳門,而是針對香港,雖不至指桑罵槐,但肯定意有所指。其核心是:澳門「自覺配合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例如:澳門率先通過《基本法》第23條、「愛國愛澳力量始終佔據主導地位」、澳門教育制度能培養官方需要的人才。這些在香港都做不到。概而言之,北京認為澳門的「一國兩制」比香港落實得好。因此,澳門做得好的(落實中央意圖),香港要學;香港做得不好的(如立法會拉布),澳門不要學(其實澳門立法會沒有拉布,張德江的話顯得多餘)。在這種氣氛下,北京還會放手讓香港重啟政改嗎?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央領導人到港澳地區,一般都師出有名,例如回歸大慶或重要的國際活動等。但張德江這次以「視察」名義到澳門去,顯得很彆扭。其實,這是在習近平7月「君臨天下慶回歸」之前的

詳情

推動政改 林太有責

儘管民意清晰,北京不管就是不管,經歷一場「旨意」勝過民意的特首選舉後,香港社會出現了一種疲態,是心淡、是無奈,充斥着無力感。既然如此,眼見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不是很壞的選擇,唯有暫時卸甲,姑且靜觀其變。 林太上任初期,定必針對特首梁振英用人唯親、立場先行的做法,盡量在公職的人事委任上,重回用人唯才的方向,重新團結社會,減少社會不同陣營的極度對立,絕對是市民樂見。 緩和社會緊張的政治氣氛外,相信林太亦會抓緊兩三項民生政策,希望做出點成績來,按其政綱的?墨,教育、房屋肯定是她的重點。按過往的經驗觀之,若能處理好教育議題,安撫好教師,政府的煩惱可少一大截。 不過,林太不要以為做好民生工作,政改議題便可束之高閣。她近日在一個電視訪問中被問及政改問題時說,本月到北京接受中央任命時,如果有機會,會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本港出現反對人大8‧31框架的情緒,但她不忘重申,即使重啟政改,亦須基於人大8‧31框架這個基礎。 剛結束的特首選舉,是8‧31框架的最好「顯影劑」,讓公眾看清楚8‧31的荒謬。這框架落下的三道大閘,尤其是行政長官參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的這道閘,不單只是阻

詳情

777 還欠乜?

以777票當選新一屆行政長官的林鄭月娥,按照慣例,4月上旬將會到北京接受中央任命。到時,總理李克強會簽署並頒發《國務院任命令》,而國家主席習近平亦會接見林鄭月娥,對其發表「重要講話」及期望,預料有關講話將會透露重要信息。 林鄭當選後,從中央有關部門的公布,已經可以看到北京對港今後5年的政策,起了一些轉變。 中聯辦負責人在新華社的通稿,在祝賀林鄭月娥當選之餘,還希望她「聚力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促進社會穩定和諧」。驟眼看來,這些說法好像舊調重彈、無甚特別。但如認真考究,它正正缺了一些東西。 對內地政策的解讀,除了要看它「說什麼」之外,有時更重要是看它「沒說什麼」。 「消失的政策」 5年前梁振英當選時,同一篇通稿,字眼是「集中精力發展經濟,切實有效改善民生,循序漸進推進民主,包容共濟促進和諧」(任命時,當時總理溫家寶基本重複了有關字眼)。 但新華社對林鄭的通稿,正好缺了「推進民主」一項,可能預視了中央對港政策的調整,香港民主不會有任何發展空間(前輩何亦文較早前在商台節目《串》道出這點)。 可能大家會認為,梁振英當選時有政改任務,所以才有「推進民主」一說;既然政改已經觸礁,所以大可對林鄭刪去這

詳情

誰搬走港人普選特首的芝士?——寫在小圈子選舉之前

筆者無意貶低民主選舉「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但通過普選形成的集體決定,有「數量感性」和「質量理性」之間的矛盾和內在短視的一面。政治從來都是複雜的,特別是選舉期間的明爭暗鬥,內幕有時是骯髒的、不擇手段的。在政治頂層鬥智角力的糾葛,普通人無法理解。由於互聯網的普及,資訊來得容易,真假難分,知識外在化,人民有錯覺以為自己能夠掌握全部事實,變得自以為是、堅持己見,導致對立。兩極分化非黑即白,競爭民意以決定選舉勝負,這種思維傾向已無法逆轉。網上匿名留言,集體不負責,流於膚淺、情緒發泄的居多。網絡新聞嘩眾取寵,媚俗以爭取眼球,為了高點擊率和出位搶鏡,有些人甚至不惜粗言穢語,庸俗低下的東西實在不少。立場先行,政治也成為「即食式」,簡單地造成對立,撕裂後無法統一。資訊爆炸的同時,市民獨立思考的能力反而大幅倒退。 港人要反對「普羅民粹民主主義」 物極必反,民主選舉氾濫,會墮落為「討好主義」。一切為了選票,競相出位。為了引人注意,出名就好;極速出名更好。反正幾萬票就可當選立法會議員,那真是一條捷徑。民主潮流,沒有人敢於反對。筆者甘冒大不韙,在這裏明確指出:港人要反對存心討好民眾的「普羅民粹民主主義」,要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