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政治家、從政者與政客

政治有分政治家、從政者與政客。有人說政治家與政客之分別在於前者領導群眾走,後者被群眾領着走;但這不是唯一的分別。政治家有一套抱負、有視野和胸襟、更有決心和毅力。政治家不怕荊棘滿途,只會迎難而上;不成功只是時勢不與而已。百多年來,我們還沒有一位政治家出現。這可能是香港的政治形勢所然,但現在沒有,只能寄望將來有。從政者忠於政治,尊重政治。他有一套價值觀和處事原則,這套價值觀可能不為其支持者所完全認同,但他會堅持自己的信念,盡力而為。他不一定是最受歡迎的人,也可能樹敵無數,但他忠於自己,默默耕耘,不計回報,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政客是一些沒原則、沒核心價值、隨波逐流的機會主義者。他為的是選票而不是理想。他每天追逐民意,尋找掌聲;他會是一個很受歡迎的人,但在有識之士眼中卻一文不值。這類人不幸地在香港遍地皆是。怎樣去分別從政者與政客?簡單而言,搞破壞的肯定不是從政者。舉個例,香港作為金融中心需要國際社會的信心,我們成功在於法治和社會穩定,但偏偏有些人卻到處貶低香港,聲稱法官為政治操控。國際投資者認為香港法治下滑對香港全無好處,對這些人也全無好處;但為了要打垮政敵,這些人卻不擇手段。為的,只不過是滿足部分人的政治口味罷了。這便是政客的定義。[湯家驊]PNS_WEB_TC/20180810/s00202/text/1533839520415pentoy

詳情

政客笑裏藏刀是正常

任何人都有公共一面和隱私一面,有些人表裏差異很少,有些人大一些,表裏如一的政客是聖人,口不對心的政客才是正常。然而,棉裏藏針被看穿了,政客也毋須公開承認,最糟糕的是私下的真情對話被曝光,這才是最失敗的政客,鄭松泰是表表者。 以口是心非聞名的政客,近年應該數英國的「地拖頭」約翰遜,他不否認過去經常吸食大麻,但對於在倫敦市長任內與人有染並誕下私生女,他公開的說法永遠是「你猜猜」。近日盛傳他趁保守黨大選失利要對文翠珊逼宮,他起初也是模棱兩可,後來竟然有人將他在社交媒體的私人對話曝光,說他支持文翠珊,無意競逐黨魁位置。 文翠珊重新組閣,約翰遜留任外交大臣,但約翰遜的陰謀未必是空穴來風。早在2015年大選時,已經有傳聞說他重回國會的目的是要爭奪黨魁的位置,當時可能實力不足。脫歐公投,他公開主張脫歐,跟保守黨的立場唱對台,首相卡梅倫辭職,圈內人有傳出他要競逐黨魁,但約翰遜被譴責為分裂黨,當然無法勝任,他自己說不能做到黨內團結,也是實話。 這次又再傳出約翰遜蠢蠢欲動,因為文翠珊已經成為強弩之末,但在面對跟歐盟談判的艱巨任務,誰都不可能有好的結果,這時候以退為進,相信也是約翰遜的陽謀。被看穿但他自己不

詳情

受盡委屈的政客

現在全宇宙最受委屈的政客,特朗普恐怕會點頭稱是。堂堂一個大國總統,怒炒聯邦調查局長科米竟然還會受盡攻擊。為了對付中國,又大玩北韓牌,還威脅什麼攻擊云云。結果金正恩的地位不單穩陣,還可以不斷射飛彈,一副「奈我唔何」之模樣。至於特朗普日前出訪中東,一方面簽下合約,另外原來沙特王室私下捐款給特朗普女兒倡議的基金。特朗普家族的貪盡式搵食風格,歎為觀止。 特朗普之「犯眾憎」,在於他恣意破壞規矩,將「美帝」近百年來,政治體制內各方人馬攜手立下的文明規則,不斷踐踏,毫不避嫌,貪之食之,而且更會反咬對手造謠攪局,例如特朗普團隊等人會說:民主黨以前都係咁做啦,點解要鬧我?又或者批評媒體造謠生事「搞搞震」,針對特朗普云云。如此抵賴之政治作風,確實不斷迫使世界政壇下試政治倫理的底線,讓人們明白,求其選一個「破壞王」來當總統,其破壞力可以多麼的嚴重。 因此,當全球各地理解得到,「選領袖不能太求其,厭體制不能為啖氣」之禍害後,各國公民亦意識到,不能因為個人厭惡體制,又或者無得上位而要找一個「破壞王」擔任領袖。選民面對選舉,縱使覺得現有黨派百般不堪,但投票時,總好過找一個光譜內,政見最極端的三四流政客當總統,反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