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仇國能解決問題嗎?

學聯主席張倩盈在立法會公聽會上說:「我一聽到國歌就想嘔!」聽了這話我呆了半天,國家做錯了什麼事,對她作了怎樣的傷害?怎麼一位大學生對國家有這樣深的仇恨?這幾天我不斷反覆自問,為何這幾年有些人,特別是年輕人會這般的憎恨中國?活在香港的他們受過什麼苦難,忍受了何種傷害,被剝奪了什麼東西?思前想後,只有兩個字:政改。似乎沒有人想過,政改失敗是因為兩個最大持分者不能尋求共識。國家堅持根據憲法辦事,爭取民主者卻堅持要在《基本法》框架外尋求民主。但有不同意見,便可轉眼間視對方為十惡不赦的仇人嗎?很多人說他們被壓迫,但我不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什麼巨大改變。與廿年前殖民地時代相比,我覺得我更多了自由,核心價值多了一重憲法上和法律上的保障。沒錯,於民主發展的期望上,我們需要有某程度的調節,但我們今天有的民主,是殖民地時代沒有的。今天的有限度民主,只要放眼將來,暫時應該是可以接受的;至少不應轉化成一種仇恨的心態。除了政治分歧,我們的其他自由、所有核心價值、經濟發展的機緣,就算你不認為比殖民地時代更好,也難以說有重大倒退。沒錯,在曾蔭權的無為之治下,房屋供應出現了很大問題;但這是國家的錯、「一國兩制」的錯嗎?如非,那麼這股無名的仇恨從何而來?最重要的是,這些年輕人不相信中國,不接受「一國兩制」,不願意在特區土壤上生活。這樣的社會如何維繫下去?很想對這位張同學說,不用擔心,你最不願意生活在「一國兩制」下,你可能很快便能如願以償了。[湯家驊]PNS_WEB_TC/20180518/s00202/text/1526580215552pentoy

詳情

重啟政改?不必了

有組織做了調查,指有超過一半人希望新一屆政府重啟政改,約51.1%。民間智慧之「半杯水」理論,即是近49%不認為有需要來屆重啟政改。我是其中一個。 當然,我不是建制派,但我不覺得需要重啟政改。 這兩年客觀環境完全改變 過去半年,我一直觀察,支持重啟政改的泛民朋友,理據其實與雨傘運動之前的沒有太大分別。但這兩年看到,客觀環境完全改變了,再用這些理據去說服社會大部分市民支持重啟政改,有點「搞笑」。 其一,政改有助改善現在行政與立法互相抵消的情况,有民望的特首施政會較暢順云云。 但又用回「半杯水」理論,現在行政立法拉鋸的情况,即是立法會拉布、拖住行政部門的做法,是因為立法會的選舉制度讓政黨碎片化,出現小黨「騎劫民意」之情况。假如稍為微調立法會直選選舉方法,例如用新加坡的「集選區」方法,再細膩地劃分選區,只要一張候選名單得票者最多的話,該名單內的候選人全勝。那麼,立法會碎片化的情况自然會大幅減少,再加上人大常委的DQ(disqualify)釋法守尾門,2020年建制派直選議席過半不是夢。屆時立法會就可以更改議事規則,大減拉布能量。到時立法會星期三的會議,不用半天就開完,為何要大費周章搞什麼雙普

詳情

教育與民主

七一將近,轉眼又20年。候任特首的組班工作,也接近尾聲。傳媒透露的消息,新政府高層主要來自資深政務官,另加留任的「梁粉」或「西環屬意的人」,意味着林鄭月娥的管治,將很難突破香港社會的困局。因為,過去廿年積累的經濟及政治兩極化矛盾,正是在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的「西環-政務官-西環」管治循環下生成的。 放下政改 主打教育? 循另一個角度觀察,林鄭政綱中忽視政改、主打教育,大概也顯示了她認知上的局限。當政府缺乏民主發展的願景和政策、學校缺乏民主制度和程序,能辦好教育嗎?如果重視理解、知識、倫理價值的教育工作做不好,又如何「營造有利推動政改的社會氣氛和共識」?投放50億元經常開支,又考慮把180億元的財政額外盈餘中「相當部分」撥入「研究基金」,資助大學研究,這些「花錢大計」,是否真正針對本地教育的根本問題?倘若整個社會都缺乏民主素養和行事習慣,由政府到學校都未能建立民主的制度和辦事程序,如何保證數以億計的金錢投入用得其所——改善學校教學的成效,解決香港教育長期積累的問題? 歸根究柢,教育是為了「讓學習發生」。讓學習真正發生,最好的方法是因材施教,前提是教育工作者必須理解每個學習者的需要、興趣

詳情

政改難重啟 唯有繼續爭

林鄭月娥上任在即,其中一個焦點是:應否、能否重啟政制改革討論?分三方面來說。 從現實看,林鄭月娥上任後重啟政改的機會不大,條件暫時未足;即使她上任後一段較長的時間,條件也不具備。最大的阻力不是香港,而是北京,因為它擁有決策權但毫無意願甚至有抗拒感。最近連串事例和背後的考慮,足以說明這一點。 一、重啟政改的條件和阻力 (1)張德江到澳門視察,講話內容明顯不是針對澳門,而是針對香港,雖不至指桑罵槐,但肯定意有所指。其核心是:澳門「自覺配合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例如:澳門率先通過《基本法》第23條、「愛國愛澳力量始終佔據主導地位」、澳門教育制度能培養官方需要的人才。這些在香港都做不到。概而言之,北京認為澳門的「一國兩制」比香港落實得好。因此,澳門做得好的(落實中央意圖),香港要學;香港做得不好的(如立法會拉布),澳門不要學(其實澳門立法會沒有拉布,張德江的話顯得多餘)。在這種氣氛下,北京還會放手讓香港重啟政改嗎?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央領導人到港澳地區,一般都師出有名,例如回歸大慶或重要的國際活動等。但張德江這次以「視察」名義到澳門去,顯得很彆扭。其實,這是在習近平7月「君臨天下慶回歸」之前的

詳情

沒有政改 沒有民主民生

重啟政改困難重重 民生政策無人問責 林鄭上任在即,她成為最低民望的特首已無可挽回,沒有政治上向人民問責的領導人,態度傲慢不尊重,各政府官員自把自為,認為無需要向人民交待社會民生政策,立法會紛爭持續,對人不對事,不客觀沒道理,實事沒有辦法可以落實。 再者,林鄭所謂的「管治新風格」,頭炮就是打壓7.1遊行,不借維園給巿民作起點及集合,不借政總公民廣場做終點,這實在難看得很,更突顯現時搬龍門式管治的缺陷與政制的困局。 建制派竟然再次說泛民否決2014普選方案,導致巿民不能一人一票選特首 筆者在本年3月時曾經撰文回應周浩鼎同樣刊登在明報的文章,道出建制派偷換概念與虛偽。現又再故技重施,葉國謙於12/5/2017在明報撰文,建制派再次指出泛民否決2014普選方案,導致巿民不能一人一票選特首;文章寫到按「8.31決定」推動政改是能夠關注港人訴求。 事實上,建制派所講的必然是假普選,是慣用語言偽術之技倆,看出了醜陋與無恥!由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是不可能出現兩到三名的候選人,像這次特首選舉「點燈」一樣,中聯辦在選舉之先已經知道結果了。倘若人大831框架政改通過,最終也是只有一名候選人,都是林鄭當選,

詳情

不提政改 也是反守為攻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上任後是否會或者是否應該提出重啟政改,本來這是兩邊不討好的問題,她也一度顯得進退維谷。現在中央官員提出未來5年並非重啟政改的合適時間,儼然是替林鄭月娥拆除這個計時炸彈。中央在3年前通過政改方案決定時,被視為反守為攻的做法;現在提出不適宜重提政改,未嘗也是反守為攻的做法。 政改問題困擾香港20多年,香港民主派多年來對普選的訴求,成為他們一直以來能夠站在道德高地的籌碼,北京則成為被指控阻礙香港民主發展的反對對象。在誰來「守尾門」問題一時之間無法解決的時候,北京想出了從候選人資格問題的限制方案,是一個反守為攻的做法,翻盤之後人大常委會通過了政改決定,這時候變成了球在反對派一方,政改這盤棋攻守雙方逆轉了位置。最後由於反對派反對政改方案使之在立法會無法通過,反對派倒過來成為政改的罪人而備受攻擊。 政改是揮之不去的夢魘,在特首選舉自然成為重要議題,反對派好不容易又抓住這個籌碼,人大8.31決定是否底線,成為反對派對參選人和候選人窮追猛打的問題,葉劉淑儀對此閃爍其詞,曾俊華更是有所退縮,因而失去建制派的信任;林鄭月娥當選,反對派更以此要挾將來是否有合作機會的條件。林鄭月娥對此有

詳情

不談政改 香港難得到善治發展

林鄭月娥已經肯定是未來5年香港的領導人,但在整個特首寶座競逐的過程中,她只是得到了「西環」及在「西環」動員下的建制派一面倒的支持,卻完全爭取不到香港社會另一個不能忽略的泛民主派陣營的接受。而且,因為這一次特首選舉是如此赤裸裸地「欽點」得令人反感,加上林鄭月娥在過去兩年多來的表現,一手把自己原有的高民望差不多都葬送掉。這樣的開局似乎已經預示了林鄭月娥口中的「管治新風格」能夠成功落實的機會並不樂觀。就算真的能引入一些較新穎的處事手法,但就足以抵消制度及結構上的缺陷所造成的問題嗎? 還有兩個月便會上任,要評估林鄭月娥這一屆新政府的前途,大抵可以從3個方面來分析:第一,要看林鄭月娥能否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任與支持;第二,要看她是否能夠有效落實她近期不斷反覆提及的所謂「管治新風格」,從而更有效解決多年來累積下來的各種政策問題;第三,也是要看她如何處理十分棘手的政改問題。 其實這3方面可說是互為因果。首先,林鄭月娥未能以最高民望候選人身分成為特首,除開了先例外,已經令她的新政府從開局及組班蒙上了陰影。 而林鄭月娥的低民望,其中一個原因是她曾經是領導上一輪政改的3人組之首,最終卻未能令香港的政制改革往

詳情

推動政改 林太有責

儘管民意清晰,北京不管就是不管,經歷一場「旨意」勝過民意的特首選舉後,香港社會出現了一種疲態,是心淡、是無奈,充斥着無力感。既然如此,眼見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不是很壞的選擇,唯有暫時卸甲,姑且靜觀其變。 林太上任初期,定必針對特首梁振英用人唯親、立場先行的做法,盡量在公職的人事委任上,重回用人唯才的方向,重新團結社會,減少社會不同陣營的極度對立,絕對是市民樂見。 緩和社會緊張的政治氣氛外,相信林太亦會抓緊兩三項民生政策,希望做出點成績來,按其政綱的?墨,教育、房屋肯定是她的重點。按過往的經驗觀之,若能處理好教育議題,安撫好教師,政府的煩惱可少一大截。 不過,林太不要以為做好民生工作,政改議題便可束之高閣。她近日在一個電視訪問中被問及政改問題時說,本月到北京接受中央任命時,如果有機會,會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本港出現反對人大8‧31框架的情緒,但她不忘重申,即使重啟政改,亦須基於人大8‧31框架這個基礎。 剛結束的特首選舉,是8‧31框架的最好「顯影劑」,讓公眾看清楚8‧31的荒謬。這框架落下的三道大閘,尤其是行政長官參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的這道閘,不單只是阻

詳情

777 還欠乜?

以777票當選新一屆行政長官的林鄭月娥,按照慣例,4月上旬將會到北京接受中央任命。到時,總理李克強會簽署並頒發《國務院任命令》,而國家主席習近平亦會接見林鄭月娥,對其發表「重要講話」及期望,預料有關講話將會透露重要信息。 林鄭當選後,從中央有關部門的公布,已經可以看到北京對港今後5年的政策,起了一些轉變。 中聯辦負責人在新華社的通稿,在祝賀林鄭月娥當選之餘,還希望她「聚力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促進社會穩定和諧」。驟眼看來,這些說法好像舊調重彈、無甚特別。但如認真考究,它正正缺了一些東西。 對內地政策的解讀,除了要看它「說什麼」之外,有時更重要是看它「沒說什麼」。 「消失的政策」 5年前梁振英當選時,同一篇通稿,字眼是「集中精力發展經濟,切實有效改善民生,循序漸進推進民主,包容共濟促進和諧」(任命時,當時總理溫家寶基本重複了有關字眼)。 但新華社對林鄭的通稿,正好缺了「推進民主」一項,可能預視了中央對港政策的調整,香港民主不會有任何發展空間(前輩何亦文較早前在商台節目《串》道出這點)。 可能大家會認為,梁振英當選時有政改任務,所以才有「推進民主」一說;既然政改已經觸礁,所以大可對林鄭刪去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