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傑:港式九品中正制

政府陸續公布政治任命官員人選。未知是傳媒消息靈通,還是有人「放料」,這幾天的新聞忽然出現不少有關政治任命官員的「勵志」故事。其中,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中三輟學、由「散仔」做到警隊高層的報道,更彷彿把「獅子山下」的劇情再演一次。幾名廿多三十歲的政治助理,亦被冠以是高學歷的行業精英。 不過,如果把這回政治任命視為一套「原來只需努力做,我都做得到」的劇碼,則實屬不幸。 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 細看政治任命官員的名單,不難發現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這屆新政府的「主流」是香港官僚集團。這集團以政務官出身的領導為核心,配以部分技術專業官僚(諸如醫生、工程師、警察等),以及由民間社會轉投官僚系統,再經過幾年歷練的初階政治任命官員為輔。香港官僚集團得於本屆政府「吐氣揚眉」,大概是本地工商界、親中勢力以及北京妥協的結果。在梁振英管治的年頭,建制陣營內訌甚劇,北京因而希望新一屆的管治班子,是各方各面都能接受的人物。香港官僚從不討人歡喜,但卻未至於惹人討厭,更重要的是大約都能讓公眾(勉強)接受。 然而香港官僚集團並不是於每次的「政治洗牌」中佔上風。前特首董建華於2002年引入政治任命制度,打擾了官僚的高階晉升階

詳情

李柱銘:冇普選,高官只會向中聯辦問責!

特首林鄭月娥不久前公布新委任的10名副局長和8名政治助理。名單中,有8人來自不同的建制派組織和背景,包括民建聯、自由黨、教聯會、民主思路、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的團結香港基金,以及由范徐麗泰出任榮譽會長的政賢力量,約佔一半,其中4人更是在過去的選舉中落敗,其餘則是由公務員系統過渡至問責官員。 局長、副局長和政治助理是董建華年代的「高官問責制」產物,在沒有普選的政治制度之下,以往一直被批評為「政治分餅仔」,林鄭今次也不能突破這大格局。 名單一出,大家見到民建聯和自由黨成為大贏家,各有兩名副局長和政助,連教育界極力反對的教聯會副主席也獲委任,明眼人都看得出中聯辦功不可沒。 另一為人詬病的是,在過去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落敗的參選者,就算在選舉中「輸了一大截」,既沒有市民認受,亦缺乏足夠政治歷練,只要是建制派,就可望獲委任做副局長或政助,支領20多萬(副局長)或約10萬元(政助)的薪酬。難道這就叫用人唯才嗎? 「高官問責制」原意應是向市民問責,前提應要有普選政制,這樣,由市民選出來的特首,才會按民意委任各級政治高官施政,以聆聽及回應市民的訴求。在沒有普選的情况下,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和選她/他的小圈子

詳情

葉健民﹕「公務員治港2.0」的政治考量

隨着特區政府日前公布18名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人選名單,林鄭月娥的管治班子已基本成形。總的來說,新班子沒有什麼耀眼明星,但具爭議的人物也不算太多;即使蔡若蓮的任命激起漣漪,但估計也不會糾纏太久。這種低調平穩的狀態,也許反映了新特首未來施政作風的自我期許。但在這大致微風細浪的組班過程中,有幾點觀察,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對梁振英施政的撥亂反正 林鄭以公務員政務官為骨幹的組班方針,顯而易見。16個司局長任命中,一半為這類背景人士擔正,而在已公布的副局長名單中,情况亦一樣。13個政策局中,除了尚未齊班的民政事務局外,完全沒有前公務員出任局長或副局長的,只有4個。這一方面固然與特首的個人出身背景和市民對公務員普遍信任較高有關,但這也是對梁振英施政的一種撥亂反正。 公務員團隊對梁從外面引入的個別人士行事「不按慣例」、「無規無矩」有所抱怨,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林鄭在競選期間以至當選初期,一再強調要把中央政策組「篩選」諮詢委員會任命的權力收回,明顯是要為公務員出一口氣。而這種修正,最為明顯的就是在政府一再表示視之為頭號任務的土地開發和建屋的政策上。兩個直接參與其中的政策局——運輸及房屋局和發展局——在已公

詳情

「特別」的政治助理?

特區政府於2008年增設政治助理的原意有二:協助局長處理繁複的事務、訓練政治人才。至今,有部分政助為公眾所熟悉及讚賞,但部分則未有顯著表現。雖然個別局長已逐漸透過聘用有媒體背景人士,讓政助擔任公關工作,政府亦已訂立彈性薪酬機制,只就政助的薪酬設上限,容許政策局按政助的資歷決定其薪酬水平,但政助的核心問題——聘任機制的設計——依然是一個有待處理的問題。 建議取消政助 現時,政助和副局長先由行政長官主持的5人小組挑選,入圍的申請者再被安排與所屬的司局長見面。有受訪的前官員指,在過往的遴選安排下,部分局長和政助出現了「盲婚啞嫁」的情況:個別局長並不了解和信任政助的能力,難以安排具體工作,最終窒礙了某些政助的發揮,也未能讓局長得到充分的政治支援。有見及此,我們建議從政治委任層中取消政助一職,由特別顧問(special advisor)取代。特別顧問須為特定範疇的專家,顧問的人選由司局長決定。 英國自1970年代起加設特別顧問一職,讓國務大臣(Secretary of State)和部長(Minister)得到充分的政治和專業支援。由於常務秘書等職業文官須恪守政治中立原則,他們未必能夠站在部長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