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唔好政治化」

林鄭說:不要將「一地兩檢」政治化、妖魔化。聽罷,差點笑出眼淚。 政府官員也好,建制議員也好,常把「唔好將╳╳政治化」掛在嘴邊。當詞窮理屈,道理講不過人家的時候,就祭出「政治化」這一招來,以為這就是大殺傷力武器,馬上把對手置諸死地。 按照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的說法,政治乃眾人之事。舉凡與大眾切身有關的公共政策,都是政治。因此,房屋、社福、勞工、環保、教育,統統都是政治,這些公共政策涉及千家萬戶,當然是政治的重要部分。 「一地兩檢」不但是交通問題,也不單是高鐵會否變成低鐵的技術問題,而是涉及有沒有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沒有違反基本法?香港的版圖有否被出賣?香港的法治是否完好無缺?港人能否繼續享有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免於恐懼等自由?這些大是大非核心價值的問題,與每一個香港人切身有關,當然都是政治,叫人不要把「一地兩檢」政治化,不就是典型的賊喊捉賊嗎? 不要把「一地兩檢」妖魔化,就更令人摸不着頭腦。在九龍市區的核心地段,劃出一塊中國大陸的司法管轄區,裏面有二百名陀槍執法人員,全面執行內地刑法。香港和中國的法制截然不同,法律條文、程序、觀念有天淵之別,不叫人不得不憂心嗎? 不說別的

詳情

許寶強:離棄「人心」的「回歸」

回首廿年,一個最容易被觀察到的結論是——「人心未回歸」。所謂「人心未回歸」,大概是指香港的民眾迄今仍不願意認同中國。這種建基於國族認同的框架,並已逐漸成為公共論述的常識的說法,我並沒有太大的興趣繼續討論。然而,當中的兩個關鍵詞——「人心」與「回歸」——卻不妨拿來借題發揮,從一種更根本的視野盤點過去、思考未來。 「人心」相對的,是「獸性」。人跟其他動物最不同之處,是除了吃喝拉睡、勞動玩樂,還關注物質生活以外的事情、超越本能的倫理價值。循此思路,「人心未回歸」可作兩種截然相反的解讀:一是人類的動物本能不斷膨脹,令「人性」無法回歸「宿主」;另一則是人類抗拒完全回歸「獸性」,守護「人心」。 「反政治化」的葫蘆賣「經濟化」的藥 近年在香港公共論述中最常見的污名,大概是「政治化」。任何關乎民眾日常生活的領域,例如教育、醫療、飲食、文化藝術,只要扣上「政治化」這詞,都很容易變得「可疑」,甚或需要敬而遠之。在公共討論中使用「政治化」批評或攻擊他人的,主要是親中港政權的建制力量。然而,在這些論述中,「政治化」具體是指什麼,卻並不了然。 在香港的當代語境中,「政治化」一般都帶負面的含意,經常與「搞亂香港」

詳情

不願面對的真相(二):孤軍作戰的通識科

踏入廿一世紀,香港的教育改革可說是一浪接一浪,由教學語言政策到課程考評調整,由中小學結為「一條龍」到設立副學士制度,更不用提及宏大的334新高中課程,無不叫業界同工焦頭爛額。改革背後,有源於本地內部需求的原因,亦有順應全球化趨勢的推動。雖然改革少不免涉及爭議,但反對聲音都是雷聲大而雨點小,到正式推行時,業界內各持分者通常會很快進入「均衡模式」(equilibrum),各安本份地履行責任。 唯獨小小的通識科,由10年前開展討論至今,一直爭議不斷,調整、剪裁、殺科、改課程、改考評等的聲音不絕於耳。聲音有來自前線教師,亦有局方官員,也有立法會議員甚至大學教授。通識科不時要求同學要在議題裡找可議之處,在筆者看來,通識科本身就是最好的議題範例;爭議點不單層出不窮,討論內容火花不斷:由邊緣化人文學科到窒礙科學教育,考題政治化到各打五十大板。對通識教師而言,以四面楚歌、草木皆兵來形容現實處境,實不為過。 但區區一科中學科目,何以惹來如此持久熱烈的迴響?在筆者看來,這跟橫空出世的通識科打破了舊有的教學體制與模式有莫大關係。 通識科是教育界的惹火尤物 筆者為舊制高考產品,入職後任教新高中通識,充分體驗到

詳情

政治氛圍下香港歷史教育的處境:從DSE試題說起

「請問三位,你們認為在中小學教授香港、中國和世界歷史,是否同等重要?我們在教育下一代時,是否應該同時培養學生的本土、國民和世界公民的身分?」這道題目,原本是我在特首選舉論壇上希望向幾位候選人提出的。 日前揭盅的文憑試歷史科試題,引起市民,尤其是網民的廣泛討論。筆者當天先後接受新媒體、傳統報章以及網上電台共5個訪問,發現傳媒朋友大多關心個別試題是否抵觸了政治禁忌或底線。網上氣氛更加熱烈,社交平台上的一張試題截圖,竟然引來超過3,000個「分享」。有人為擬訂試題的考評局感到憂心,表示他們日後將受到政治審查,甚至「清算」;另一邊廂,有建制媒體訪問資深教師,借此提出題目難度屬大學程度,暗示對考生帶來不公;亦有自稱來自「愛國學校」的教師,在報章表示「希望各位不要再抱有狹隘的思維,認為愛國學校老師就會歪曲中國歷史。」的言論以作回應。在當今香港的政治氛圍下,以上情況實在不令人意外。然而,筆者期望從歷史角度出發,進一步審視這現象,並討論這事件為社會帶來甚麼啟示。 應屆歷史科有關「中國共產黨指導原則」的試題有政治含義嗎? 現時高中歷史科的課程共分為三大部份,其中一部分為:主題甲「二十世紀亞洲的現代化與蛻

詳情

硬政權與軟實力

談了兩回軟實力,意猶未盡,好像還有些核心的議題沒有觸及,要論述這一題綱,不若問一個問題:撇開國土主權,中華文化的軟實力,能否趕過美帝,領導世界潮流? 在萬般政治化的世代,如果答案是「是」,一定被批為大中華膠;若然答案是「否」,必是漢奸無疑。 我等愛國愛港人士,認真的討論問題,依的是數據,仗的是理論,真理,是愈辯愈明的。 軟實力,英文是Soft Power,是指在國際關係中,一個國家所具有,除經濟及軍事力量外的第三方面實力,主要是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及民意等方面的影響力。 從維基百科你可以找到這樣的釋義:「此詞彙由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爾(Joseph Samuel Nye, Jr.)2004年提出(著作是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根據其說法,硬實力是一國利用其軍事力量和經濟實力強迫或收買其他國家的能力,軟實力則是『一國透過吸引和說服別國服從你的目標從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能力」。他認為一個國家的軟實力主要存在於三種資源中:「文化(在能對他國產生吸引力的地方起作用)、政治價值觀(當這個國家在國內外努力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