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政治正確大全

問答遊戲。以下表述方式有什麼問題?①調查統計了一百七十個國家,香港名列第一……/②中國、香港、台灣三地的代表……/③中國國務院發表報告……/④李克強出席人大會議後說……/⑤南中國海爭議持續……話說某跨國酒店集團,在網頁內把港澳台與西藏的選項,列於「國家」的選項下。結果,集團負責人遭約談,要道歉,官方指集團涉嫌違反《網絡安全法》,要立案調查。新時代,人人積極向上,學習政治正確;不止滿分,更要爆燈。各類型文書報告表格,用字千萬要小心。上列五種表述方式,好些傳媒早已不准用,若有新手錯用,大有可能聽到以下訓誡:①香港不是國家!只能說調查統計了一百七十個「國家及地區」!②台灣只是一省!香港只是特區!不能與「中國」並列!只能說「內地、香港、台灣」三地或「兩岸三地」!餘下三個用法,常人未必容易理解。③用「國務院」,不用「中國國務院」,都一個國家了!說「中國國務院」好像稱呼別國的國務院!不正確!④對領導人,不能直呼其名!每次提到李克強,都盡量用「總理李克強」,說出頭銜,方為尊重!⑤不說「南中國海」,因為那本來就是中國領土,說「南海」就足夠!識時務者為俊傑,學懂了沒有?[區家麟]PNS_WEB_TC/20180116/s00311/text/1516039095262pentoy

詳情

龐永欣:兩個標準

對有人在教大張貼對蔡若蓮喪子的涼薄標語,及中大文化廣場的學生粗口對罵事件,我感到不安與不快。 然而,對新亞書院黃乃正院長發公開信,譴責學生有違先賢教誨,我亦同樣感到不安與不快。黃院長搬出先師錢穆和唐君毅來,謂兩位如仍在生,對該同學的表現也會痛心。他的信這樣說:「錢唐兩位先賢在中國文化花果飄零的年代,避居香港,創立新亞書院……」 我也是新亞畢業生,亦稍讀錢唐。首先,「花果飄零」一語,出自唐先生的《說中華民族的花果飄零》,他說的是「中華民族」,不是「中國文化」。文章這樣說:「一大樹之崩倒,而花果飄零,隨風吹散……」黃院長知否唐先生所指的「大樹」是什麼呢?為何倒下?黃院長又謂錢唐「避居香港」,他們「避」些什麼呢? 若黃院長以當日錢唐先師避居香港心情,了解今天那些自覺「大樹既倒」的年輕人,會認為他們可以「避」到哪裏去呢? 跟教育界某朋友討論此事。他冷眼旁觀,嘆乎今天的人發言有兩個標準,一是道德標準,一是政治標準。當道德和政治都「正確」之時,人人敢說敢言,譴責追究之詞唯恐後人,甚至謂永不聘用教大畢業生也不覺過火。 但劉曉波死也不能出國就醫,劉霞失聯,同樣違反道德標準,應予譴責。可是,談之違反政治

詳情

給我多幾個好漢!

「我在一開始執政時,便說:『給我6位好漢,我就一定會克服一切。』但問題是我始終一直湊不足6個。」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在其回憶錄《唐寧街歲月》中,曾經如此感嘆。 從英國到港版「鐵娘子」 事緣這英國「鐵娘子」在1979年上台時,要面對一個惡劣的政治經濟環境,需要收拾一個爛攤子,所以她熱切渴望找到能與她同心同德、面對逆境亦義無反顧的內閣部長,但最後卻發現「一將難求」;反而同牀異夢者,卻比比皆是。因此,她才有「給我6位好漢」的感嘆,道出部長難求的苦况。 我相信今天,同樣面對「一將難求」的困境,有着如此慨嘆的,還有另一位同樣「好打得」的港版「鐵娘子」。她就是即將上任特首的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在競選時曾經承諾,若然能夠當選,將會為新一屆政府注入「管治新風格」,新班子將會有年輕新面孔,亦希望問責官員的女性比例增加,坦言作為今屆政府唯一女性司局長,「有時好孤單」。 於是,自3月她當選後,便有不少官場圈外人,尤其是女士的名字,在媒體中陸續流傳。昨天,林鄭公布了其「三司十三局」的問責班子名單,卻來了一個反高潮。 說好的女性、年輕、新面孔呢? 這份名單中,不單三司人選(包括頗具爭議的陳茂波),原封不動地過渡

詳情

政治正確 害美也害中港

很多人都說,「政治正確」害苦了希拉里,也害苦了美國,令特朗普可以成功入主白宮。什麼是「政治正確」呢?在美國及西方社會中,有些價值被奉為圭臬,例如人人平等、不能冒犯及歧視弱勢群體,也就是不能有性別、年齡、種族、性取向、貧富、宗教等歧視,要致力於從制度設計、政府政策等消滅這些歧視。過去20多年,這些在香港被稱之為「左膠」的理念被愈捧愈高,逐漸變成至高無上的教條,不容討論不可質疑更不許挑戰,並且乘着全球化的浪潮向各國擴散。筆者也是這些理念的堅定支持者。不過物極必反。當中東難民湧入歐洲,造成各種社會問題時(雖然很多都被誇大了),深入人心的「政治正確」信條,再難抵抗殘酷現實的衝擊,造成英國脫歐、歐洲內部爭論不休的困局。同樣,很多美國人,特別是低下階層白人和失去工作的「藍領」,在大量拉美難民湧入及全球化而令美國流失大量工作之下,正是最大受害者。可是在「政治正確」下,他們不能投訴也無法「伸冤」,即使想向傳媒或政客表達不滿也會被排斥,益令他們潛藏巨大怒火,並藉今次大選爆發出來。中國也正走上相似之路,只不過跟歐美的「政治正確」大相逕庭。中國的「政治正確」就是愛國、忠誠,絕對服從黨中央、忠於「習核心」,堅持政治意識、大局意識、增強核心意識,要「經常、主動向黨中央看齊,向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看齊」,抵制西方自由民主思想。這種人治及獨裁意識逐漸變成個人崇拜,文革時登峰造極之「政治正確」——永遠忠於毛主席,帶來的就是十年浩劫!同樣,香港社會也陷入「政治正確」的漩渦。一方的「政治正確」繼承自西方,追求自由平等、不能歧視弱勢族群,大部分非建制派都是持此立場,並以此抗衡政府及北京的打壓;另一方則是政府及建制派高舉愛國大旗、高呼民族主義口號,這樣就可肆意踐踏法律和公義,要篩選就篩選、愛釋法就釋法,全然不理程序公義和法理依據等。在雙方對碰中,建制力量「要槍有槍、要炮有炮、要法律有法律」,當然佔盡上風。事實上,在官員決策過程、主流傳媒報道及學校課程等都要服膺於「政治正確」,不愛國成了大罪,既不能見報也不可討論,動輒上綱上線扣人「不愛國」之帽子以消滅反對聲音。香港也在急速靠向中國的「政治正確」之路。但物極必反,「政治正確」害了歐美,難道不會在中港作出反噬嗎?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5日) 美國大選 政治正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