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兆輝:追求有成本效益的公共理財

香港坐享財政盈餘超過13年之久,現財政儲備近1萬億元。這本是一件令眾人羨慕之事,但我們應為此而感到驕傲嗎?事實是,社會大多數人並未能共享豐厚的財政盈餘。與此同時,在過去20年,特區政府並未有很多具策略性及長遠可持續發展的政策,這些盈餘並非是政府悉心計劃和政策實施的結果。事實上,前任財政司長曾俊華在其任期內的財政預算案一直都存有大幅度的偏差,若將這些預期外的盈餘善用於香港的長遠發展,未嘗不可。但由於缺乏改變政策的決心和動力,香港錯失了很多健康快速發展的機遇。這些預期外財政盈餘,主要來自比預期理想的賣地收入及印花稅。這些超乎預期的收入導致房價更令人難以負擔;對許多人來說,自置物業更是望塵莫及。整個社會都在承擔財政盈餘的高昂代價。 更重要問題在政府如何運用資金 香港GDP(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率約為2%至5%,但工資水平並沒有跟隨上升,這意味着財富不均的現象正在不斷拉大。若社會整體的生活質素是提高了,香港是不介意多幾個億萬富翁。政府對公共事業的開支,從1997年回歸前殖民地時期的16%,增至特區年代的20%(圖1)。政府在社會福利方面投入大量資金,社會福利開支佔公共事業的總開支比重從9%升至1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