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前線的邊緣人——誰去叩問香港社會的未來?

「校長說: 『你明天來上班吧。』」曾有同事這樣分享他的入行經歷。他今年約40 歲,說起那個年代的教師幾乎是「有求必應」——只要大學畢業,又想從事教育工作,基本上是毫無難度的。即使當時沒有大學學位,只要讀一紙教育文憑,也不難找到教席。另一個將近50 歲的她亦曾分享: 「畢業至今,我在這間學校已工作20 多年,還有10 年就差不多退休了。你若在這裏做得開心,為什麼不可以一直留在這裏呢?」這兩段話,對於這個年代的年輕教師,實在恍如隔世。而事實上,這的確是兩代人生存在同一空間的現實情境。 0.5GM 是什麼概念? 「你明天可以來上班嗎?」我任職第一間學校的上司在面試結束前這樣問。 我接到學校致電,下午便抵達面試。他說, 「我們聘請的是0.5GM,即是半職老師」,另外還要兼顧「中文科及中史科的TA 工作」,還有初中班主任……後來,我發現2 月入職是因為原任同事中途辭職。進入課室後,學生便問為什麼有新老師,舊的那個是不是被他們嚇跑了?當時的我仍未修讀PGDE (Postgraduate Diploma of Education,學位教師教育文憑),在學期中段投入校園工作, 變相就是一場提早的實習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