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科能改變年輕人些什麼?

還記得2009年的暑假,香港社會平淡無事,書展期間一名初中學生抱着「?模」攬枕的照片,在各大報章廣傳,似在抱怨年輕人只顧玩樂。其實同時,內地維權律師許志永正被拘留,然後一名中學生給予時任總理溫家寶的公開信,就成為了報章的頭條,反映了社會對年輕人關心社會的欣慰。 2009年9月,通識教育科正式成為新高中課程的必修科目;同年12月,發生了反高鐵撥款、捍衛菜園村的社會運動。 運動的核心是從保育「天星」、「皇后」走過來的年輕人。當民間團體長時間包圍立法會,設立攤位、舉辦講座,倡導理念之時,不少老師帶着中學生親臨實地考察了解,當中不少是通識老師與學生,希望從中了解課程中的學術概念,例如發展與保育、生活素質、政治參與等等,並聆聽不同持份者的看法。 2012年,第一屆文憑試剛考畢,YouTube上廣傳一名名不經傳的中學生,面對傳媒流利回應的片段;更原來他們一群中學生,為了一個當時大眾仍不太認識的議題——反對國民教育科——已奔走了大半年。然後,那一年的暑假及開學後的日子,中學生、家長、教師發起的「反國教運動」,令10萬人包圍政府總部,撼動了原已如箭在弦的政策。 2014年,學民思潮—— 一個以中學生為

詳情

中央插手香港教育的「大條道理」

筆者之前在多篇文章分析過,北京對香港的教育將積極插手,證據包括國家教育部首次在全年工作要點明令要「全面落實中央對港澳教育工作的各項任務」、教育部與香港教育局成立其他部委與香港合作罕見的「會商機制」、機制首次明確要求香港一年兩次「會商」課程教材、考試評價、教師隊伍建設、政府管理等具體內容、《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將「支持港澳加強青少年學生中國歷史文化和國情教育,加強內地與港澳在師資、課程、教材、教學、考試評價、督導等領域合作」規劃進去等。 本文續談內地有關國家教育主權在香港實踐的主張,及它影響香港教育的方法。 首先談國家教育主權。 有內地學者認為,國家教育主權是國家主權的重要部分,不論在內地或港澳,全國範圍內有效。 主要研究一國兩制理論與實踐的人民大學台港澳研究中心教授常樂曾撰寫論文指,「目前我國教育界普遍認為,教育主權是國家主權不可分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主權在教育上的具體體現。著名高等教育學家潘懋元即指出,教育主權是國家主權的一部分,是一國處理與該國教育有關事務的最高權力,對內表現為一國處理其國內教育事務的最高權力,對外表現為其處理教育事務時的獨立自主權。劉中良

詳情

再問普教中的理據何在?

審計署又出報告,指教育局和語常會對「普教中」的研究,不盡不實,花了錢資助和推行普教中,卻不知道有什麼成效。 請勿忘記,提出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為長遠教育目標的,是官方的課程發展議會,時年為2000年。當年已有人問:這是個「政治」決定?「經濟」決定?還是純粹基於「教育」和「學習」的考量? 語常會曾在2007年撥出了2.25億元,資助160間學校推動普教中,引起全城騷動。我2008年曾在本欄問:普教中的理據何在?有什麼研究和證據,說明普教中能提升學生的中文水平?要花這麼多錢,不是應該先完成初步研究,確定可期待的成效嗎? 當年的語常會主席田北辰回應說:普通話聽說能力比用廣州話學習的學生有進步,寫作也較流暢。他的說法原來只是個人印象。 要留心的是,語常會在1996年接管了「語文基金」,目的之一正在於加強其研究功能,可惜,這個語常會只是個大花筒,連自己花了的錢有什麼「成效」,也闊佬懶理;2007年拋出2.25億,到了2012年,錢都差不多花光了,才找來4間學校做相關的「成效研究」,結果是「研究對普教中沒有明確的結論」! 有支持TSA/BCA的某校長說,其學校上學年收到2800萬元政府公帑資助,認

詳情

家長的選擇權

上星期六早上經過九龍塘一帶,車多過人。友人說,這是常態,別大驚小怪。難怪城規會早前拒絕了不少當區民居改變為學校之申請。最近家長論壇的重要新聞,就是九龍塘某名校幼稚園,因地政總署要求業主繳交高昂的「容忍費」,幾經考慮還是要結業,受影響的300多名學童被迫轉校。大抵這間學校的家長,財政能力較佳、轉校能力較強,所以沒有走去教育局門口抗議;但學校結業,家長要勞碌奔波撲學校,相當不幸。 網上論壇的「潑冷水」者認為,這類家長「唔抵幫」,因為這些名校幼稚園,一早就是兩文三語、「催谷之霸」,特別為某類中產「怪獸家長」而設。所謂「有這類家長,就有這類幼稚園,就有周邊的催谷學習班」,亦是這些家長扭曲了教育制度,迫到其他家長也要陪玩這類「催谷遊戲」,也是為何幼童在幼稚園就要鬥識寫字、升小學時就要「18般武藝」的元兇。 不過,這些「潑冷水」之言,卻是少數。因為不少家長都知道現在的教育遊戲,早已在幼稚園開展。因為自幼童找幼稚園開始,家長就要決定要走本土路線抑或是國際路線。因為如果子女一開始就要走本土路線,即循本地學校升上去,將來讀主流小學以及中學以至本地大學的話,就要在一些本地名校有淵源的幼稚園,為升小作準備。

詳情

論盡教育:換一個局長都唔掂

收到一位署名Marianne讀者來郵,話睇完〈替吳克儉鳴冤〉後,批評王師奶婦人之仁,幫吳克儉講好話,話王師奶無立場,難道這四年半以來仲累街坊唔夠乎?相信Marianne女士一定是位家長,可能她為兒女入學左騰右騰,也可能晚晚陪太子讀書、做功課做到三更半夜,也可能給坊間TSA練習舞到失魂,所以怪責小婦人替吳克儉擊鼓鳴冤。 王師奶雖然口沒遮攔,鬧呢個,鬧那個,但鬧的是事,不是人;即使偶爾飛沙走石撞穿頭,也僅是無心之失。四年半來,筆下批評吳克儉不少,也只是恨鐵不成鋼,內心替他難過,講過N次「我見猶憐」。憐他初入官場盲摸摸,落筆打三更;憐他老實唔曉轉彎,到曉轉彎又不停轉死亡彎;憐他石狗公充老鼠斑,打腫臉充肥佬。橫睇豎睇,從半禿頭顱到八字腳,他不失為老實人,近日更證明他是忠厚人。林鄭最近一棍一棍「吽」落他身上,心靈創傷慘過斷咗七條肋骨,打甩門牙和血吞,不為自己辯護,EQ固然頂呱呱,忠厚度更無得彈。明知自己一定解甲歸田,仍遵守職場道德,不與上司抗辯,今時今日,這些人絕對是稀有品種,十萬個搵唔到一個。Marianne女士,就局長崗位來說,吳克儉確是不稱職,稍為寬鬆一點全面來看,王師奶替他鳴冤,也非婦人

詳情

通識必修不可或缺──回覆吳壁堅老師

早前撰文回應梁美芬議員的言論,被她在《明報》(2月20日)點名污衊。感謝陳曦彤老師2月24日撰文回應,指梁怠於求證而誤以為本人作為監察考評局的科目委員會主席是「考評局的人」,惹人訕笑。 梁作為政客對課程一知半解尚可理解。然而陳老師發文當日,資深通識老師吳壁堅的文章亦點名批評本人並扭曲課程宗旨,令人費解。 「貫通文理」應是整體高中課程目標 吳指通識科的價值如多角度思考、講求實證及培養不畏強權的素質等,其他學科也有;繼而指因「全球教育趨勢」通識科必須擔負「貫通文理」的任務,否則便是被扭曲,必須大幅「優化」才能「重歸正途」。 翻閱教育局通識科官方文件,找不到「貫通文理」的課程目的;反而「多角度思考」和「公民素質培養」在文件1.2及1.4段一一列出。事實上「貫通文理」應是整體高中課程而非通識一科的目標。吳以此斷定課程被扭曲,理據何在? 即使如此,通識科某程度上亦已收「貫通文理」之效。舊課程中理科或商科生可完全漠視社會時事;同樣文科生對於藥物研發和各種公害等理論也大可不屑一顧。新高中通識必修後不少大學教授均喜見學生早已涉獵另一範疇知識,有助大學達到「全人教育」的世界趨勢。 落實港人治港 公民素質

詳情

請考評局多為孩子着想

當筆者贊成丘成桐教授對通識科的批評(2月6日《明報》),建議通識科應轉為選修科之後,收到很多家長及同學的支持短訊,當中不乏有政商界、教育界、專業界朋友以及很多高中學生,更有一名19歲正在澳洲讀書的同學。當然,除了支持短訊外,舉凡建議改革高中通識科的考試,一定有考評局的人跳出來反駁及護航。 這次是由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考評局文憑考試通識科目委員會主席賴得鐘撰文,他卻把通識科的問題盡顯公眾眼前。作為考評局文憑考試通識科目委員會主席的賴得鐘,似乎沒有把坊間對通識科造成學與教的問題的批評放在眼內,只一心關顧若通識科轉為選修科,便降低了通識科的重要性,影響資源分配,完全沒有提及高中學生選科的選擇。作為考評局文憑考試通識科目委員會的主席,難道賴就聽不進去一點點對通識科必考造成學生龐大壓力的批評嗎?大家關心的考試操練就只有小三TSA(全港性系統評估)? 由教育局提供、在2012及2013年就學生對通識科意見進行的調查,學生滿意度高達七成,一些擁抱「高中生必考通識科」的反對派議員立即沾沾自喜。以此否定通識科有任何批評及爭議的存在,真令人感到可笑!其實小三TSA,教育局也一再說了很多學校家長讚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