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給蔡若蓮副局的一條題目

蔡若蓮校長,是信得過的人,將香港教育交託她,黨和國家最放心。美中不足,是她只能任教育局副局長,多了一個「副」字。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原是教聯會副主席,立場、成績有目共睹。不信教聯會,難道信教協?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福建中學(小西灣)的校長。港英政府1966年的一份機密檔案,已經將福建中學、香島中學和培僑中學等學校列為共產黨控制的學校,且受控制年份始於創校時期(詳見江關生著作《中共在香港》下卷)。 這麼信得過,但政府新聞稿的簡歷卻隱去了她福建中學和教聯會的背景,小編居心叵測。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接下「紅色傳統」的人。她在中央台香港回歸廿周年的訪問中,談及福建中學創立香港學界第一支升旗隊,而他們很久以前的國旗,是傳承自1949年一面由北京運到香港的五星紅旗,並照此製成圖樣,令第一面國旗在香港問世。 「我們每個禮拜上學的第一天,我們都會舉行升旗儀式,讓我們的孩子,不光對香港有情,有寬廣的世界觀,更加有中國心。」 蔡若蓮對「中國心」是用上「更加有」而不是「還要有」,語氣上比香港情和世界觀更重一些。 「我想這個是我的使命,我也希望我這個接力棒,能夠接得好。」 如今,這個棒已由福建中學(小西灣

詳情

教育工作關注組:唔好靠晒教育局把關!

上年8月17日,教育局發出通告第9/2016號,題為「善用教學人力資源」。這份通告曾經令一眾合約教員感到「曙光」,因為教育局似乎重申了立場:「十分重視學校為教師提供穩定的工作環境」。 http://applications.edb.gov.hk/circular/upload/EDBC/EDBC16009C.pdf 以下是部份令人鼓舞的段落: 學校如使用經常津貼(如「學校發展津貼」)或特定計劃/措施的撥款聘請合約教師,應盡可能以全學年聘請,並按學校的人力資源規劃情況,盡量為他們訂定較長的合約年期。 如學校在運作上沒有實際需要及切實理由,不應以界定合約期方式聘用正規教師。學校更不應以此聘任形式作為人事管理手段。 除非具備切實的理由,學校不應長期凍結晉升職位(包括主任或副校長的職位)或凍結太多晉升職位。 我們鼓勵學校與持分者充分討論後,設立公開、公平、具實證及透明度的校本機制,按客觀的準則,妥善和合理的甄選程序填補常額編制教席的空缺,包括提供機會有序地讓合適的合約教師聘任為正規教師。 即使學校未能提供機會予合約教師聘任為正規教師,又或學校因某種原因未能續聘合約教師,若同一辦學團體的學校或屬

詳情

家長教育意見書

各位立法會議員: 一如教育局提交的文件所言,「家長教育」一直也主力在學校和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家校會」)的架構下推行。由家校會於1993年成立至今已有越二十多年,各校及各區早已紛紛成立了家教會並一直也盡得政府的支持,每年已有特定經費供舉辦活動使用,但整體「家長教育」工作似乎並未有明顯成效。家長在面對子女從現實教育環境而來的壓力時,往往進退失據,容易隨波逐流或被迫投入惡性的競爭文化中。 要協助家長進一步認識自己的角色和確立正確的教育觀念,我們希望政府能加大力度推動「家長教育」的工作。然而要有成功的「家長教育」,顯然已經不只是資源夠不夠的問題,更加是以往只著重由家校會或學校推動的方式是否有效的問題。事實上,推動「家長教育」的持份者不應該只局限在學校和由政府所組織的架構內,更加不應該只是由上而下地推行。在過往教育改革的推行經驗當中,相信各位也會明白,成功必須要有受眾的參與和支持。近年香港,已經有不同的民間家長組織成立,推動教育改善、鼓勵家長關注子女教育和成長,我們「家長同盟」正是個例子;加上其他社福及慈善機構、教育團體和NGO都有一直在做「家長教育」的相關工作,我的要求政府增大資源支

詳情

都回歸廿年了還未知道問題所在嗎?

回歸廿年,時間不短。但香港真的是一本很難看懂的書,北京看了20年都看不清。 最簡單的問題,為何香港人對中國的態度這麼遠那麼近?為何香港會湧現港獨的思潮? 北京開出的理由都是「黨八股」陳腐不堪,什麼英國殖民教育洗腦洗了150年、什麼不推行國民教育剝奪了港人認識祖國的教育權利。 斷症錯誤的後果便是開錯藥方。 於是新特首林鄭月娥提出,要在幼兒教育階段便培養中國人的意識。用大陸術語,便是「狠抓娃娃的思想改造」,和殖民洗腦教育抗衡。 於是敗選的愛國教育團體話事人有可能出任教育局副局長,似乎為了昔日未竟全功的「中國模式」國民教育捲土重來。 北京明顯斷症失敗。 英殖民管治了香港百多年,但有無灌輸什麼效忠英國的洗腦課程?學生的課堂有無加插什麼「英國模式」的國民教育?自幼灌輸「我是英國殖民人」的意識? 香港人或許有戀殖情意,但戀的是優越文明的政治制度和寬鬆自由的社會環境。或許英國管治期間,讓香港人習慣了什麼是規矩什麼是法治,這方面香港人的確是「洗了腦」,很難倒退至動不動便把政府視為「父親」、市民是「兒子」的封建思想。 香港人一度對北京政府的信任和認同比特區更高,捐錢賑災或者對中國體育健兒的支持喝彩,都流

詳情

新班子考驗?嚴選三大吸嬲政府部門

林鄭月娥新班子,想挽回港人信心殊不容易。回顧梁振英政府,在網上吸「嬲」無數,而數到吸嬲王者,則非以下3個政府決策局/部門莫屬。它們的惡行,分別是拉阿婆阿伯和無牌小販、懸掛颱風暴雨警告信號但無法令港人受惠,以及助長諸多深奧題目去考核小朋友。 朱婆婆賣1蚊紙皮被控事件,力壓「港版Celine Dion」與「炒貴刁」兩大要聞,獲得全城關注,並在傳媒與政黨出手下,迫使食環署再次跪低撤控。誠然,朱婆婆身世可憐,自力更生的香港精神也值得尊敬,市民如踴躍捐輸,能體現人間有情。但每每以大眾同情心,去凌駕政府部門的執法權,長遠來說未必是好事。 今時今日,食環署前線人員可謂動輒得咎。當事人一旦是長者,基本上已難以執法;而即使事主正值壯年,若然她哭聲淒厲,在圍觀者的手機鏡頭內呈現出寡不敵眾的態勢,執法者亦必然承受網絡公審。 對弱者一面倒溺愛,其實不見得是最好方案。長者推着滿車紙皮,在馬路上險象環生的場面,相信不少駕駛者都有切身體驗。對於弱勢,我們除了報以同情,是否也應該考慮社會秩序,保障大眾乃至弱者本身呢?許多急需協助的長者,抗拒綜援,會否也是公眾對「綜援養懶人」以及「自力更生最可敬」的輿論所造成呢? 另一

詳情

論盡教育:課堂孔明 理論張良

早前本欄《不要這些人做局長》刊登後,收到好幾封讀者電郵,其中一封猜王師奶所指「擦鞋學者」及替林鄭站台的教育界人士,該讀者好似王師奶隨身攜帶的照妖鏡,Bingo,全中。 紙上談兵 其害甚於貪官 另一位姓廖的老師電郵令小婦人佩服,見地遠勝草根的王師奶。小婦人不避文抄公之嫌,copy如下﹕「學者不一定擦鞋,但多為策論之士,轉為實事之官,更為危險。很多學者,多是課堂孔明,理論張良,一人之舌強於百萬之師……多會以為寫完文章等於做了事。其領實務,確實不宜,學究審案,紙上談兵之事,古人多載,其害甚於循吏貪官……政治太顯,多難分『自義』和『公義』,難以做到君子不器……不甘寂寞的老馬天天講『當年盛况』,日日喊『漢唐聲威』,最為討厭,不能審時度勢。」 在學者中揀教育局長不易 廖老師還舉了一個例,學生問了一個問題,教授在下一堂以8個理論、9本書籍,再附上10頁PPT以心理角度分析。不能說這位教授不認真,但迂腐如此,蛇都死喇,點做局長呀!看來在學者中揀教育局長不是易事,為學者定義也頗困難。有真才實學的學者,有呃飯食的「符碌」學者;有不食人間煙火的學者;有諂世媚俗人間煙火太盛的學者,當然更有王師奶最討厭的擦鞋學

詳情

TSA:為何評估?評估什麼?

設立TSA(全港性系統評估)/BCA(基本能力評估)的原意某程度上是評估學校的表現。根據教育局文件,評估學校是有多個不同指標;當然學校表現可以某程度上反映在學生的成績表現上。然而,現今學生成績(或TSA成績)卻成為評估學校表現最為重要的一部分。背後邏輯是將學生成績看成為教師教學表現的結果,再以教師教學表現看成為學校的表現。沿此思路,下文將反思幾個有關教與學的根本問題。 單比較成績 未必能指出「學不好」根源 第一個問題是有關學生學的問題。單以學生的考試成績來反映他們的學習情?是假設學生考得好就等於學生學得到。姑且不談何謂「基本能力」,或TSA(BCA)所量度學生基本能力的有效性,但學生考得好就真的等於學生學得到嗎?而當學生成績不理想就歸咎學生本身學不好這說法真的沒有問題嗎?要知道,每間學校所招收的學生,背景興趣不一、能力各異。而且,每間學校不僅資源不同,即使資源相同,但招收了不同類型的學生後所產生出來的學習環境亦可以大相逕庭。這些學校與學生的差異影響?學生的學習與考試成績,但卻根本無法在TSA(BCA)評核之中反映出來。單以學生的考試成績來反映他們的學習情?不單偏頗,而且單從比較學生成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