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約教師的訴求不止於成為常額教師

踏入五月,合約教師(包括筆者)又要面對有關續約與求職的彷徨——你會想起學生曾經有意無意發出訊息,希望你繼續教下去(「阿Sir我可能跟住幾年喺周記都係向你發侮氣牙」「哼!我會嬲你嬲到Form Six!」);身邊前輩與戰友鼓勵你「騎牛搵馬」免得九月一無所有,你明白這是理性建議,但你很想很想澄清,你從來沒有抱過這種心態教學;雖然校長說續約機會不大,但你或會收到一些關於下學年安排的文件,有些會諷刺地要求你給予意見…… 以上實實在在的經歷,折射了教師合約制的種種問題。其實多年來已有不少前輩撰文陳述禍害,但政府依然無動於衷。不過,如此死局似乎有望解決:審視林鄭的競選承諾,當中包括改善中小學班師比例及教師編制,例如合約教席轉為常額教席,藉此穩定教師團隊,讓年青教師安心發展其教育專業。可是合約同工們的訴求絕非僅止於此——我們更須確保常額制度的優點得以發揮,否則教育界就算「成功爭取」,日後若頻頻出現教師失職、學生水準遠低水平的新聞,輿論必會狠批教育界浪費公帑。 《則例》禁止不合理解僱常額教師 常額制度的關鍵,在於終審法院在2012年「高翰儒案」所確立的「常額教師職業保障」——若僱傭合約表明《資助則例》適

詳情

如果我係候選人:教育改革篇

我們早前向四位特首參選人發出公開信,提出十個我們認為現時香港最迫切面對的問題(註一)。我們其後以「修補撕裂篇」(註二)及「金融經濟篇」(註三)為題發表我們對修補社會分裂及金融經濟方面的意見。除此之外,大部分香港人,尤其為人父母者,都很緊張自己孩子的教育,所以我們決定先提出教育改革的建議。 問:香港教育制度長期被詬病,填鴨式教育制度已不能為香港提供有競爭力的工作人口,學生亦失去學習興趣。由TSA演變出來的BCA是否真正有需要設立?請問閣下對「普教中」、中史科改革及減輕填鴨式學習壓力有甚麼改革建議? 答:觀乎近期多場特首候選人辯論,當談到教育問題時,各候選人大都第一時間將問題歸咎於TSA上,大肆抨擊然後建議取消。我們同意TSA為小朋友帶來不必要的壓力,但這只是香港今日教育問題的一小部分;我們不認同候選人將問題簡單化,而不認真為香港父母及孩子尋找出路。 一)以靈活教學取代填鴨式教育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經濟開始起飛,市場對勞動力有極大需求。殖民地政府成時推出九年免費教育(其後更擴展至十二年),一方面為全民提供普及教育,另一方面亦為工商業提供大量人才。當年由於大部分行業仍處於低技術階段,僱員普遍

詳情

重視學子未來,守護生命價值

行政長官選舉參選人: 重視學子未來,守護生命價值 香港教育問題一直以來廣受不同界別的市民關注,惜過去一屆政府任期內之教育政策,在無德無能無心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領導下,不但未能提出改善現況之良方妙法,更將問題及矛盾放大,終令本已飽受壓力的學生進一步受壓,讓前線教育人員疲於奔命,更從根本動搖家長對教育體系的信心。 近年在教育層面出現的種種亂象,香港市民實在有目共睹,但令人痛心疾首的是,在欠缺包容、理解、支援甚至聆聽的教育系統下生活的香港學生,竟接二連三選擇以放棄生命的方式,表達對未來生活的絕望,並控訴官僚主義主導下教育系統之冷漠。 更令人悲憤的是,吳克儉身為教育局之首,卻未有好好履行其基本職責。當坊間不同專業人士及持份者,包括心理學家、家長、老師、社工紛紛組織起來,希望凝聚力量及共識及早應對危機,政府當局竟無人願意擔承責任,改革可能為學子帶來壓力的政策,例如取消TSA,或提出更高層次及規格的解決方案,例如承諾檢討教育制度,增加班師比及駐校社工和心理學家的人數。 今年三月,第五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將會產生。身為普通的香港市民,本來可將上述難題全數交給新任管治階層,但殘酷無情的現實是,孩子的未來

詳情

TSA存廢的爭議:回歸政策研究的討論

今年1月23日吳克儉局長宣布,經「優化」的2016年小三全港性系統評估(下稱TSA),將由2016年的約十分之一學校抽樣評估,推展至今年5月全港在學的小三學生均需應考。雖然吳局長聲稱今年的評估不是「全面復考TSA」,但不爭的事實就是全體應屆小三學生仍然是需要在5月應考TSA!但其後,3名特首參選人(曾俊華、葉劉淑儀、胡國興)卻先後宣布或重申應取消TSA!至此,一個原本屬於教育評估政策的討論就漸漸演變成特首選舉工程中的政治議題。與其在政策辭藻(policy rhetoric)上爭辯教育局是否「全面復考TSA」,又或在特首選戰中爭議TSA應否取消,本文將實質地從政策論據(policy argumentation)出發,以審視教育局是否具備充分的理據以支持「全面復考TSA」的政策行動,同時各特首參選人又是否對取消TSA的政綱,作出了充分的論證。 在政策研究領域中,對一個公共政策存廢的檢討及評鑑,一個通用的方法就是探討(1)該政策是否能實現它既定的政策目標?(2)它是否帶來極其惡劣的後果?簡言之,就是成效與代價的分析(cost-effectiveness analysis)。本文將在這兩方面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