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委任蔡若蓮 嚴重破壞教界與政府互信

雖然已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知道壞消息有機會到來,但當政府發稿公布教聯會前副主席蔡若蓮獲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之際,心裏仍然滿是不安和遺憾。 筆者懷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委任蔡女士一事上有否猶豫?因為她清楚明白,蔡女士極具爭議,主流的社會意見和教育界都反對這項任命,倘若她一意孤行逆反民意,結果必然會破壞以至摧毁與教育界的合作和互信基礎;但另一邊支持甚或推舉蔡女士的人士,不少來自建制,有權有勢,得罪不了。最後,林鄭選擇了離棄民意,殊甚可惜。 本來,林鄭在選舉期間及當選後在教育界開了一個不錯的局面,包括清楚表明不會續任劣迹斑斑的吳克儉為教育局長、出席由教協會主辦的教育界選舉論壇——這也是唯一一場3名特首選舉候選人參與的業界論壇——以及吸納教育界的意見並兌現選舉承諾,在上場後立即增加教育的經常開支等等。這些舉措,讓教育界對新政府有所盼望,尤其經歷了過去5年的撕裂和分化的痛苦時期。 林鄭在當選後提出「管治新風格」,強調用人唯才、與民共議及釋出善意,給人希望,本來這些都是好的管治準則。可是,蔡女士的委任便徹底與這些原則背道而馳。當有傳媒報道蔡女士有可能獲委任時,教育界即時自發啟動聯署及一人一信方式,表達

詳情

潘麗瓊:民間教育局長陳美齡

陳美齡是陪着我成長,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偶像。近因盛傳陳美齡會出任教育局長,令她再火紅起來。基於好奇,我買下了《人生的38個啟示——陳美齡自傳》。 令我驚訝的是,樂壇寵兒一出生,陳媽便大喊倒楣,因祖母嫌她連生三女,「美齡」意思是「尾齡」,警告媳婦不准再生女!她不及大姐漂亮和二姐聰明,膽小害羞,買沙示汽水會打翻,滿身是血;無心讀書,降到D班。轉捩點來自小六班主任Miss Tang一聲讚美「好可愛!」令她通電,燃點信念:只要有心去做一件事,一定會有成功的方法。 陳美齡由害羞和自怨自艾的女孩,變成愛心大使、在舞台上發光的明星,轉捩點是做義工,探訪沒有四肢或失明的小朋友,發現「所有的埋怨都只是無病呻吟」。沒有放棄自己的小朋友啟發陳美齡「為人着想,忘記自己」,驅使她練習結他和學唱民歌,以便籌錢給小朋友買食物和舊衣。上電視,吸引到唱片公司注意,邀請十四歲的她灌唱片,她靈光一閃挑選的Circle Game,是改變她一生的成名作。 這張唱片像有翅膀一樣,把她帶到日本闖天下,但月亮的背面是奔波賣唱,令她最紅時毅然退出歌壇……陳美齡表面順遂的人生,絕不平坦。廿一歲喪父,經常面對艱難的人生抉擇,包括中日婚姻

詳情

教育工作關注組:國教重臨?不,是香港教育的懸崖

習近平主席在香港回歸20周年紀念活動上致詞,特別提到教育跟落實「一國兩制」的關係。他指出「要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這些都是『一國兩制』實踐的必然要求,也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和維護香港法治的應有之義。」 這段話和早前的一些事件放在一起,就當然引起教育工作者的疑慮︰教育局就《中學教育課程指引》作出更新,其諮詢稿提及中史科及生活與社會科,分別需以24小時及15小時教授《基本法》,初中未有開辦生活與社會科的中學,亦需以《憲法及基本法》課程教授15小時《基本法》內容;左派人士出任教育局副局長,安插人選推愛國教育的傳聞,都令人們不禁問︰國教會重來嗎? 國教科被推倒,是因為其「洗腦」的嫌疑。一本《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指中國共產黨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就令人覺得這種「國教」不能接受,因為這只是灌輸一些備受爭議的政治觀點。《香港教育專業守則》清楚列明一個專業的教育工作者與學生討論問題時,應盡量保持客觀,同時亦應鼓勵學生獨立思考作出理性的判斷。如果課程和這些原則違背,教育工作者當然也要發聲、抗議。 國教推倒後,這「原則」竟也被「運用」至通識科,一些建制派就

詳情

鄒崇銘:誰的芝士不會被偷走?

《誰偷走了我的芝士?》,香港回歸初期一本經常被談論的小書,現在已很少再被提及。回想當年,香港飽受金融風暴的衝擊,在全球化和產業北移的趨勢下,中低層工作崗位急劇流失,大量失業中年人面臨再培訓和就業的需要。香港人如何才能尋回「自己的芝士」,成為一代人所面對的時代之痛。 當年主持教育改革的梁錦松,正是「芝士論」的主要推動者。回歸後他出任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成為推動教育改革、反對填鴨式教育、提倡「多元智能」、強調「全人發展、終身學習」的總舵手。及至後來當上財政司長,梁錦松亦致力推動香港產業的升級,以及面向知識型經濟的轉型,力求令香港在新加坡、上海和廣州等城市的追趕下,仍能保持國際競爭的優勢。 自2003年SARS香港經濟陷入谷底,梁錦松亦由於「偷步買車」的醜聞下台。但教育改革的理想,卻終於通過李國章和羅范椒芬全面落實。無論實施「三三四學制」、引入新高中通識課程,以至大學推行通才教育,無不呼應培養學生「樂於學習、善於溝通、勇於承擔、敢於創新」的教改宏大目標。 根據連文嘗、黃顯華(1999年)的研究,指出教改意味着學習性質的根本轉變,尤其將「負向學習動機」變成「正向學習動機」,扭轉前者所強調的與別

詳情

教育工作關注組:同病相憐之外——教師讀《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香港新聞審查日常》

區家麟的《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香港新聞審查日常》指出記者面對的新聞審查方式是「結構性的」,不能完全歸咎於「自我審查」。 我們作為新聞受眾,是否可以完全處於「局外」對現況作出批評、同情記者?「書腰」寫道: 「這不是傳媒行業獨力面對的事, 而是我們處身時代的斷崖中, 每個香港人似曾相識的掙扎故事。」 作者提到教育界也可能面對類似審查「陰影」: 「舉凡權貴意圖操控專業,但礙於價值共識不便赤裸裸出手,轉而透過機構內部運作發揮影響力者……例如老師教學常以『中立』自居,談公共事務,強調要舉出正反意見,「強力平衡」而可能忽略真實。」(P. 277) 除此之外,前線同工可能還會面對以下「陰影」: 一、教師行政工作繁忙,不僅沒有時間與學生作人本交流,更沒有反思教育制度的空間(更遑論參與諮詢、試圖糾正政策方向) 二、政府透過限定用途的撥款、提倡一些主旋律,控制教師的工作及思想方向。公開試及比賽成績與仕途關係最大,教師會否為了達到目標,過份催谷學生、忽視他們的情緒問題? 三、學校如何看待 盲從指令、喜歡以理駁斥有問題決策的教師?在合約制盛行之下,學校以「續約」手段防止教師疏懶,還是確保新入職教師有著絕對的忠

詳情

黃綺妮:以「怪獸家長」形容父母 不盡不實

家長關心兒女是天經地義之事。坊間以「怪獸家長」描述家長對愛護子女所作出的行徑,要不妖魔化了家長,要不蒙蔽了於社會中家長和老師(學校)之間的權力關係。所謂「怪獸家長」一詞,最早源於日本,在少子化、老年化的富裕社會下所產生一種父母乃至於祖父母對獨生子女過分溺愛的現象。具體如在日本一間幼稚園的畢業典禮表演,所有參與演出學生的家長皆要求其子女當上主角扮演「雪姑」而非配角「七友」;學校在家長的壓力下,安排上演了一套有25個「雪姑」而沒有「七友」的「雪姑七友」。「怪獸家長」並非亞洲地區獨有的社會現象。在美國,有些父母會與老師爭論為什麼自己的子女不獲編讀「資優班」(gifted class);有些父母又會與老師爭拗子女功課/測驗/考試的分數,要求老師提高子女的分數以期獲得考入「長春藤大學」的資格;有些父母甚至因子女不喜歡某個老師要求學校為子女換班。 然而,當我們用「怪獸家長」這個名詞描述家長此等行徑時,似乎假設所有家長都一樣「怪獸」,也蒙蔽了家長和老師(學校)之間的階級權力關係。能夠或想到要對老師(學校)提出所謂「不合理要求」的家長,大多都是來自於高社經地位/階級。有說這些父母慣向社會不同範疇提出要

詳情

電影‧宇言:《出貓特攻隊》「出貓」背後的悲哀現實

「出貓」這個俗語,相信大部分人都聽過,也相信大部分人都可能試過,人人都曾經年少無知,還是學生的時候未必每次都會準備十足去應付大大小小的考試、測驗和默書,所以應該會想過千變萬化、層出不窮的方法作弊,不過若然被發現一次校內考核作弊,面對的後果可能只是記一次缺點甚至一記小過或大過。但是,如果像泰國電影《出貓特攻隊》(Bad Genius)四位主角那樣野心之大,希望在海外公開考試試圖作弊,或許不會有好的下場。 電影以輕鬆幽默的情節為基調,四位主角性格鮮明,各自有不同的面相,超蓮(Lynn)既聰明又固執、明詩(Grace)漂亮卻帶點愚笨、賓爺(Bank)讀書出色但不擅溝通,還有視金錢是解決一切問題的Dick神(Pat),四人之間各自有出色的表現之餘,群戲時也產生不少火花,當中有不少情節可能是我們求學時期也曾經試過,令人不時會心微笑。另外導演處理幾段「出貓」過程時,各人的眼神表情再融合電影配樂,營造緊張刺激的效果,這樣處理讓觀眾雖然知道他們的行為其實不對,卻又帶點希望他們順利渡過難關之感。 不過在輕鬆幽默故事背後,其實是指向嚴肅的社會問題,四位主角可以分為兩個陣營,常常說學校是社會的縮影,他們也可

詳情

陳惜姿:可憐的幼稚園生

很久沒寫過學生學習壓力的題目。路過書局,發覺在補充練習的書櫃裏,竟有不少幼稚園生的練習。打開補充練習一看,裏面的題目,深如初小程度,老實說,一個二年級小學生,也未必懂得串doctor吧,但幼稚園低班的補充練習,把doctor的六個字母調亂,要學生選出正確的串法。低班生只有三歲,在我的認知裏,他們不是只要認認形狀、顏色嗎? 高班的英文,已要做閱讀理解,學介詞(preposition)。中文部分有重組句子、擴張句子,都是初小程度。 補充練習分低、中、高班,也有分科的,琳琅滿目放滿幾層書櫃。此時一定有人批評,怪獸家長拔苗助長,令無辜小孩白白受苦,剝削他們玩樂時間,未學行先學走…… 向一位媽媽了解過,她慨嘆身不由己,到小學叩門,要考筆試已不是秘密。這一兩年是小學適齡學童高峰期,正值雙非人浪,今年升小的學童多達六萬六,小朋友要考進心儀小學得一早準備,參加各類訓練和比賽,拿到足夠的獎狀與證書,增加獲取錄機會。 升小的小孩不過六歲,要學普通話、參加朗誦比賽,還有,原來五六歲小孩已報考劍橋試,不但考,還要花一年上英文班準備。心水清的媽媽說,學校樂意取錄有獎項證書的學生,因為「佳績」說明家長自會鞭策小孩

詳情

家明:電影教育由鬥獸場開始

台北電影節剛落幕,本文刊出日,「台北電影獎」的結果也出爐了。 今年競賽的水平十分高,關於影展及獎項,留待下次再談。這次想說的是,今年節目中有個叫「電影學校探索」的小環節,適值巴黎著名電影學校La Fémis 30周年(1986至2016),於是選映了該校精選短片(我因此看到奧桑93年的百無禁忌短片《維克多》)。在影展最後一夜(7月13日晚),還放映《電影夢的開始》(The Graduation)。那是簇新的紀錄長片,主題很簡單,就拍La Fémis的收生歷程。 La Fémis的正門口,影片首尾鏡頭。 意想不到,《電影夢的開始》的戲票竟然極早賣完。一部關於大學收生的電影可以有多好看?看完立即解我疑團。首先它像任何優秀紀錄片,都是人類學考察。導演是資深的Claire Simon,手法看上去有點像美國的Frederick Wiseman。《電影夢》沒旁白、配樂,不加字幕,不多解釋,幾乎不跟被攝者溝通(只一次例外),而是耐心、微觀地看人。場景全是學校,通常是面試的會議室;人物包括電影院校的老師、電影人及來面試的年輕人。說真的,世上沒有比「真實電影」更引人入勝的影像。鏡頭放得很近,被攝者千奇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