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如何遷就市場

在限韓令時期,韓國的文創產業在海外收入不單沒有收縮,反而有超過一成的增長。沒有大陸市場,韓劇韓片韓歌在哪裏找回這些收入?原來是遠征去了非洲和南美。現在與大陸修好關係,韓國文創產業未來應該有較大的升幅。韓國的經驗對我們是一種警醒,至少證明了兩點,第一是文創產業並非只靠單一市場才能生存,第二是這類產品其實不需要在內容上刻意遷就某些市場才能被當地人接受。香港娛樂事業最蓬勃的時候,根本不會遷就任何外地市場,創作人都是喜歡做什麼便做什麼,因為那時只要創作出來都會成功,特別為某些市場服務的都被視為次等作品,例如為了賣埠而拍的電影叫「賣埠片」,不會被行內人尊重。韓潮興起至今,文創產品愈走愈遠,雖然也有因為要打開大陸市場而培訓了某些中國籍的藝人,但不見得在韓國文創產業中有多大成就,證明這方法並非萬靈丹。我們不相信韓劇為了打入非洲市場而加入非洲元素,或者在劇中加進一兩個非洲人角色。之前應該很少人會想到那麼婆媽的愛情韓劇,非洲和南美觀眾會愛看,但事實告訴大家,世事無絕對,配了當地語言的韓劇一樣令非洲及南美人看得如癡如醉。我們也不會相信一大班美女帥哥扭腰翹臀會吸引全球樂迷,但事實如此。面對比自己大的市場,總有一些市場專家教我們如何討好當地消費者,但市場原來不是遷就得來的。[阿寬 ahhfoon@yahoo.com]PNS_WEB_TC/20180115/s00207/text/1515953137353pentoy

詳情

法政匯思:香港的無牌藝術

繼Hidden Agenda受到政府強勢打壓,香港「文藝基地」富德樓的個別單位亦驚傳有食環署介入,一眾文青大為緊張。據富德樓負責人之一Susi澄清,現時富德樓亦無外間所傳一般緊張,其藝文工作持續。不過,當中的確有單位受到有關無牌開辦展覽和辦學的投訴。與此同時,同樣擠身唐樓之中的實驗形式小店因為兼售食物亦受到食環署多番阻撓,甚至因為食肆牌照問題而遭受檢控。 無論是Hidden Agenda、富德樓,抑或是個別文青小店,均是香港藝術與文化滋長的體現。然而,因為各種牌照問題,本港的藝文人士一而再再而三地面臨逼迫。不知由何時開始,藝術文化都需要牌照。但正正就是在香港體制下,「無牌藝術」竟然變成犯法的一回事。原本應是保障市民的法例,變成將藝文活動推至窘境的工具。牌照問題,一下子變成「白色恐佈」、打草驚蛇,使藝文工作者在舉辦活動時紛紛要三思而後行。 究竟,什麼時候才真正需要申請牌照?執法的準則何在?而在這一切之先,對於藝術文化活動而言,所謂的娛樂/飲食牌照又是否必須、抑或只是僵化的制度底下的無奈犧牲品? 政府每年投資在「鼓勵」文藝活動的數以百萬計;但如Susi所言,當局「對藝術家工作室的想像和理解

詳情

本地文創眾籌羽翼漸豐

去年二月,本欄〈一人一股救亞視,是好事〉談及群眾集資的理念,當時本地的例子寥寥可數,勉強只數出《光輝歲月》遊戲漫畫週邊,而且是在台灣FlyingV眾籌網站作為集資平台。勁揪體眾籌 超額完成年半過去,情况大為改變,愈來愈多項目嘗試直接向公眾集資,也愈來愈多人認識到眾籌的理念,並參與其中。以我最近支持的兩個項目,《勁揪體籌旗造字計劃》及《香港語文-聽陳蕾士嘅秘密》為例,徹頭徹尾的本土題材,均成功籌得所需資金實行計劃,可喜可賀。「勁揪體」本是多媒體設計師Kit Man在雨傘運動期間為寫「我要真普選」創作的字款,後來愈用愈廣,比如在世界盃外圍賽時製作寫有「香港勁揪」的紅旗,驅使Kit Man萌生製作全6000個常用中文字「勁揪體」字庫的念頭。「廣東話同正體字都係中華文化入面嘅 SSS 級珍寶,作為香港嘅一分子,我希望可以用我自己嘅方法去將正體字好好咁演繹一次,造出一隻大家都可以用嘅勁揪體。」Kit Man在造字計劃的官方網頁如是說。相對於26個英文字母,中文方塊字非常獨特,單是常用字就數以千計,使得造字非常繁複,遠超一人兼職可以處理的工作量。項目估算需要至少65萬港元,支持全職字體設計師、兼職造字輔助員和拼字系統程式員各一名,投入兩年時間方能完成。造字計劃在完結前臨尾衝刺,最後籌得接近75萬,超額完成。沒有眾籌,這世界很可能不會有勁揪體。至於《香港語文-聽陳蕾士嘅秘密》,製作成本雖然沒有勁揪體高,但過癮程度毫不輸蝕,目標是把21篇香港中學中文範文如〈聽陳蕾士的琴箏〉、〈六國論〉、〈孔乙己〉等,改寫為廣東話版本。比如陶淵明的〈歸去來辭〉並序,於書中是這樣的:「我屋企窮,耕田都唔夠食。細路又多,米缸入面連穀種都冇。想搵餐晏仔,但都係冇乜計。」(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幼稚盈室,缾無儲粟。生生所資,未見其術。)構建本地產業鏈《香》由熱中本土文化的史兄、林非、擇言、Edwin聯合編著,orangekim編輯、波屎亂入插畫、創造館出版,一個多月來籌得 87,251港元,已經在書展期間推出,最近甚至加印。更難得的是《香》並非透過如Kickstarter、FlyingV等港外既有網站眾籌,而是由洗車俠開發出PROJ.HK,專門為支持本地文化創作作眾籌而用,並希望長遠建立一條完善的本地產業鏈。年半前提到本港沒有眾籌網站和生態支持本地創作一說,已經得到有心有力人士着手解決,難能可貴。除了以上,近月的本地眾籌還有林一峰在音樂眾籌網站「音樂蜂」上進行、與香港中樂團合作的Made in Hong Kong現場專輯,目標30萬港元,六月完結時籌得333,440港元,成功達標。最新的項目則有仍在進行中《逆向誘拐》電影眾籌,由曾獲兩項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的《點對點》導演黃浩然負責。電影已從其他渠道籌得五百萬港元,眾籌的目標為二百萬,支持二萬以上的更會成為電影的股東之一,將獲0.25%股權。政府干預 恐成打壓異見黑手從漫畫、遊戲,到造字、語文,再到更大眾化的音樂、電影,本地創作的眾籌活動羽翼漸豐。令我擔心的是,本港的民間自發活動,無論多有意思,往往得不到政府祝福之餘,還要因為既得利益、過時法規、所謂社會秩序等各種理由被無理規管。希望只是我過敏,但總感到本地眾籌被政府參一腳,只是早晚的問題,尤其是當出現敏感題材時。事後領功事小,打壓異見事大,到時即使不願靠政府的本地創作人也將避無可避,唯有自強。編輯:沈燕媚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8月7日) 眾籌 文化 創業 香港文化 本土 文創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