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文化精粹:拍馬屁

不久前北大人南下,傳媒拍下的諂媚鏡頭,有被演繹成奴才拍錯馬屁,有被演繹成主人嗤之以鼻。拍馬屁乃中國文化精粹之一,奴才拍得過火,主人心中有數,自然是既享受又鄙視。 在中國人社會,尤其是做生意,初相識的,除了曬關係,就是拉關係。吹噓完跟哪些權貴或名人有多熟之後,接着就是互相恭維的話。至於下屬拍上司馬屁,更是職場指定動作。 記得初入娛樂圈,有前輩跟我說過,在娛樂圈打滾,懂得應酬,面面俱圓,處處不得罪人,又曉得適度拍拍馬屁的,確實比較「襟撈」。可是,他補充說,拍馬屁也分好幾個境界。 第一種境界是那些沒有什麼才華的,拍馬屁就是最大的技能。這些人,靠把口,吹得、飲得、擦得、氹得,不難得到老闆賞識。尤其在今天的大陸社會,不論談什麼生意,都是用大吃大喝大吹大擂來揭開序幕,不懂飲酒吹噓的,未免吃虧。不過,這種人如果實力有限,有過幾次機會,表現平平的,很快就銷聲匿迹了。 第二種境界是那些有點才華的,拍馬屁的能力又不弱,相得益彰,這種人在娛樂圈最吃得開。相反,那些既無才華、又不懂social的,當然難有立足之地了。 第三種境界是那些有真材實料的,卻又不懂應酬、又或不慣拍馬屁的,這些人能否在娛樂圈生存,就要看

詳情

香港的沉淪歷程:自甘墮落

先前眾多篇章都談到香港文化的光明面及其遭遇的危機、挫折與沉淪,但我們也不應忽視香港人本身的生活表現充斥著許多惡劣習氣和卑賤行徑,跟共禍合成一股超級風暴,把香港這個紫砂茶壺上的茶漬搜刮得七零八落。出現這些劣質思維和言行,不僅是因為「優秀文化與制度文明沒有內化」這個內在因素(個人信念、價值、公德、私德修養不足)造成,也是因為「競爭社會與擠迫氛圍累積壓力」以及「政治制度與經濟制度無法滿足人心」等複雜的外在因素造成。 畢竟,人是有一定程度自由意志的。一個人怎麼看待自己、他人、社會、人類、眾生、宇宙,往往支配著自己的視野和言行。以下所言,可以作為每個香港人(包括我在內)自省的參考。文化保守主義論者往往不太重視這些病灶,甚至認為只是儒家思想不夠貫徹所造成,煞是可笑。 一、髒亂吵臭躁 對於柏楊先生著名的《醜陋的中國人》一書,很多香港人早已耳熟能詳。當中談及中國人的「醬缸文化」,指出了中國人「髒亂吵」等差劣表現。香港著名作家陶傑據此闡發,提出「小農社會DNA」的概念,全城街知巷聞。著名知識人余杰最近也著有《卑賤的中國人》一書,更把中國人的缺陷痛快地鋪陳出來。事實上,這種現象不僅出現在中國人身上,還普遍

詳情

香港堅尼遇上火炭麗琪

周四早上,梁振英於深圳出席「尋根追夢」青年論壇時,(第一百萬次)呼籲香港青年只要提高志氣,把握國家機遇,將來必定大有成就:「青春無價,未來幾十年,你們的生涯、你們的生命,肯定活得比我們那一代更精彩。」聽見特首臨終(結任期)前的肺腑之話,我頭痛,然後想起兩個人名。 一個名字叫堅尼,來自意大利的統計學者。一百多年前,他因提出一個量度社會收入不均程度的指標而舉世知名。 上星期,政府統計處公布香港住戶收入分佈報告,當中披露2016年香港堅尼系數為0.539,較2011年微升0.002,為有紀錄以來最高,反映社會各階層的住戶收入差距有所擴大。 老實說,香港貧富懸殊問題病入膏肓已是集體常識。堅尼系數再創新高,於許多人眼中乃意料之內,翻不起漣漪。作為(掹車邊的)年輕人,我關心的反而是同代人及下一代的生活處境。偏偏學者周永新及鍾劍華均指出,堅尼系數其實無法有效反映年輕一輩的貧困問題。因為堅尼系數只能反映「收入差距」,卻無關資產。 眾所周知,香港地資本主義大行其道,透過資產買賣、投資所獲的回報,分分鐘比得上人工收入。偏偏過去幾年,樓價飛升,許多年輕人既上不了車,還要應付高企租金。沉重的住屋開支,使他們與

詳情

不應hidden的agenda——非主流文化與香港社會發展

位於觀塘某工廈,早前因參與演出的外國樂隊事前無申請工作簽證而被入境處控告的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繼續成為本地文化藝術業界圈子的熱議課題。事實上,Hidden Agenda曾因地契及牌照問題多次搬遷,而Hidden Agenda的支持者及關注團體亦經常將Hidden Agenda及同類表演場地無法合法經營的經歷視作政府打壓非主流文化發展,扼殺藝術生存空間的明證。 要探討hidden agenda事件仍有沒有可能為香港社會帶來積極意義,撇開政治打壓一類坊間已有大量討論的角度,我們必須先清楚了解事件中「地」與「人」兩大元素,即活化工廈政策及青年生涯規劃。 先從「地」的因素談起,自從政府於2010年提出「利便舊工廈重建和整幢改裝的活化工廈措施」以來,全港1400多幢工廈中當局共接獲200多宗申請,而成功申請的100多個個案中超過四分三最終獲批改裝成寫字樓、零售及酒店等純商業活動,只有十多宗申請跟文化藝術娛樂活動有關。儘管行政長官梁振英近日回應查詢時仍然高度評價有關計劃的成效,但單從數字分析,所謂善用土地資源的目標似乎令人有過分傾斜商界,忽視多元發展之觀感。 無可否認,香港的工廈問題

詳情

香港文化黃金時代:新亞書院

1949年中共建政,赤化中國,大批優秀知識人洞察世情,避秦南渡,伺機北歸,可惜世事難料,共禍至今未息,為求自由安定,長期留駐香港,倏忽數十寒暑,儘管鬢髮各已蒼,無礙薪火遍香江。 想當年倉皇南渡,適逢危急存亡,華夏知識人「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亂離中,流浪裏,餓我體膚勞我精」,但卻堅持華夏儒家文化當中「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意志和氣慨,「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 如先撇開文化保守主義若干病灶不談,這種矢志獨立辦學、不媚權貴、厚培人才、溫存文化、與時趨新、覺悟「亡國而非亡天下」,繼而奮發求進的人文理想,正是立足於香港的「新亞精神」。當年新亞書院學者,正是把華夏文化的精粹,持續地、有系統地帶到香港,在大專教育及社會教育這兩個重要環節,作育英才,薪火相傳,雖有波折,至今未輟。這種文化力量的浸潤與覆被,迎來香港文化的黃金時代。 新亞書院是香港自上世紀50年代起華夏文化的大搖籃,歷任校長錢穆、吳俊升、沈亦珍、梅貽寶、余英時、全漢昇,均為博學多才的鴻儒大師,成就響譽中外。綜觀新亞書院,究其發展歷程,頗堪仔細玩味。 1949年,張其昀草創亞洲文商學院

詳情

阿德、蒼山下、荔枝碗

這是一篇三不像文章,像遊記又不是遊記,有書評但不是書評,最後還加了點時事評論。靈感產生於筆者在大理旅遊的感受,聯想到的卻是最近成為澳門城中話題的荔枝碗船廠的去留。文章前後涉及到三個元素,兩個和大理有關,剩下一個事關澳門。最終希望討論的亦是都市生活的多樣性。 阿德 阿德的真名是翟國泓,重慶人,1981年出生。他是大理著名獨立書店「海豚阿德」的老闆。書店名字源自陳升1996年專輯《Summer》裏的同名歌曲,是一首有關一條喜歡在海裏自由遨遊的海豚的歌曲。陳升在歌詞裏寫道「我的世界沒有國界/出門不用帶行李/我的朋友有很多/都有可愛的臉……我把所有煩惱/留在地上/歌聲飄到天邊/如果說還缺少什麼/該是沒有人類愚昧」。阿德確實是位追求自由和夢想的人,否則就不會辭掉穩定的媒體工作,在實體書店沒落的今天,跑到大理開這麼一家有個性的書店。書店原來的地址在大理古城的人民路上,後來因為租金上升,只好結業,搬到大理床單廠藝術區內。我去的正是這間新店。 或許是因為中國經濟起飛,都市白領需要更多的精神生活,做文化變得有利可圖,過去十年很多中國地方政府都喜歡搞所謂的藝術區。只是和北京798或上海田字坊這些藝術園區相

詳情

硬政權與軟實力

談了兩回軟實力,意猶未盡,好像還有些核心的議題沒有觸及,要論述這一題綱,不若問一個問題:撇開國土主權,中華文化的軟實力,能否趕過美帝,領導世界潮流? 在萬般政治化的世代,如果答案是「是」,一定被批為大中華膠;若然答案是「否」,必是漢奸無疑。 我等愛國愛港人士,認真的討論問題,依的是數據,仗的是理論,真理,是愈辯愈明的。 軟實力,英文是Soft Power,是指在國際關係中,一個國家所具有,除經濟及軍事力量外的第三方面實力,主要是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及民意等方面的影響力。 從維基百科你可以找到這樣的釋義:「此詞彙由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爾(Joseph Samuel Nye, Jr.)2004年提出(著作是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根據其說法,硬實力是一國利用其軍事力量和經濟實力強迫或收買其他國家的能力,軟實力則是『一國透過吸引和說服別國服從你的目標從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能力」。他認為一個國家的軟實力主要存在於三種資源中:「文化(在能對他國產生吸引力的地方起作用)、政治價值觀(當這個國家在國內外努力

詳情

文化互聯互通

姑勿論美國影藝學院,在奧斯卡當晚頒最佳電影的時候是否甩轆,抑或被雌雄大盜核數師偷走了真正的信封,《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或《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均不是我個人的選擇,Damien Chazelle兩部片下來,證明是嚴重的被高估,是不是歷來最年輕的最佳導演得獎人,我倒不在意,現在反為是太早寵壞了他。《月亮》不是不好,卻未到最佳電影的層次。 在9部最佳電影的名單,最應該得獎的是Kenneth Lonergan的《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這引證了在一切文化領域水準均每況愈下的年代,不到50歲的作者是不夠火候的。如果算埋被冷待低估而沒有入選名單史高西斯的《沉默》(Silence),最佳電影更應是他的囊中物。論作品的完整性,《情繫》應該秤先,論創作的野心與視野,《沉默》無出其右。利益申報,個人不是史高西斯的死忠,過去的文章也不大提及他,不過毫無疑問,《沉默》是部不可多得的傑作。最佳電影,應該是《情繫》與《沉默》之爭,而不是《星聲》或《月亮》。今天要討論的焦點不在此,日後有機會再談。 上回提到文化軟實力,還想補充一些。美國的文化實力,

詳情

文化大使

很多人都覺得人大政協這些崗位是政治花瓶,可以發揮的實際作用不多。對我來說,真正的問題不是崗位本身,而是擔當職位的人願意付出多少努力。即使有局限,只要盡了力也對得起自己。是老生常談,但知易行難。 每年人大會議,重頭戲是國務院總理發表政府工作報告,我都會認真閱讀研究,既認識國情,也可看看有什麼地方可以提出意見,港區人大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從另一角度看國家問題。今年總理發表工作報告後,文化部長與港區人大代表會面,所以我特別留意報告中關於文化事務的部分。國家經濟實力強勁,而軟實力方面仍處急起直追階段,所以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也非常重要。但我留意到今年的工作報告比去年少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實施公民道德建設、中華文化傳承等工程。 我們既要讓人民的物質生活更殷實,又要讓人民的精神生活更豐富。」 近年國民外出旅遊公幹與日俱增,這自然是經濟實力的體現,但同時我們不得不承認部分同胞在公民意識方面有待改善。國家一直努力向外推廣我們五千年中華文化,事實上亦愈來愈多外國朋友對中華文化展現濃厚興趣。但除了國家層面的推廣,其實每位出外的國民都擔任文化大使的角色,如果我們在一些小事諸如公眾場所保持安靜、自覺守規矩排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