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老靈魂新班子

問責高官周末開了「集思會」,據說「成績不錯」,有信心替即將開展的各式政策帶來新思維云云。香港人,除了善意祝福,實在也沒有其他法子了。 我最好奇倒是開會過程。娥姐摩拳擦掌準備替香港做番好事,但眼看滿朝高官,其中有許多根本不是她想吃的菜,只不過或廚房太熱,無人敢進;或有人敢進,卻遭封殺,最後唯有接收了若干已被事實證明為失德或失能的「前朝遺蠢」或「前朝遺奸」,她心胸再寬,亦必感受非常不良好。 環顧世界各國各城的管治團隊,一旦換了新領導,各式高官例必大換血,否則極難讓老百姓相信能搞出什麼新思維和新動作,可能只有香港是特例,新主上場,最重要的三個問責官員竟然是舊面孔,其中兩個更是民望遠遠不合格的舊電池,真叫新主情何以堪,直接構成嚴重考驗。這等於找個設計師替豪宅重新裝修,卻聲明這根爛柱不准拆,那道塌牆不准郁,綁住你一手一腳叫你跳華爾滋,喜穿旗袍的娥姐若能跳得出色,必有資格做國際舞后。 所以,在集思會上,娥姐會否一時之間忍不住怨氣與怒氣,讓3C中的2C看盡臉色?這兩個C又有什麼反應?會否自恃背後有硬人撐腰,不憂不懼,全不把娥姐放在眼裡?到最後,娥姐又有何辦法制服他們,確認他們服從指令並能有效執行指令

詳情

黎廣德:林鄭上任第一課:謙卑不容造假

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後翌日,到中環荷李活道參觀一項名為「文物時尚」的20周年慶回歸活動。先不說「文物時尚」(Heritage Vogue)這特區官員創製的四字詞如何突兀,直有貶損文化遺產價值之嫌(「時尚」是指一時的潮流,是否意味潮流過後文物就喪失價值?),林鄭月娥在眾官簇擁之下從中區警署沿荷李活道走到元創方主持儀式,沿途擺放攤檔,顯然是為了向市民宣示她「保育中環」的功績。 提防特區新政走上歪路 政府重視文物保育固然是好事,但實情是否如此?林鄭月娥究竟有多少貢獻?這不僅關乎新特首有否貫徹她勝選時聲稱要「多加一份謙卑」的承諾,更須提防特區新政走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後真相」謊言治港的歪路。 林鄭自2006年起擔任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2007年轉任發展局長兼任古物事務監督,可說過去11年香港文物古蹟保育的成敗都與她息息相關。細數維多利亞舊城的古蹟,確有不少保留下來,但在林鄭急於領功之際,大家不妨看清真相: 「大館」(中區警署建築群)——2003年4月,政府決定把中區警署古蹟群發展為旅遊項目,民間團體擔心項目變成尖沙嘴山「1881」翻版,反對以商業形式招標,成立中區警署古蹟關注組,着手從事歷史研究

詳情

深慶得人?

尚有不足一個月,政府新班子就會宣誓就任。上周媒體「不約而同」報道新班子基本就位,而各家媒體披露的人選都一模一樣,顯示消息來自同一「風源」,可信程度極高。 新班子三司十三局,絕大部分都是舊人,只有盛傳任勞工及福利局長的羅致光是新面孔。3名司長及13名局長共16人,其中9人是政府公務員出身,其餘還有5名需中央委任的主要官員(警務處長、廉政專員、海關關長、入境處長、審計署長),有4人也是公務員出身。這個班子,是名副其實的「公務員治港」。 競選期間,林鄭月娥的助選團星光熠熠、猛將如雲,支持者來自商界、專業團體、社團領袖等不同領域。為何這班熱中支持林鄭參選的精英,到選舉勝出之後竟會各散東西,幾乎沒有一個來自競選團隊的主將加入新一屆政府?願意支持一個人參選,勝出之後卻不願意加入管治班子,這中間反映了什麼問題? 新班子背景成分比現政府更窄 是否願意加入政府,並非「恨唔恨做官」的問題,而是一班政治上志同道合的人組班角逐,勝出選舉之後可以上台執政,施展大家的政治抱負,這是任何選舉的常態。助選只是手段,目標是勝出之後執政。願意助選而不願加入政府,是否反映助選團隊跟林鄭的理念原來未必一致? 林鄭月娥在當選後

詳情

新政府的變與不變

還有不到一個月,現政府就走人了。新政府在組班,消息傳出來的都是現屆舊人。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假如新政府的人士都是以舊人為主,那麼要求新政府搞改革以至創新,可能要求太高。 這裏並不是說,舊臉孔不能有新思維;而是想說,自北京挑了林鄭月娥當特首之後,反映其希望新政府可以小變,不能大變。所以,她的政綱,只是在原有政策上作改動,不能完全擺脫現屆政府的政策,該延續的就要延續。而且,她既然當了政務司長5年了,而政策由醞釀到推行短則五年長則十載,總不能為改革而改革,一下子否定過往5年的施政。 即使想改革 空間也有限 北京的思維,其即時效果,窒礙了新政府選擇外界人士加入政府的管道。既然北京大抵是想蕭規曹隨,外間的有為精英自會感到無法舒展所長,加入「熱廚房」儼如進入「五指山」,發揮空間不大。加上「熱廚房」外還有不少輿論「[目及]實」新政府官員的行為,外界的精英如果不想所有人和事完全透明及曝光的話,還是最好別加入新政府。 更重要的是,由於整個思路以穩定交接為主,換言之,即使新政府想改革,其空間也相當有限。因此,只能在不大幅度改動原有政策為主的思路下,做一些修補的工作。例如早前競選時,林鄭提出要增加50

詳情

我向林鄭提議3個經濟政策

筆者記得大約在3個多星期前,曾看見一篇報道關於林鄭月娥從3位「靠山」——任志剛、查史美倫和陳智思——學得經濟及金融的知識。至於林鄭真的學到幾多,當然是考過才知道。但從她的競選特首政綱中所提出的經濟政策,筆者沒有感到眼前一亮,只能說是普通材料,絕對不是「含金量高」的政策措施。 與其逐一評核林鄭的經濟政策,不如向她提出自己的意見,相信這會較有建設性。總括而言,筆者對林鄭的經濟政策有3個意見: 加快推動自動化科技 首先,在人口快速老化的社會,以自動化(automation)補充勞動力不足,是可以令產業的生產力得以維持甚或有所突破。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人口年齡中位數已上升至43.4歲,較10年前的39.6歲高出接近4歲,反映人口老化速度正在加快。此外,政府統計處估計本地勞動力將於明年開始下降,這將會影響勞動生產力和中長期經濟發展的潛力。 雖然林鄭曾處理過人口政策,並提出多項措施支持勞動市場健康發展,無奈,政府不斷面對種種社會及政治壓力,令人口政策未能發揮出預期效果,最終拖累本地勞動市場發展。 不少發達國家的政府憂慮人口老化會持續窒礙經濟增長,甚或造成經濟長期呆滯(secular

詳情

政府未來5年:用資源隱藏撕裂 逃避制度問題

在林鄭月娥正式當選特首後的第一刻,很多香港人關心的問題,並非她的具體政綱,而是她在未來5年,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和動機去修補香港社會的撕裂。這反映了兩大問題:第一,是過去5年在梁振英政府領導下的香港,它的撕裂確實情况十分嚴重;第二,更為有趣的是,這證明了很多人擔心她不能有效地停止及修補香港的撕裂,而這正正是很多市民不支持她任特首的原因的核心所在。 雖然她在當選後便立即發表演說,表示會盡力修補撕裂,可是這對幫助解決大家的憂慮十分有限。依然記得,言猶在耳,現任特首梁振英在當選後,也立即在台上說過類似的話,結果在他任內,香港社會出現了史無前例的分化和撕裂。林鄭月娥的外號是「CY(梁振英)2.0」,值得留意的是,這「2.0」的意義,並非指「另一個梁振英」這麼簡單,而是一個進化版—— 一個因工作能力更強、對政府的運作更加熟悉,因而比正版梁振英更具破壞力的「梁振英」。 選舉歷練過程 沒在林鄭身上發生 雖然比喻可能有點誇張,但市民的憂慮絕非全無理據。本身,選舉是一個對政治人物十分重要的歷練和成長的過程。因為要盡力地爭取每一個人的支持來擴大自己的勝算,所以必要學懂謙卑。再加上要不斷爭取政見和價值未必完全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