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新年運程

每到新年,又到一眾「玄學家」大放厥詞的時候,在電視、報章上看到,又或是朋友之間談論,我都不禁搖頭。我不知其他地方有多盛行這些東西,但香港玄學行業的興旺真是令人驚訝。據說這些「玄學家」年收入以千萬計,又可以利用名氣跨界別演出,對我來說,這些都是社會反智的信號。早幾年有傳媒曾經統計,這些「玄學家」對樓市股市的預測準確度大概是50%,即是和擲公字的命中率差不多。就邏輯上來說,如果真能預測這些走勢,一個月都可以賺一億了,還會接那些幾千一萬的工作嗎?而且他們的預測經常互相矛盾,總有一方是錯的,那還有什麼可信性可言。近年對香港影響極大的事件,如佔領運動、旺角騷亂、南丫海難、巴士車禍等等,他們預測得到嗎?這樣的大事件都預測不到,還信他們可預測個人運程?我知道玄學有其本身的智慧和根據,我沒有否定這些我不認識的東西,我不相信的是這些「玄學家」真的掌握了這些知識,因為邏輯上說不通,事實也證明這行業根本沒有存在的價值。其實這幾個人用什麼方法賺錢與我無關,我關心的是整個社會都在吹捧和供養這些玄學明星,代表了很多人都失去了分辨是非的能力。近年假消息傳播得極快,網絡和手機只是技術上的觸發點,真正的原因是我們的社會一直存在反智的基因。[謝子祺]PNS_WEB_TC/20180221/s00315/text/1519149538658pentoy

詳情

林勉一:旺角垃圾堆、破窗理論與公地悲劇

農曆新年期間,旺角出現了熟食夜市。夜市過後,垃圾堆積如山,一些朋友慨嘆今時今日的新年旺角夜市沒有被食環掃場,或多或少是魚蛋暴動/革命(視你認為什麼是革命)換來的,人們不懂得珍惜這個成果,把街道弄得污糟邋遢。這種慨嘆,很容易便會牽涉到香港人是否值得有夜市、是否已經忘記被捕者等問題。 其實問題不是那麼複雜,也不用為此感覺特別失望。 首先,夜市垃圾堆是有模式的,大約就是原來的垃圾桶滿了之後累積的,也有一些是在「就手位」累積的。垃圾堆積的模式是很典型的破窗理論例子。 所謂破窗理論,簡單來說就是社會脫序行為,例如非法掉垃圾和破壞,一旦開始了而沒有及時補救,便會吸引到更多同樣的問題,令情況惡化。 人們想掉垃圾,但垃圾桶滿了,於是像沙律巴砌沙律那樣把垃圾堆上垃圾桶,堆到某個程度,垃圾堆便崩解,垃圾便掉在垃圾桶周圍。人們看到垃圾桶周圍也是垃圾,便會覺得人人也是這樣,自己的垃圾掉在那裡「多我一個唔多」,反正早上清潔工人也會清理的,心理上不會太大包袱。 當然,破窗理論不能合理化亂丟垃圾問題。當整個朗豪坊外面都是熟食檔的時候,理論上食環署應該擺放大量大型垃圾桶,以及加派食環職員巡視,那就不會出現破窗效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