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正健:珍摩露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文青女神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文青女神。記憶裏,有幾個法國電影形象一直縈繞着我﹕《新橋之戀》的茱麗葉庇洛仙(Juliette Binoche)、《芳芳》的蘇菲瑪素(Sophie Marceau)、《紅》的伊蓮謝歌(Irène Jacob) 。再古典一點的,有《秋水伊人》的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冷門一點的,有《去年在馬倫巴》的黛芬賽麗格(Delphine Seyrig)、《斷了氣》的珍西寶(Jean Seberg)。卻不知怎地,偏偏就是沒有《祖與占》(Jules et Jim, 1962),和他們的Catherine。 《祖與占》是H告訴我非看不可的,而當時我看過的杜魯福(Francois Truffaut)電影只有《四百擊》。H迷戀Catherine,甚至認為她就是某種愛情客體的理想形象。那時是2000年前後,網絡時代未到,而二十世紀偉大的文藝青年時代卻過去了,我抱着準備被啟蒙的崇敬心態去拜看《祖與占》,也抱着同等的仰望之情去細味上一代文藝青年是怎樣熱忱於法國新浪潮電影。但很可惜,電影沒有像預期一樣擊倒我,《祖與占》極其量只是一齣好戲,而不是迷人的戲。我向H抱怨,戲中的

詳情

當法國新浪潮遇上羅蘭巴特

法國新浪潮導演嘉麗丹絲(Claire Denis)去年公布新片改編法國哲學家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的1977年著作《戀人絮語》(A Lover’s Discourse: Fragments),極受文化界注目,影片在今年康城影展首映,影評人紛紛撰文評論。 嘉麗丹絲的新片叫Let the Sunshine In,不是直接叫A Lover’s Discourse,由茱麗葉庇洛仙主演,是二人首次合作——慢着,改編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主角不是男性嗎? 哈哈,這就是影片有趣之處。羅蘭巴特的著作,以歌德的小說《少年維特的煩惱》為文本,敘事者是他本人,筆下解構的人物是虛構的小說主角維特,一位情竇初開的少年。羅蘭巴特的書寫方法非常獨特,把論述拆解,一節節一段段,假如對解構的文本不熟悉,注定讀到一頭霧水。這樣的一本著作,如何改編拍成電影? 在嘉麗丹絲的電影的人物設計,明顯跟羅蘭巴特的解構對象截然不同。茱麗葉庇洛仙演失婚畫家,幾經感情波折,是情場老手,一個人,住巴黎,悶是有點悶了,仍未決定應該找個固定伴侶,尋覓愛,還是繼續在幾個男人之間糾纏。 當藝術家遇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