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傳心「放蛇」 不公允嗎?

記者找來膠龜「放蛇」,邀請動物傳心師協助尋回走失的龜。新聞專題出爐,廣傳者眾,看眉批,多是覺得無稽。我早上看完報道,即時反應亦是開懷大笑,尤其是當專家發現龜是死物那一下長長的沉默,一方面為他感到尷尬,同時又有一種踢爆了什麼的快感。 因為很多朋友在臉書分享連結,很快看到其他意見。有朋友對記者做法不以為然,認為這樣公開傳心師的真實身分,質疑他們的專業,暗示世上沒有動物傳心這回事,有預設立場,不中立。另有人提出,記者沒有訪問成功傳心個案,有欠公允。有人說,記者不去調查殺人放火官商醜聞,卻去挑人毛病,末了有什麼公眾利益可言? 身邊有不止一個朋友光顧過動物傳心師,他們從中得到的安慰,我這些局外人無論如何努力都給不了。當人無限依戀某些人和物,急欲知道他們的音信和下落,的確會窮盡一切辦法,求神問卜,找靈媒問米,如果動物傳心沒有跟科學(報道中說的是量子力學)連上關係,我想大多數人未必會查根問底。 問題來了:有一門新興行業聲稱有確切的科學根據,而所涉的知識及技術,只要有心,誰都可以掌握,關鍵是要交學費,或者付錢給專家,說到底都涉及金錢,記者想知道是否真有其事,最直接的方法是親身光顧一次。類似的專題其實從

詳情

順嫂.刺針.豆沙包

香港電視新聞行業,有一個傳奇人物,叫「牛頭角順嫂」。 「順嫂」是上世紀八十年初 TVB 處境劇《香港八二》、《香港八三》中的「草根師奶」角色,善良但無知。自此不少新聞機構主管編輯常以「牛頭角順嫂」訓誡記者:「你寫條稿,牛頭角順嫂睇唔睇得明先?」 本來,不扮高深,清晰表達,屬溝通要旨,簡單不代表膚淺;複雜抽象的事情,可以動動腦筋,用精準易明的方法說故事,令牛頭角順嫂都看得明白兼有得着。不過,不少中高層新聞工作者,會把「順嫂標準」詮釋為避開難明話題,浮光掠影簡簡單單就可以,「順嫂」成為平庸的美妙藉口。 記得一位行家慨嘆:「整天在說牛頭角順嫂,我們要提升順嫂的水平,而非被她拉低水平啊!」 「順嫂標準」不只是寫作心法,近年更演變成一種內容類型。新聞機構不肯花錢做調查報道、嚴肅新聞買少見少;一方面說無人無資源,卻抽調大量人手,迎合傳說中的牛頭角順嫂口味。 政治新聞怕有爭議,就催谷人力大做財經新聞講炒樓炒股;調查報道怕有風險,就做多些軟性新聞談談情說說愛遊遊埠;嚴肅新聞難以賣錢,就製作節目教人家居裝修、講講周末好去處。沉重的話題,影響購物慾,易入口的軟性資訊節目,總有廣告商真金白銀來贊助。 軟性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