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審查有洞

若然說中國新聞審查嚴苛、傳媒信息片面,很多內地朋友必然一臉不同意,也許還會覺得自己上網很自由。這正是審查黑手高明之處。新聞封鎖太高調,會出現「史翠珊效應」。美國藝人芭芭拉史翠珊,十多年前不滿一個民間組織航拍加州海岸照片令其大宅曝光,侵犯私隱,遂興訟禁制,但史翠珊敗訴。案件引人注目,數以十萬計網民湧到網站查看其大宅照片,結果欲蓋彌彰,適得其反。美國學者Roberts新作《滅聲》(Censored),形容中國的審查方式,是「Porous Censorship 」,姑且名之「孔洞審查」,即是審查系統未至於鐵板一塊,而是有孔洞,敏感信息還有散播的方式。例如中國技術上可以禁止民眾翻牆,拘捕敢言者的手段可以更殘酷,還未做,乃因避免惹來大反彈,反而損害政府公信力,加上現時以「資訊氾濫」的方式淹沒民眾觸覺,令人感覺資訊目不暇給;政府刪了什麼、媒介缺了什麼重要信息,平常人不易察覺。Roberts的研究發現,內地積極翻牆尋找信息的人,比例極小,都屬學歷高、掌握網絡技術、關心政治的一群;絕大部分人都是「理性地無知」(rationally ignorant)。選取信息時,只求方便、容易、減少成本,網絡慢了,很快就放棄,以為網絡不暢,根本不知道原來是政府刻意為之。大家不要天真,熟練的攻心手段,正蔓延到你身邊。[區家麟]PNS_WEB_TC/20180515/s00311/text/1526321714251pentoy

詳情

區家麟:中國偉大貢獻

強國崛起,開創新時代人類政治文明,其中一個貢獻,正是豐富了人們對新聞審查的認識。美國學者Margaret E. Roberts新作《滅聲》(Censored),形容擅長審查資訊的中國政府,是一個「迹近完美的案例」,因中國新聞審查之技,包羅萬象,高科技應用超前,傲視全球專制同儕。作者把審查行為,歸類為三個「F」,製造恐懼(Fear)、增加阻力(Friction)與資訊氾濫(Flooding)。「製造恐懼」正是透過法令與高壓手段阻嚇,如微博封號、以言入罪等。但精明的審查黑手,會把威迫利誘的手段集中用於關鍵發布者,如媒體把關人及意見領袖,很多人為了趨吉避凶,乖乖就範。「增加阻力」的手段,如減慢網速或封鎖網站、不讓你搜索敏感詞,雖然你可以買軟件翻牆或重複嘗試,但要額外付出時間與金錢,等同一種「資訊稅」。大部分人無耐性,遂放棄追蹤政府不想你知的新聞。留意由國家控制的香港連鎖書店,好些敏感話題書籍已不能上架或入貨極少,難以買到,正是「增加阻力」之妙用。「資訊氾濫」,則發放大量無關宏旨的信息,如洪水暴發,轉移視線,平常人無時間無心力分辨真假輕重。大家有眼見,眾多新興親建制媒體,主打軟性新聞、消閒資訊,娛樂至死。此舉有效淹沒政府不想你知的信息,有消聲效果。認識審查新法,正是防止被愚弄的第一步。明天待續。[區家麟]PNS_WEB_TC/20180514/s00311/text/1526235589039pentoy

詳情

陳韜文:結構性新聞審查的陰影

同事區家麟博士把他的博士論文改寫成書──《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香港新聞審查日常》(註)剛剛出版,筆者有幸先睹。由於書的主題跟我一向關注的新聞自由問題有關,而且有新的見地,故以書介的形式在此加以說明一下相關發現。 從自我審查到結構性審查 中共設有意識形態控制和宣傳部門,對傳媒發出指示,規定宣傳口徑,禁止政治敏感話題,結果出來的媒介內容都是消毒過的,沒有異聲反調。這種新聞審查很容易確定,因為當中的管控是明刀明槍的、中央化的、有迹可尋的。相對之下,香港的權力結構正在轉變,而新聞制度也處於拉扯的過渡狀態,新聞審查並沒有中國大陸的明晰可見。 雖然如此,但香港還是有多位學者對新聞審查先後加以研究。綜合來說,自我審查大概是指傳媒為了討好權力中心或因為害怕利益受損而放棄新聞專業的守則及判斷,進而忽略、淡化、扭曲或屏蔽權力中心或許認為敏感的信息。研究自我審查的難處在於審查的行為難於獲得當事人的確認,很多時候要透過案例對比、邏輯推論、環境旁證等方式來考察。 區家麟一書的研究從自我審查的觀點出發,但不以此為滿足,他一方面要追溯自我審查的結構性根源,同時也把自我審查的概念擴寬為新聞審查,並把焦點從新聞工作者自

詳情

區家麟:新聞審查二十道陰影

前陣子,傳媒做回歸專題,一些記者找我訪問,談新聞自由,每每問到傳媒自我審查,有甚麼具體例子。 每次回答,我都有點猶豫。猶豫,當然不是沒有,而是因為事例眾多,但若要嚴謹,很難三言兩語講得清楚。慣常的「自我審查」概念,涉及趨吉避凶之「動機」,導致「不專業」的判斷,要確證,不容易。 大家不難發現,一有「自我審查」指控,涉事機構不只否認,還會說自己是「專業判斷」,皆因所謂「專業」,準則既多,亦模糊,有時更互相矛盾。 要講清楚,需要一本書的篇幅,三百頁,十五萬字:《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 所謂「陰影」,無實質形體,明暗不定,今時今日的新聞審查,沒有人戴著臂章,不會明刀明槍;無審查之名,這些「陰影」卻有影響心理與操控內容之實效,倚仗的,就是機構運作層面一些有時被視為天經地義的操作。 一言難盡,文末附上《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香港新聞審查日常》的目錄,可見「二十道陰影」的輪廓。 例如第三道陰影「唯權是尚」,意指官員屢獲例外處理,新聞媒體前設了他們地位重要,不詰問其權力,不嚴守平衡報道。 舉例,國家主席習近平視察香港,無疑很重要,但是否重要到任何場合,事無大小,都要不停直播、錄播、電視台再重播?是否需要

詳情

假如你的世界,只(能)有TVB

七警判刑,(我的)面書上出現一片壓倒性的歡呼,但實體世界裏的我,卻完全感受着另一回事。 事關家人因事入院,令我也在醫院待了幾天,正好橫跨了七警準備判刑、宣判,以及事後的論爭;而當小鳳姐在面書中被召喚過不停時,我在醫院裏看了兩天的TVB。意思是甚麼?就是我看了兩天的「收工男」、看了兩天的陳祖光,以及一天的盧偉聰,曾健超?印象中是有的,在下層的滾軸中掠過,然後昨晚開始就是不停的曾蔭權和出現了三數次的何柱國,轟炸程度,連媽媽也忍不住說「唔睇啦,講嚟講去都得嗰兩單嘢,好悶。」 對,好悶,因為它有如羅家英一般在你耳邊Only you了一整天,的確,你聽了一整天新聞,甚至覺得到了「飽」的程度,但其實你聽到的就真的只有Only you;另一邊的聲音?事件的相關資料,抱歉,這裏沒有提供。 「上網咪有囉!」 對,我也知道,但這一次的經歷,我絕對感受這事的可怕:假如有人只(能)看TVB,我與他基本上是不太能對話的,因為我們接收的資訊、所持有的世界觀,太不同。 我總覺得,香港的新媒體和傳統媒體的歧路,很大程度始於雨傘:當支持佔領的一方意識到只有新媒體才能(相對)貼近事件原貌時,傳統媒體還依舊停了在過去,加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