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社會的《非正常械劫案》(Hell or High water)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不知怎地,看《非正常械劫案》(Hell or High water)令人想起若干香港社會現況的影子:位高權重的人藉權勢掠奪社會資源,只是從手指縫漏些給蟻民,一班蟻民甚至要鞠躬道謝,若有不滿苦無機會都只因你們這班蟻民不夠努力而已。你住「劏房」因為你不夠努力;你只得「最低工資」因為你不夠努力;你上不了大學因為你不夠努力。人人以為表面正常的社會其實一直處於不正常的狀態,面對如此社會,可能要使用不正常手段才能撥亂反正,主角Toby向哥哥透露不想兩個兒子像他一樣窮下去,側面透視了富裕社會貧者愈貧的悲哀,電影揭示了權力和制度把人迫到絕望,令人不得不以牙還牙,反抗到底,最終註定是一場悲劇。 導演David Mackenzie,加上編劇Taylor Sheridan,交出了很好的成績,獲提名今屆奧斯卡最佳電影,卻成為最受冷落的一部。儘管未能得獎,風頭亦被其他幾部電影蓋過,然而電影其實拍得很好,結構完整不在話下,情節亦跌宕有致,戲味非常濃郁。特別是兩個主角的性格寫得極為細緻,同樣是火爆激情,弟弟行事心思細密,為家庭可以去到好盡;哥哥則衝動任性,到處惹事生非,膽正命平。但有時想法

詳情

特首選舉 會關心住屋權嗎?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最近發布了一份題為《適足生活水準權所含適當住屋權以及在這方面不受歧視的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的報告》(A/HRC/34/51)文件,檢視「住屋金融化」的狀況及其對人權的影響。所謂「住屋金融化」,是指住屋和金融市場以及全球投資的結構性變化,即住屋被視為商品和累積財富的手段,以及成為全球市場中交易和出售的金融工具的一種擔保。 「住屋金融化」令住屋脫離社會功能 報告分析,「住屋金融化」起源於不少奉行新自由主義經濟的國家放鬆住屋市場管制,以及由金融機構實施經國家同意的結構調整方案。由於各國側重吸引資本和富裕的投資者,推動不少歐洲國家實施嚴厲的緊縮措施——例如減稅和削減福利——以吸引外國投資者進入其國內房地產市場;加上全球資本過剩問題愈加嚴重,住屋和城市房地產已經成為金融公司的首選商品,作為資本過剩的存所,使住屋脫離提供安全和尊嚴生活住所的社會功能。結果,一些對?城市(例如香港和倫敦)的房價自2011年以來都上漲了50%以上,為富人增加了巨額資產;對於尚未在該市場投資的大多數家庭,則再無能力購買住屋,被逼遷到就業和服務稀少的城郊地區(第8、19、23、25、26、37段)。 報告認為

詳情

「有樓萬事足」揭示的世界觀問題

馬克思曾言:「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這不代表馬克思不重視如何解釋世界——他一生著作充棟汗牛,就是要在勢利的社會開墾出左翼的天空。大台的節目《有樓萬事足》,各種港女港男對於買樓的想法,多半是他們的世界觀,也就是形而上學的看法。 當中有一女子S,在節目和事後的訪談稱:無樓不能開始戀情、有樓無愛也可,(也許)容許富有的伴侶可暗地裡有第三者、有樓先於高潮,輿論譁然之餘,網民亦群起攻之。筆者貧窮,自然不是S心中那杯茶,但是她的言論,難道不值得市場原教旨主義者大加讚許嗎? 她只是透露了一個市場原教旨大加提倡的現實,也是香港中學的經濟學課本經常宣之於口的:人類是利潤極大化的動物,甚至所有美善價值都有一個價,只要有人付得起錢,人就會為之而賣命,那怕受盡千夫所指,遺臭萬年。當中經濟學家貝爾克大書特書這理論,成為了主導三十多年世界經濟的新自由主義的核心綱領:「市場交易自由置於所有自由價值之上」。 然後,列根和戴卓爾夫人大福削減福利、剝奪工會權力、廢除金融管制等等,為新自由主義者心目中的市場烏托邦掃除障礙,現在香港有一女子S相信愛情也不及市場交易重要,難道不值得讓右派狂喜,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