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同行?往哪?

林鄭特首第一份施政報告,點題是「一起同行」、「擁抱希望」、「分享快樂」,像雜貨店鋪陳251項新措施,製造了一些引發市民討論的話題,卻沒有為原則理念撥亂反正,或帶來振奮人心的願景。舉例,普羅大眾切身利益的交通津貼,小恩小惠,聊勝於無,但政府並無從根源處理公共交通費本身太昂貴、票價釐定機制只加不減的問題,遑論整體檢討各種公共交通工具的角色分工。房屋方面,綠置居與白居二恆常化、杯水車薪的首置,堅離地的花招多,卻是瞎子摸象,林鄭承認上屆政府定下的10年內供應46萬房屋的目標難以達至,而她亦提不出一個比較貼近現實的新目標。相比上一屆政府,政務官似乎重奪了部分治港權力,但林鄭這份施政報告的不作為,比其作為更值得留意。無魄力重啟政改、無承諾何時修訂《防止賄賂條例》第3及第8條令其可以規管特首、不設獨立的刑事檢控專員、公民廣場有限度開放而不會拆去象徵官民隔閡的圍欄、西九一地兩檢一意孤行、迴避修補社會撕裂這個難題、看不到林鄭擺脫西環及中共違反《基本法》事事插手操控格局的勇氣和承擔。公布施政報告當天,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被拒入境香港,中國外交部稱,允許誰入境香港與否「是中國的主權」。林鄭不單止無挺身捍衛香港特區政府自行處理出入境管制事宜的《基本法》權利,反而附和中共的濫權,說不排除前港督彭定康被拒入境香港的可能。主權,已成為中共及特區政府為所欲為蔑視《基本法》的萬用藉口。林鄭在政治和保留香港核心價值及固有制度方面節節敗退,事事唯中共馬首是瞻,唯「一帶一路」與大灣區是王道。她大量的不作為令香港人見不到改變的希望,與特首同行難道就是要香港走向繼續沉淪?香港像大海中一條船,航道正要撞向冰山,船長卻只是日日16、17小時埋頭苦幹處理膳食、住宿安排,不掌好舵調校航道,你叫乘客怎麼有信心「一起同行」,怎能有「希望」擁抱、有「快樂」分享![梁家傑]PNS_WEB_TC/20171019/s00202/text/1508350166417pentoy

詳情

蔡子強:林鄭百日 安然過關

林鄭月娥在上星期宣讀了她的首份施政報告;同時,她亦度過其上台後的首100日。這也是時候回顧一下林鄭的開局。 「黃金100日」的法則 政治學上有所謂「黃金100日」的法則,那是指所有現代政治領袖如總統、總理上任後必須即時面對的最重要課題。他們的權勢、聲望並不是與日俱增、點滴積累的;相反,卻往往是上任之初達到頂峰,再從高峰中不斷損耗、滑落。 今天的傳媒和輿論慣於犬儒和挑剔,他們與新任領袖的蜜月期十分有限,願意給新手疑中留情的時間和空間,可能只有短短100天,甚至更短。因此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時機,稍縱即逝,領袖的動作必須果敢迅速,務求一擊即中,為自己累積聲望和政治資本,好讓自己更有本錢度過日後的艱難日子。 這就是所謂「就職百日定江山」的道理。這100天比起任期內其他時候都要寶貴;到100天結束,新領袖的故事大致在公眾心目中定形,他很少能在往後的日子再改頭換面。 梁振英開局爛透 從此難以翻身 在今年之前,戰後美國開局最差的總統,一定要數福特;但如今當然已經由特朗普取而代之。至於就香港而言,開局最差的特首,一定首推梁振英。 梁振英甚至在未上任前,已經因為在選舉時以僭建來攻擊唐英年,但後來卻被人發

詳情

吳志森:餅乾碎

林鄭首份施政報告的最大亮點,原來不是雷聲大雨點小的「首置上車盤」,竟然,是她無微不至的公共交通津貼。傳媒當作重點,又慳錢攻略,又交津計數機。坊間更爭議不絕,紅巴邨巴質疑,點解大細超冇佢哋份,在壓力下,官員放出會讓步的聲氣。市民炮轟,我的一個聽眾怒氣衝衝:為何連訪港旅客都受惠,如果那張八達通在大陸成條村傳來傳去,村民輪流來香港旅遊,很容易用超過四百大元,容乜易攞晒香港人啲着數!聽眾又問,攞綜援的本地家庭,早已有交通津貼,為何又可以再攞,豈不是雙重福利?公平嗎?香港人數口精,果然不是省油的燈。益咗水貨客益咗速遞公司的質疑,又多找出了幾個「漏洞」。每月公共交通費過四百元後,超過一元有兩毫半津貼,最多補貼三百元。交通費要支出一千六百元,才可拿到三百元最高津貼額。一般人可能只有幾十到一二百,這筆錢對基層市民當然重要,但即使廉價快餐,只消十頓八頓就會花光。我想起有人在公園餵雀仔,拋出餅乾碎,群鳥趕至,爭相啄食,至最後一粒,一隻鳥爭到,其他雀鳥群起而攻,打將起來。餵雀人拿着整袋餅乾,看得樂呵呵。為何他有多半粒餅乾碎而我沒有?市民爭論不休。但他們不會問,港鐵是一間「國營」企業 ,政府是最大股東,為何車費貴到市民無法負擔?只搞什麼回程九折搭十送一的花臣,令人眼花撩亂。他們也不會問:「國營」港鐵為何不可以乘客的負擔能力制訂票價?全面減價,是否比這些小恩小惠的餅乾碎來得徹底得多?由此看來,香港人的確是很容易管的。[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016/s00193/text/1508089888293pentoy

詳情

法政匯思:拒絕「說了算」 文:衛庭官

本文完成之日,林鄭就任特首已達百日,她的第一份施政報告也應該已發表了。 相信有部份香港人,在林鄭上台前已經對她有頗高的期望,深信她的政綱及理念能為香港帶來機遇。 當然,「好打得」不是浪得虛名。但她真的有心有力為香港帶來更好的明天嗎?鑑古知今,讓我們看看林鄭的過去,揣摸她將來為香港的前途帶來什麼樣的境況? 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記得香港曾經有個「皇后碼頭」。10年前特區政府要清拆「皇后碼頭」,民間社會發起的保「皇」運動如火如荼。「好打得」當時官拜發展局局長,身先士卒走到現場與反對者「談判」,實際卻是嘗試說服反對者。結果?當然是「好打得」「說了算」。說好的重置呢?10年下來,港珠澳大橋都建成了,「皇后碼頭」卻還是連影都沒有。 亦是10年前,「好打得」與鄉議局密斟後,容許新界原居民的男丁不用再於申請起丁屋時,作出法定聲明。鄉議局與原居民男丁,自此以為套丁沒有刑事責任。結果?11名套丁的原居民前年被控告串謀詐騙政府,鋃鐺入獄。說好不用法定聲明呢?原來一點意思也沒有。「說了算」。刑事責任依舊存在。 說起丁屋,5年前,「好打得」指要全面處理丁屋僭建問題。說好的取締僭建呢?今年選特首說自己當天的政策,今

詳情

梁家傑:警惕綿裏針

林鄭特首將於下周三發表她的首份施政報告,料不乏點綴粉飾性質的惠民措施。例如在市民最關心的房屋政策範疇,就已經製造了一些聲音。除了任命專責小組長遠覓地建屋,更同時為十畫未有一撇的貨櫃屋、三年只提供五百間「七十二家房客」式良心劏房大鑼大鼓;這些房屋舉措本身並非壞事,但相對目前逾二十八萬輪候公屋申請者及逾二十萬劏房居民,可謂杯水車薪,甚至是虛假的希望。立竿見影的卻是林鄭的政治民望將應聲而起。林鄭特首就任百日以來,觸及香港核心價值和固有制度的事件,要麼就機巧地迴避出聲,要麼就助紂為虐送香港一程。「割地兩檢」如是,借港獨偽命題破壞大學自主亦然。今年十‧一,是南丫海難五周年,這宗牽涉三十九位死者的慘劇,特區政府至今未提問責。政府五月發表公屋鉛水調查報告,同樣未提問責,十一條屋邨三萬鉛水戶無處討回公道。集體負責,等於無人負責;長此下去,政府的公信力只會有跌無升。還有最新的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司法獨立的排名由第八位跌至第十三位;律政司長袁國強是罪魁禍首,他送了十幾個青年政治犯入獄,竟然臉不紅耳不熱地辯稱未見香港司法獨立受損原因;他不知悔改,但香港人心裏有數。香港人注視林鄭派糖果時,請千萬別忽略,她此時此刻作為香港特首,對香港的承擔又豈該止於隔靴搔癢式、口惠多於實至的民生政策?林鄭若要證明自己不是梁振英2.0,必須撥亂反正,問責制名副其實,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任,重建香港司法獨立在國際的聲譽,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抵禦任何摧殘一國兩制的威脅。林鄭亦應展示一視同仁的新風,既然「奪」字等於暴力,「殺」字更離譜,她應該認真考慮法辦「殺無赦」的何君堯與曾樹和。剛履新的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亦應「清理門戶」,學建制派議員跟擦鞋擦出禍的豬隊友劃清界線,比起他說廣東話更有效向香港市民示好。林鄭與王志民比起他們的前任,似是刻意轉走和風,而林鄭向來是溫婉姿態的能手,她處理西九故宮與一地兩檢的明軟暗硬手段可見一斑,香港人必須存戒心,防範惡人做壞事,更要警惕綿裏針,勿被糖果和甜言弄糊塗了。[梁家傑]PNS_WEB_TC/20171005/s00202/text/1507139348411pentoy

詳情

我為何激動了?

經過連續三天的辯論,施政報告致謝議案連續十年被否決。正如我在最後一節發言所講,我們也希望在明年的致謝動議能投下贊成票,只要下屆特首在下個施政報告向香港人展現一個字:善。 在教育辯論那一部分,我在發言時少有地激動起來,一來是因為坐在我對面的是教育局長,心裏的火難以按捺;二來,說到將來想當巴士司機的那位同學的夢想、想起農曆年假後選擇放棄自己生命的年輕人時,情緒便來了——夢想,無分貴賤大小,朝着夢想進發的每一步,都同樣可貴,為自己的夢想奮鬥,從來都絕不可恥。 那幾位決意跟這個世界告別的學生,本來也是懷着各種熱血的夢想吧? 小時候我也發過春秋大夢,希望長大後能做美國總統(那時候不知道美國總統一定要在美國出生嘛!純粹覺得列根很有型),現在回看當然不值一哂;然而,異想天開就是屬於年輕人的,成年人有責任去保護他們的夢想,就像保護瀕危植物的幼苗一樣。這種「保育」工作,就是教育的重要部分。 正如我在辯論中所言,教育是社會的根本。上一代人無論有多厲害戰績有多輝煌,如果忽視教育下一代,又或者用了錯的方法和制度去辦教育,社會就會像一株枝葉茂盛但根部瘦弱腐爛的樹,莫說要進步,更會慢慢枯萎、倒下。 最近收到不少學

詳情

你有長期服務過嗎?

梁特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建議取消強積金對沖長期服務金的安排,同時計算長期服務金的方法也有調整。有報導舉出例子比較現行對沖機制與建議取消對沖機制兩種情況下,打工仔的實際所得。結論是建議取消對沖機制,打工仔實際所得可以增加百分之六十。 增加百份之六十,很吸引吧!但我想說「這些機會不是我的」。 為甚麼?不是因為我不是僱員,而是就算你是一位簽了無期限合約的僱員,也不等於機會等著你。 首先要知道在甚麼情況下可以得到長期服務金。根據勞工處網頁資料,僱員按連續性合約受僱滿5年,並符合下列其中一項條件,可享有長期服務金。五項條件分別為: ( 1 ) 被僱主解僱 (但非因裁員或犯嚴重過失而被即時解僱); ( 2 ) 在固定期限的合約期滿後不獲續約; ( 3 ) 在職期間死亡; ( 4 ) 獲註冊醫生或註冊中醫發出指定的證明書,證明永久不適合擔任現時的工作而辭職;或 ( 5 ) 65歲或以上因年老而辭職 先別說以上五項條件,現今香港打工仔,究竟有多少人能符合「僱員按連續性合約受僱滿5年」這個最基本要求?最近敝公司招聘員工,投件而來的求職信一日數十封,當中只有一位曾經在同一公司工作了超過五年,其他的不是過了試

詳情

回應2017年施政報告

梁振英任內最後的一份施政報告剛於昨日發表。該份報告無論寫成怎樣,裡面的政策到頭來還得靠下一任政府來執行,所以根本不用詳細分析,加上現場聽梁振英典型的語言偽術,實在呵欠連連,感覺了無新意。故此,我們只集中在幾個大的範疇討論和作出批評。 施政報告經濟部份,總的來說,乏善足陳,整個部份沒有提出任何新政策、新方向解決香港金融界當前面對競爭力下降的問題。正如我們過去多次指出,香港的經濟過份依賴內地實非香港之福。施政報告政策過份強調「向北望」,隻字不提香港在環球市場擔當的重要角色,亦沒有提出任何推進金融科技的具體策略,說來說去還是什麼環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資金池、國家「十三五」規劃、深港通、CEPA、一帶一路等。這種側重或依賴,以至香港政府和市民,滿足於一些虛空的假象,不求創新。梁振英口說要香港金融市場及金融服務業持續發展,但這份報告對香港在金融產品(包括國際貿易和商品(Commodities)期貨及衍生產品開發)方面落後於其他金融中心,隻字未提,到底梁是看不到還是意圖如此呢? 關於房屋政策的篇幅較長,但空談較多,實則增加土地供應的方法卻甚少。對如何釋放棕地及其非法使用只略略說會「嚴格執法」,對如何

詳情

程騰歡:《施政報告》的一些警惕

?在1月14日發表的2015年《施政報告》可謂政治先行,施政報告第2章是「政制發展」,第1章第10段更點名警惕香港大學學生會的刊物《學苑》。「港獨」百害而無一利,我有自由表態不支持,也有自由不表態。梁振英當然也有言論自由,但他不能用施政報告來表達個人言論,因他是以特首的身分來發表施政報告。近年來,特首和各政治問責官員選擇用個人身分來表達意見愈來愈普遍,這才是我們要警惕的。施政報告第2章第16段提到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第二輪公眾諮詢已經展開。政府應該把握這次機會,向公眾解釋清楚人大常委會決定的8‧31框架雖然十分嚴格,但還是有空間讓香港選民用白票、廢票,甚至罷票來否決提名委員會所產生的行政長官候選人。這個否決權十分重要,它可以給予提名委員會無比壓力,令到他們向香港選民提供真正的選擇(註)。上述方案(或統稱為「白票守尾門」方案)符合人大常委會8‧31框架。 如果泛民議員們否決此類方案,便同時剝奪全港選民在2017年選特首時可享有的投票權和否決權。請泛民議員們尊重民主精神,讓香港選民自己決定是否接受人大常委會8‧31框架的安排。自回歸以來,香港特首產生辦法一直在原地踏步,泛民主派應該勇敢一點,擁抱民主發展,進一步才是海闊天空。泛民主派現時表明不接受人大常委會8‧31框架,包括「白票守尾門」方案,政府也樂得順水推舟,冷對待之。其實泛民主派和政府都不是真心為香港爭取民主,市民自然心裏有數。在去年第4季出現的佔領運動,是香港歷來最大型的民主運動,泛民主派不是被邊緣化嗎?大型的民主運動(並不一定是佔領運動)將會不時發生,直到有可取信於民的政治人物出現,重奪民心。?未來10年房屋總供應或報大數香港始終是一個經濟城市,施政報告不能只談政治。與施政報告同時發布的還有《施政綱領》,其總序指出「今年《施政報告》提出兩項對香港長遠發展有重要影響的政策,其一是剛於去年12月公布的長遠房屋策略,其二是人口政策」。運輸及房屋局在去年12月16日發表「長遠房屋策略 」,將未來10年房屋總供應目標由2014/15年度至2023/24年度的47萬個新住宅單位更新至2015/16年度至2024/25年度的48萬個新住宅單位;而維持公營和私營房屋新供應比例在60:40。未來10年房屋總供應目標表面上增加了1萬個單位,但實情並非如此。由於建屋需時,2014/15年度的實際房屋供應未能達到更新前的房屋供應目標(即平均每年47,000個單位),兩者之差便要靠之後追加單位來填補。所謂新增1萬個單位,其實有部分是用來填補二者之差。如果政府不扣除此差額,便是報大新增單位數目。此問題在未來數年只會變得更差, 因為建屋需時,達不到標的情况將會持續數年。長遠房屋策略是影響香港重大的政策,政府應該有所警惕,矯正上述問題,以正視聽。香港的房屋問題是樓價高企,遠超一般市民可負擔水平(病徵),原因是供不應求(病源)。一般市民負擔不起私營房屋,唯有求助於政府,申請公營房屋。當更多人申請公屋時,輪候公屋時間便會增加,令到更多人 提早申請公屋,如一些剛畢業的大學生,形成惡性循環(另一病徵)。同一樣的惡性循環亦存在於居屋申請,居屋申請人數增加會令到更多人提早申請居屋,增加抽居屋的次數,從而增加抽中居屋的機會(又一病徵)。要徹底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便要對症下藥,增加私營房屋供應。長遠房屋策略卻把公營和私營房屋新供應比例訂在60:40,偏重增加公營房屋新供應。增加公營房屋供應只可以暫時紓緩上述公屋和居屋的病徵,對樓價影響有限,治標不治本。我們明白增加房屋供應需時,權宜之計是先增加公營房屋數目,優先幫助最有需要的人。此為短暫措施,將短暫措施當作長遠房屋策略便是藥石亂投,虛耗香港的稀有土地資源。政府應該有所警惕,在增加房屋供應之餘,更要調高私營房屋新供應比例。?延新公務員退休年齡 權宜之計另一重大決策是人口政策。施政報告第135段明確指出「香港的勞動人口預期於2018年左右開始下降」,此問題既嚴重——影響到香港的整體生產力,又迫切——預期約3年後便會發生。我們且看看施政報告如何應對這個既嚴重,又迫切的問題。政府決定延遲公務員的退休年齡,但只限於新入職公務員。大部分新入職公務員只會在數十年後才退休,試問只延遲他們的退休年齡又如何能夠防止約3年後便出現的勞動人口下降?政府當然明白延遲所有公務員的退休年齡才是立竿見影,但這難免對部分公務員有短暫的影響,尤其是等待上位的公務員。面對小部分公務員的反對,政府竟然沒有勇氣迎難而上,最後選擇權宜之計,這又如何令人信服政府有能力、決心和勇氣為香港創出路?這屆政府希望有所作為,可惜力不從心,缺乏能力、決心和勇氣去解決重大的政治和經濟議題。香港的民主和經濟發展將受到嚴重影響,我們提出警惕責無旁貸。註:較詳細的論述載於筆者2014年9月26日的文章〈設「有效投票率」 建合法普選制度〉作者是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副教授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施政報告 民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