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條約

民選議員如何定義「不平等條約」?我的原則很簡單,就是條約能否確保公帑運用得宜,確保港人利益最大化。倘超越這些原則,建制派也不能隻眼開隻眼閉,更應用盡洪荒之力阻止。最近有兩份合約就觸及我的底線,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一份是港府與迪士尼公司簽訂的合約。迪士尼公司每年對香港迪士尼「兩度抽水」,第一次是抽取收入5%-10%作專利權費。我們一直大幅投資,109億元的擴建計劃伺機而動,投資增加,人流收入必然增加,專利權費只會節節上升。而大幅投資設施,又會引致折舊急升,最終可能都會出現虧損。因此聰明的迪士尼公司在第二次「抽水」、收取管理費時,是與未扣除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盈利(EBITDA)掛鈎,收取EBITDA的6.5%。無論香港迪士尼出現盈利或虧損,迪士尼公司都有利可圖。 當年正值金融風暴,香港為吸引迪士尼落戶,簽訂協議時欠缺話語權。時至今日,迪士尼連續兩年虧損,此時政府又來立法會要求「泵水」,怎可任由迪士尼公司繼續盡情「抽水」?專利權費抽取10%沒有問題,管理費抽成幾多亦可再商討,但必須與扣除利息、折舊及攤銷後的稅前數字掛鈎。若當年出現虧損,便與專利權費對沖。如果政府無法迫使迪士尼公司讓步

詳情

「旅遊寒冬」 言之尚早

最近內地旅客數目急降,旅遊業人士擺出一副慘樣,左一句「寒冬」,右一句「救亡」。一般市民卻無動於中,心說一句:「你都有今日。」不能怪大家以「食花生」心態看待這次所謂「寒冬」,因為得罪講句,若數「敗家」程度,香港的旅遊業應該算是「名列前茅」。先不說其他,一個業界只是用了短短10年,就可以把香港由「購物天堂」降格成「購物煉獄」,店舖出盡心思宰客,導遊兇神惡煞恐嚇,害群之馬視訪客為「水魚」或「羊牯」。當「水魚」不來了,你卻呼天搶地擺出可憐嘴臉,誰會可憐?旅業像吸了「自由行毒」當然,大家對旅遊業的不滿,不止因為這些業界枯枝,還有很多很多。前人智慧說,天降橫財,多是詛咒。過去10年,「自由行經濟」基本上令到香港旅遊業滯留在低水平的商業生態,內地客大量湧入,廉價團、免費團盛行。錢賺得太易,透過流水作業、以廉價取勝的生態鏈養活大部分業界。因此,整個業界可以整整10年不用思考轉型及提升質素的問題,當然只會落得被淘汰的命運。業界自我沉淪,外界本應無可置喙,但「自由行經濟」基本上是以殺雞取卵的方式糟蹋旅遊業,而且是個零和遊戲,旅遊業(及其他如零售、酒店、餐飲等行業)在短時間內獲利,但不少社會代價及成本,卻是與旅遊業無關的你和我去承受。肥缺出現,抓緊機遇,於商人來說天經地義;但當租金急升趕絕其他店舖,各處變成千篇一律的金舖、藥房、化妝品店,城市面貌單一,生活出現諸多不便,甚至催化中港矛盾之時,旅遊業界作為既得利益一群,可曾有一刻向大家表示過歉意?而當自由行威力減退時,旅遊業界頓失方向,不知所措,但看見旅業領導提出「救亡」的建議,如「開放自由行到內地二線城市」、「拍嶄新宣傳片」、「開發大嶼山建度假區」,甚至「向內地旅客宣傳旅遊業不支持港獨」等等,都只是「得啖笑」。大家慨嘆,香港旅遊業像吸了「自由行毒」一樣,只懂得繼續飲鴆止渴,無法從毒海中抽身。這是城市比併吸引力的年代在我看來,自由行經濟對香港最大的傷害,是我們為了迎接低端訪客,卻讓自己落伍失格,令香港慢慢失去一個城市最重要的東西:風格。旅遊業不再問,香港有什麼獨特之處,是遊客一定要到來才能體會?旅遊業不再關心,香港有什麼吸引之處,是無可取代、獨一無二,令各地訪客趨之若鶩、百來不厭?沒有風格的城市,沒有可能成為偉大的旅遊城市。當我們只能以奶粉及化妝品為招徠,而不是用自己獨有的文化、歷史、社區生態與城市魅力為號召,這個城市的旅遊業注定要沒落。而現在談「寒冬」,為時尚早。不少商業研究都指出,內地的「千禧族」(millennials)將會主導10年後全球旅遊業的發展。他們消費力強,而且願意一擲千金換取最好的旅遊經驗;但他們有性格,文化觸覺強,也對到訪之處的格調及文化氣息有極高要求。這是個城市比併吸引力的年代,鄰近城市早已致力發掘自己城市獨特吸引之處,為的是在未來10年爭奪這批「旅遊新人類」的歡心。而我們政府與業界領導呢,卻鮮有把心思放在這些「旅遊文化基建」之上。幾年過後,你認為我們只賣金鏈、奶粉及化妝品,加上千篇一律的商場、餐廳、街景,真的可以吸引他們來嗎?輸掉城市吸引力的比併,旅遊業的「寒冬」才真正開始。旅遊業從不止是一個行業,更是發揮城市文化軟實力的最前線,理應肩負發揚香港特色的責任。但過去10年香港旅遊業的操作,基本上把香港降格成一個「普通的大陸城市」,跌出旅客首選之列。這是大家怨恨之源:旅遊業如此「敗家」,哪有資格談「寒冬」?拋棄爭逐數字的遊戲旅遊業有沒有其他可能性?我相信是有的,但我們要拋棄爭逐數字的遊戲,轉而問一個核心問題:如何令香港變得更吸引?在這意義上,旅遊業便再不能迴避3方面的工作:投入文物保育:我們不需大力興建新的景點或什麼駭人地標,任何一幢舊建築,就是最具吸引的景點,因為它們是獨一無二,盛載動人故事,展示香港特色。但是,香港的旅遊業從不參與保育工作,容讓香港不少極具旅遊潛力的舊建築在地產發展洪流中黯然消失(卻另一邊廂致力提倡興建一些沒有文化內涵、極度俗套的地標作替補)。以舊戲院為例,不少亞洲城市如檳城及新加坡早有前瞻視野,把舊式戲院翻新成為新旅遊亮點,亦同時創造經濟價值。香港亦有如北角舊皇都戲院這樣的瑰寶建築,遊客見到時均驚訝香港居然有如此大型的「都市藝術品」。如果能夠好好運用,絕對可以成為讓香港自豪的新旅遊地標。但政府及商界不見有魄力及文化視野去為香港好好保護這些旅遊資源,而旅遊業界對這些保育議題更是毫不關心。保護城市經驗:地道文化體驗是城市吸引力的核心,到街市找舊街坊聊天、與年輕藝術家對談、追尋經典電影取景場地、到老房子探訪平凡百姓家,這些獨特的個人體驗,讓訪客更有效與城市連結,比起去星光大道及紅磡購物更深刻,亦是未來高質旅客的追求。但這些有趣城市經驗,需要社區脈絡與文化氛圍所盛載,這些都需要透過時間積累,卻可以在一夜之間被連根拔起。在這層次上,旅遊便不止涵蓋餐廳、酒店、商場這些「點」,整個城市的面貌都值得旅遊業去關心。任何影響城市有趣面貌、威脅傳統文化、破壞獨有景致的事,旅遊業界都有需要出聲及捍衛。擁抱人文知識:旅遊是個人化的體驗,城市的格調舉足輕重。觀看世上讓人百去不厭的名城,必定是歷史及文化氣息濃厚,而且人文視野滲進城市不同領域。香港旅遊業再不能只狹隘地聚焦在產值及商業價值,更需要以人文角度去塑造「香港風格」的旅遊,讓外地人感受更富層次感的香港。從事旅遊業的人,都要具備這種視野。如此種種,都需要深耕細作。我們的旅遊業,會有這耐性嗎?作者是活現香港(Walk in Hong Kong)共同創辦人及行政總裁原文載於2016年7月5日《明報》觀點版 旅遊業

詳情

郵輪碼頭只淪為跑步人士遠觀風景

早兩日睇鏗鏘集,講香港旅遊,又提到郵輪碼頭,睇完得啖笑。睇嗰班旅遊業人士,講乜鬼香港旅遊業步入寒冬呀、政府要打救啦、要推出新賣點啦,要成立乜嘢旅遊局呀,最攞命果句係要打造香港成為盛事之都。呢班所謂旅遊業人士,當初多中國遊客來時,佢地宰客謀暴利果陣唔見佢地咁多嘢講,而香港的名聲就敗壞在佢地手裡。再講,一座城市本身已有的賣點,只要好好保存,就永遠有吸引力。但香港特衰政府卻不斷自我摧毀香港的特色,如果真心為香港好,令香港繼續吸引世界各地遊人,我地只好拜托政府唔好搞咁多嘢,給民間社會一條生路,讓香港回復本來面貌。講番郵輪碼頭,本來我連去都唔知點去,但近日因為定期會約朋友跑步,大家習慣了由九龍灣出發,跑去郵輪碼頭旁的公園,我才有機場親眼看見這個郵輪碼頭。正所謂不跑不相識,跑步一大好處是令大家更熟悉自己身處的社區。原來跑郵輪碼頭這條路線,可以到達前機場跑道最末段位置,現在已變成公園,並有展覽區展示啟德國際機場的歷史圖片。啟德機場,曾經是眾多香港人生活一部分。像我兒時住九龍城寨,在九龍城出入,舉頭就望見飛機在頭頂飄過,感覺像是觸手可及。而行去機場涼冷氣,到瞭望台看飛機升降,是最好的家庭娛樂。相比之下,現在的郵輪碼頭跟香港人生活完全切割,沒有關連,毫無感情聯繫,只是跑步朋友作為遠觀的一個風景。現在的郵輪碼頭,是刻意為遊客打造出來的旅遊項目。但凡刻意打造出來的東西,就是不自然,跟四周沒有連繫。郵輪碼頭,四野荒蕪,杳無人煙。遊客從郵輪登岸,沒法子即時感受當地人的生活。不像啟德機場,本身就是九龍城社區的一部分,旅客辦完入境手續出到大堂,已經感受到香港的人文氣息。走出機場,步行不遠,已可以直接走進九龍城區。如果說香港是一個美食天堂,那麼,啟德機場仍然運作的年代,九龍城可稱得上是天堂中的天堂。九龍城美食,從機場酒店餐廳,到高檔海鮮,到中價食肆,到路邊車仔檔,應有盡有。黃明記是無線電視劇中角色經常去食宵夜的地方,長春藥房門口有炸蠔餅賣,樂善堂門口有車仔檔炸雞脾,賈炳達道一帶有炭爐火鍋。我地再由樂善道往新蒲崗方向走走:康東樓對面夜晚有炒蜆,大坑渠旁有用雞碗裝的韭菜豬紅,再行到去麗宮戲院已經唔駛講嘢了,戲院門口的車仔檔極多,乜都有得食,而我兒時最愛的就是炭火即燒沙爹串!我這些兒時快樂印象,仍停留在我腦海中逾三十多年。你想象一下,如果你是遊客,能夠置身其中,掃下街已盡享天下美食,你怎能不愛上香港這個地方?隨着機場搬遷,整個九龍城食物鏈日漸式微,原因之一是機場關閉令人流大減。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政府對小販的不友善政策,令九龍城乃至整個香港美食天堂失色。以毗鄰港澳碼頭的上環大笪地為例,1992年因改建為巴士站而結束,2003年政府曾經在附近另闢地方重辦上環大笪地,但因為政府禁止經營熟食,失去舊日傳統風味,不到一年便慘淡結束。懷舊事情講完,現在講展望。奉勸政府,最吸引遊客的地方,並不用刻意為遊客打造。像台北市內多個夜市,不是刻意為外來遊客而打造出來的,而是為便利當地居民而設,聚到人氣,自然產生獨特的人文風情,遊客自然愛去!重發流動熟食小販牌,大家已講到口臭,但我地仍然要講。香港的賣點本來就有,並不是甚麼美食車,而係最簡陋但能做出天下美食的鐵皮車。香港人要享用美食,不用米之蓮來貼金,更不用政府去推廣。只要香港有一個友善的流動熟食小販政策,民間自然能夠各施各法,香港人食得開心,來自四方八面的遊客亦會拍掌稱快! 旅遊業 旅遊

詳情

被欺負之後

內地遊客投訴在香港遭受不公道對待,now TV訪問了珠寶店女東主,兩條如劍冷眉,一對似刀銳眼,臉上塗了白白的脂粉,操着不純正的廣東話反問記者,鵝真係唔萌乜野叫做強迫購物,用刀嗎?用槍嗎?他們都是自由人呀。反問得理直氣壯,彷彿世人都冤枉了她。now TV記者乾脆在內地訪問了投訴者,福建少女說在香港店內受到恐嚇,不消費便不准離開,結果,無奈買了一條什麼轉運珠鏈,盛惠三千元港幣,貌似廟街的五十元貨色。記者告訴少女,幾個店主亦是福建移民,或許已經有了香港身分證,卻終究是福建老鄉欺負福建老鄉,並非百分百的香港人騙大陸人。少女瞪起眼睛,不敢置信地說,真的嗎,那就更覺得丟臉了。其實什麼人欺負什麼人並非重點。世上無樂土,地球每個角落皆有騙子,紅橙黑白藍,膚色不管是什麼都會有壞人。重點應是,被欺負之後,能得到什麼樣的處理善後;欺負別人的人,又得到什麼樣的追究懲罰。若兩方面都做得不夠好,欺負事件肯定只會更多而非更少。所以我們應比珠寶店女東主有更多的反問好奇,譬如說,被欺負的少女當夜返回酒店,有打電話向香港警察報告嗎?語言威脅和非法禁錮在港皆是罪行,按道理,撥完一通999,應該立即有阿sir到酒店拉走導遊。而特區政府口口聲聲保護香港聲譽和遊客安全,可曾花過什麼像樣的資源提醒入境遊客,一旦受欺受辱,請隨時致電999?如果沒有,豈不等於縱容黑店東黑導遊,成為關鍵幫兇?說到幫兇,當然尚有其他人,譬如說,香港的旅遊業議會和內地的執法部門(不管是否真夠「強力」)。福建少女既敢挺身接受香港傳媒採訪,按道理應亦已向內地報案,英明而強力的內地警察沒理由不認真跟進,珠寶店明明跟內地旅行社直接掛鈎,不去偵辦,讓內地遊客怪罪港人,無異於挑撥中港百姓關係,令中港矛盾火上加油。至於旅遊業議會,更是混帳,只用一句「我們沒接到任何相關的投訴個案」便作了事,彷彿事不關己。電視台都採訪報道了,店名人名都出來了,即使旅議會並非執法部門,因關乎香港旅遊業聲譽,亦有責任主動追查和了解具體細節,否則,任由惡店東惡導遊橫行無忌,旅議會等於做了他們的幕後靠山,跟他們聯手破壞香港名聲。旅議會霸權,惡濫如斯,香港旅遊業欲不沉淪,難矣。原文載於2016年5月5日《明報》副刊 旅遊業 中港矛盾

詳情

旅發局千祈唔好亂推廣麥理浩徑

有報導指麥理浩徑獲國家地理頻道評為全球20條最佳行山路徑之一(World’s Best Hikes: 20 Dream Trails),其他榜上有名的國家包括瑞士、冰島、不丹及澳洲等。報導出來後,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批評旅發局和相關政府部門,只懂得迷信推廣主題樂園和山頂這些「大景點」,而忽略香港天然旅遊資源,以致它們不被世人所認知,減低香港整體對旅客的吸引度。其實1979年開闢的麥理浩徑,除有旅遊各天然生態價值外,更有軍事用途。港督麥理浩當年下令駐港英軍用9個月時間開闢全長100公里的麥理浩徑,目的就是用來訓練駐港英軍。而麥理浩徑第五段「戰地遺跡」則保存了二次世界大戰時期,駐港英軍為了抵禦日軍從北方來襲的軍事設施。有興趣本土尋根的朋友,不妨走進麥理浩徑去探索一下,定必有新發現。然而,我每逢聽到旅發局或相關政府部門「發展」、「推廣」或「打造」甚麼旅遊景點就怕怕!政府只要刻意大力「推廣」,總會把整件事扭曲,要麼搞到當地人山人海,要麼在「打造」過程中加入很多無謂的建築。大家想像一下,如果香港政府要「發展」麥理浩徑旅遊,在某地方築起甚麼「購物藝墟」,接着又以「方便旅客」為名,把好好的一段山路灌上石屎,大家會有何感想?麥理浩徑還會是全球最佳20條行山路徑嗎?看看香港政府把大嶼山天壇大佛一帶搞到烏煙瘴氣,就知咩事!其實,香港自古以來已經擁有世界一流的地質和海洋生態,在港英時代開闢受到《郊野公園條例》保護的各條行山路徑,已存在數十年之久,它們的好處,早已為世人所知,麥理浩徑獲選為甚麼全球最佳20條行山路徑,無非是錦上添花,大家不必為此感到特別高興,更不用政府刻意亂「推廣」!來自世界各地喜歡行山的朋友,自自然然會懂得在網上或書籍搜索麥理浩徑和香港其他郊遊徑的資料。如果這單獲選世界行山路徑20強的新聞,勾起以前未行過山朋友的興趣,決意去麥理浩徑走一走,絕對是好事。但我提醒大家,千萬不要一窩蜂地以獵奇心態走進香港各大郊野公園,進入郊野公園之前,必先潔淨自己的心靈,以虔敬之心去接觸大自然。而郊野公園對香港的最大作用是保護香港各個水塘,防止香港珍貴的食水資源受污染。郊野公園是香港人生存命脈之所在,絕非供給我們踐踏和蹂躪的場所。所以梁振英、董建華等一眾權貴如果不去打郊野公園主義用來起樓,大家已經偷笑,更加不用政府去大力推廣甚麼郊野公園生態遊。讓郊野公園及各行山路徑自自然然地存在,供世人自己去發掘其妙處,已經很好。原文題為〈麥理浩徑旅發局千祈唔好亂推廣〉,現題經編輯修訂。 旅遊業

詳情

陸客減少非壞事

「五一」勞動節前夕,官媒、業界與特府均吹淡風,指香港旅遊業深陷「寒冬」。必須採取積極措施,找回「失去的內地市場」。矛頭直指「佔領運動」、「反水貨客」,甚至所謂的「針對內地遊客的極端言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四月十九日出席活動後,也向傳媒表示,「一定要停止所有對於我們旅客的不禮貌行動」。不過,入境事務處卻預計今年勞動節假期期間,進出香港的旅客人數仍有百分之二的增長。問題是,大陸全年的出境旅客(包括個人遊),仍有接近一半是來香港的,到底香港是失的多,還是得的多呢?特府二○一三年十二月發表的《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評估報告》,表明「打擊水貨活動和香港接待旅客能力是兩個獨立的課題,兩者不應混為一談。」因而沒有對水貨活動作出評估。事實是,該報告對陸客為香港帶來的負面界外效應幾乎隻字不提,只強調「個人遊」計劃在二○一二年直接為香港帶來相等於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一點三的增加值。但報告也沒有詳列自二○○三年起,個人遊為香港帶來的總體經濟效益。值得注意的是,該報告以二○一七年有超過七千萬訪港旅客(包括非陸客)的預測數字為基礎,而評估結果顯示,香港在各方面仍可應付這個需求。既然打擊水貨活動和接待旅客能力是兩回事,而香港在各個方面均能應付七千萬訪港旅客的需求。那即是說,訪港陸客數字下跌,與香港內部情況便不應掛起鈎來。事實是,大陸人出境旅遊的數字持續增長。《中國評論新聞網》二○一五年二月四日一篇題為〈中國連三年成為世界最大出境游市場〉的文章,引述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的報告指出,自二○一二年起,中國一直保持世界最大出境旅遊市場的地位。二○一四年,中國的出境遊人數(包括個人遊)更突破一億人次,出境遊消費也錄得雙位數增長。問題是,訪港陸客經過十多年高速增長,雖然現在開始回落,但根據旅發局的數據,二○一五年全年訪港陸客仍高達四千五百八十四萬人次。相當於日本人口的三分之一,台灣人口的兩倍,更是香港常住人口的六倍。訪港陸客數字回落,真的可以歸咎於單一原因嗎?一向喜歡強行事事量化的特府(包括小學生的能力),卻一直沒有將訪港陸客帶來的負面界外效應量化。況且,特府和香港的旅遊業界,又有沒有問大陸人為何來,或不來香港呢?「五一」前夕,《北京晚報》一篇題為〈五一出遊意願 香港跌出前十〉的文章指出,「(今年「五一」)赴港旅遊團與自由行產品銷售同比下降兩三成,出行熱度甚至未能排進前十。由於日、韓等地分流購物遊客,香港本地購物優勢不再,如今的香港在內地遊客眼中正在失去往日的魅力。」(這篇文章,也有收錄在國家旅遊局網頁。)文章引述一項網站調查顯示,香港吸引力下降,主要是「購物吸引力下降」和「自然人文景觀不夠獨特」。文章又指出,隨着去年以來日圓和韓圜相對人民幣貶值,加上時間成本,(從北京)赴韓購物旅遊,飛行時間往返比香港節省四個小時,而且有明顯的機票價格優勢。到底是港陸衝突大,還是中日矛盾深?根據國家旅遊局的資料,二○一五年全年,全國旅行社出境旅遊組織(不包括個人遊)四千八百七十四萬多人次,按年升逾兩成四。年內大陸來港旅行團人次按年跌約百分之六,至六百七十六萬。但該年赴日的團隊人次則升逾一點四倍,至四百九十五萬。回頭再看陸客帶來的問題,雖然對於生活空間、生活質素、社會秩序、人文面貌等影響難以量化,但相對於一年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一點三的增加值,香港市民又付出多少代價呢?根據香港統計處的數據,香港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由二○○三年的72.8,升至二○一五年的100.6;升幅逾三成八。在這十二年間,食品指數由63.3升至101。住屋指數由68升至101。租金指數由67.1升至101。牛肉由34.7升至102。鮮果由43升至101.8。麵包、餅及糕點由66.4升至100.9。家禽由33.6升至102.5。首飾則由45升至98.6。不過,鐘錶、照相機及光學用品卻由133.2降至97.1。在一九九一年,香港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為51.8。食品指數46.9,住屋指數43.7,租金43.7,牛肉23.1,鮮果56.4,麵包、餅及糕點43.3,家禽31.3,首飾38.9,鐘錶、照相機及光學用品131。這些數字或可說明,香港人為訪港陸客付出的代價,遠遠超過其帶來的價值。這還未計算生活中,無法量化的種種壓力與干擾。常理告訴我們,香港彈丸之地,怎能與港陸以外的世界其他地方,平分大陸的出境遊旅客?正是「物無美醜,過則為災」,香港旅遊業真正的問題,在於過度依賴陸客,而不是陸客的減少。 旅遊業 中港關係 中港 中港矛盾

詳情

郵輪,你好──一隻不斷製造污染的大白象

沉寂多時的啟德郵輪碼頭最近又走進公眾的視野。繼月初瑪麗皇后二號抵港,作為全球最大郵輪公司「皇后郵輪」亦首次將香港列入年度環遊世界航線,該公司的3艘郵輪一共可接載17000名旅客訪港。政府隆重其事,商經局局長蘇錦樑更發出新聞稿,題為『三「后」訪港締歷史』,配合近日接駁觀塘及碼頭街渡服務,一時之間,似乎郵輪旅遊業在香港的確大有可為。要發展旅遊業本身並無問題,但前提是有關發展不能對本地的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根據政府的數字,郵輪在香港停泊次數由2013年的89次,大幅增加至2015年的142次,預計今年更多達175次,比2013年多了足足一倍。這些增加的郵輪,無疑會為香港帶來經濟收入,但有關的計算,往往忽略郵輪為香港社會帶來的成本。例如,為配合啟德郵輪碼頭的發展,啟德發展區將斥120億的巨資興建不環保的高架單軌列車,服務的對象只是遊客,甚至不會在啟晴邨和德朗邨設立車站。現時當區的居民如要走入啟德郵輪碼頭,根本沒有交通工具或單車徑可達,往往要依賴九龍灣的單一連接道路。這種只服務遊客,而沒有考慮當區居民需要甚至交通承載力的旅遊發展,絕對不符合國際提倡的綠色旅遊的趨勢。有更甚者,啟德郵輪碼頭原本已經預留位置,發展岸上供電系統,讓停泊的郵輪不致因燃燒燃油而放出大量廢氣。健康空氣行動一直爭取郵輪碼頭興建岸電,理由非常簡單:發展旅遊必須考慮到環境承載力的問題。我們曾經根據2013年的數據做過一項估算,每年香港有42人因為郵輪廢氣而提早死亡,更要額外付出5.23億於醫療開支之上。以上的數字只是根據2013年的郵輪數目,預期2016年香港要付出的額外社會及醫療成本,很有可能是當年估算的一倍!現時郵輪旅遊業面對的兩難是:要麼訪港郵輪數字大幅上升,但廢氣量亦同時爆升,香港沿海居民猶如在流動工廠旁生活;要麼訪港郵輪數字停滯不前,整個郵輪碼頭項目成為不折不扣的大白象。要破解製造污染大白象的悖論,唯一的方法就是興建岸電,化危機為商機,配合地區承載力,同時照顧當區居民的需要,可持續發展就不再只是一紙空文。 旅遊業 郵輪

詳情

旅遊不只是掃街和濕平

所謂東方之珠,在香港的官員和收租佬眼中,就是一個大商場,旨在謀取旅客袋裡的錢,越多越成功。對中國旅客,用這一套好管用,但對外國遊客來說,可是另一回事。人地山長水遠來到香港為乜?貪平貪質素有保證來買奶粉和金器?梗係唔係啦!購物天堂?家陣乜野時代,就算真係掃名牌都唔駛來香港啦,妳都係買番來轉手中間抽水之嘛,都唔係自家製和本土獨家既。咁D遊客唔通係想去領展和四叔D商場,比較下裡面D老麥,睇下邊間D薯條有特色D和好味D? 定抑或去睇下郊野公園被人倒完泥頭後有乜景致?官員要提高競爭力,就係靠起港珠澳大橋、高鐵、三跑,乜乜物物,以為硬件齊備,就吸引到人來。其實只係變相畀生意建築商和銀行做,咁GDP一定升喎,跟住就用來證明呢條路行得通。起呢起路,最叻都係搞下煙花匯演,以維港夜景或者主題公園來吸客,本身的營運邏輯和搞商場無分別。盡量消費使錢和衝景點拍照留念,是一種商界和經濟學者合作多年,洗左唔少人腦的陳舊想法。咁亦反映我地香港的統治階層的思維,仍停留在新興經濟體的起步階段,只識滿足人民初初有閒錢使去改善生活的物質層次需要,係欠缺文化、品味和想象力的表現。D老seafood的路數就係咁,偏偏最鍾意教廢青增值和自強不息,實質上自己個腦長期無開發,只因早上位霸住晒D資源和話語權,用舊一套遊戲規則玩有絕對優勢,所以千方百計要打沉妳/你地D後生,要大家聽佢支笛。不過,唔係話踢走班人就掂,因為香港好多建設、制度和潛規則是基於催谷GDP而設計出來,舊一代走晒,新一代人唔等於可以好快更新。呢個先係香港最大的結構性問題。唔好講其他,個郵輪碼頭起好左,唔通荒廢佢?(題外話,最近兩艘大郵輪來港,都寧願走去泊海運碼頭,咁郵輪碼頭起來做乜?)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旅遊業

詳情

零團費對香港商譽的破壞

特區政府多年來都聲言重視香港旅遊業的發展。由今年第一季開始,訪港旅客數字及消費逐步下降;政府及業界已不停向社會發出警號。我們在九月時亦向我們的讀者及當局發表我們的意見。政府及業界普遍將當前問題歸咎於本土的反水貨行動及「鳩嗚團」,但少有提及我們所列出的各項外圍因素。另一個為香港人長期垢病是零團費低質旅遊團及導遊「劏客」問題不斷重複發生。特區政府、旅發局、旅遊業議會及香港入境團旅行社協會一直未能正視問題的嚴重性及作出有效監管,實屬失職。當每一次發生相同問題的時候,政府官員及業界領袖只會作例行公事式的公開譴責,並向犯事導遊開刀以達「祭旗」之效。可惜各持份者均未能拿出決心解決問題的真正根源,長期「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治標不治本」。最新案例發生在星期一,很不幸地今次更「攪出人命」。其實每一間接待入境團的香港旅行社及本地導遊均需註冊。我們要質問特區政府為何多年內未能進一步加強監管?為何行業仍出現嚴重良莠不齊的現象?為何到現在政府還未能全面取締零團費旅行團?我們深信絕大部份有零團費經歷的消費者在回國後都不會介紹自己的親戚朋友來港當「水魚」。而這數天國內網絡上的迴響實屬對特區政府的當頭棒喝。其實劏客這行為在整個香港屬極少數,可惜個別害群之馬為着自身利益而扼殺香港旅遊業,就像貪心的主人要殺死會生金蛋的鵝一樣。我們要求特區政府正視問題並全面取締零團費旅行團,並立法對以身試法人仕加重刑罰,以達致真正的阻嚇作用。今次事件在大陸引起對香港旅遊業的口誅筆伐, 官媒「環球時報」更藉此大做文章借題發揮, 再一次歸咎事情是來自香港的本土社會運動及中港矛盾。這帶有政治目的之指責只會加深矛盾, 對解決零團費之問題了無幫助。一隻手掌拍不響, 單靠本地立法問題未必能有效解决。特區政府是否應該向中央反映情況, 認真的與大陸旅遊當局合作解決零團費這畸形現象? 旅遊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