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天地任我行

我承認對越南有點沉迷,作為遊客,這裏物價低廉、風景優美,一家人旅行吃好住好食好,消費也不算高。旅遊業發展完善,網上預約的服務,全部也能兌現,沒有貨不對辦。山水風景獨特,與純粹在度假酒店游泳曬太陽幾天,來這裏有趣得多了。上次到過越南中部,今次遊北越。這裏最熱門的景點,莫過於沙壩和下龍灣。上山和下海,體力要求頗高,但幸好一家人的體力都能應付。我頗珍惜這幾年的家庭旅行,自己年紀尚未算太大,女兒已長成少年,體力足以應付較困難的旅程。像沙壩兩天一夜行山,因天雨路滑全程頗為辛苦,一天之後各人像泥鴨一樣。但傍晚住在山上,鳥瞰山谷梯田風景,背後是崇山峻嶺,美景觸動人心。回程時我念念不忘,說下次不如在秋天來,行三天兩夜,孩子們竟然都說好。遊下龍灣本可以舒服坐着遊船河,我又犯賤地選了一個活動頗多的行程。兩天一夜裏,扒獨木舟、入山洞、上山觀景、兩次到海灘游泳。在下龍灣嶙峋怪石下載浮載沉,感覺超現實。大玩九天之後,回港方知自己累得不似人形,全身像散了。我跟孩子說,若干年後,或者我已老得只能遊船河,而他們則自己背包旅行去,到時我們家庭旅行,已經不一樣。趁這幾年大家體力相若,好好一起闖蕩天地去。說時,確是有點感觸。[陳惜姿]PNS_WEB_TC/20180806/s00196/text/1533492779879pentoy

詳情

陳惜姿:絕景

香港人太喜歡旅行,旅遊網站每天都有新帖子,熱門旅遊點去得太多寫得太密,叫人麻木,要發掘不為人知的景點才可持續發展。為了推銷機票酒店的旅遊網站,「捐窿捐罅」尋幽探秘,不論是日本還是台灣,無端端一個縣,都可以找到十個八個「絕景」。不過是一個火車車廂髹成粉紅色,車身繪上魚的圖案,就是絕景。再不,在車站放一隻貓,變成貓站長,又是另一絕景。山間一條蜿蜒小路,路邊兩排樹高得垂下來,變成「綠色隧道」,也是絕景。我十分喜歡旅行,但對絕景二字被濫用有點不屑。有時風景一般的地方,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價值,也值得一遊。但懶惰地一概以絕景稱呼,有時流於牽強。我真心認為,香港有更多絕景。只要到郊外走走,風景絕不遜色。無論是樹影婆娑的山林、碧綠幽深的水塘、驚濤拍岸的海邊、筆直險要的懸崖,距離市區沒多遠,就是勝景。記得很多年前負責旅遊版,編輯會上有人對一篇寫峇里的稿有意見,揶揄說:「西貢靚過佢啦!」在西貢長大的社長大感不忿,說:「西貢當然靚過佢啦!你覺得西貢很失禮嗎?」西貢的風景的確比世上許多名勝優美,大浪灣、西灣一帶,勝過幾多外國沙灘。有時看旅遊資料,發覺自己在香港見慣好風景,對「絕景」的要求太高,不容易對一般的風景傾心。[陳惜姿]PNS_WEB_TC/20180402/s00196/text/1522604828292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西班牙為何會遇襲

上月17日,西班牙旅遊勝地巴塞隆那,不幸成為恐怖分子的目標。22歲的Younes Abouyaaqoub駕駛着一架小型貨車衝入當地旅遊區La Rambla人群中,導致15人喪生及逾130人受傷。事件發生後不少人都詫異,因西班牙並非恐襲熱門目標之一,該國上一次較嚴重的恐襲,已追溯至2004年馬德里火車爆炸事件,該次爆炸導致192人死亡及逾2000人受傷。近年西班牙在中東及北非的反恐行動的參與度不高,該國人口中穆斯林的比例亦比其他歐洲國家低。西班牙安保部門在過去與巴斯克分離組織ETA的作戰中亦得到充足反恐經驗。西班牙為何相隔13年再受恐襲,背後有歷史及地理因素。西班牙是南歐面積最大的國家,地理上相當接近北非,亦有悠長歷史。西羅馬帝國在公元五世紀覆滅後,西班牙被日耳曼民族瓜分,最後由西哥特人統一西班牙。直至公元八世紀早期,西哥德王國被來自北非信奉伊斯蘭教的摩爾人攻陷,他們建立了西班牙第一個伊斯蘭國家安達盧斯。之後西班牙經歷了近800年的「復國運動」,北部的數個基督教國家與南部的伊斯蘭國家之間戰爭不斷,直至1492年境內最後一個伊斯蘭國家格拉納達王國被信奉天主教的阿拉貢王國的斐迪南二世和卡斯蒂利亞王國的伊莎貝拉一世攻佔後,伊斯蘭政權正式被逐出西班牙。據《經濟學人》一篇報道指出,伊斯蘭國對安達盧斯在西班牙的輝煌時光念念不忘。西班牙特別是巴塞隆那所在的加泰隆尼亞地區住了不少薩拉菲主義者,他們屬於伊斯蘭遜尼派的一個極端保守的分支,當中有少數人主張以暴力聖戰方式宣揚教義。西班牙政府近年以較輕罪名逮捕一些懷疑恐怖分子,當中有很多是來自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加泰隆尼亞警察在恐襲發生後反應算是相當迅速,涉案12人有6人被警察擊斃,4人被逮捕,2人(包括摩洛哥籍的首腦Abdelbaki Es Satty)在其組織的炸彈工廠爆炸中喪生。Es Satty曾因運毒坐牢,2015年成為加泰隆尼亞一小鎮的清真寺領袖,及後在比利時和法國招募一群年輕人策動了是次的襲擊。巴塞隆那是港人旅遊熱點,港人出外旅遊必須留意目的地的風險,以策安全。[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70906/s00193/text/1504634492366pentoy

詳情

張文光:大地的傷疤——《看見台灣》之殤

紀錄片《看見台灣》的環保導演齊柏林,航拍《看見台灣Ⅱ》時罹難,他的逝世令人哀痛。《看見台灣》讓世界感受台灣之美,流露他對台灣大地的深情,電影最感人的一章,是揭露台灣的清境山城,如何被人類的自私和貪婪,以旅遊開發之名,將美好的山岳蹂躪和破壞。電影真實展現清境的質變,曾經是群峰環抱、雲霧蒸騰的原始山岳,人為留下不能癒合的傷疤:違法的豪華旅館堆疊山路旁,葱蘢的樹林砍伐為人工草地,滿山遊客踏遍了懸空步道,熙來攘往的山路車聲不絕,璀璨的燈火照亮山城的不夜天。一個寧靜美麗的山林,毁在城市人休閒而過度的開發的浪潮,沒有規管,沒有制約,沒有明天。齊柏林的電影警醒了台灣人。當監管清境的聲音與商業利益的集團,還在議會和傳媒拉鋸時,齊柏林竟然不幸離去了。但《看見台灣》喚醒的台灣人,該不會沉默無聲吧。回望清境的質變,看到歷史的荒謬:沿着清境山路往下走,會看到一個殘舊的墓地,那是日本殖民時期,台灣賽德克族人用全族的生命,反抗日本人掠奪山林的流血之地。那一次反抗,就是著名的霧社事件。當時,日本軍隊進駐原住民的山林,掠奪樟腦和檜木等財寶,欺負和奴役原住民,賽德克族的領袖莫那魯道,忍無可忍,率領族人在霧社學校運動會,殺去了一百三十多名日本人。日本軍隊的反擊極為殘酷,用毒氣彈作滅族的殺戮,殺去了六百多族人,莫那魯道的最後一戰,絕望地槍殺家人後自盡,寫下原住民的一頁悲歌。如今,莫那魯道的墳墓和雕像,寂靜地立在清境山路旁,冷看當年用生命守護的山林面目全非,非因日本的侵略,而是旅遊改變了青山。改變非一朝一夕,國民黨統治台灣時,清境曾作農場安置雲南和緬甸撤回台灣的軍人,往後,政府賣出土地,美麗的清境成為旅遊熱點,豪華旅店和民宿應運而生,各據一方,搶佔景觀,將清靜的山頭變成高山的鬧市。遊客踏破清境的亂象,記錄在《看見台灣》裏,如暮鼓晨鐘,沉睡的人心剛醒,齊柏林卻逝去了,遺憾如一聲嘆息,迴蕩在清境的雲霧青山。[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70905/s00193/text/1504548536480pentoy

詳情

最美的風景依然是人

前財政司長曾俊華一手推動的美食車計劃面臨觸礁了。繼華星冰室後,另一營運者小甜谷又宣稱因「技術問題」而退出。個別營運者是否真的因為「技術問題」而未戰先降,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舶來美食車計劃的失誤絕非技術不足,而是緣於離地的長官意志及狹隘的文化目光。 舶來美食車計劃的失誤 2015年初,曾俊華很「薯片式」的宣布:看了電影Chef而憶起自己昔日的校園生活,並萌生美食車的概念。由於計劃從外地移植,沒有事前諮詢,不單引來民間團體批評漠視本土街頭熟食文化,更即時出現部門分工協調問題。計劃原來建議在6個旅遊景點營運12部美食車,後來增加至8個景點及16部車。而經營成本亦由初期宣稱的豐儉由人,確認為60萬元左右(實際上卻遠超這個數目)。加上後來才落實的經營條款,包括不能移動、不能集合、不能更改食物、要付場租、要固定地點、要參加食物比賽、要符合各式車輛規格等要求,計劃一開始就被看淡。大家對於政府願意接納民間意見不存厚望,但也估計不到先導計劃「未開導,先結束」,部分營運者已經下堂求去。縱使「薯片叔叔」選舉工程光環四射,但仍掩飾不了其離地中產的政策建議。 港民間團體推動不受注重 與其落井下石繼續批

詳情

龍環葡韻

澳門氹仔的官也街,鄰近各大賭城酒店,既可以買手信,也是食肆,眾多葡國餐廳林立,基本上是旅客必訪之地。這裏有低矮、色彩豐富或帶有歷史風霜的樓房、狹小迂迴的街巷,走在其中就相當有趣。 但原來在人聲鼎沸以外,一直忽略了一個近在咫尺而富有歷史特色的地方——「龍環葡韻住宅式博物館」。經過嘉模斜巷,走到光復街,就會見到五幢粉綠色的獨立小屋,還有碎石鋪成的海邊馬路,以及旁邊的人工湖濕地。在春天來臨、綠意盎然之際,這裏的建築物和環境優美融合,充滿異國情調,景色絕美。 「龍環葡韻」是澳門八景之一,而「龍環」原來是氹仔的舊稱,「葡韻」是指葡萄牙式建築風格。這五幢建築在1921年落成,曾是高級官員官邸,經過修復後,1999年正式對外開放。五幢建築被劃分為「葡韻生活館」、「匯藝廊」、「創薈館」、「風貌館」和「迎賓館」。除了「迎賓館」不對外開放,其餘四幢都用作展覽。最讓人駐足的是「葡韻生活館」,還完整保留了當時澳門土生葡人精緻的家居擺設,可以想像人們當時的生活情態。 「土生葡人」還是我來澳門工作後才聽到的名詞,指的是在澳門出生和長大的葡人二代,他們既承襲了葡國的語言和文化,也通曉廣東粵語,更發展出一種獨特的澳門

詳情

低智能低科技環遊世界

最近在新聞看到一個失蹤了五年了加拿大人,被發現流落在巴西街頭。這位居於溫哥華的男子,患有精神分裂症,在2012年離開住所後,便渺無音訊,一點線索一點痕跡都沒有,家人打定輸數之餘亦心存半點希望。想不到他一個人徒步走到南美洲,據他的弟弟稱,他哥哥應該是想到阿根廷的國家圖書館,據說去到了,卻因沒有證件而被拒進入,他於是折返,走到巴西才被警察發現。原本大家言語不通,加上這位加拿大人沒能力表達,但偏偏那位女警是在加拿大出生長大,在斷斷續續的單字中,聽到RCMP(即加拿大皇家騎警),於是想到他可能是加拿大人,聯絡了使館,在社交網絡上發放照片,最後聯繫上他的家人,大團圓結局。 現實往往比電影情節更離奇曲折,這令我想起一個滿地可的男子在2000年撇下妻兒,一個人步行環遊世界!對,你沒有看錯,是步行!他在2011年完成旅程回到自己的家,前後歷時十一年! 如果你說為甚麼沒有 Facebook page 跟進着整個旅程,也沒有個人網誌,也好像沒有任何相片和短片在網上分享,甚至你試搜尋這個男子的名字 Jean Beliveau,又發覺那和一個加拿大殿堂級的冰上曲棍球球員同名同姓,你要再微調你的搜尋條件才找到要

詳情

被遺忘的古巴人

喜歡去一個地方旅行,與真正在那裡生活,常常是兩回事。我很喜歡南美洲,玻利維亞的天空之鏡,至今想起,依然讓我迷醉。秘魯的馬丘比丘,四日三夜的登高望遠,俯視那座印加古城,如今依然目眩。巴西人的熱情、阿根廷人的浪漫,讓我溫存至今。我愛煞了南美洲,可是,相見好,同住難,如果在那裡生活,說不定由愛變恨。即使這幾年走過的印度、伊朗、古巴,好些地方,依然令我夢繫魂牽,時常想着,有天再遇,卻不會夢想在那裡生活。最近看了一本書叫《被遺忘的古巴人》(Cuba No),作者Ludo Mendes是一名法國記者,從九十年代中開始住在古巴,被稱為一個「臥底記者在古巴二十年的生活紀實」。二十年的實地體驗,這位法國人對古巴,幾乎沒有什麼好評。書中寫得最多,就是古巴人的飢餓、對食物的渴求。他有一個古巴女友,即使有他這位攸馬(外國人)男友,他們在家中,長年累月吃的,都是黑豆飯。記憶中,我在古巴的大半個月,也是冇啖好食。他們的平民食物,貧乏得可以。人缺食物,車缺零件,壞車是常態,電器壞,也無從修理。還有那造成貧富懸殊、歧視本地人的雙貨幣政策;政府固然貪腐,在公家工作的平民,也經常拿走公家的東西,幫補家計。這位法國記者,唯一讚賞的,就是那裡的牙醫。有一次,他洗了三刻鐘牙,月薪不到三百港元的牙醫跟他說:「你不用付錢。」這個國度,是社會主義的天堂,還是集權主義的地獄?只有在那裡生活過,方才體會。[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原文載於2016年8月30日《明報》副刊圖:法新社 古巴 旅遊 社會主義

詳情

【給大學生們】|不可小覷你令香港變美的能力

在香港,大學生涯離不開大學5件事,即讀書、上莊、住Hall、拍拖和做part-time。N年前,我亦總算達標,成了一個典型的香港大學生,繼而踏足社會,循規蹈矩,過著營營役役的刻板生活。在越南,我不知道典型的大學生會做些什麼,但我總算有幸遇上一個令我由衷敬佩的越南大學生。短短幾小時的相處交談,她改變了我對「大學生」的一些看法。在胡志明市,每日都會看到旅遊大巴,忙碌地接載世界各地的遊客在城市中參觀穿梭。在這個遊人如鯽的城市,大大小小的旅行社隨處可見,而假扮遊客的我,卻選擇了另一個鮮為人知的觀光方法,享受了一趟有深度、有交流、有意義的China Town Tour。而我口中所說的越南大學生,正正是這一趟Tour的導遊。她是一個充滿陽光氣息、笑容可掬的女生,義務幫一個名為Saigon Hotpot 的觀光團體充當導遊。它是一個由本地大學生發起,並由他們自行經營的非牟利組織,一方面希望為學生們提供操練英語的機會;另一方面希望透過與遊客的接觸,拓闊學生視野和促進文化交流。經過嚴格篩選和培訓,操流利英語的學生們更成了對外推廣越南的代表,致力為遊客展現不一樣的地道風情,展現城市美麗的一面。免費的導賞,為的絕非金錢,正如它的statement所言“your smile is our success”,一張張遊客的笑臉,跟金錢相比其實更難能可貴。作為「遊客」,我不但只笑逐顏開,更是由衷敬佩。敬佩的原因不單純是他們願意花時間去當義務導遊,而是他們渴望與外國人交流,虛心求問和賣力「做好呢份工」的熱心。我的導遊,她剛剛滿20歲,但她的圓滑和乖巧,比她的實際年齡老練得多。即使遇上我這類麻煩遊客,公然查問她對越南政權的看法和對政府執政的評價,她亦能避重就輕,以中肯且溫和的語調回應。撇開不談她的政治觀和政治取向,但從她的對答,我看到她的獨立思考能力,對國家的忠愛、信念和盼望。作為導遊,相信她接觸的遊客必定是來自五湖四海。她說我是她第二位接待過的香港遊客,想不到,從未離開過越南亦未到過香港的她,也有留意早年的雨傘運動。她問:「經歷過雨傘運動,現在的香港人還快樂嗎?」這一問,我差點呆住了。真沒想過,這個問題竟然出自一個20歲的越南大學生,一個未經歷過抗爭、未參與過示威、甚至未享受過真正言論自由的她。除了理性的政治討論,未踏足社會工作的她亦積極詢問關於職場上的各種課題。得悉我假遊客的身份後,她甚至會為自己鋪路,借機會查問我認識的intern空缺,不忘開拓人脈。當然,我假遊客的身份同時間亦害她要絞盡腦汁,更費勁去介紹越南的風俗、歷史,畢竟我比一般只待兩三天的真遊客對越南的認識較深。作為一個免費的觀光組織,Saigon Hotpot 絕對是值得推介;作為一個自發的學生組織,Saigon Hotpot 更加是不可多得。非牟利的經營模式,導遊們均一律謝絕車馬費或服務費;反之,他們會鼓勵遊客以慈善捐款的形式去答謝導遊們所付出的努力。以免費導賞,換取一個為偏越地區或弱勢社群籌募款項的機會,讓更多越南兒童得以接受教育。這群越南大學生不求什麼,只求用自己的方法,身體力行去改善越南的本土狀況,你説這能不教人由衷敬佩嗎?記得兩年前,我到印度孟買亦遇上當地大學生充當義務導遊的故事。同樣地,Reality Tours and Travel的大學生為我提供了免費導賞,帶我走進亞洲最大的貧民窟,讓我親眼看見它是如何以一個小社區的模式運作。貧民窟內有小型的醫院、學校、商店,而且鄰里間守望相助,和睦共融。小社區甚至有自生能源和回收產業,不但展現生活智慧,更一洗我對貧民窟的印象,大開眼界。而我付上的參觀費用,亦讓住在貧民窟的兒童得到上學的機會,一舉多得。在越南和印度,大學生們成了幫助弱勢學童的一群。在香港,低收入家庭或少數族裔的學童,同樣需要關懷和扶持。我們的社區可幸有不少大學生充當義師,為弱勢學童提供免費補習。可是,大學生們,當你看到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 這種好人好事要靠一個家庭去節衣縮食,靠一小撮人的力量定期籌募捐款來維持運作,你們又有否想過可以參考義務導遊的運作模式,讓弱勢學童得到一個更長久、更可持續的支持渠道呢?香港絕對不乏國際遊客,我相信有深度的旅遊導賞,必定能得到外國遊客的青睞。大學生們既可練習英語、改善待人接物的技巧,同時亦可用免費導賞的方式,為基層學童重畫起跑線,助人助己。當你抱怨旅遊熱點的街道舉目盡是藥房、金鋪,令人感覺陌生的時候,大學生們,你又可曾想過,把你熟悉、把你所愛的香港展現人前,讓外國遊客看到不一樣的本土特色,不一樣的街頭風景?當有一天,香港的大學生不只做大學5件事,搖身一變充當義務導遊,帶遊客去嘆奶茶、逛果欄、看當鋪、遊PMQ;再鑽入橫街窄巷找尋紙紮手藝、看麻將雕刻、欣賞廟街戲曲;甚至跟遊客一同整點心、坐「叮叮」、行麥理浩徑;再繼而跟遊客討論香港獨有的社會現象、高地價的置業難題,甚或殖民時代前後的社會變遷,我相信我們所愛的香港,或應該說我們所痛愛的香港定必更美。Facebook專頁:香港人在越南 Facebook lin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旅遊 越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