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驚也是喜:《訪・嚇》(Get Out)

(下文劇透) 數月前在網上看了一段電影預告,好像是認真製作,但內容竟是以很政治不正確和非常敏感的黑人被一眾白人「獵殺」為題,這種荒誕的題材不禁令人失笑,還以為是另一套粗製濫造的低成本胡鬧電影。怎料過了數星期,得悉這套電影在美國上畫後報捷,不論是票房或是口碑皆強勁,有網站更把它選其中一部2017年上半年最佳電影,誇張得很,也提起了我對這套《訪・嚇》(Get Out) 的興趣。 《訪》的確是近年來驚悚片中一套令人喜出望外的電影。在荷里活近一兩年的製作,也許只有James Wan 的《詭屋驚凶實錄》系列(The Conjuring)令人留下印象,其他的不論是外傳Annabelle 系列、還是雷聲打雨點少的Lights Out 等等,都是強差人意的作品。《訪》的其中一個成功之處是不同於Annabelle 或Lights Out,這部電影並沒有把電影的重心完全放在其噱頭(黑人被心懷不軌的白人們謀殺)之上,而是打好基本功,回到驚悚片的根本:努力經營男主角Chris來到大宅之後的不安感。白人黑人這些種族衝突的描寫反成為點綴,用以配合營造不安氛圍。譬如,當白人賓客來到大宅,見到男主角時對他的身驅衝口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