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陰霾-共謀罪

最近打開報紙或看電視,都是關於「共謀罪」(きょうぼうざい)的報道和最新發展。香港傳媒鮮有報道,這法案與中國的《國安法》有異曲同工之妙,對香港的廿三條立法應有所啟示,於是我嘗試翻譯、簡單介紹一下這在日本鬧哄哄的法案。 五月二十三日,日本眾議院在自民黨、公明黨、維新黨等大多數支持下,通過了「共謀罪」法案。「共謀罪」其實是取其大意的簡稱,它的正式名目為「犯罪の国際化及び組織化並びに情報処理の高度化に対処するための刑法等の一部を改正する法律案」。觀其漢字名目大家應該大概猜到「共謀罪」的大意是:針對國際間有組織犯罪(如跨國恐怖襲擊)而加強情報處理,因而需要修改刑法一部分的法案。不論中文還是日文讀起上來都佶屈聱牙,正因為這點佶屈聱牙,普通群眾就會相信政府的說法:這只是針對恐怖襲擊的一個修訂法案。 的確,安倍政府一直強調日本有需要通過「共謀罪」,趕及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舉行之前完備反恐的法案,同時可履行《國際組織犯罪防止條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UNTOC)對締約國的要求。日本法相金田勝年

詳情

日本岡山的二三事:真要見過Steve Jobs 先有創意?

創意是要像楊偉雄那種人:「我真係見過Steve Jobs。」,才有資格想和談嗎? 我最近遊日本岡山,信手拈來幾件小事已是創意無限,心思無限: 筆談具 巴士司機位旁的坐位有一個膠袋,放了筆和紙,袋上標示「筆談具」,上面亦有漢字寫着「停車時」,因為我也習慣用筆和紙寫低想去的地方,方便問路,我猜想「筆談具」也是方便乘客向司機問路的。後來問懂日語的家人,原來是專為方便聽覺有障礙的乘客問路而設,遊客如我不諳日語,也暫時聽覺障礙呢,的確心思細密周到,而且標明停車時始用,安全意識優良,讚。 後樂園、岡山城和Masking Tape 原來現在流行的和紙美紋膠带 (mt – Masking Tape) 的故鄉正是岡山縣的倉敷市。岡山很巧妙地把美紋膠帶和岡山市的地標——後樂園和岡山城連結,前者是傳統日本三大名園之一,後者是古時軍事要點,美紋膠帶卻是喜歡手工藝人士的潮物,風馬牛不相及,怎拉在一起? 美紋膠帶先在後樂園的草地上一個個圓筒上出現,翠綠的草,藍白間、粉紅白點和綠在蔚藍天空下竟又出奇調和,那個個圓筒的背景就是岡山城。岡山城就更前衞,外牆有三分一被美紋膠帶包着,黑色的城堡襯粉色系列,竟令人

詳情

比較香港律師和日本律師的分別

我留意到近來香港有電視台正在播出一套名為《無敵律師》的日劇,我希望趁這機會和大家探討在香港做律師和在日本做律師(日文稱之為「弁護士」)的一些分別。 法系 香港、英國、英聯邦國家(例如澳洲、加拿大、新加坡等)和美國大部份州份的法律系統是普通法(common law)。就香港來說,我們的法律包括成文法和法院的判決先例。法官就一宗案件作出裁決時會參考於香港或其他普通法地區的高級法院之判決案例而設立的司法判案原則,例如在詮譯法律條文時考慮法院的判決先例如何詮釋法律條文,亦可以在有良好理由之下(例如該案件與判決先例有顯著不同之處),創造新的判決先例。亦即是說,法院詮釋法律條文的判詞會成為法律的一部份,用來處理將來類似的案件。 日本、德國、法國、中國大陸、台灣等的法律系統則為民法(civil law, 亦稱大陸法)。這些國家都有完整、獨立的成文法法典,而且一般不承認判決先例的地位。日本的成文法稱為「六法」(包括刑法、民法、憲法、商法、刑事訴訟法及民事訴訟法)。值得留意的是,由於有時法典的文字會寫得比較寬鬆,所以需要法庭判決去提供現實中應如何詮釋法律的準則。雖然法庭判決不具司法約束性,也不是法律的一

詳情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 人文漫畫的善良與堅強

日本主流動畫故事時常觸及二次大戰時的記憶,不是因為觀眾特別喜歡看,而是戰後一代漫畫家,難忘戰爭教訓與歷史創痛。《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便從戰爭痛楚中,以女性角度,尋找生命價值。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原著女漫畫家河野史代,生於1968年,是廣島市原居民,漫畫作品多次獲日本文化藝術獎。她的畫風,乍看之下,與坊間一般少女漫畫好像沒兩樣,筆觸溫柔,用色柔和,筆下少女清純可愛,又多以大自然實景作背景。 但河野史代的漫畫與別不同之處,是筆下故事經常被形容為充滿人文精神與關懷。 近年日本主流漫畫,切合新世代生活形態,流行「御宅」文化,漫畫主角多是窩在家裏的宅男宅女,他們之間微妙的關係,多以穿越時空、外星入侵、地球毁滅等「世界系」災難來聯繫,這種異想天開的愛情狂想,完全符合了足不出戶、低頭閱讀漫畫的宅文化。這亦解釋了為什麼出現「新海誠現象」,而新海誠監督的《你的名字。》,就是令御宅族暈其大浪的寫實科幻浪漫愛情故事。 女主角有「阿信味道」 在河野史代的《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找不到「世界系」的離地異想,她以女性角度,繪畫出年輕男女在歷史洪流中,如何在艱難時刻逆流而上。她的女性角度

詳情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他們旁觀了戰爭,卻承受了後遺

有著愛情小說的名字,片渕須直的《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改編自河野史代的同名漫畫,雖有言及愛情的部分,卻主要著墨於戰爭時代的小民日常,描述的細膩甚至延伸至一種與戰爭不相符的浪漫。 談戰爭時代,談小民生活,這齣動畫談的是歷經幾十年以後仍然無法忘記的共同傷痛,注定不是如《你的名字》般大小/各國通吃的類型。稍有差池,又會被批評好戰。事實上,動畫的籌備也不是如此順利,投資者對故事有所保留,終靠著眾籌,才讓動畫得以面世,片尾長長的名單正是支持者的名字。 故事橫跨了十多年,從戰前談到戰後,從鈴(能年玲奈配音)童年的讀書時代,談到她成年以後的結婚生活──這個女人,平平凡凡,卻因著生於廣島,住在吳市,從而經歷了二戰殘酷的一頁。以女性的角度看戰爭,不會是槍林彈雨式的熱血故事,她們能夠做的,就如平日一般,早上起床為老爺奶奶家人預備早餐,然後排隊領取配給的用品糧食,回家處理家務。於是,動畫裡談得最多的是食。 戰前,生活不算太艱難,西瓜有餘,還能夠留給幻想中從牆上爬下的陌生女孩。然而,踏入戰時,生活百貨需要配給,沒有足夠的糧食,如何以有限的材料餵飽家中的老幼成為了家庭主婦們每日生活的難題。她嘗試煮「楠公

詳情

《四重奏》之不要拆穿埋在輕井澤的心事

《四重奏》的故事早就揚言「全員騙子」,以噓言交織感情,劇中四位主角都企圖掩飾自己的過去,同居一寓,葉底藏花,各懷不可告人的秘密。底牌一日不翻開,也就一日不翻面。所有偶然,包括四人的邂逅,都是早有預謀。誠然,其中一個在故事中讓我覺得一定是別有用心的,是它發生在積著厚雪的輕井澤。 最近處理幾篇旅遊訪問的稿,題目是 90 後少女的東京之旅,但最讓她印象深刻的,竟是在輕井澤看到富士山(尤其她不記得和省略了極多細節)。當然,不少旅遊書都習慣將輕井澤列入東京之旅的行程——畢竟有輕井澤 Outlet。但攤開地圖,輕井澤實則在長野縣,與東京有一定距離。所以,當「四重奏」的故事圍繞著東京和輕井澤展開,事實上鏡頭一轉,劇中角色就已花了兩三小時來回。四個怪人卻不惜大費周章,相約到下著大雪又偏遠的輕井澤別墅練琴,看到他們穿得這麼厚重,隔著屏幕也覺得冷。 不期然想起很多年前的電影《半枝煙》,曾志偉飾演的豹哥,輸了一場架,著草到巴西,卻做了大廚,相安無事生活了 20 年。然後又想起「春光乍洩」,張國榮和梁朝偉要去到地球的另一端布宜諾斯艾利斯,才找到人生的第二章。相對來說,輕井澤和東京的距離近得多了,組織四重奏對四

詳情

香港留學生在日本的身份認同尷尬

相信不論是留學或是旅行,大部分香港人在外地被問及自己從哪個地方來的時候,都會回答自己是香港人。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我亦不例外,來到日本留學,對著教授也好同學也好,自我介紹時我總會說自己是香港人。然而,在某些情況下,我卻不得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手持留學簽證、作為一個中長期在留者,我在初來日本時有不少需要填表格的時候,例如申報住所、加入國民保險、申請打工許可等等。然而,在官方文件上,香港只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世界並不存在香港籍。運氣好的話,他們會照樣保留我在一切文件的國籍一欄上加的括號,把我寫成「中國(香港)」人,但更多的時候,他們只會覺得不用分得那麼細,實際上亦不容他們分得那麼細,乾脆直接把我寫做中國人就算了。不過,令我覺得更尷尬的其實是,除了文件上不存在香港籍外,不少日本人根本分不清香港、台灣和中國。我留學的大學不時會協辦外國留學生與日本本地中小學的交流活動,通常這類活動每個國籍的學生名額都有限,先到先得,香港的留學生當然也被視為中國籍(而台灣是另外計算的)。記得在一次到小學的交流活動的簡介會中,原本那間小學是想安排每個留學生各自介紹自己國家的特色,然而因為同時有兩名泰國留學生報了名,所以負責老師就提議她們兩個人一組,她們亦欣然接受。此時負責老師亦提出讓我和另一名中國留學生一組,我只好尷尬地說香港與中國其他城市差別甚大,要求獨自一組。幸好,最後他們亦接受了我的建議,我才有機會向日本的小學生介紹香港。又有另一次,在上課前的閒聊中,日本教授得知我是香港人,便高興地表示自己剛到香港出席了學術會議回國。不過,當我問他到了香港哪些地方時,他竟然回答說九份,顯然地,他以為香港和台灣是同一個地方。他在課堂上甚至問過我香港能不能用Facebook和Google,聽到我回答可以後,更一臉驚訝地問我為甚麼,說明明全個中國其他地方都不可以之類。上一代如是,年輕一代亦是如是。有次與新相識的日本朋友談起日本的電視劇時,我告訴她香港人很喜歡看日劇,然後她竟然說香港的電視劇在日本也很出名。我大吃一驚,不禁問她是哪一套電視劇。結果,她說的是當年在亞洲風靡一時的F4版的《流星花園》。日本好歹也曾經統治過台灣五十年,我真的不知道面對以上這些情況,是香港人應該感到悲哀,還是台灣人更應該感到悲哀。在我意料之外的是,上述例子在這幾個月的留學生活中實在是多不勝數。連香港、台灣、中國的關係都幾乎不知道,更遑論一般日本人會知道繁體字與簡體字、廣東話與普通話的差別,每一次認識新的日本朋友,我大概都會聽到一次「Ni hao」。每次遇上以上情況,我都會盡量花唇舌解釋清楚,對香港人說「你好」要說「Nei5 hou2」而不是「Ni hao」,再談談香港的情況,不過他們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就是另一回事了。文:娜木罕(一個拖延症及儲物症患者,機緣巧合下毅然前往日本留學) 日本 民族 香港人 身分認同

詳情

特朗普時代的東亞 日本或成最大得益者?

特朗普意外上台,給美國和國際外交界以極大的震撼。特朗普對外交幾乎一無所知,但有很多根深柢固的「外交哲學」(註1),幾乎全盤否定了美國傳統外交思維。外交專家擔心特朗普是否會拋棄二戰以來的外交路線,讓國際關係(部分地)倒退到19世紀的思維,這為美國外交帶來極大的不穩定性和不可預測性。7月份共和黨大會行動綱領中的外交路線是特朗普外交和共和黨右翼相結合的產物,負責撰寫國安部分的3人(Jim Carns, Ron Rabin, Steve Yates)全是從初選早期以來的特朗普支持者。當選兩個星期後,特朗普的外交國安團隊已有雛形,所挑選的人馬正是與行動綱領思維一致的那幫人。由此已經可推斷,行動綱領中的外交路線也將會是特朗普外交的基調。美國與中國對抗會延續甚至惡化從行動綱領看,特朗普的外交在俄羅斯甚至中東都趨於緩和,但在東亞卻極為不同。從地緣政治來說,美國及其東亞盟國(日本)都傾向認為中國崛起是最大的地緣政治挑戰。中國有全面挑戰美國實力,也有這種欲望。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一製造業和貿易大國;GDP(本地生產總值)很快能追上美國;軍事實力快速增長,正在建立起直追美國的海軍,擁有能攻擊美國的導彈;「一帶一路」計劃被視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近年來不斷在國際宣傳的「中國價值觀」在價值觀上挑戰美國主導的「普世價值」。對比俄羅斯和伊斯蘭,中國才是美國頭號挑戰者。從外交人員的層次看,特朗普本人與倚重的核心國安團隊都沒有親華情結(也沒有多少東亞外交的經驗)。特朗普本人最重視貿易不平等,在競選中多次強硬指摘中國。而核心國安團隊大都是不滿中國(甚至親台)的強硬派。比如金里奇在1997年擔任國會議長的時候就誓言如果中國攻台就會軍事保衛台灣(註2)。朱利亞尼在2001年曾冒着中國的反對,邀請陳水扁訪問紐約,並形容台灣是一個「國家」(註3)。撰寫行動綱領的Steve Yates(他甚至有中文名「葉望輝」)曾在台灣居住,與獨派來往甚密。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不可避免會受到他們的影響。於是在行動綱領中對中國措辭極為強硬:強調對台灣6項保證,支持對台售武,譴責中國在南海和東海對美國盟友的「欺凌」以及「不合理、不成比例」地擴充海軍,指摘中國貨幣操控、進行不公平貿易、盜竊商業機密等。這都預示着美國與中國對抗會延續甚至惡化。對台灣來說,隨着親台派把持外交事務,前一輪的「棄台論」風潮不太會延續。特朗普的目標和主張看起來矛盾但是,特朗普在東亞的目標和其他主張至少看起來是矛盾的。第一,奧巴馬打造的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不是一個單純的經貿協議,而是保持美國在太平洋優勢的國家戰略,為此投下了巨量的外交資源。但特朗普所提倡的反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使TPP成為眾矢之的,奧巴馬放棄了在剩下任期內推動TPP的議程。如果TPP真的死了,那麼對美國而言就是不可挽回的外交失敗,中國從中獲益無窮。第二,特朗普外交上的「僱傭軍主義」並不把盟國關係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如果放棄了東亞盟國,美國在東亞缺乏立足點,也就無法和中國抗衡。第三,特朗普的現實主義,對「共同價值觀」沒有太大的興趣,這放棄了與中國對抗的「道義」武器。但這兩者都不是難以克服的問題。特朗普的顧問向中國提出「要價」(註4),希望以「不干涉中國內政」、不謀求「推翻中國政府」,作為中國尊重東亞「現狀」的交換條件。這個叫價對現在的中國來說只會被嗤之以鼻。此外,特朗普可能還想中國「管束」朝鮮,這也是不可能的任務。這是特朗普在亞洲問題上的無知,還是一種談判的技巧還不得而知。因此,特朗普必須在一些問題上妥協。東北亞的盟國關係注定不會放棄。和歐洲長期依賴美國不一樣,美國的亞洲盟國韓國和特別是日本都是既有錢又「野心勃勃」的國家。安倍晉三一心想修憲擴軍,讓日本「正常化」,並進一步成為政治軍事大國。美日軍事同盟,一方面保障了日本的安全,一方面也是對日本的軍事發展的制約。它既限制了日本在某些軍事方面的發展,也給了日本左派反對擴軍的藉口。特朗普的態度正是安倍求之不得的。在TPP眼看就要陷入危機的時候,日本卻趕緊在國內通過TPP,隨後又宣布在推動TPP的問題上扮演領導角色。日前,安倍主動跑到紐約特朗普大廈,成為第一個和特朗普會面的外國元首,此舉意義絕不尋常。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女婿庫什納、下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都在場,說明特朗普高度重視。儘管目前不清楚他們談了什麼,但向特朗普解釋TPP的重要性,以及日本有意強化美日聯盟並發揮更重要的作用,一定是安倍要傳達的信息。不管特朗普如何回應,會面肯定有助加強特朗普對日本的好印象。海峽局勢在往後4年非常關鍵安倍不太可能說服特朗普在TPP上的態度,但即便TPP真的失敗,那麼美國在東亞留下的真空也不會由中國一家得益。出於19世紀的離岸平衡的思維,美國在軍事領域繼續介入東亞的同時,也必然會支持日本成為東亞代理人。此外,如果美俄和解,俄羅斯一味親中的姿態也變得不這麼可靠,中俄在地緣政治上的矛盾會上升,俄羅斯轉而在背後支持日本也不足為奇。日本重新成為政治軍事大國可期。總之,中國雖然會在美國TPP失敗中得益,但東亞的走勢並不一定會朝着利於中國的方向變動,日本甚至可能成為最大的得益者。而由於台灣重要性的提高以及美國親台派的掌權,海峽局勢在往後4年會非常關鍵。註1:黎蝸藤,〈重新認識川普的外交思維〉,「上報」註2:Seth Faison, “Gingrich Warns China That U.S. Would Step In to Defend Taiwan,” The New York Times, Mar 31, 1997註3:Bill Hutchinson, “Rudy Taiwan Line Irks Chinese,” New York Daily News, May 23, 2001註4:”Under Donald Trump, the US will accept China’s rise——as long as it doesn’t challenge the status quo,”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Nov 10, 2016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2日) 美國 日本 國際關係 特朗普

詳情

形象工程

中國崛起,有錢彷彿好辦事,菲律賓、緬甸、英國、加拿大,見人民幣投降;特朗普是生意人出身,擅長交易,不知道當選總統後,可會守選前諾言,還是他會當國家和政府像一盤生意經營?中美關係會發生什麼轉變,相信很快會知道。向來視美國如大佬的日本,又會怎樣自處?日本人號稱有禮貌守規矩,但不等於不會放毒箭;對中國人某些行為的不屑,都反映在作品裏。深夜,在日本,偶爾扭開電視,看到教外語的電視節目,有教英語、西班牙文,也有西班牙人學習日語;大國崛起,又怎少得教漢語的環節。魔鬼都在細節裏,這夜看到的中文會話節目,由一個漂亮的中國女孩和艷星壇蜜當主持,甫開始已說今時今日學好中文很重要——故事由動畫表達,說在餐廳裏,一個女侍應正為兩名日本顧客帶位入座,同時一男一女帶着一名小孩的中國顧客到來,看似一家三口。女侍應請他們稍等。鏡頭一轉,三人見其中一個四座卡位,只有一男顧客在用餐,三口之家的爸爸頻呼幸運,並與妻兒就坐,日本男顧客卻目瞪口呆,既驚慌又迷惘。女侍應回頭準備招呼這一家三口,才驚覺他們已經「自己個位自己搵」,大驚的女侍應趨前欲解釋,但又不懂漢語;三人見她狀甚驚慌即私語:她沒事吧?為何看來驚惶失措?鏡頭一轉,節目主持出現,教導觀眾「請等等」之類的中文該怎樣說。要學好一種語言,其實不能忽略當地文化,日本電視台這節目,教漢語之外,也展露了中日兩地的文化差異。中國顧客覺得有位入座是運氣,也不介意搭枱,但「搭」之前,不會先禮貌詢問,覺得一切理所當然,見到別人驚恐,更覺得對方奇怪。看來這節目的編劇,大概對中國人的印象不太好。而中國人的形象工程,也不是靠瘋狂消費就可洗刷新氣象。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19日) 日本 中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