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沒有無緣無故的「暴動」

梁天琦等三人旺角暴動案判刑,法官明言,法庭唯一關注是案中暴力和社會安寧被破壞的程度,不考慮犯案者動機和案發時社會所處的政治環境。這個觀點值得商榷。絕非要求法官認同犯案人的政治理念或肯定暴力抗爭手法,但在判刑時完全拒絕考慮一個大好青年賠上一生前途參與社運的理由,就好比有人因破門而被控刑事毁壞,但法庭不理會其動機是入屋搶劫抑或救火,只根據門的損毁程度判刑一樣,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六七暴動,隨地「菠蘿」,人心惶惶,歷時八個月,超過五十人死亡,傷者無數,但罪成者多數被判刑一兩年。二○○五年韓農在灣仔的反世貿暴動,過百人受傷包括警察,十四名示威者被起訴非法集會而全部脫罪。相比之下,旺角暴動只是一夜,有人傷無人亡,六年七年刑期不成比例,難以令人信服。政府近年屢遭質疑,假司法之名做政治工作,把年輕社會運動者置諸死地。特首和律政司長只那一句「檢控工作絕無政治考慮」,根本就膚淺失準得不能服眾。活於亂世,法官們必須時刻警惕,不能因為太離地被利用了也不自覺;只有這樣,才能保住司法機關的金漆招牌不被蒙污。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深入分析起因,然後推行改革,帶來香港三十年盛世。雨傘運動及旺角「暴動」後,政府只以嚴刑峻法務求把年輕人的沮喪掃入地氈底,卻未曾反省問題根源和作出梳理補救,往後香港將寸步難行。[梁家傑]PNS_WEB_TC/20180614/s00202/text/1528913955561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