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2017 ── 只差一點點,特朗普就成了奧斯卡的焦點

以電影言志,以電影獎項回應時代,從來不是特例──香港金像獎如是,奧斯卡如是。 一如所料,這一屆的奧斯卡金像獎,瞄準了特朗普,從開場至結尾,主持人Jimmy Kimmel不時諷刺,甚至直線抽擊,每每換來掌聲。可惜的是,最後一刻頒獎的錯誤,成為全球的熱話,早時所說的種種,淪為陪襯;只差一點點,特朗普就成了奧斯卡的焦點。 今年「太黑」? 有人說,上年奧斯卡太白,今年奧斯卡太黑──這些論調似乎無日無之。很多時候,因著固有想法,很容易錯誤把重點放在黑/白之間;然而,問題從來不是太白,又或太黑,而是得獎是否實至名歸。 有人認為,《月亮喜歡藍》(Moonlight)連贏三獎,因為題材,談黑人又談同性戀,正是現在被歧視的一群,是小眾的小眾,政治正確,是表態多於一切──不能否認,這或許有所影響;然而,《月亮喜歡藍》是不是不值得得獎? 坦白說,《月亮喜歡藍》不會讓人看得舒服,未必想人翻看再翻看(如,《星聲夢裡人》),但這齣電影,導演嘗試探索在純黑人的世界中,黑人究竟如何生活,而撇下膚色之外,生活在邊緣的Chiron又是如何成長── 因為天生瘦弱,所以一直被人欺凌。 因為單親家庭,所以一直覺得孤獨。 很多人

詳情

一人有一個La La Land

近年來,無論中外市場也有不少談及夢想的電影。面對這些以夢想為題的電影,不期然會露出鄙視的神情,總覺陳腔濫調,即使這類電影創作動機是如此偉大,最後也只會淪為大眾賣弄品味的玩意。 農曆新年間,一套口碑載道以夢為題的電影La La Land被吹捧得街知巷聞,平日不愛看電影的家人也嚷着要看。雖已多番推搪,但礙於父母之命實在難以推卻,最後帶着「陪睇」的心態走進了戲院。 一如所料,整套電影貫穿一對情侶追夢的故事,再加入大量歌舞情節,以華麗的場景搭救;而唯一較特別的,便是電影道出了追夢是有代價這個殘酷現實,為以往過於烏托邦的夢想電影增添一份現實感和人性。 以為這部電影和其他被過分追捧的電影一樣,會被納入我心中過客電影之列。但一天我坐於辦公室,聽着同事一堆外熱內冷、毫無意義的單打對話,再看到桌上一堆機械式的工作,完成後沒能帶給你絲毫滿足,忽然對於未來又跌入無限的反省與迷思,感覺還差幾步就要成為不想成為的大人,彷彿那一刻都凝結,很有衝動逃離這個冰冷而又缺乏深度的環境。 仍記得電影中的一幕,Mia在餐桌前質問當時加入了樂隊的男主角,他為何不再為自己的夢想而努力,而是走去了另一方向。說實在,自己又何嘗不是如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