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勇衡:可唔可以成熟啲?──彭浩翔/李敏筆下港男大對決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最近上映的兩齣愛情電影皆以「男友不長大」為女主角的主要煩惱,取態則有差異,結局一團圓、一仳離。《春嬌救志明》是愛情喜劇,男主角被視為不成熟的地方最後成為化解危機的方法;《原諒他77次》雖有喜劇元素,卻只是主線以外的調味,男主角不成熟之處結果造成無可挽回的破裂。 甚麼表現會被視為「不成熟」呢?為甚麼電影中的香港女性會那麼介意男朋友「不願長大」呢?這種焦慮往往跟男女主角經歷過的創傷有關,但「如何處理這些創傷」這問題分別落在彭浩翔和李敏之手上[1],便產生明顯的差異。雖然「男友長不大」這一想法都是從女主角而出發,她背後的作者卻分別是男性和女性。彭浩翔對於張志明的大男孩一面予以正面描寫,和李敏相反,一點也不令人訝異。 幾成熟才夠熟 美國喜劇研究者Anthon Balducci在其著作I Won’t Grow Up!: The Comic Man-Child in Film from 1901 to the Present把「成熟」界定為一個人在情緒、社會和道德三方面的發展成果,展現出某些公認的德性,包括:堅強、勇敢、自重、勤奮、決心、自立、自律和榮譽感,而一個「夠ma

詳情

春嬌救志明,但誰來打救彭浩翔?

如果你還記得,2007年的香港曾發生一宗不人道的政治悲歌,室內全面禁菸。不過,如祖師奶奶張愛玲之言,香港的陷落興許是為了成全張志明和余春嬌的愛情。 《志明與春嬌》在2010年上映,談談情,抽抽菸,煙霧迷離曖昧牽腸,不過有些事情不用一晚做完,有些故事也難以用一部電影說完,經歷8年時間,見盡人渣,菸價飛升,彭浩翔愛情物語的第三集《春嬌救志明》,在後巷抽菸的兩人,終於修成正果,由猜情尋的色慾都市戀曲,說到中年危機,談婚論嫁。人要長大,感情要淬煉,電影中,余春嬌打救了張志明,然而,電影看完了,更大的問題可能是,現實中,誰來打救彭浩翔呢? 摻了水的電影,流露自我膨脹 在彭浩翔的歷年作品中,《春嬌救志明》或屬最多,也是最少。最多彭浩翔的個人喜好,卻最少彭浩翔昔日的荒誕、鬼馬和機智。在台灣遇到地震,在城門水塘見到外星人,再在西環碼頭被蹓狗的港女抄牌,情節抵死幽默,不能說不精彩;然而,當年的《出埃及記》是說一群女人在女廁討論如何殺死男人,《維多利亞一號》是說主人公買不起房子決定殺光所有鄰居將它變成凶宅,還有《大丈夫》的叫雞叫出大頭佛,《破事兒》的國際蛋白質缺乏日,相比起以前這些彭浩翔作品的光怪陸離與奇

詳情

我們也看殭屍片和彭浩翔的——意大利觀眾在遠東電影節看香港電影

外國人只愛看香港的動作電影?在意大利遠東電影節,外國觀眾看殭屍片和《春嬌救志明》時,原來也會像很多香港人一樣捧腹大笑!遠東電影節的選片顧問認為,很多香港人還未意識到海外觀眾的品味已經漸漸開放。在意大利烏甸尼,我與參展港產殭屍電影《救殭清道夫》的柏檔導演甄栢榮和趙善恆,以及中港合拍的青春電影《七月與安生》的導演曾國祥,談談他們對觀眾文化差異的顧慮。 4月22日 凌晨12時25分(意大利時間) 在凌晨的意大利城市烏甸尼(Udine),全鎮最大的劇院依然亮着燈,準備於第19屆遠東電影節播放香港殭屍電影《救殭清道夫》(下稱《救殭》)——一套屬於港產片獨有類型的電影。 《救殭》英文譯名是Vampire Cleanup Department,但殭屍(hopping vampire)和西方電影如Twilight中的吸血鬼(vampire)的概念完全不同,海外觀眾未必認識這種穿著清朝服裝奔奔跳跳的中國鬼怪。三個烏甸尼少女Gloria、Laria和Maria不知什麼是殭屍,也從未看過港產殭屍片,但被《救殭》當中的喜劇元素吸引而來:「我們很喜歡看喜劇……看到(《救殭》)預告片和劇情介紹很有趣和是關於喜劇,

詳情

不懂乜乜的女人

我身邊不少女性朋友,長期非常忙碌。除了日復日的保濕化妝、揀衫換衫、返工放工、洗衫煮飯、卸妝護膚、相夫教子(假如已婚)、擔心(或被關心)無得相夫教子(未婚者適用),近期時間表還額外增添兩項行程:睇電視、看電影——只因這陣子有三齣本地影視作品,都打正旗號,要說出香港女性心聲。 第一齣女人戲由TVB 炮製,名叫《不懂撒嬌的女人》,故事講述一對「不懂撒嬌」的香港堂姊妹,辦公室內能幹強悍,情場上卻面對中台強敵夾擊。劇集簡介寫明,這是關於「如何扭轉單身終老命運的愛情故事」。聽起來異常老套的情節,每晚卻吸引百多萬觀眾收看,甚至引起網上熱話。不少人說,此劇有別一般膠劇,畫面清新,對白精警,角色設定刺中港女心事。如劇中唐詩詠飾演的Cherry,受過情傷,堅持以結婚為人生最大意義,偏偏遇上一個恐懼結婚的男人,不少女觀眾大力點頭,「講緊我呀」。 另一個教港女點頭的故事,是《春嬌救志明》。張志明和余春嬌之間的感情,七年前萌芽於後巷煙霧,兩年後續集備受北方情敵挑戰,仍和好如初。近月上映的第三集,再無外敵,但「港女代言人」余春嬌眼見身邊大男孩長不大,心情敏感,茶飯不思,情海(無端端)又翻波。女觀眾一邊為角色無理取

詳情

面對問題,你會選擇解決,還是逃避?(二)

繼上次談過電影《29+1》中的女主角林若君(周秀娜飾)後,今次想看看另一個面對感情問題的中女余春嬌(楊千嬅飾),《春嬌救志明》是《志明與春嬌》系列的第三輯,通常一齣戲的續集都是爛片,到第三集真的很令人卻步。但奈何這套戲橫跨7年,由我廿頭睇到現在廿尾,況且看了第一、二輯,也應該看第三輯吧!相信大部份人抱著這「回憶」,令《春嬌救志明》贏得香港票房超過1700萬,內地票房更以億計。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今次志明(余文樂飾)和春嬌終於同居了,很多人認為一段感情久了就容易變質、變淡,但「七年之癢」這四個字,並不能套入志明和春嬌的關係,他們之間從沒有出現第三者,就算志明夜晚放狗遇到美女、又或春嬌爸爸要他「揼邪骨揀女」,其實他都不為所動,心入面只有余春嬌一個,春嬌一通電話,他就乖乖回家。那麼在這段關係中,究竟他們面對的是什麼問題?真的是如春嬌所說的因為志明「長不大」? 「長大」從來都是很抽象的詞語,在春嬌眼中,只有「長不大」的人,才會花九萬五買達利模型;當「契媽」說要借種生小孩時居然會考慮;選擇在入油的時候,忽然跟自己說不如生個孩子就當求婚;在台灣旅行地震自私地躲在桌子下沒有救害怕得要命的她…

詳情

《春嬌救志明》:這系列是時候完結

由彭浩翔執導,余文樂和楊千嬅主演的《志明與春嬌》和《春嬌與志明》當年屢屢在票房報捷,故事一路走來頗能反映現代男女的愛情關係,也成為這個三人編、導、演組合的金漆招牌,於是今年便好像理所當然地推出第三集《春嬌救志明》。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2010年的《志明與春嬌》以吸煙入題,透過兩位主角於縱橫交錯的後巷因「打邊爐」而相識,構成一部反映現代男女由曖昧繼而相愛的故事,當中頗能呈現香港都市環境,有其時代觸覺。2012年續集《春嬌與志明》兩位主角曾經因為了解而分開,兩人先後北上工作,重遇過後再次走在一起,雖然電影是合拍片,但仍充滿濃濃港產味道,也側寫港人北望神州之無奈與不協調。事實上兩部作品合起來已經完整,來到2017年第三集,還可以有什麼新主題呢? 本來故事關於男女雙方相愛多年,來到談婚論嫁階段都是順理成章的安排,電影頭半段的處理還是不錯,無論是志明的兄弟幫抑或春嬌的姊妹淘,雖然已經有點重複或者「翻炒」上兩集的關係,但還是令人看得會心微笑。就算主角兩人時常不咬弦,都是一些生活上的小情小趣,也反映男女關係可能總是離不開如此模式。可是電影水準由後半部台灣一段開始便以災難式表現下跌,兩人因為地

詳情

《春嬌救志明》何時才是他們故事的最終章?

2010年,彭浩翔以室內全面禁煙為背景,拍下了很地道的《志明與春嬌》,裊裊煙圈中開始了張志明(余文樂)與余春嬌(楊千嬅)的愛情故事;兩年後,場景從香港(的後巷)搬上北京,他們《春嬌與志明》經歷分手又再走在一起。這一年,他們的故事繼續。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從2010年的《志明與春嬌》至今年的《春嬌救志明》,足足七年,在大銀幕上,看著他們邂逅,曖昧,相戀,分手,各有新的伴侶,再次走在一起,也成為很多人的共同回憶。趁著二人拍拖經年,理應有更多不同的討論。可惜的是,這一集沒有新意,套路跟《志明與春嬌》與《春嬌與志明》幾乎一模一樣,從開場的神怪小電影(第一集的停車場鬼故,第二集的洗衣舖情侶,以至今集的趷趷剛),以至最後搞一場大龍鳳,以大團圓結局收尾。基本上,只是把舊有的方程式複製,再套上不同的內容。 與前作以都市愛情小品定位有所不同,雖說《春嬌救志明》還有討論愛情的部分,於是有人對號入座,有人感同身受,仍能有所共鳴;但是有別於過往,這一集刻意在志明與春嬌的故事上,搭上如《香港仔》無厘頭/神怪風格。以屹屹剛的驚嚇作為楔子,算是很彭浩翔式的處理,其實還好;但是,後段還要加上一段飛船,甚至外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