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年會興乜乜乜」:關於fashion trend

「出年會興乜乜乜」是很悖的悖論。言下之意,老佛爺西太后頒聖旨,說鴨屎綠色將會興,就興?Bulls**t。「潮流」,望文生義,就是人潮人浪,交叉感染撞擊而成,沒有誰帶動誰,也沒既定軌跡,自由意志,受眾擁有絕對自主權。理論上係。帶動、操控、預測潮流?其實唔難。秋冬季正要開展之際,業界已經篤定明年春夏的方向。各大時裝週,如九月初紐約、十月初巴黎,正是品牌曬冷與放水的舞台。編輯、買手、blogger一干人等,一人一部「挨瘋」,攝下模特兒行頭,整理歸納,消化過後化成「Vogue」「Harper」等老牌雜誌上的籤文:「乜乜乜將繼續大行其道」、「乜乜乜將成為明年不可或缺的元素」。自然,一籃子時裝霸權例如Prada例如Versace,穩操話語權,由上而下餵食養營液。打個比喻,霸權是曉明,而次一等的二打六品牌是振英,曉明收傘,振英唯有照做。制定潮流方向,確立潛規則,霸權的寡頭政治。方向是如何制定的?時裝與建築、電影、fine art同氣連枝,靈感會在這些領域發掘。理論上係。假設,只是假設,某首席designer派對上多喝了一點,翌日驚覺死線臨近,遂在以環球風情畫為主題的月曆上點指兵兵,點中了越南農民插秧一頁,來季的新裝就有越南農民的主調。由此出發,整個潮流發源於一個酒鬼的決定。潮流可以是全然胡來的,那又如何預測?原來有種職業叫「Fashion Forecaster」,正如豬肉佬正名為「肉類切割員」,「時裝潮流預報員」較「時裝神棍」體面。時裝潮流預報員Geraldine Wharry聲稱,預報機制運作多線進行,一方面靠個人直覺(Bulls**t),也靠和大圍設計師接軌,去一樣的畫展、看同一部戲,暴露於相近的氣場,一同飲鉛水,自然一同肝功能受損。荷蘭殿堂級預報員Lidewij在潮流還只是一顆精子的時候就已經分出雌雄,皆因,她已跳級預測到2018年春夏季走勢,未卜先知勁過耶穌,問你死未?但,霸權剛愎自用,怎會放預報員在眼裡。然而,中下游分子或會靠着預報有所作為,碰巧貼中霸權的心意,在滑浪板上站得直腰骨,便是神仙。惟,預報並非精密科學,信則有不信則無,誠如六合彩,買個希望無妨。但,就算猜得中了,算你潮流尖端,那便如何?以上為反而反之無建設性問題,該問潮男星人、肯亞徐、MK系潮童等人。或許他們會這樣答你:簡單四字,「身份認同」,戀英派揮龍獅旗,「愛國」派揮動小紅旗喊歡迎歡迎,同理,穿衣配搭純粹為發洩本性,好比小貓小狗天性愛追逐。又或者,更精簡三字:好玩囉;不難理解,既然不能裸體,穿得有學問有觸覺總比不求甚解強。或退一百步,如腳踩NMD心口掛個菇臍袋的MK系潮童之流:想型囉。對於那些「想型」者,問題在於,跟車再貼,也只有跟車太貼,潮流永遠先行一步,散戶無法擊倒大鱷。《Choose Change》 一書大膽斷語:要be cool,一定要跑贏大市一年至一年半。其餘的凡夫俗子,不過在窮追垂在面前的紅蘿蔔,追得愈貼,代表你受霸權操縱得愈慘烈,conformist給霸權調教得貼貼服服,已經失去型格不能沒有的重要特質:叛逆。潤物細無聲,霸權塑造的這個paradox很奏效,你以為你擁抱的是反叛,其實有眼皆知,那是綿羊心理。麥浚龍的猶太阿伯look、冷帽遮眼look,正因為走得太前,以致曲高和寡。正如以香港人水平還不配有民主社會,古猿人還未能理解潮男星人的心思。「這麼多好去處,漫遊到獨家村去探誰?」,到時裝快餐店買件一帶一路國家的出品,時代不同了,與主旋律接軌,比「潮」或「型」更加「務實理性」。文:太妍 時裝 潮流

詳情

高跟鞋之爭

報載英國一名女子,因為穿平底鞋上班而遭解僱,引發一場高跟鞋攻防戰。作位女性,完全明白一對高跟鞋可以令女性走路時有種美態,因為身體自然反應,會令女士的身形挺直,挺胸收腹屁股翹翹,走路時婀娜多姿的,別有一番美態。但對於工作上需要長時間站立,或者要走來走去時,過高的高跟鞋,會令雙腳產生不良影響,腰酸背痛的情形經常發生,更會造成靜脈曲張,對工作安全情况來說,也要關注。自己是高跟鞋的擁護者,要我穿平底鞋,反而不習慣,更會有向前仆倒的感覺,如果有腳跟的高踭鞋,反而沒有問題。這是每個人的腳形與腳底構造不同。有人穿平底鞋、波鞋也會跌倒,有人穿才高一兩吋的高踭鞋也不懂行路,這是鞋與腳的配合。也不是說鞋子價錢高低,當然,價錢貴的鞋有一定保證,起碼鞋踭不易斷不易脫落,但貴的是否最好,也不一定,只不過,設計師也真可以為你設計出一對適合自己的鞋。近年不少鞋履產品面世,不少鞋墊動輒近千元一對,朋友日前才度腳訂了一對鞋墊作高跟鞋用途,據她說效果很好,穿了大半天也不會腳痛,我相信這就如度身訂造衣服一樣,總有它的優越處。至於上班是否必定需要穿高踭鞋,也真是要視乎公司性質與個人需要。如果是辦公室清潔人員,沒有必要穿上高跟鞋去吸塵吧。至於行政人員或辦公室工作的人員,穿著得體才是首選。每個職位有不同取向,所以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如果有需要,可在合約上訂明,你情我願,當然,如果天天要你穿對三四吋的高踭鞋,也真要好好考慮。所以,自己十分佩服模特兒的專業,有時候,碰上一雙不合腳形的鞋子,也得要撐下去,完全遵守職業守規。至於近年許多機構已沒有特別要求,大家見過不少穿上運動鞋的醫生吧,正如說,大熱天看見不少上班一族,穿上西裝外套、打呔,真是叫人佩服。所以,最重要是尊重場合,尊重工作,不用強迫。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5月15日) 時裝

詳情

中國在Met Gala出的洋相

過了一星期,還是忍不住不說。一年一度的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簡稱MMA)時尚展覽,近日正式公布2015展覽年度主題為「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中國:鏡花水月」;策展人兼大都會博物館時裝學院院長Andrew Bolton表示,希望透過這次展覽,去揭示東西融合的色彩 ── 這是國際版的萬千星輝賀中國,名氣界和時尚圏的軟實力集體向中國獻媚。首先,MMA會連續三個月展出從18世紀至今以來共多達130多件靈感源自於東方元素的時裝作品和高級訂製禮服(haute couture),包括Alexander McQueen、Jean Paul Gaultier、Louis Vuitton、Anna Sui、Dries van Noten、John Galliano、亞裔設計師吳季剛Jason Wu、勞倫斯許Laurence Xu與郭培等人也安排在展覽名單中;同時展廳佈景也將從李安、王家衛、陳凱歌等大導演們的電影場景為靈感布置,並會穿插宋美齡、慈禧太后等歷代極具影響力與風格的中國女性紀錄,以及精美玉器、漆器、景泰藍和青花瓷等東方藝術品。展覽將以貫穿中式意象,呈現一系列「鏡面反射」,聚焦從封建帝國時期到當代時期的中國藝術、時尚和文化變革!另外,「時尚惡魔」安娜溫圖Anna Wintour更親自出馬邀請各方人馬坐鎮慈善晚宴,粒粒巨星,如由香港時裝大亨曹其峰出任本屆晚會榮譽主席,而影后鞏俐、鄧文迪、奧斯卡影后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和Anna Wintour等人共同籌辦。難怪,Met Gala雖與CHANEL 2016 Spring/Summer Show撞期,仍是星光熠熠。洋相 ‧ 中國相本來一場慈善晚宴,大家都將家當傾巢而出,理應錦上添花。但整個星期以來,卻成為國際間的笑話──單看Rihanna身著中國設計師郭培為的定制高級禮服,鵝黃色的毛呢加上長圓擺,令人一看就想起蛋奄烈。Sarah Jessica Parker則戴上帽飾設計大師Philip Treacy的火鳳凰冠,搭配自己與H&M合作設計的黑色禮服,但卻太過神似2008年北京奧運的吉祥物福娃歡歡。Lady Gaga向來浮誇,但今次她穿著 Balenciaga令她看來像半中不西的Dracula。至於一眾女星如Beyonce穿的Givenchy、Kim Kardashian穿的Roberto Cavalli、或是Jennifer Lopez的Versace gown,都是「以少鬥少」,以nudity去演繹她們眼中的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平時衣香鬢影,這些女星什麼靚衫未著過?為什麼一到「中國風」時就出亂子?整晚的慈善晚宴其實是一場costume show,而costume(戲服)往往有其劇作之社會性(gestus,參德國劇作導演兼詩人Bertolt Brecht 著作的”Kleines Organon für das Theater”),它們除了反映造型上特有的價值:如品味、視覺效果、原創性外,戲服本身還是歷史和故事的載體,去反映人對該劇目的詮釋和理解。這不獨是女星們的品味,還反映國際知名的時裝設計師、形象設計師及一眾時尚人物對中國印象/認識的演繹──是什麼?是低俗?浮誇?錯配?肉溢橫流的赤裸?這到底是一台什麼戲?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或許,大會的主題有更好的提示:「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中國:鏡花水月」;中文名「鏡花水月」只是一個無意思的修辭(作者補充:Met Gala的主題是先有英文名,而中文翻譯只取「鏡」字及營造中國文學色彩的意境,但卻譯不出原來的英文典故及神韻,在這意涵下便好像失去了該有的意思一樣。),但英文名卻大有典故,”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是出自Lewis Carroll所作的《愛麗絲鏡中奇遇》,故事是描述一個對自己極度缺乏自信的女孩名叫愛麗絲,意外地進入了鏡中世界,當她凝視著鏡子裡的自己,想把真正的自己看得更清楚;而她的倒影卻瞬間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人。她告訴愛麗絲必須做一個開朗自在的女孩。她引導愛麗絲經歷了一段奇遇,而愛麗絲走過這段路之後,也走出了童年。中國的自信心尤如愛麗絲,但她沒有愛麗絲的純真。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內部貧富差距、貪污腐敗、民族問題的矛盾已是不爭的事實,而中共為了維持政治權力,即使在實行經濟改革後,對思想方面的箝制依然毫不手軟,對於網路關鍵字的封鎖也是片刻不停歇。記得在電影《中國合夥人》中,就充分反映中國人的缺乏自信,他們在中國獲得成功並不能算成功,只有獲得美國的認證,才能算真正的成功;成東青所做的最讓自己感動的一件事,就是向曾經蔑視過孟曉駿的美國實驗室捐一大筆錢,條件是這個實驗室改名為「孟曉駿實驗室」。沒有自信,人就會更財大氣粗;但文化自信,卻不是錢可換回來的。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中,各名人對中國的演繹是失準,還是最真實的公開剖白?只希望中國經歷「奇遇」之後,不要落得夢醒一場空。———————作者:李卓舲原文刊於: Channing: C房創作 時裝

詳情

未完的Selma (一):由Zendaya在奧斯卡的黑人頭說起

作者:李卓舲(曾任時裝雜誌總編、廣告創作人、專欄作家、企業傳訊專才。熱愛生命、遍遊世界、精通吃喝玩樂、在浮世中發現上帝從不缺席。Facebook專頁:Channing: C房創作)今年奧斯卡在台上台下都有一條未完的夢想之路,台上有失意於電影金像奬的《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台下有歌影雙棲的黑人混血女星 Zendaya,因駁了個黑人頭(dreadlock extension)而被時裝達人Giuliana Rancic揶揄她: “I feel like she smells like patchouli oil … or weed.” Patchouli oil (虎尾草油)氣味和weed(大麻)兩者都令人聯想到不是什麼好東西;前者氣味刺鼻,多用作止汗劑,暗示骯髒;後者的潛台辭就是指癮君子、邊緣的階層。Zendaya立即在Twitter情切回應:「美國黑人卷曲的頭髮在社會中已受夠了無知人的論斷。我以dreadlocks出席奧斯卡就是要提醒有色人種:我們的頭髮其實已夠好!對我來說,dreadlocks是美和力量的象徵,就像獅子的鬃毛…」Post 一出,引來網民大撐,結果Giuliana 要在電視公開道歉。但若不是Zendaya有知名度及網絡話語權,Giuliana的嘲諷只不過是另一則白人間流傳的家常笑話。就如在Oklahoma一個留dreadlocks的黑人學生被學校趕回家,但白人卻可以梳辮子上學;又或者白人留dreadlocks卻被時裝界吹棒為”edgy” and fashionable。香港人說:命運自主。但對黑人來說,他們在歷史中不但沒有經濟自主,連文化、審美觀一樣如是,例如世界的主流文化覺得皮膚要白皙、身材要高瘦、女性要留長直柔順的頭髮才美,但黑人怎辦?MJ式的悲劇每天發生,就連他們要直髮也要塗藥水,所以他們必須為巻曲的頭髮謀出路──Afro、dreadlocks、braids、cornrows等黑人髮型變成了他們的social/political statement。「美」對世界來說,從來不是權力真空。In my old crazy days,很多黑人女士見到我都很驚訝,怎麼有大好直髮的女子,竟跑去燙dreadlocks,紮braids和染了一個比Allen Iverson更型的cornrows?!當年我就算不是香港最早留這些黑人髮型的人,也必是頭五個了,還記得Headquarter和Private I的 creative hair directors 圍著我的頭朿手無策的樣子;我不是貪好玩,我只是要以行動去redefine世界覺得美的標準,也是去對 black fellows的一種支持!Thomas Dubay 從科學角度寫 “The Evidential Power of Beauty”: “the beautiful is that which has unity, harmony, proportion, wholeness, and radiance.” ;柏拉圖從哲學角度形容: “the opposite of beauty as the unpleasantness of seeing a body with one long leg excessively.”;道德角度呢?美,也是道德,也是品格;不然我們在聽歌看戲之餘,怎會還去考究那些明星是否吸毒死?又或者某某巨星有否婚外情呢?然而,知道美是屬於道德一部份,不代表我們都很美。人寧願用更多的時間,去買即食的外在美。外在美也很好,但外在美會被世界玩死,當審美觀,全由經濟權力主導時,你真的不介意做「現代的slave」?抗衡不道德的文化,需要一點儍勁,一種孤獨得起的勇氣。誰堅持到底,誰就可重寫符號和意義── dreadlocks可以由ethnic pride、political statement變成fashion preference; soul food可以由slave food變成trendy cuisine; 幾個世紀的奴隸民族可以有機會參選總統; 十字架可以由昔日的刑具變成信仰的榮耀; …..(還要我數下去?)今日,你的Selma是什麼?你會為什麼而堅持?Stay beautiful! 時裝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