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普通話和學中文的分別

剛出席一個普教中的論壇,討論氣氛熱烈。講者與參加者提及的論點如下:普通話一定要懂,有家長分享,女兒赴美留學,經常與內地、台灣人交往,幸有一口流利普通話傍身,令她如魚得水。香港人不能故步自封,不能只擁着廣東話過世,除非不踏出香港。但她女兒的普通話不是在中文課堂學,而是看台劇和《康熙來了》學回來的。地道自然,學來毫不痛苦,更沒影響中文科學習。在普教中之下,很多學生有如用外語學中文。為了學普通話,犧牲了中文科,本末倒置。到頭來普通話馬馬虎虎,中文程度卻大受影響。為了學習不難學會的普通話,賠上一整科中文。中文科教授中國文化、道德、文學欣賞,訓練學生思維、邏輯、歸納、語言能力,實在太重要了。精英學生語言能力高,以普通話學習或者不受影響,但凡夫俗子則拉牛上樹。學校不是不知道,用普通話學中文影響成績。中大中文系高級講師歐陽偉豪提出數據,指大部分實行普教中的中學,在高中會轉回用粵語。實行普教中,只有初中三年。文憑試中文科不容有失,還是轉回粵語較有保證。這一局,沒多少老師敢豪賭。到最後,大家把矛頭指向家長,是家長有需求,學校才紛紛轉用普教中的。家長太相信「我手寫我口」,認為普教中能提升中文水平。港大教授謝錫金接受訪問時說,論普通話最純正是北京和東北的學生,但全國中文成績最好的學生多來自山東和江浙,這些方言地方既有深厚的文學傳統,也有完善的出版業。說明中文水平,跟母語是否普通話關係不大。原文刊於明報副刊 普教中

詳情

普教中能學好中文?

文:黃碧雲 (民主黨教育政策發言人、立法會議員)於4月13日召開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教育局長吳克儉向委員會提出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的政策(普教中)。筆者於會上表明反對普教中,並質疑政府為何沒有廣泛諮詢公眾,同時欠缺研究數據分析普教中的成效,卻已將普教中定為中國語文科的遠程目標,難免令人懷疑這是專業和科學化的決定,抑或只是為貫徹國策而作的政治決定。筆者贊成學生學好兩文三語,而普通話/國語/華語更是兩岸四地人民、東南亞華人和海外華人的溝通媒介。香港學生能夠學好兩文三語(包括普通話),對升學就業和與人交往都有莫大裨益。我們要關注的,並非是否有需要學好普通話,而是用什麼教學語言去教中國語文才會有最大效益。是廣東話,抑或普通話?目前有些學校採用普教中,主要考慮香港和內地關係密切,故讓學生有更多機會接觸普通話,至於普教中能否提高學生的中文水平,則非主要考慮因素。不少人認為用普通話教學,可以提升學生中文水準,但迄今尚未有科學化的論證。反之,香港大學中文教育研究中心總監謝錫金則提出相反論據。謝教授一直研究普通話教學的成效,他於2004年發表論文,指用粵語上課有利師生互動,學生亦易於表達自己和參與討論。他引用「2012年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結果,顯示在65個參與國家或地區中,香港在閱讀能力方面排行第二,台灣則排第八,比香港低。由此證明教學語言與學生的中文閱讀能力沒有必然關係,香港學生的閱讀能力高是教材和教學層次的問題。若只重發音 與提高中文水平無關從教育局的「教育城」教材分享網站所得,普教中的分享教材多偏重於提升學生的漢語拼音能力(大埔崇德黃建常紀念學校)、朗誦和說話技巧聲線能力(福建中學小西灣)、普通話聽說能力(香港教育學院賽馬會小學),全部是針對說好、聽好、學好普通話而行,對提高學生的中文水準着墨不多。普教中若只着重學生的普通話發音,將跟提高中文學習水平無關。早前更有報章的專題報道,訪問了多所中、小學,發現普教中成效參差,有中學直言普通話對中文學習造成障礙,有中學甚至推行普教中僅半年便煞停。有老師坦言,普教中難以教授演繹法等邏輯思維,學生更因詞窮而語塞,窒礙學習。強制推行普教中,更可能令特殊教育或南亞裔學生學習中文加添不必要的障礙。從以上各種例子,可見普教中未見其利,先見其害。教育局未深入研究,便把普教中定為遠程目標,並推卻說這是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的決定,實屬敷衍塞責之所為。筆者在此敦促教育局,必須公布普教中的檢討報告,以向學生、家長、老師及社會清楚交代。在未能提供科學實證數據和廣泛諮詢公眾和教育專業界別之前,撤回以普教中作為遠程目標。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普教中

詳情

普教中不如粵教中

最近普教中這個議題因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又再成為教育議題的焦點。在中大讀書這幾個年度,我察覺到中大的中文基礎課程,很多時都以普通話的語法、用字教授中文,所以當時上課的感覺都相當奇怪。董建華時期,香港政府推動「母語教學」,正是標榜「我手寫我口」的好處,而今天推動普教中,似乎與當年所推動母語教學目的有所違背。在古文上,我們使用廣東話朗讀唐詩,比用普通話朗讀的更為順口,平仄、押韻的特點更能夠突顯出來。使用廣東話教古文,容易令學生理解當中的音調變化,掌握廣東話當中的九聲。可惜的是,現時我們在中小學學習語文,都是以實用為前提,中文科和英文科皆用不少時間學習實用文和其格式,卻忽略了最基本的工夫,如遣詞造句、語法等。隨着中小學的訓練,學生最後可能只懂考試,但最後對文學作品的掌握、對廣東話這個母語的基礎也毫不紮實。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在中小學所建立的語文底蘊非常薄弱,直到現在仍然需要花不少氣力和時間,改進本人對中英文語言和語文運用方面的能力。在普教中和粵教中之間,我一直站在粵教中一方。中文不止是我們的工作語言,更應是我們的生活語言、文化載體,廣東話作為我們最為常用的母語,我們應該多學習當中的文化源流和歷史發展。同時,政府亦應推動中小學教育在中文科多使用廣東話,並增加古文和現代文學兩者在中文科教學範圍的內容比重,協助學生掌握中文不同方面的要訣。現時放棄粵教中,推行普教中,實在無法有效提升學生在當下社會的溝通能力,最後令學生的中文水平「兩頭唔到岸」。作者是中大教務會學生委員 普教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