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難重啟 唯有繼續爭

林鄭月娥上任在即,其中一個焦點是:應否、能否重啟政制改革討論?分三方面來說。 從現實看,林鄭月娥上任後重啟政改的機會不大,條件暫時未足;即使她上任後一段較長的時間,條件也不具備。最大的阻力不是香港,而是北京,因為它擁有決策權但毫無意願甚至有抗拒感。最近連串事例和背後的考慮,足以說明這一點。 一、重啟政改的條件和阻力 (1)張德江到澳門視察,講話內容明顯不是針對澳門,而是針對香港,雖不至指桑罵槐,但肯定意有所指。其核心是:澳門「自覺配合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例如:澳門率先通過《基本法》第23條、「愛國愛澳力量始終佔據主導地位」、澳門教育制度能培養官方需要的人才。這些在香港都做不到。概而言之,北京認為澳門的「一國兩制」比香港落實得好。因此,澳門做得好的(落實中央意圖),香港要學;香港做得不好的(如立法會拉布),澳門不要學(其實澳門立法會沒有拉布,張德江的話顯得多餘)。在這種氣氛下,北京還會放手讓香港重啟政改嗎?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央領導人到港澳地區,一般都師出有名,例如回歸大慶或重要的國際活動等。但張德江這次以「視察」名義到澳門去,顯得很彆扭。其實,這是在習近平7月「君臨天下慶回歸」之前的

詳情

沒有政改 沒有民主民生

重啟政改困難重重 民生政策無人問責 林鄭上任在即,她成為最低民望的特首已無可挽回,沒有政治上向人民問責的領導人,態度傲慢不尊重,各政府官員自把自為,認為無需要向人民交待社會民生政策,立法會紛爭持續,對人不對事,不客觀沒道理,實事沒有辦法可以落實。 再者,林鄭所謂的「管治新風格」,頭炮就是打壓7.1遊行,不借維園給巿民作起點及集合,不借政總公民廣場做終點,這實在難看得很,更突顯現時搬龍門式管治的缺陷與政制的困局。 建制派竟然再次說泛民否決2014普選方案,導致巿民不能一人一票選特首 筆者在本年3月時曾經撰文回應周浩鼎同樣刊登在明報的文章,道出建制派偷換概念與虛偽。現又再故技重施,葉國謙於12/5/2017在明報撰文,建制派再次指出泛民否決2014普選方案,導致巿民不能一人一票選特首;文章寫到按「8.31決定」推動政改是能夠關注港人訴求。 事實上,建制派所講的必然是假普選,是慣用語言偽術之技倆,看出了醜陋與無恥!由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是不可能出現兩到三名的候選人,像這次特首選舉「點燈」一樣,中聯辦在選舉之先已經知道結果了。倘若人大831框架政改通過,最終也是只有一名候選人,都是林鄭當選,

詳情

不談政改 香港難得到善治發展

林鄭月娥已經肯定是未來5年香港的領導人,但在整個特首寶座競逐的過程中,她只是得到了「西環」及在「西環」動員下的建制派一面倒的支持,卻完全爭取不到香港社會另一個不能忽略的泛民主派陣營的接受。而且,因為這一次特首選舉是如此赤裸裸地「欽點」得令人反感,加上林鄭月娥在過去兩年多來的表現,一手把自己原有的高民望差不多都葬送掉。這樣的開局似乎已經預示了林鄭月娥口中的「管治新風格」能夠成功落實的機會並不樂觀。就算真的能引入一些較新穎的處事手法,但就足以抵消制度及結構上的缺陷所造成的問題嗎? 還有兩個月便會上任,要評估林鄭月娥這一屆新政府的前途,大抵可以從3個方面來分析:第一,要看林鄭月娥能否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任與支持;第二,要看她是否能夠有效落實她近期不斷反覆提及的所謂「管治新風格」,從而更有效解決多年來累積下來的各種政策問題;第三,也是要看她如何處理十分棘手的政改問題。 其實這3方面可說是互為因果。首先,林鄭月娥未能以最高民望候選人身分成為特首,除開了先例外,已經令她的新政府從開局及組班蒙上了陰影。 而林鄭月娥的低民望,其中一個原因是她曾經是領導上一輪政改的3人組之首,最終卻未能令香港的政制改革往

詳情

推動政改 林太有責

儘管民意清晰,北京不管就是不管,經歷一場「旨意」勝過民意的特首選舉後,香港社會出現了一種疲態,是心淡、是無奈,充斥着無力感。既然如此,眼見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不是很壞的選擇,唯有暫時卸甲,姑且靜觀其變。 林太上任初期,定必針對特首梁振英用人唯親、立場先行的做法,盡量在公職的人事委任上,重回用人唯才的方向,重新團結社會,減少社會不同陣營的極度對立,絕對是市民樂見。 緩和社會緊張的政治氣氛外,相信林太亦會抓緊兩三項民生政策,希望做出點成績來,按其政綱的?墨,教育、房屋肯定是她的重點。按過往的經驗觀之,若能處理好教育議題,安撫好教師,政府的煩惱可少一大截。 不過,林太不要以為做好民生工作,政改議題便可束之高閣。她近日在一個電視訪問中被問及政改問題時說,本月到北京接受中央任命時,如果有機會,會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本港出現反對人大8‧31框架的情緒,但她不忘重申,即使重啟政改,亦須基於人大8‧31框架這個基礎。 剛結束的特首選舉,是8‧31框架的最好「顯影劑」,讓公眾看清楚8‧31的荒謬。這框架落下的三道大閘,尤其是行政長官參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的這道閘,不單只是阻

詳情

今次特首選舉三大範式轉變

只是短短一個星期,一場激烈的特首選戰,眨眼間彷彿已成明日黃花。但我認為這也是時候,總結一下,究竟今屆特首選舉建立了一種怎樣範式的時候。 比起5年前,今屆的特首選舉明顯出現了三大範式轉變: (1)中央由上屆容許兩名建制派落場和入閘,變成今屆只支持單獨一人,其他哪怕也是建制派,都遭到阻撓和封殺,且在提名期之前,已就人選早早拍板和「箍票」,好讓建制派選委早早歸隊,不像上屆般拖延至選前最後一個星期才明確表態及「箍票」。 (2)競選期由上屆接近半年,縮短至今屆只有短短兩個多月。 (3)以往特首選舉,最後結果,好歹都是在民意調查中領先的那人勝出,中央、選委與民意,三者並不相悖;但今屆林鄭月娥,卻成了1997年之後,唯一一名競選期間民望低於對手但卻勝出的特首。 有關民望的第3點,我早在上星期一(3月27日)刊登,本系列第一篇〈林鄭月娥的「民望之痛」〉,已經談過。今天我們且集中談談另外兩點。 以「流選」、「分裂」為由只容一建制派落場 上屆特首選舉,建制派有梁振英和唐英年兩人逐鹿。起初中央較傾向唐這一邊,但仍容許兩人同時落場和入閘。後來形勢峰迴路轉,才在最後階段轉而拍板支持梁,並在最後一個星期,派遣劉延

詳情

「民主300+」與語言偽術

對於「民主300+」背住「對抗西環」的情意結,推動成員投票選曾俊華為下任特首,聲稱他是「民望較高」及因而是「較可團結港人」云云,筆者有需回應這種語言偽術的說法。 首先,現時所謂「特首候選人民望調查比較」的結果,其實是既有因着某些媒體和論者在這幾個月來,不斷向市民給某候選人作出一些並非不偏不倚的報導、指稱、指責、評論,亦有因着那些所謂民調的問法之過於簡化、片面、非具多面性,而受到扭曲影響的,及因而是會不可靠的,及其「較可團結港人」的「結論」亦會是不真實的,這種「結論」或「說法」不過是一種語言偽術的說法而已。 事實上,無論哪位候選人最終勝出,都是不會因其當選,而使社會上或議會上具爭論性大之議題,頓變成社會上或議會上沒爭論或爭論性小之議題的,例如:高鐵一地兩檢的議題;全民退保的議題;在逐步收回棕地之前,是否該先行逐步解決重型車泊位的問題,以及該如何解決它們泊位不足之問題的議題;同運的議題(包括同運所要求的所謂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性別認同歧視條例立法、性別承認法、同性別「婚姻」及其領養之立法、跨性別「婚姻」及其領養之立法);政改的議題;河套發展的議題等等。 「泛民」的語言偽術亦可見於其不時有的

詳情

誰搬走港人普選特首的芝士?——寫在小圈子選舉之前

筆者無意貶低民主選舉「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但通過普選形成的集體決定,有「數量感性」和「質量理性」之間的矛盾和內在短視的一面。政治從來都是複雜的,特別是選舉期間的明爭暗鬥,內幕有時是骯髒的、不擇手段的。在政治頂層鬥智角力的糾葛,普通人無法理解。由於互聯網的普及,資訊來得容易,真假難分,知識外在化,人民有錯覺以為自己能夠掌握全部事實,變得自以為是、堅持己見,導致對立。兩極分化非黑即白,競爭民意以決定選舉勝負,這種思維傾向已無法逆轉。網上匿名留言,集體不負責,流於膚淺、情緒發泄的居多。網絡新聞嘩眾取寵,媚俗以爭取眼球,為了高點擊率和出位搶鏡,有些人甚至不惜粗言穢語,庸俗低下的東西實在不少。立場先行,政治也成為「即食式」,簡單地造成對立,撕裂後無法統一。資訊爆炸的同時,市民獨立思考的能力反而大幅倒退。 港人要反對「普羅民粹民主主義」 物極必反,民主選舉氾濫,會墮落為「討好主義」。一切為了選票,競相出位。為了引人注意,出名就好;極速出名更好。反正幾萬票就可當選立法會議員,那真是一條捷徑。民主潮流,沒有人敢於反對。筆者甘冒大不韙,在這裏明確指出:港人要反對存心討好民眾的「普羅民粹民主主義」,要贊

詳情

胡官的口號

退休法官胡國興在十月廿七日宣布參選行政長官後,即頻頻出席各大媒體的政論節目。被問及中央向來敏感的話題,如六四、佔中及會否到中聯辦謝票等問題時,胡官的回答都是符合香港人口味的——指當年六四武力鎮壓學生乃不義之舉;點出佔中乃是年輕人表達自己訴求;甚至拒絕到中聯辦謝票等等。這些言論,對於活在現今亂七八糟社會的香港人來說,可謂「正義之聲」。可是,有一句老話:「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除了可解為不身在其位,不應謀其政外,也可有另一種理解:不在其位,不知如何謀其政。我們從根本去探討行政長官這個職位的特性,行政長官本身是要對誰負責?「應該」是香港市民吧?是的,那只是「應該」。大家內心清如明鏡,行政長官,是對中央負責。既然大家都明白,何以也掉進這些口號的陷阱中?明知競選時所談及的種種,當選後是不可能兌現,更可以反口覆舌地說自己當時並非此意,看梁特這四年,香港人還不明白嗎?當然,香港人經歷四年的折磨,自然是希望有一位敢言的特首,雖不至於對中央發難,至少稍稍捍衛香港人,不要雙手奉送香港。然而實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對於選前如此「敢言」的參選人還是不要期望過高,因為沒有解決普選特首這一環,不管誰在位,也不可能全心為香港人服務。文:劉懿慧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1日) 普選 特首跑馬仔 胡國興

詳情

全球第一的反思

哀悼!沒有問責下的全球第一最近香港獲得多個全球第一,我們是否應該自豪?對不起,我不會。表面風光的是剛公佈的重上競爭力第一,同時亦是連續22年被評為最自由的經濟體。但同時香港亦是全球貧富懸殊最嚴重的經濟體及工時最長的地區。當我們把這些所謂全球第一放在一起看時,我們不禁要問,是誰獲得最大利益呢?是否透過壓迫弱勢而得來的呢?事實上,香港的弱勢社群不單是一般的低下階層,亦包括一些小型的企業同樣面對一個相同的問題,就是壟斷。壟斷帶來最明顯的結果就是欠缺選擇。香港對很多大財團當然是最具競爭力,因為他們可以隨意建立他們的壟斷王國。看領展的意氣風發,他們剝削的不單是消費者,更是大量小商戶。大財團對小商戶透過「公平」合約中嚴苛的條款,使很多中小企都在生死邊沿(marginal firm)。小市民在生活上各必需的生活環節,由住、食及行都是有壟斷的足跡。香港的所謂全球競爭第一亦可反映,香港政府有多偏幫大型企業。看鉛水報告,基本上可以說是政府用無知來串謀。香港政府各部門對建築公司的「包容」可以說是匪夷所思的。根據報告的批評,水務處「未充分理解世衛《準則》以制定適用於本港水質標準的《水安全計劃》及未有採用正確的食水取樣規程等。」既沒有合乎標準的法例,亦沒有合適的執法,最後得益者當然是建築商,可以不斷壓低成本。受害的,再一次是香港一群弱勢家庭,最慘當然是受害的孩子與其父母。要在建立一個較公平的社會,政府的制衡是十分重要的。大財團除了擁有龐大資本的優勢外,他們對市場資訊的掌握及發放,都令他們與其他市場參與者擁有不對等的市場優勢。一般市民根本不可能擔這制衡的角色,簡而言之,沒有政府制衡的所謂自由根本就是偏幫大財團。對市場明顯的壟斷行為到由政府監管下的合約違規視而不見,就是失職、就是偏袒。沒有問責政府制衡下的競爭是不公平的、沒有向市民問責的所謂自由,只是製造貧富懸殊的擋箭牌。從不作應有的監管而得的所謂最大競爭力及最自由經濟體,只是一個笑話,沒有值得自豪的地方。在自由與公平背後真正的問題,仍是老問題,這個政府是向誰負責的?看1200人中有多少是大財團的代表或與大財團有關的代表我們便明白了,普選,從來都是民生最根本的問題。 普選 自由 壟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