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言亦議候任特首系列】逆民而行得不償失

筆者在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提到候任特首林鄭月娥「起步艱難」,第二篇文章建議林鄭月娥在組織問責班子時,以民意為依歸迎難而上。第三篇文章,筆者希望證明中央政府同樣重視香港的民情民意。 香港的傳統左派以愛國為先,科學為次,已盡顯在其對本地自由學者和科學民調的猜忌。筆者主持的民意研究工作,長期受到極左陣營不科學和莫須有的攻擊,已經司空見慣。因此,中央政府是否重視科學的民意調查,筆者只能反覆推敲。 首先,眾所周知,梁振英能夠擊敗唐英年當選特首,明顯是靠民調上位。不過,成也民情,敗也民意,筆者估計梁振英不能連任,理由亦因民望低迷,與董建華一樣。究竟是因為聰明過度,還是力有不逮?筆者相信各有各原因。 撇開董建華和梁振英,筆者希望指出曾蔭權和林鄭月娥能夠「當選」特首,是因為「曾經擁有高民望」。記錄顯示,曾蔭權於2001 至2005年出任政務司司長期間,大部份時間都民望高企,支持率大概維持於六成以上,支持度評分則在55分以上。 至於林鄭月娥,她在2012年出任政務司司長後,初期的民望一直高企,支持率一直維持於五成至六成半之間,而支持度評分就長期維持在55分以上,直至政改爭論開始後,支持率才反覆下跌至四成半

詳情

真偽中間思路與思維

在最近完結的特首選舉中,候選人曾俊華受到廣泛的市民支持。不少分析都提到,他吸納「淺藍絲」溫和建制、「淺黃絲」溫和泛民與「不藍不黃」市民支持的能力驚人。曾俊華的選舉工程證明,其實中間派政治在香港是大有市場。 但這亦帶來另一個問題:為何近年鼓吹所謂「中間路線」的湯家驊那些什麼「思路」,及黃成智、狄志遠等人那些什麼「思維」無論怎樣搞都得不到市民支持,但曾俊華就那麼成功? 要答這個問題,就先要探討曾俊華支持者的思維。從我身邊認識的眾多中間派「薯粉」當中,我發覺他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少抗爭、不屈服。 先說「少抗爭」。我認識的中間派大多對與政權正面抗爭的興趣不大。有些人為了生計、親友而不想走上抗爭之路;有些人相信,現在的局勢並不宜與政權硬碰。不過,「少抗爭」並不代表不抗爭。無論是2003年反抗《基本法》第23條立法,或2014年佔中的早期,甚至是明知中央不支持曾俊華都站出來支持他,這群人到一些大關頭就會間歇地以溫和方式走出來。 至於「不屈服」,中間派市民對一些核心價值或民主發展仍有堅持或期望,否則他們支持民建聯等政團都可以了。他們普遍相信,香港不應變成另一個大陸城市,而政權的高壓姿態更令他們在生活

詳情

「曾俊華現象」與新型民粹政治的崛起

對於「曾俊華現象」,筆者認為對曾俊華的個人魅力和其團隊的公關及社交媒體策略的探討已相當充分;然而對於曾俊華的支持者和民意基礎的構成,坊間似乎除了能夠指出由「淺藍」到「淺黃」(甚至「深黃」)光譜組成,傾向中間和略為保守之外,就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事實上,曾俊華的支持者屬中間卻又不是建制與泛民之間的中間路線,是保守卻又不是親北京親建制的保守主義,以中產為主卻又有跨階層基礎,基本上已超越了所有香港現有政治框架的解釋範圍。就在筆者如墮雲霧的時候,恰好讀了一本名為The Road to Somewhere: The Populist Revolt and the Future of Politics(這裏的「Somewhere」意指非精英、無法於海外定居或工作的普羅大眾)的書,不但能對「曾俊華現象」背後的民眾政治,得出一個較為具體有力的解釋,而且還發現這種民眾政治與以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為象徵的新一輪西方民粹政治,存在着不少共通之處。 沒有被代表的大多數 說起民粹主義(populism),一直以來都是說的人多,但從來也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一般而言,民粹主義者除了傾向反精英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們相信社

詳情

得民心的3個「JT」

「得民心者得天下」,諷刺和悲哀的是,這句話在香港這畸形政治環境不中用。 最近跟一位泛民朋友談起香港的「三JT現象」,覺得非常有趣,在此跟讀者分享一下。 近年香港建制派有3位「JT」,甚得市民尊重和愛戴:一位是剛於特首選舉打過漂亮一仗的曾俊華(John Tsang);第二位是「剝花生」剝到「上癮」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James Tien);最後一位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Jasper Tsang)。 這3位「JT」,同樣是不折不扣的建制人士,在重大政治事件上永無離隊(田北俊於2003年不支持國安條例除外),尊重「一國兩制」、反對港獨,絕對是及格的愛國愛港人士。他們之所以得民心,甚至得民主派支持者的心,在於他們尊重「一國」之餘,更深信保持「兩制」是對香港最好、最有利的安排。 他們從不藐視「一國」,但他們與香港人同呼吸,同樣希望維護「兩制」,捍衛香港制度和價值的獨特性;遇到有違「兩制」精神的事,他們會講香港人話,不會像其他唯唯諾諾的所謂建制派,沒靈魂似的去盲從,甚至會作出質疑。正因如此,他們被建制派甚至被北京打為「異類」。 當「異類」的下場是什麼?曾俊華在特首選舉期間,被左派報章抨擊為與民

詳情

偏執太多 體諒太少

林鄭月娥777票、曾俊華365票。選後,有人說泛民策略投票全輸、天真。究竟什麼才叫輸?連輸贏的定義也沒講清楚,實在無助於檢討路線。回想未開票之先,社會主流對於創造奇蹟,也就是曾俊華當選的期盼,已經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壓力,當有選委不覺得值得一博,民意已排山倒海要求你一博。我認為即使寫「馬後炮」評論,與其純粹點評誰輸、誰天真,較負責任的態度應該先想想:民主派在有限的環境,可以怎樣面對曾俊華的高民望局面?我們都知道無論做什麼,終歸改變不了「欽點」林鄭事實,這次民主派的行動,離做得最好差多少? 沒有民意如淘空靈魂 若真要說民主派在特首選舉輸什麼,分別是不再如以往有多數民意背書。民主運動自1989年起已27年,民主派一直沒有什麼可恃,只有大多數市民支持普選。但這次公眾普遍瀰漫厭戰情緒,表面上選委會選舉取得好成績,但當曾俊華以相較林鄭月娥具親和力、「沒那麼西環」的姿態參選,便與厭戰的民意一拍即合。 民意的主導權落入曾俊華,民主派的行動便變得光怪陸離。策略派追求民意認同,只能跟?曾俊華團隊的「休養生息」、「重回昔日香港」想法走,結果失去話語權。 「lesser evil」所以為「evil」,是因為沒

詳情

民間也要休養生息

林鄭月娥當選,風平浪靜。 選前曾有人擔心,或者是樂觀預期,如果高民望的曾俊華敗陣,會否引起民眾示威抗議,造成管治危機。 結果當然是,太陽照常升起。香港社會經過了「集氣」,似乎驟然進入了另一階段——泄氣。 選舉期間民眾像溺水的人四處找尋稻草,我們寄望某報章的頭版評論文章是泄漏「中央分裂」的天機,寄望高民望可以重複2012年梁振英「黑馬食糖」的奇蹟,又或者寄望北京會考慮超低民望會造成社會動盪……而所有這些願望都徹底落空。 香港民眾經歷了2014年雨傘運動後,第二次民氣潰散。曾俊華的選舉工程,其實也算是一場不舉雨傘不佔街道的民眾示威活動,結果卻和雨傘運動一般,未能在政治上作出實際改變。更相似的是,兩項運動都造成了社會撕裂。 如果雨傘運動是「藍」、「黃」的撕裂,是所謂「覺醒vs.港豬」,那好歹還是政治立場理念完全不同的兩個光譜。但今次曾俊華選舉工程,卻是把原本的民主陣營,內部撕裂。 挺曾的和反曾的以「務實派」和「原則派」自居,互不相讓,各自攻伐,而且這種怨恨並沒有隨着選舉結束而停止。 選舉後兩派仍然互相冷嘲熱諷,某些本來在立法會選舉取得好成績的本土派議員,也因為在選舉中堅持不投曾俊華而寧願投白

詳情

曾俊華現象:溫和政治的完美示範

特首選舉結束,林鄭月娥低民望卻高票當選已是既成事實。未來5年特區政治出路何在,自然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不少人認為經過今次選舉之後,中港矛盾反而會進一步加深,因為雙方對人大8.31決定的原有立場只會變得更堅定,更難作出妥協讓步。對中央而言,泛民取得300多張選委票是一個嚴重警號,假如不堅持特首選舉參選人必須有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支持方可出閘的要求,隨時會失去控制權,風險太大。相反,泛民看見連曾俊華這種建制派核心人物參選也受到諸多刁難,在8.31框架下任何北京看不順眼的人根本全無出閘機會,所以也沒有任何理由去接受這種安排。由此推論,政改重啟勢必遙遙無期,特區善治更難出現,政治張力也只會有增無減。在這種情?下,不少人認為溫和政治全無空間,中港對立的死局根本難以扭轉。不過,我卻認為在兩個多月的選戰中,曾俊華其實是做了一個如何作為溫和派的完美示範,為香港說出了希望仍在。 溫和派首要立足點是站穩港人一方 曾俊華的選舉工程贏盡港人歡心,不少人甚至願意對他那種在中港矛盾上的模稜兩可「騎牆」態度也照單全收。他對23條立法侃侃而談,空言先易後難迴避問題,對8.31框架也從沒堅拒,只是信口開河說要爭取共識、創造

詳情

剖析「陣前換馬」和「棄曾取林」的前因與後果

去年12月初,梁營本來正如箭在弦,為梁振英角逐連任而秣馬厲兵;但不料,梁振英卻突然宣布因為家庭理由放棄角逐連任。這個宣布,震動整個政壇,大家都滿腹疑問,沒有人相信梁真的是因為家庭理由。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是中央改變了對港政策,還是有其他考慮?卻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換人換路線」的期望落空 當時不少泛民都抱有wishful thinking,認為這是中央放棄鬥爭思維、重拾溫和路線、尋求和解所致。這種想法不無事實根據,因為大家看到,去年2月雖然發生旺角騷亂,但3月兩會期間,北京卻吹出「和風」,之後更有連串大動作向泛民示好:先是5月,作為國家領導人的張德江來港歷史性會見泛民立法會議員;接?6月,王光亞接受雜誌專訪時肯定大多數泛民都是愛國且屬建制人士;到了年底,泛民在遭封殺20多年後,更重新獲發出回鄉證;最後,甚至連梁振英也不能連任。 再加上,一直撲朔迷離的《成報》,力排眾議,成功預言梁振英不能連任,於是,大家對該報所提出的「兩個中央」和「兩條路線」論,再不敢輕視,並開始幻想作為鴿派的曾俊華,真的有機會當選,帶領「後梁振英年代」的香港,撥亂反正,重拾一條溫和路線,與泛民修好,修補過去5年來社

詳情

曾俊華落選的處理方式

過去的星期日已經確定了,特首選舉的結果,就是林鄭月娥以壓倒性的700餘票當選。 剩下來的票數加起來也不可能令任何人當選。相信這個結果,對於大部分人來說不難預期。香港爭取這麼久民主就是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發生,而既然香港沒有爭取到民主,民主能阻止的事情自然也阻止不了。 雖然沒有正式普選過,但民調來說,要說「曾俊華比起林鄭受歡迎」,應該也算是很安全的說法。特別是曾俊華擺出的態度與形象,很多人會因此而失望和感到不快。特別是曾俊華雖然沒有任何承諾,但在選舉期間,多次表達了類似曾蔭權的溫和形象,也贏取了泛民的歡心。至少相比起林鄭,泛民普遍都較希望他當特首。民間也有不少人相信,曾俊華的方向是能調和過去5年香港的動盪不安。 香港是否真的能因為曾俊華當選,而回到梁振英之前的時代?現在已不可能證實。不過對於不少人而言,這個不怎樣可靠的希望也被打碎,這點倒是沒有懸念。 但有些事情,我還是必須指出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現在蓋棺定論,我們也可以接受一些我們不得忽視的事實,就是曾俊華這樣沒懸念地落選,至少導致了幾件事,是我們可以健康地處理,也應該健康地處理的。 第一,在特首選舉時,泛民主派與泛本土派的選委,產生過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