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沒有發生——寫在2017特首選戰之後

今次特首選戰的最大教訓,就是小圈子選舉也能引發這般大的民主希望。這無疑打破了「在香港誰都知道小圈子選舉有多壞」的說法,因事情並非這麼簡單。或許小圈子選舉亦有「2.0進化式」,原來,只要放一個如CY(梁振英)般惹人厭惡的候選人登場,那末支持「lesser evil」就大有市場,就算連曾俊華這般認為需要進行23條立法、不否定8.31框架的人也滿有所謂的「希望」。 人們說曾俊華代表了某種「薯粉」的希望,然而問題在於這個「希望」的葫蘆到底在賣什麼藥呢?有人說,這個「希望」是信任、團結,是休養生息,然而若社會上、政治上及經濟上的真實矛盾依然存在,那抗爭就很難消失,可是,圍繞曾俊華的「希望」,卻很少建立在實質的進步政策上。先旨聲明,我明白曾俊華作為「lesser evil」的策略意義,我感到疑惑的只是,當選舉步近尾聲,「薯片」的意義竟無限膨脹起來,人們將他等同「香港的希望」、「公民的覺醒」,甚或「民主之父」之際,這就遠高於那種處境遊戲式的投票策略的意義。 更令我深刻的是一名「薯片」支持者的真情告白。他認為曾俊華的管治代表了港英殖民晚期的甜美時光,那是香港人滿有自信的1990年代,有份咬緊牙關萬事均

詳情

風度

這一屆特首選舉,很多人談論公關策略,其實,我更想講,風度。 記憶中,近年沒有一個選舉,不論是區議會、立法會,還是特首選舉,過程中完全沒有中傷、醜化、互揭黑材料等等的「negative campaign」。但這一屆,統統欠奉,連論壇「疊聲」也不多見。由始至終,各候選人都是落落大方。 就連不入閘的葉劉,都沒有一貫的「藐嘴相」。當大家都用葡萄去揶揄她,她的退選宣言竟沒半點酸溜溜,反而有種「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拍心口啃了它的傲氣。 胡官以超低票落敗,不抱怨、不失望,對林鄭送上祝福,還像個長輩般好言相勸,以後要多聽意見。記者問他,「民主300+」是不是違背良心?他說,是,大家放棄了良心和原則,去作策略性投票。但當記者再問,他們是否欺騙了你?胡官斬釘截鐵說,不,大家早已明言,提名不等於投票。是其是,非其非,不妄自菲薄,也不諉過於人,不扮受害者,這就是氣度。 曾俊華在高民望下敗選,沒半點不忿,落選感言第一件事,就是恭喜林鄭,並呼籲大家給她一個機會。而坐定粒六當選的林鄭,也未見趾高氣揚。她的當選宣言,甚至是參選以來的所有發言中,最順耳的。 有戰意,復有風度,絕不容易,看CY就知。不論是佔中拉人,抑或

詳情

解讀「後梁前娥」的「薯片現象」

提到剛剛結束的特首選舉,曾俊華的「薯片效應」無疑令人印象深刻。撇開政治立場,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認同林鄭月娥的工作能力、務實勤致的態度,反之沒有多少人能說出曾俊華在任財政司長9年有什麼重大功績,反而多會聯想起他多年財案「計錯數」。但為什麼曾俊華的民望就是高於林鄭月娥呢? 常言道「利口不利腹」。理性上清淡的食物對身體好,刺激、口感「過癮」的東西不一定健康,但零食永遠比主食吸引,因為食物不單為了果腹和健康,更是一種心理需要。因此,對大多數人來說,吃香口的薯片比喝一杯鮮奶更吸引。有人把這樣的「薯片現象」訴諸曾俊華競選工程的文宣和公關成功,他在這方面的工作確實有亮點、夠貼地,但這些極其量是外因,不是本質。 另外亦有人會將這解讀成為人們對抗「中央欽點」、「西環干預」的體現,投射在曾俊華身上。我認為這只是反對派的政治議題設置策略,用以打擊最有機會當選的林鄭月娥,將之「抹紅抹黑」,甚至是一種騎劫民意,借用曾的民意向中央施壓,實在不能代表大多數市民的心聲。在支持曾俊華的人當中,我認識不少中間派市民,甚至是當年反佔中、希望社會和諧穩定而傾向建制,政治取向上較保守的市民。當中啟示,值得細味。 選舉就是觀感之戰

詳情

冀曾俊華成立跨光譜智庫

特首小圈子選舉,曲終人散。3名候選人當中,政務官出身、民氣高企的曾俊華,最終不敵取得777票的林鄭月娥落敗。有不少市民感到傷心、失望、氣憤,那是以往在小圈子選舉中,鮮有見過的投入及上心。雖然今次選舉,泛民中人對於是否支持曾俊華上,有不同的看法和策略分歧,例如有人批評為何要支持屬溫和建制派的曾俊華、為何要撐多年來政策親近大商家的前「財爺」等。但我認為,即使是過去,每逢有重大政治議題,民主派亦有過不同程度分歧,這都是平常事。我希望抱持不同看法的民主派成員及支持者,都以最大的諒解去看待彼此在這次選舉的分歧,畢竟泛民並沒有分裂的本錢,我們需要團結,重新上路,迎接新一輪挑戰。 今次選舉,香港市民除理性分析和策略考慮外,不少人是「情緒上」支持曾俊華的,因為他們對於梁振英5年的管治非常不滿、對社會撕裂感到極不耐煩、對腐敗風氣感到忍無可忍;香港人捍衛一套核心價值,希望香港要有制度、有法治、反貪腐,香港應有包容不同聲音的自由,不應被一言堂的政治集團壓制等,更不應由某些親「西環」的政治力量壟斷及操控政府各部分和所有反映民意的諮詢委員會。 特首選舉落幕後,曾俊華究竟何去何從?有些人問,他能否重返政府?坦白說

詳情

民望變威脅 再無中間路線行

當曾俊華的選舉去到最後階段,超高人氣成為了他的賣點,也是他的缺點。 對方陣營開始推出「藉民意威脅中央」的言論,最後結果似乎也印證了,高民望高人氣不是良藥,反而是催命毒藥。 曾俊華和林鄭月娥的認受性恰恰來自兩極端:曾俊華窮得只剩民望,而林鄭坐擁龐大選委支持。而選委背後便是中央。 即是說,這是「香港市民對決中央支持的戰爭」。共產黨雖然常常說「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相信人民,依賴人民」,但一旦黨發現民眾產生威脅,便無法容忍,一山不能藏二虎。 法輪功是一個經典案例。當年法輪功號稱有一億學員,數目超過了共產黨員的數目。 這便引起了共產黨的猜忌,害怕「挾學員以令中央」,所以取締法輪功。 然後上萬學員到北京請願上訪、包圍中南海,更令共產黨鐵了心嚴刑整肅。 可見,民眾的支持對共產黨來說,根本不是正面加分的因素,反而是製造兩個權力核心的問題。 所以曾俊華愈是強調他的高民望,便愈是和特首寶座無望。 但如果他沒有高人氣高民望,可能根本連入閘都無望。這正是民意的悖論。 一個如此害怕民意的共產黨,又豈會如願給予香港有一人一票真正的普選? 這其實也宣告了所謂「中間路線」的死亡。 曾俊華是建制派人物,他對中央某些

詳情

值得思考的論壇問題

幾乎世界各地的選舉論壇,市民都會期望各候選人就施政理念、政綱開展一番唇槍舌劍的精彩辯論。當然,一眾「花生友」甚至會期待着候選人互揭瘡疤、攻擊對方軟肋。3月19日的特首選舉論壇中,各候選人的支持者都有準備充足的問題提交大會,由主持人抽出後交由候選人回答。當中不乏尖銳的問題,但其中有一個問題是,請各候選人「評論一下對手的優點」。 「評論對手的優點」表面上毫無難度,但若放在特首選舉論壇的平台上卻有截然不同的效果。表面一個平凡的問題,卻送給各候選人一個彰顯自己政治風度及胸襟的機會,以及向公眾展示處理政治分歧的魅力與魄力。過往的特首選舉中,不乏給予市民的觀感是互揭瘡疤,私人恩怨的火花蓋過了施政綱領及領袖才能方面的比併,着實令人感到可惜。但今屆的辯論,看似沒有往屆的刺激性,卻有了多一些的政策辯論,不失為一個好的開始。 今屆特首選舉中,3名候選人都是建制派的人。3人各有長短,林太(林鄭月娥)勝出,主要在於其工作能力及施政經驗。除了社福及發展規劃以外,她亦處理過像政改這樣的爭議問題,相信在處理中央與地方關係上有一定經驗。至於「鬍鬚曾」(曾俊華),他的強項一定是他在財經上的經驗、國際上的經貿交往及善於處

詳情

「薯粉集氣」失效 往後會怎樣?

特首選戰告一段落,林鄭月娥當選,輿論隨之轉向她如何籌組新政府,以及如何落實政綱。惟回顧整場特首選戰,仍有一大問號——為何曾俊華可以如此「集氣」?相信大家還記得曾俊華團隊在選前「落區衝刺」的一幕:大批市民夾道歡呼、爭相拍照,聲勢較泛民候選人於5年前、10年前參選時還要厲害。滿城「薯粉」,教部分民主派和抗爭路線中人不勝唏噓,感慨「港豬」當道,竟還讓打着「反對人大8.31」的民主派選委們「all in」一名不會反對人大框架和《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特首選舉候選人。 「薯粉」大「集氣」,由建制高官搖身一變成為香港人一時風頭無兩的精神領袖,最常見的理由是曾俊華團隊超卓的公關策略。感動人心的小品、讓人鼓舞的金句,再加上對手林鄭月娥被冠以「CY 2.0」的標籤,相形見絀下,使曾俊華的臉上閃出了香港政治人物久違了的風采。不過,這類「公關萬能論」似乎把問題過於簡化。其一,難道香港市民就真的只滿足於公關技巧?他們就真的是一頭頭容易滿足的「港豬」?他們就不明白曾俊華也是建制中人?其二,能夠持續地於社交媒體得到正面評價,並在不同地方的街頭得到大批市民支持,而且當中沒有「收錢造勢」的傳聞,相信這不會單純是公關計

詳情

曾俊華的「薯粉之謎」

電影《蝙蝠俠——黑夜之神》中,有一句發人深省的對白: 「要麼你及時像英雄般轟轟烈烈地犧牲,否則假以時日,你就會眼巴巴看着自己慢慢變成一個惡棍。」(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有一種幸福叫高峰時謝幕 雖然選不上特首,但從某個意義上講,曾俊華是幸福的,因為他不用擔心有朝一日,自己會無奈地變成一個惡棍。 始終,民意如流水,政治上亦沒有永遠的朋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更何况是比江湖要凶險百倍的政圈。相反,在最高峰時謝幕,卻可以把時光定格在最美好的一刻。在超過五成人支持他當特首的情况下,步下舞台,從此,便成了一個傳奇。 林鄭月娥或許會感到意憤難平。論能力、論口才、論勤政、論「星味」,沒有一樣她會輸蝕給曾俊華,但偏偏民望卻「輸幾條街」,老天實在不公平。 高民望因為掌握到港人想療傷 事實上,now新聞台的《政情》環節便曾經報道過,林鄭早前與部分泛民選委閉門會面時,便曾因覺得委屈而落淚,不忿自己36年來,犧牲私人及家庭生活,為香港做事,亦曾為香港捍衛過核心價值,只是外界不

詳情

365票之謎

曾俊華取得三百多票,有人說他「雖敗猶榮」,我猜他必同意,否則不會在落選感言裡幾乎泣不成聲。可是,冷靜回看,敗則敗矣,到底是否真有「榮」可言,不無值得懷疑之處。 先談切切實實的開出票數。 非建制陣營既已表明all-in,所以鬍鬚佬取得的365張選票,其實沒幾張來自建制,也就是說,他根本無力抵抗林鄭和其背後主子的吹雞令,建制派裡沒幾個人受他感召而敢於違抗中央,以戰論戰,這當然算是失敗。如本欄日前所述,曾俊華於投票前夕表明的樂觀,純政治語言,全無現實的政治意義,他既高估了建制陣營的道德和自主,也低估了建制陣營的保守和奴性。 再談既無形又具體的政治藍圖。 曾俊華確是做過公僕,但所涉範圍其實甚窄,過去許多年亦只以財政司長為主職,並且年年估錯數,理想保守,願景欠奉,實在不算是什麼高明的財爺。此番,他厭棄其boss,跳出來,豁出去,在中央不庇佑下力爭上游,其志雖可嘉,其努力卻終嫌不夠。本欄昨日已說,他在競選過程裡,除了高舉「團結」魔咒,並未對民主和人權和法治之類香港人最感焦慮的議題提出合乎身分的批判言辭,他雖已是「特首候選人曾俊華」,但對此等議題仍然只像個謹言慎行的「公務員曾俊華」,說話深受條條框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