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偉

「獎門人」曾志偉,沙啞腔,急口令,嘻皮笑臉,聲音拉高八度,娛樂大家。《一念無明》裏的曾志偉,完全脫下諧星以至明星的外衣,一個舊區劏房大叔,平淡的笑容,完全不在意的眼神,哭嚎之時自然而且可信,令觀眾輕易走入角色的內心世界。 電影兩個小時,他不同的神態表情,久久留於腦中。他帶患病的兒子回到劏房,開開心心的介紹這個有窗有床有摺枱的房間,一轉眼,退到房外,轉了個愁煩的苦臉,演活了照顧精神病者的若即若離。 他憶述與亡妻的關係,被老婆睇死的一個死仆街,自卑之餘,又自我開解,自言擔起頭家,做中港司機日捱夜捱,曲折的心情表現得揮灑自如。他流眼淚而觀眾不覺得他在演戲。這種小男人,大家都似曾相識,只不過劇中人遇到的人間悲劇比較刺眼而已。 他在租小說的老店看小說,戴上老花眼鏡,怡然自得,在大風大旱的生活裏,是一個可以透透氣的小綠州。 兒子約會舊愛,是電影中比較寬懷的一幕。他輕鬆的一句,讓人感受到他為兒子高興的大好心情。 他照顧兒子吃藥,在兒子病發時面對沉重壓力,都演得很細;在狹窄的梯間脾氣爆發然後飲泣,都很有感染力。 電影裏,精神病患者是主角,但照顧病人的家人,其實也在情緒的漩渦之中。家裏有人患情緒病,身邊

詳情

一念無明精神病

《一念無明》是描寫精神病問題格外細緻詳實的作品,不但在港片/華語片中罕見,印象中外國片也很少拍得那麼逼真。例如西片《思.裂》拍攝精神分裂的變態狂兇,乘機誇張炮製驚險刺激。就連著名舊作《飛越瘋人院》也是借題諷世多過具體真實感。 余文樂在《一念無明》飾演躁鬱症患者,曾涉嫌釀成家庭血案,「康復」出院是否完全正常呢?親友都不放心,老竇曾志偉同住板間房照顧他也提心吊膽,慎防兒子萬一失控。 新進編導黃進沒有搞奇情驚險,而把主角安危難測的精神狀態、他與父母及前女友的恩怨關係刻劃出色,平實中變化多端,緊扣觀眾心弦。難怪此片獲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和女配角,亦獲香港電影金像獎多項提名。曾志偉和余文樂飾演父子特別出色。 精神病患在世界各地愈來愈多,發狂殘殺新聞常有,最近香港地鐵縱火案就駭人。前年港片《踏血尋梅》取材真案,冷血兇手顯然精神問題嚴重。 不過,文明社會避免歧視精神病人,因此不少電影同情他們,主張善待出院者正常生活;或把狂魔形容為高智奇才,反叛怪傑。《一念無明》也同情主角父子,拍到他倆慘被同屋住客們「公投」迫遷。 但也不能怪責人們對精神病人有「偏見」,因為的確防不勝防,所謂正常人也會忽然大開殺戒,何況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