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法官自己一手摧毁法庭權威

前特首曾蔭權被控接受利益罪,法官陳慶偉在3月6日就控方的訟費申請頒下判辭,陳在判辭中斥責曾蔭權公關在審訊末段安排包括前財政司長、前律政司長及立法會前議員等到庭聽審,毫無疑問是要讓陪審團認為曾蔭權是好人,並得到社會各界支持。陳更斥這種做法是「走後門」,有如以黑衣人威脅陪審團、坐在公眾席威嚇證人。陳稱若在審訊早期留意到上述情况,或會考慮解散整個陪審團云云。 這份判辭頒布後,引來輿論嘩然,各界幾乎一面倒反駁,資深新聞人楊健興更言簡意賅地概括為「不公不實不合情理」。尤其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平常被公眾所仰望,被視為精明、理性、冷靜、權威的法官,竟然也可以犯下如此多顯而易見的謬誤。 我不是一個「法治膠」,從來不認為凡是法官所說的就是真理、神聖、不可批評。這裏且讓筆者舉出今次陳慶偉法官所犯的幾項謬誤。 葉公好龍 陳慶偉稱法庭絕對歡迎被告親友到庭聽審及支持被告,但另一方面卻又一口咬定這些親友企圖影響陪審團,並說他甚至因此考慮解散整個陪審團。 這明顯是一個自相矛盾的說法。陳一方面口口聲聲說歡迎,但問題是當親友真的到庭聽審,陳又在沒有舉出這些親友做過任何不當行徑下,卻已一口咬定他們企圖影響陪審團,並說因此考

詳情

陳文敏:公開審訊

曾蔭權先前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名成立,法院近日判他需支付控方在該次檢控中三分之一的堂費,並批評他在隨後第二次的審訊中的行為。法院指出,由於曾蔭權在第一次的審訊中已被定罪,故不能在第二次審訊中提出良好品格的證據,於是他透過公關公司安排知名人士到法院,藉此影響陪審團,令他們相信曾蔭權有良好的品格。陪審團制度是我們法制中重要的一環,任何嘗試干擾陪審團的行為均屬嚴重的刑事罪行。與此同時,正因為這是嚴重的刑事行為,這類指控必須基於充分的證據,舉證的標準更須沒有任何合理的疑點。可惜,法官的指控似乎只是基於他個人的臆測,並沒提出客觀的證據。判詞中更點名提及某些列席的知名人士,即使判詞說無意指摘他們,但已難免令人認為這些人士可能被公關公司安排以影響陪審團。這是極其嚴重的指控,對相關人士極不公平,而且法官在作點名批評時,亦沒有給予這些人士任何解釋的機會,有違程序公義。事實上,一些相關人士事後分別發表聲明,指列席法院只是出於對朋友和舊上司的支持,並非由公關公司安排。公開審訊是法治重要的一環,對保障公平審訊至為重要。任何人均有權到法院旁聽審訊,法院拒絕任何人進入法庭必須有充分和合理的理由。若法院的判詞令到一些人士不敢到法院旁聽,這除有違公開審訊的原則外,亦影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保障。[陳文敏]PNS_WEB_TC/20180314/s00202/text/1520964273993pentoy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重拾互信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每半個月進行一次特首民望調查、每月進行一次政府民望調查,而對政府的信任程度調查就每三個月進行一次,全部都是呼應有關數字的可變性和重要程度。市民對政府的信任程度,屬於比較深層的取向,不易受到個別政策的影響。 特區二十週年前的最新調查數字顯示,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信任淨值較三個月前大幅回落17個百分比至負1個百分比,是「後梁格局」結束的先兆。縱觀各項民情指標,在市民得知梁振英不會連任後,民情迅速從谷底回升,現在似乎開始回落,新的領導班子似乎要面對嚴峻的考驗。 回顧過去二十年的數據,回歸二十年來,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信任程度普遍比對中央政府的信任程度為高,唯獨在2001 至2004及2008至2009期間,市民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度比對特區政府的為高。前者是董建華年代七一大遊行前後的香港民情低谷,後者則是因為北京奧運和汶川地震刺激起香港人的愛國情懷。前者可謂此消彼沒長,後者則是彼長此亦消。 具體而言,市民對北京政府的信任程度在香港回歸前一直偏低,淨值低至負35個百分點。回歸後,在1997至2000 期間有所改善,徘徊在零淨值的水平,及至2001年下半開始回升,並超越特區政府的信任程度

詳情

林鄭當選後的二三事

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有幾個動作不可忽視。 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為前特首曾蔭權舉行彌撒,不見梁振英,但見林鄭,她並未因為曾蔭權是階下囚而與這位前上司劃清界線,她還是會念舊情的。 林鄭雖無拒絕中聯辦全力拉票捧她上特首之位,但選後卻着意洗脫西環傀儡的觀感。 梁振英當選特首翌日急不及待跑到中聯辦謝票,林鄭則先拜會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的首長,到第三日才去中央政府駐港機構。 中聯辦干預香港內部事務近年愈見猖獗。林鄭強調,向立法會議員拉票、游說,乃特區政府事務,不必中聯辦扮演說客角色。她將約束自己及管治班子,奉行特區政府自己事自己做。 林鄭亦重申,中央政策組在政府人事任命上不再具政治審查角色。她亦有要求現屆政府取消五月的小三評核試。 凡此種種,像在訴說林鄭與梁振英是有點不同,但不足夠令香港人對她改觀。 林鄭首先要明白,她選舉期間的種種個人言行失誤,加上接受西環之恩,逆民意而當上特首,是要付出代價的,包括成為市民宣泄對中央不滿的對象。她及其競選辦主任陳智思怨天尤人之前,應該反躬自省。 陳智思認為,近年發生的事讓中央政府不放心,所以無理由中央會給香港人自治空間。陳智思倒果為因,罵雞蛋不罵高牆。他與林鄭

詳情

【鍾言亦議候任特首系列】起步艱難

筆者進行民意調查,經歷過一任總督和三個特首,他們的民望全部有升有跌。 末代港督彭定康,不愧為政治高手,熟悉民情,掌握民意。民望低落之時,總是處之泰然,從不怪罪民調機構。 董建華商人出身,不懂科學,民望不妙之時,特首唯有請教校長。 曾蔭權屬於技術官僚,當然識得細眉細眼。曾特首說「民意如浮雲」,筆者估計他是希望借用「富貴如浮雲」去表白自己豁達的心情,不想怪責民調機構。 至於特首梁振英,則明顯靠民調上位。可惜,成也民情,敗也民意。當自己民望逆轉,便由身邊智囊發動不智的攻擊,配合自己的語言藝術,結果弄巧反拙,民望愈跌愈低,一眾智囊還賠上了自己的聲譽。 至於林鄭月娥,剛剛當選,情況仍待觀察。競選期間,選擇性引用了不科學的民調數據,似乎是延續了現屆政府的弱點。不過,一句「假如香港人主流意見令我無法擔任行政長官,我會辭職」又令筆者刮目相看。將來的林鄭特首如何理解和詮釋民意和「主流意見」,筆者疑中留情。 今天,候任特首可能需要研究數據。 歡喜也好,討厭也好,任何人士當選特首,便要接受民意監察。港大民研今日發表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的首次民望調查,顯示其民望得分為 55.6,支持其出任特首者不足 43%,反

詳情

韓國總統混戰會在香港重演嗎?

韓國總統朴槿惠被彈劾,總統選舉將在5月初舉行。各黨人選正在厲兵秣馬,即將上演的競選將會是你死我活的,因為他們之間都曾經有過恩怨情仇的背景。香港只是一個小城市,特首選舉的激烈一點不差,只是候選人之間沒有必要你死我活。 目前民意領先的參選人文在寅,上屆選舉敗在朴槿惠手下,但參選可能不是為了一雪前恥那麼簡單。文在寅年輕時曾經參加抗議當時總統朴正熙獨裁統治活動被下獄,而朴正熙是朴槿惠的父親。朴槿惠並非韓國第一個被彈劾的總統,盧武鉉當年被彈劾案,辯護律師就是文在寅。曾任職法務部的現任臨時總統黃教安,當年也曾參與起訴盧武鉉,而他在朴槿惠的彈劾案中被指有所偏袒。 韓國政壇是一趟渾水,各派政治人物都有個人恩怨,這個5000萬人口的國家,民主選舉在磕磕碰碰中走來,當選的總統幾乎都沒有好下場,有被刺殺的、有下台後成為階下囚的、有被流放海外的。 香港只有3任特首,前兩任特首選舉的落選參選人,都沒有對當選的訴諸個人恩怨,李福善家族的李國能和李國章都曾出任政府要職;泛民的候選人攻擊現任特首也是從政黨出發。梁振英當選,反對派對他施以個人攻擊,這個做法是否會成為傳統,要看本屆選舉當選後才能判斷。 回到選舉,韓國選舉

詳情

香港仔政治家

一天的大新聞裏,同時出現兩個「香港仔」,一位是鋃鐺入獄的曾蔭權,一位是半年任期財政司司長陳茂波。 兩人有一個共通點,都  sell 自己出身寒微,曾蔭權說自己曾經是「孤獨推銷員」,陳茂波說自己兒時住木屋。在那個「獅子山下」年代,「香港仔」代表着勤奮拼搏,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努力向上爬就是美德。 當年曾蔭權參選行政長官,報稱「政治家」,亮出口號「我會做好呢份工」,我等自以為有識之士噓聲四起,想不到貼地親民無料到才是皇道。在位七年,土地房屋  hea 做,但也無風無浪,社會和和氣氣,豈料臨尾香。 為何曾蔭權會貪戀深圳豪宅,明知線眼處處,他仍然不懂避嫌,與富豪們玩埋一堆,形象插水,最後自陷囹圄?也許,正是因為他從來無變的「香港仔」性格。 「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很好,不過當你理應過盡千帆、收繮勒馬之時,仍然「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的話,就出事。放不下虛榮,努力爬上頂層落地玻璃大宅,很符合「香港仔」的人物性格。 另一位香港仔陳茂波,任期雖然只剩四個月,仍然要求裝修司長官邸大宅, 謂要以財政司身分招呼訪客,代表香港形象云云。難道曾俊華住了多年的官邸,原來一直很失禮人,接待外賓會令

詳情

曾蔭權的誘惑

當新一屆特首選舉鬥得難分難解,在政治擂台互相廝殺之際,前特首曾蔭權卻被這個帶有「魔障」的寶座,被它所隱藏的誘惑「誘惑」了。一般人可能不明白,特首年薪幾百萬,生活富裕,何以貪小便宜呢?問題是,和特首交往的皆是頂級富豪,坐私人飛機和遊艇,住豪宅。幾百萬年薪連商界打工皇帝都及不上。誘惑由此而來。曾蔭權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令他用幾十年爬上事業巔峰的所有努力,毀於一旦。 由當初被想巴結他撈好處的人簇擁,到最後被記者重重包圍,曾蔭權像一頭獵物,失魂落魄地墮入獵人的天羅地網,被無情的鏡頭捕捉了他戴上手扣、押上囚車的恥辱一刻。 一個人名成利就,周圍都是擦鞋仔,真心難見。當他落難了,家人朋友不計利害挺身施救,反映他平日用真心誠意待人。如果看求情名單,曾蔭權在家庭、朋友、事業都是成功的,是一張輝煌的成績單。 在曾蔭培口中,曾蔭權是犧牲自己上大學的機會,成就弟妹爬上學業階梯的好哥哥,他以身教影響弟妹,他們都成就非凡:曾蔭培當上警隊一哥,妹妹曾璟璇則當上銀行阿姐。兄弟妹團結友好。他判刑前,大部分飛回來支持他。 前律政司長黃仁龍親自到庭為他打氣,又寫了長達十頁紙的求情信,詳列例子立體描繪曾蔭權的處事為人。寫

詳情

勿為梁振英度身訂做政治金鐘罩

在特首選戰風雲詭譎之際,本港法院亦有兩宗涉及公職人員的刑事案件備受公眾關注,其一是「暗角七警案」,涉案七警被裁定襲擊罪成,等候判刑;其二是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嫌收受利益一案,法官完成引導陪審團,隨即退庭商議,即將作出判決。(編按:文章上載時已經有判決並已判刑) 此兩件事於香港而言,雖非光彩之事,但從另一角度看,實有其正面意義:香港尚算仍然擁有健全的法治制度,以及有效的社會制度自我修復功能。法治制度能懲處腐敗、濫權和違法的行為;而社會制度的自我修復功能,令社會問題和制度缺陷被公眾注意到及加以修正。今次事件就突顯將特首重新納入《防止賄賂條例》規範之迫切性。 可惜,「待離任特首」梁振英沒履行上述選舉承諾,如同他的房屋和勞工等政綱一樣,再添「走數」項目。更不幸的是,梁振英自己亦牽涉入不當收取澳洲公司UGL約5000萬港元的指控中,事件仍在調查中,而筆者與另一立法會議員梁繼昌亦成功以立法會規程中的呈請書方式,成立了專責委員會調查其事,將於3月3日正式開會跟進事件。 北京需審慎 莫種禍根 日前有媒體報道,接近北京消息指,梁振英有機會在下月全國「兩會」期間,被委全國政協副主席一職。如果屬實,此破格之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