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與曾蔭權的下場

2月17日,兩樁司法案件成為香港城中熱話。首先,已經被區域法院杜大衛法官宣判成立「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雨傘運動期間在金鐘龍匯道暗角拳打腳踢社工曾健超)的七警(黃祖成、劉卓毅、白榮斌、劉興沛、陳少丹、關嘉豪、黃偉豪,其中陳少丹更因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掌摑曾健超兩次而被加控「普通襲擊罪」,同樣罪名成立),全被判監兩年,不准保釋,立即還柙。雖有可能上訴,現已大快人心。 此外,前特首曾蔭權被控一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及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8女1男的9人陪審團連續兩日退庭商議後,對於涉及東海花園豪裝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以8比1的絕大比數裁定罪名成立,對於涉及何周禮授勳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一致裁定罪名不成立,對於「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因未能達成大比數裁決而被解散,可能涉及此罪重審以及其他罪名上訴等複雜法律問題。案件押後至2月20日開庭,稍後判刑。無論如何,曾蔭權已經成為了歷來被定罪的卸任最高級香港官員。他走出法庭,面黑無力,要人攙扶,一臉憂戚。 這一天是香港人難得開心的大日子,司法的獨立、專業、尊嚴得以實現,令人額手稱慶。然而,大家千萬不要被興奮沖昏頭腦。我想簡要地談談四點:珍惜

詳情

不用分那麼細,梁振英2.0與曾蔭權2.0都一樣

近日特首「選舉」炒得熱烘烘,不但成為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傳媒全力催谷,各「候選人」更又攪造勢大會,又推眾籌為競選工程籌集經費。忽然間,全城假戲真造,仿佛民主已經降臨香港。建制「候選人」落力營造「選舉氣氛」倒是不難理解,但最令人汗顏,卻是無份投票的市民們何以出錢又出力? 作為一個選民基礎只有千二人的小圈子選舉,即使要印郵通,也不過千二份,算上公關等開支,對離職前年薪三百多萬的曾前司長來說, 也只不過九牛一毛。正如不少論者都說過,曾前司長搞眾籌絕非為錢,而是為這個基本上市民零參與的「選舉」,營造「有份參與」的假象,讓人捐了錢,就感覺投了票。至於港人何以落力捐款,其實也不難猜測:狼英的高壓統治未完,又見林鄭步步進迫,此時突然殺出一個看似幾聽民意的曾俊華,不如一千幾百低成本買個希望。說穿了,其實跟每逢金多寶攪珠 前在投注站外排隊落注的人龍差不多,都是希望刀仔据大樹,搏一搏。 然而,值得深思的是,曾俊華(以及其他有能力入閘的候選人)跟林鄭月娥與梁振英,又是否有根本上的不同?正如學者方志恒早前指出,隨著北京的天朝主義的步步進迫,威權主義早已悄然襲罩香港。在這個連民選議員都能隨便「取消資格」的政治氛

詳情

矛頭指向梁特

(編按:由於事情發展比預期快,文章作者動筆之時特首還未有回應事件,及後梁振英回應事件的評論各位讀者可以看作者的另一篇文章:《講大話的小木偶》)也許,按照原先的劇本,隨着立法會選舉落幕,特首戰便正式拉開戰幔。不過,周永勤公開了因被恐嚇而棄選的經過,朱凱廸續受死亡恐嚇而報案。令到這屆立法會選舉,不僅餘波未了,而且愈趨詭異。事實是,暴力、恐嚇,從來都近在咫尺。近者有何俊仁,遠者有吳明欽。因為,有光就有影,有兵便有賊。只是周永勤和朱凱廸這次勇於將事件大白於天下,卻絕非「話事人」預期之內。事件持續發酵,對梁特的連任大計,不無影響。那邊廂,親京的《成報》對中聯辦和梁特繼續窮追猛打。而官司纏身,潛藏已久的前特首曾蔭權,也突然高調接受專訪。這些到底是巧合,還是什麼,實在耐人尋味。有意思的是,曾蔭權在訪問中強調不與現屆特府比較,但卻意有所指地指出梁特引以為傲的兩大「德政」,最低工資和長者二元乘車優惠,其實都是他的傑作。雖然,周永勤在選舉前夕親往深圳「會友」,不難想像他有某些「合理預期」,只是實情與期盼出現極大落差而已。不過,事件卻戮穿了一個公開的秘密,就是所謂的選舉,從來都由幕後「話事人」所操控。正如電影《選老頂》中,神爺(黃秋生飾)向「一哥」坦言,選出來的都是木偶,他(神爺)才是真正的「話事人」。周永勤宣布棄選時,梁特曾表示「解鈴還須繫鈴人」,認為「有關的疑團、謎團,應該當事人自己出來講清楚。」(梁特八月三十日談話內容)不過,當周永勤真的「出來講清楚」的時候,梁特卻出奇地沉默。執筆時(九月八日晚上),梁特不僅沒有發出任何聲明,就是其面書和網誌,均未有更新。尤其是當周永勤九月八日在電台節目上質疑「(梁振英)點會唔知道一個被佢好寵愛嘅梁粉……點會唔知背後發生咩事。」若說「解鈴還須繫鈴人」的話,那麼,是否應向北京要人呢?至於真正本土鬥士朱凱廸,基於他本人及其家人收到「逼在眉睫」的死亡恐嚇,九月八日到灣仔警察總部報案,要求警方調查;並已去信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及梁特。事實是,恐嚇立法會議員,尤其是本屆「票王」,非但衝擊法治,也在侮蔑民意。然而,執筆時(九月八日晚上),梁特同樣未有回應。即便是保安局和警務處已即時發表聲明,表示「保安局局長十分重視和關注有候任立法會議員就他和其家人的安全受到威脅的舉報。」以及「(警方)絕不容忍任何威嚇市民人身安全的行為。」《成報》九月八日的社論,更以〈梁振英瘋了!中聯辦瞎了!組織「港獨」議員見京官陷中央不義〉為題,揶揄梁特成功「運獨」入議會。直斥「梁若不是瘋了,就是居心叵測,有心陷害。」因為「要中央官員見『港獨』議員?完全是荒謬之事。」文章還質疑「中聯辦一般會負責北上行程,究竟中聯辦是否默許呢?」正是無巧不成話,《AM730》九月八日連續第二天刊出曾蔭權專訪,似乎也在項莊舞劍。雖然強調不要「與任何人比較」,但曾蔭權卻意有所指地說,「有人唔記得囉!但有啲人就好記得嘅,譬如最低工資,老人家坐車兩元。」在他任內「好彩做得到」。面對社會撕裂,曾蔭權說,他任內曾企圖以大局着眼作溝通,與不同陣營包括與泛民主派良性互動;並認為交流溝通有助香港發展。他又指出,每個人都有其特性,「如果運用得唔好時,或自己唔係專長做第樣嘢,可能做得冇咁好未定,但最後要接受冇一個人係完美,都有瑕疵。」談到「港獨」時,更直言「有啲嘢係真嘅呢,你點消滅都消滅唔到嘅;有啲嘢係假嘅、係虛浮嘅呢,你唔使做咩佢都會自動消滅。」看似水不揚波,但卻句句話中有話,處處可圈可點。即便是仍有官司在身,但身為前特首,又在這個敏感時刻,曾蔭權的這個專訪,到底是為某人做勢,還是要挫某人的威風,看官心裏有數。弔詭的是,不論是遭到境外威脅的周永勤,受到境內恐嚇的朱凱廸;還是親京的《成報》,久未露面的曾蔭權。其矛頭都指向梁特,大有山雨欲來之勢。(編按:由於事情發展比預期快,文章作者動筆之時特首還未有回應事件,及後梁振英回應事件的評論各位讀者可以看作者的另一篇文章:《講大話的小木偶》) 梁振英 2017行政長官選舉 曾蔭權 周永勤 朱凱廸

詳情

曾蔭權訪問露玄機

選舉完後不到三日,《AM730》就有曾蔭權的一篇專訪,這是他卸任後第一次跟傳媒做訪問。筆者推測當中有不少原因,除了是因為避免過於曝光、令現屆政府尷尬外,其中一個理由是他有官司纏身。那時候他根本和外界隔絕一樣,連國家大型活動都沒有出現,如像人海中消失,及後律政司又正式起訴他,成為香港史上首位被起訴的最高級官員,這些打擊,可謂一沉百踩。今日他再次出現,而且是在一份免費報紙上做一個專訪,在政府物業內做訪問,明顯不是一個私人訪問,而是官式訪問,不同是他不是現屆特首而已。他的出現,有點像當年2012年董建華深潛幾年後又浮翻上面,又搞基金,又暗中支持誰人做特首。當時董的造王者原因非常明確,就是拉下昔日的對手,保送自己派系的人上位,終於成功,但董建華的成功卻換來香港五年仆街。每次他出手,香港都沒有正常過。現在曾可回復自由身,可以做訪問,可謂是洗底。更加重要是這篇訪問所發出的時機,是選舉後才出現。從訪問的鏡頭與剪接,有詳細的計劃,相信不是急就章。這個時間出版其實是代表著選舉後各路人馬對選舉的看法,批評選舉結果建制派不進反退。此外,曾在訪問提到「作為行政長官理應接受批評」這句話,明顯不過說給現任那一位聽。《AM730》老闆是施永青,他曾經是曾蔭權任內的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可謂是曾的智囊,因此這次透過他旗下的媒體做訪問是順理成章。立會選舉完畢,之後便是特首選舉,現在各人等入閘,直路就在面前,但能否入閘仍然等中央發落。因此在確認前,各路人馬亦要熱身以及做準備功夫,如向媒體吹風、製造輿論,找實力之人做後台等等。梁先生近日亦開始放口風有意繼續去馬時,這幫人當然會落力加碼,如早前透過傳媒說曾俊華負面新聞等,以及梁的最大金主及最親密盟友陳啟宗對曾的暗諷等等,都是在正式入閘前大家放的冷箭,期望中箭下馬。稍後梁先生會否有其他媒體訪問呢?當然會有,無線早前已有一個,之後陸續有來。現在曾的出現,是代表那一幫人呢?曾鈺成還是曾俊華?還是其他?以往經驗,曾蔭權極看重曾俊華,甚至說是曾蔭權當年誠邀曾俊華從美國回流香港到政府工作。這些脈絡代表著曾俊華同樣有所部署。但是曾蔭權有官司在身,雖然是前特首、也是歷來民望最高的一位特首(民望相對高,不是代表好,請認清楚),會否反而成為曾俊華負資產呢?相信這需要他訪問後,輿論發酵後民眾的感覺才能夠評估得到。這次特首選舉,會不會再出現黑材料?如當年唐宮事件、小桃園飯局等等?還是有最高的負責人,一槌定音指定一位呢?又要用最不想用但總是要用的一句「大家拭目以待」。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梁振英 2017行政長官選舉 特首 曾蔭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