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哪日才有具幽默感的領導人?

許多人以為一個社會愈不自由開放,當地的人民就愈沒有幽默感,但根據筆者的經驗,這並非必然。因我認識不少新加坡朋友,他們私底下都很愛說笑,當中更不乏譏諷當權者和政治人物的玩笑,我總是聽得捧腹大笑。不過,這些政治笑話當然只可在朋友間說說而已,一旦公開、廣泛流傳,相信一定會招惹麻煩。 以筆者之見,反而領導人的幽默感,卻肯定與社會自由程度掛鈎。我們常看到有些外國領袖,能透過一兩句輕鬆幽默的說話,化解一些令人尷尬的局面。可惜,獨裁者就是缺乏幽默感,因此,香港電台嬉笑怒罵的論政節目,總是被本地親共喉舌報章罵得狗血淋頭,更以香港電台沒有履行「政府喉舌」角色為由,來質疑香港電台浪費公帑。 香港政治人物也有部分是有幽默感的。前港督彭定康卸任前,有記者問他希望香港什麼地方以其名字來命名呢?他笑說既然中央如此「賞識」他,看來近日一座快將落成的建築物,就最適合用作命名了!那就是位於昂船洲的污水處理廠。 至於另一位,就是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共產黨黨員的形象向來都是嚴肅、不容說笑,但他作為一位疑似中共地下黨員卻是例外。回歸前,當時我仍擔任民主黨主席,我們每年都要為籌募經費而奔波,好不容易才籌得約一百萬,但卻從報上

詳情

得民心的3個「JT」

「得民心者得天下」,諷刺和悲哀的是,這句話在香港這畸形政治環境不中用。 最近跟一位泛民朋友談起香港的「三JT現象」,覺得非常有趣,在此跟讀者分享一下。 近年香港建制派有3位「JT」,甚得市民尊重和愛戴:一位是剛於特首選舉打過漂亮一仗的曾俊華(John Tsang);第二位是「剝花生」剝到「上癮」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James Tien);最後一位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Jasper Tsang)。 這3位「JT」,同樣是不折不扣的建制人士,在重大政治事件上永無離隊(田北俊於2003年不支持國安條例除外),尊重「一國兩制」、反對港獨,絕對是及格的愛國愛港人士。他們之所以得民心,甚至得民主派支持者的心,在於他們尊重「一國」之餘,更深信保持「兩制」是對香港最好、最有利的安排。 他們從不藐視「一國」,但他們與香港人同呼吸,同樣希望維護「兩制」,捍衛香港制度和價值的獨特性;遇到有違「兩制」精神的事,他們會講香港人話,不會像其他唯唯諾諾的所謂建制派,沒靈魂似的去盲從,甚至會作出質疑。正因如此,他們被建制派甚至被北京打為「異類」。 當「異類」的下場是什麼?曾俊華在特首選舉期間,被左派報章抨擊為與民

詳情

曾鈺成曾俊華合體互補 困局解鈴?

彭定康初到港,一項重點工程是拉攏曾鈺成支持他的政改方案。我說不可能,彭一定失敗,曾性格和intellectuality獨特而強韌宛如中世紀的虔誠教徒,自小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對抗香港一制,自命中國和自己領先香港(和西方)一百幾十年,可以按自己的方式和方法完成「一國兩制」的歷史和民族新使命(包括自行理解、界定和踐行民主自由)。曾鈺成或是一國兩制最大得益者之一我的估計準確了20多年,近幾年竟愈來愈好像錯得離譜。他像脫了殼,變了另一個人(而又更顯內核「自我」),真真切切認識和認同香港一制,微處宏處以香港政經現實現象細節觀照中國和比較東西方,選擇性選邊站在另一個「歷史正確的一邊」。30多年後,彭定康超越他們的想像完成任務。或許是中國幾線策略的操作,給曾鈺成一個不可完成的任務——使一個根正苗紅的政治人物穿越爭議風眼折服香港異議反對者。他以數學家本性(用自己的方式和方法簡潔快捷解題證明),選擇性出入「反中亂港」的群體和理念,超越中國和他自己的想像,最大限度完成了使命(距歷史的客觀所需還很遠)。「八九六四」後,他帶頭創辦民主建港聯盟;六七暴動、中英談判和《基本法》草擬的政治帳層積,「民主」兩字成為笑柄,左派/親中要「民主建港」簡直超乎自己和敵友的本能想像。他誇海口「不難不做、不難不必我做」(大意);輸了選舉全都是港人的錯。選舉時被逼問「中港矛盾時站哪邊」,民建聯的全港街板宣稱「中港矛盾時,站在香港一邊」(大意),幾十年來不但做不到,而是充當「打港」急先鋒。三四十年的中港「現代開放多元自由法治vs.超傳統超現代專制權威人治、中vs.西」的互為反向的拉扯中,他領軍發言定音,以自己的高智方式與方法為「民主、自由、香港、政治、中國」等基本概念下定義,自行其是,指異議者「被誤導」,或索性抹掉對立觀點說「不存在XYZ問題」,自得其樂。近年來不知怎的,他在建制中一士諤諤,在中國和中方在港主體主流總路線下,偏離若干嚴正主調,另闢旁支蹊徑,走自己的路,層層真誠進入問題,屢次靠近香港核心價值和百多年政經社會人文常識,概念和理念(甚至立場)煥然一新。「自我風騷」超越一貫的自信傲氣,竟流露林語堂說中國人沒有的幽默感,還附送英式自嘲。由五六十年代到現在,他歷經的六七十年來中國和中共思潮政潮組織起伏,近期的文章不乏直筆曲筆反思,隱隱約約出入百多年香港與中國及英國的反覆敵友關係,漂浮於500年的中西文化交流、衝突、融會與轉化。700萬港人和大陸13億人都成為他矛盾統一的思考素材資料,他可能是「一國兩制」最大得益者之一。這大概是人生新階段、新境界,20年後他又可以講一次「不難不必找我」,做年輕馬克思嚮往的獨立思想自由人。這或許是工作需要,但他肯也要懂和信才做得好。香港似沒第二個人可以了。「現代常識」的香港重新界定中國曾鈺成在枝節縫隙中轉向香港的政治和管治「現代常識」——每個個體自立自由自主,社會以個體為基礎組織,以按中立體制和程序運作,公權力受公開透明監察,公私權益分際,多元共同擁有香港,動態公平競爭和發揮,公正由下而上參與政經社會公共事務及決策,分別和集體接受結果。這個常識,中港差異現於每個字、名詞、概念和虛實軟硬的組成部分(人、個人、集體/個體、自立自由自主法治、社會、國族、公權力……),物理與非物質結構與程序的差異可追溯到千百年文化DNA系統。由最微宏虛實軟硬的公與私的人與事,中港兩個世界、兩個時代、兩個香港。百多年來,這個「現代常識」的香港的存在、結構和運作,處處重新界定中國。中國5000年自成一種天地人合一的「一人集體主義」人本道德主義文化生命,自矜自傲,各朝連綿光榮偉大正確。香港以最低代價、最順遂過渡千年變局,外來孽種異質現代性,中國200年和幾十年各階段時而要做、做不到,時而做不到、不屑做,時而做不到、誑言「勝利完成」,時而要超越、掉進懸崖險灘。九七問題上,中國超現實主觀意志對港的「應然=自然=必然」使命是:(a)完全、徹底收回香港;(b)割切英國、人心回歸;(c)換上認祖歸宗的新舊自己人代替,配合中國發展。中國完全不知這些「天經地義、光明正大、歷史大勢所趨」是什麼、和現代世界有多大異同正反對錯、會觸動什麼文化DNA。中國上中下官員不是摸着石頭過河(這太窩囊),而是隱藏、抑制大躍進和文革的唯心盲動冒進蠻幹,要港人自動自覺無聲恭敬馴服。港人在中港100多年差異和五六十年中共治國的陰影下,竭力恣意按中國「一國兩制」承諾和現代社會先進標準要求中國,守護香港、企硬抗爭。中港矛盾是13億人的千年變局三四十年中港深淺層次矛盾與問題、課題主題,不單是曾鈺成一人的問題,而是13億人200年來共同面對的千年變局——怎樣改造和復興傳統「體用魂」、走出去,個人和群族成為世界受尊重的一員。這不單中國攸關,而是香港、台灣和海外華裔和全球70億人跟着一二百年的問題、課題和主題。香港的特異功能造就曾鈺成。他一人示範中國和中方在港內部人需要怎樣反省和撥亂反正、可以怎樣反省和撥亂反正、到什麼程度,為「香港問題、課題與主題」(以至「中國問題、課題與主題」和「中國與世界問題、課題與主題」)提供丁點啟示警示,但也只是丁點零碎,而且不斷反覆。他和曾俊華合演「最佳拍檔」後,隔幾天又跟大正統大勢宣稱選舉主任禁梁天琦選決定正確,(被)收放自如(已失今年來的風趣)。雙曾互補 可紓解失控困局曾俊華和曾鈺成中學都是教會學校,但一個天主教修士學校,一個基督教聖公會學校;一個像六七十年代正常家庭避政治如避細菌,一個六七十年代的例外家庭傳播政治;一個去美國讀書工作,一個一直在香港北望神州、歡欣鼓舞。二三十年後,可能在2017年特首選舉上生命交匯。曾鈺成大半生另有一套超傳統超現代的唯物史觀和理想社會、六七十年後才開竅認識的「現代常識」,曾俊華中學開始自然而然浸融其中。中國要香港在「一帶一路」發揮人文優勢,曾俊華的優勢可補曾鈺成的不足;但曾俊華的認識和感悟自覺性和深廣厚的系統性,不知那優勢的脈絡在中外各國文化差異中是什麼一回事、會遇上什麼問題、怎樣發揮優勢。曾鈺成雖也不大能從中外政經社會歷史人文全景大觀認識香港和「一帶一路」,但有哲學思想和意識形態的底子,敏感度較高,可以補曾俊華的不足。「雙曾」互補,距歷史的客觀所需還很遠,卻是目前香港最可以的一個有效着力點,不能撥亂反正也可以紓解中港官民不顧前因後果、各行即時其是的失控困局。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9日) 特首選舉 2017行政長官選舉 曾鈺成 曾俊華

詳情

拚連任?還是……

今年首掛八號波,但真正的風暴,卻不是天文台說得了。商人辦報的目的,從來就是一個「利」字,包括「正業」以外的無形利益。正在自毀長城的《信報》,去掉了「人」,空留一「言」。不知「余錦賢(敢言)」又是否要改名呢?五月二十三日,余錦賢引述資深政界人士指出,直屬習總的中央委員會辦公廳,已直接派人來港收風調研,「題目包括各界對梁振英的評價,更可圈可點的,是對梁振英UGL風波的意見。」也有「熟悉中央的政界中人透露,聞說北京已就UGL風波撰寫報告,且早前剛完成,當中包含香港重量級法律人士的意見,分析梁振英日後會否被廉署起訴,甚至被英國和澳洲追究的風險。」正是無巧不成話,五月十四日,身兼廉署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主席的港區人大代表譚惠珠,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特首連任條件除了看能力、政綱、傳媒關係、行政立法關係,亦要沒有被廉政公署調查。這對於梁特來說,到底是「仙人指路」,還是「一言驚醒」呢?梁特六月六日晚上出訪法國前,被傳媒問到UGL事件時重申,「那個付款是一個正常的離職安排,而首先報道這件事的澳洲媒體,在報道之後大概五、六日左右,他們已經澄清了,接?也無跟進。」翻查資料,卻找不到梁特口中的「澄清」,這個梁特也真的要澄清一下。不然的話,則有撒謊之嫌。事實是,梁特已間接承認了正被廉署調查UGL一案,所以絕對不是「無跟進」。而此案成為了梁特拚連任的死穴,卻是事實。雖然,梁特明言九月之前也不會表態是否競逐連任,但疑患「亞氏保加症」(自閉)的梁特,即便是得不到中南海的祝福,甚或「被勸退」,也會堅持己見、不畏艱辛、迎難而上、力爭連任。那管最終可能變成陪跑。已卸任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終於表態有意出選,雖然此事成真的可能性不高,但卻說明了民建聯的立場,就是「票跟曾走」。不過,曾鈺成亦明言,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比他更適合當特首;更引用曾俊華的話,指行政長官是一份「衰工」。曾鈺成諸多動作,旨在為曾俊華造勢,已是路人皆見。另一邊廂,「連任辦」既已啟動,自然不會「捱打」。但不知道是情急智生,還是狗急跳牆。梁特「被知會」廉署取消李寶蘭署任執行處首長後,引發連串高層人事變動,事件一發不可收拾。這對於梁特來說,可能只有嘆一句「一切沒法如願」。廉署七月二十九日傍晚六時許突然公布,剛接替李寶蘭出任署任執行處首長的丘樹春,申請提前解約,並已獲批。然而,廉署當晚約九時,隨即發表聲明,表示「較早前申請提早解約的署理執行處首長丘樹春,經執行處同事強烈挽留,並考慮到廉署的整體利益,向廉政專員要求撤回提早解約的申請,並獲一直挽留他的廉政專員批准其要求。」不知道這一次,梁特事後有否「被知會」呢?不過,「兒戲」的背後,卻說明了一個事實,「執行處同事」不會輕易將UGL這宗個案,交予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讓譚主席將個案完結。雖然梁特一再強調,收取UGL的五千萬屬離職安排,但該協議要求梁振英擔任UGL及戴德梁行推薦人及提供顧問服務的部分,並沒有限期。若此,梁特則可能在其特首任內為私人企業服務。值得注意的是,有報道指出,戴德梁行獨家承接了多宗「一帶一路」相關項目合約。弔詭的是,梁特七月二十九日委任新聞處前處長蔡瑩璧為「一帶一路」專員,但任期由今年八月一日起至二○一七年六月三十日止。也就是與梁特現屆任期同時終止,這個是否暗藏玄機,實在耐人尋味。 梁振英 特首選舉 2017行政長官選舉 曾鈺成 曾俊華

詳情

願景?拭目以待!

其實,梁特沒有食言。雖然他說過「N屆都不選特首。」不過,特首之位不是「選」出來,而是「欽點」的。建制陣營至今仍沒有人表態支持梁特連任,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北京還未發出明確信號。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七月二日出席了兩場公開活動,但新聞處只發布了她在香港聾人協進會周年晚會的致辭全文,至於上午在民主思路一周年論壇上的致辭,卻不見影蹤,隻字不提。似乎有點耐人尋味。林鄭月娥在約二十分鐘的致辭中,罕有地以投影片(PowerPoint)詳述對香港未來發展的「七大願景」,明顯有備而來。「七大願景為:「堅穩法治,司法獨立」、「維護人權,保障自由」、「公平選舉,推動民主」、「多元經濟,優質就業」、「培育青年,廣納人才」、「平衡發展,優化城市」、「和諧共融,關心互助」。接連多個四字詞,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弦外之音,其昭然矣!其中最能吸引眼球的是,表明「熱切希望」下屆政府有條件重啟政改;並指出行政長官在沒有政黨支持的情況下,需要更大的認受性,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且不論重啟政改的可能性有多大,但這明顯與梁特的態度有別。兩人的「分歧」,其實早有前科。林鄭月娥四月十日在now《大鳴大放》節目中表示,若自己有份投票(選特首),希望投票時可知道特首候選人的班子。她又不諱言本屆三司十三局中,有些是「埋咗班先識」。梁特隨即反駁,四月十二日出席行政會議前向傳媒表示,這是最理想的情況,但「香港還有一個特殊情況,就是根據《基本法》,主要官員需要由行政長官提名,由中央任命,所以行政長官未當選之前,他還是一個候選人狀態的時候,他如何提名給中央任命,這是一個問題。」雖然,行政長官提名的人,也有不獲中央委任的先例,但未設局也可以先有局長人選。梁特這番話明顯自打嘴巴。況且,特首候選人先有一個候選司局長班子,與中央任命壓根兒是兩碼子的事。說明梁特只有「語偽」,欠缺邏輯思維。這些分歧,亦說明了一個事實,梁特的所謂「齊心」,一直只是「夜行人吹口哨」。現實是,梁班子不獨是名副其實的雜牌軍,而且是一群離心離德的雜牌軍。林鄭月娥二○一二年七月四日出席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談及新班子時,呼籲市民給機會予新班子工作。她表示,作為政務司司長,在任何範疇均會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包括誠信。而接受任命,只想服務市民。記得當時已有市民坦言希望林鄭月娥當特首,但她當時沒有回應。如今,四年過去了,機會給過了。香港的核心價值卻受到嚴重侵蝕,政府不僅威信蕩然,甚至出現誠信危機。林鄭月娥繼「埋班論」、「三座大山」之後,再拋出「七大願景」。而那邊廂,即將卸任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亦放鬆了口氣,引用林鄭那一句「拭目以待」來回應會否參選特首。正是「雙曾蠢動,林鄭態勇」。明年特首之戰,不但揭開了戰幔,而且將會是歷來最精彩的一場選戰。不過,聲稱「未決定是否爭取連任」的梁特,亦早已不甘寂寞。繼之前接受《南華早報》專訪,被質疑為何不講廣東話後,隨即「從善如流」,接受《文匯》《大公》專訪。不過,不僅其作用成疑,而且可能產生反效果。在七月四日刊出的專訪中,梁特刻意避談連任,但這正正是敗筆所在。正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個人陷於愚。即便是不表態,也可以如林鄭般談談對香港未來的願景,又或是談談對下屆政府的期望。梁特只談過去五年說了甚麼,過去四年做了甚麼。這無疑是以水救水,以火救火。只會為對手或潛在對手提供資量,增添彈藥。梁特還重提多宗具爭議的事件,如撐港隊還是中國隊,未解決的五千萬等等。不過,梁特過去四年的「撕政」,實在罄竹難書,黃河水洗不清。如果大家記性不太差的話,在迷你倉四級火期間,梁特與家人正在郵輪度假。然而,梁特卻在專訪中表示工作繁忙,沒有時間會友,也沒有時間游泳云云。事實是,梁特告假之多,早已令人側目。這番「忙碌論」,恕在下真的無法接受。台灣已有一位女總統,英美也很可能出現女首相女總統。地球上再多一個女特首,也不會教人太意外。問題是,香港和澳門也沒有特首不連任的先例。也許,破例與否,還看九月。 梁振英 2017行政長官選舉 曾鈺成 曾俊華 林鄭月娥

詳情

太極高手曾鈺成

最近,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不斷公開暗諷特首梁振英,但卻一直不表態是否支持梁振英明年連任,也不評論其表現,就已經激起許多網民連番叫好,有些人甚至希望他出來參選特首。這種奴才思維和從眾現象令我相當關注,相關思維盲點必須嚴正指出。5月9日,曾鈺成表示:任何重要政治領袖都要凝聚社會,盡量擴大支持基礎,消減反對力量;即使不換特首,特首都需要檢討施政得失,調整政策,強調「政通人和」是新一屆政府重要工作,「大家都見得到,很多人都開聲,說本屆政府『政通人和』這四個字不是很理想,講得較婉轉」。除此之外,繼玩雙關語遊戲「Time lies. See why」及以王安石借古諷今之後,曾鈺成又在《am730》專欄大談「公關災難」,直言回應負面報道時,「及早道歉」才是最佳回應策略,但「有的人永遠不明白這條道理,以為只要矢口否認,就可以擊退任何敵意的指控;一旦被認為所說的與事實不符,那怕出入的只是微末枝節,便會爆發公關災難,墮進誠信破產的深淵」,「例子也俯拾皆是」;「一次小錯失或不致成為災難;但倘若錯誤多次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又或者公眾對當事人本來已無甚好感,小錯失也會被大炒作,令當事人尷尬不堪」。意指何人,彰彰甚明。曾鈺成笑言:「專欄貪過癮啫,最緊要有人睇同好睇,講咗等於無講就唔睇你啦。」他又認為政治人物應該有「器量」。他更否認自己成立的智庫「香港願景」要與梁振英「唱對台」。這些就是曾鈺成的典型思維與語言模式:似實還虛,滑溜閃竄,太極無敵。無可否認,橫跨「紅線」培僑中學和「灰線」《青年樂園》地下黨系統的曾鈺成(《青年樂園》系統的重要關連者還有李廣明、陳序臻、楊咩、大玲、吳康民、曾德成、梁錦松、陳坤耀、黃玉山、徐碧美、小思、陳毓祥、李國強等),可以說是共產黨內智商較高的對手。他自詡為「蓬間雀」,遊走於天地,不飛出蓬間,儼如不倒翁,永遠緊跟黨。要拆穿這套詐術,必先掌握他的三大本領。一、匿名攻擊:他批評其他黨員,從不指名道姓,就算對方沒有對號入座,也能喚起大眾笑謔批評,同樣達到兵不血刃、借刀殺人之目的。與其說這是厚道和沉穩,不如說只是懦弱和狡猾。這是共產黨員的普遍人格特徵。需知道沒有黨組織領導的正式授意「批評和自我批評」,就不能具名公開批評黨組織內部其他成員,但他又需要不斷爭取自己小圈子的利益,怎麼辦?唯有匿名批評對手,鼓動社會輿論,直到對手被打倒,或者自己被組織領導喊停為止。猛出口術,請君入甕,絕非獨立評論,只是鬥爭權謀。無論梁振英是否回應,曾鈺成也能達到自己的目的。二、轉移焦點:在行李門事件上,梁振英製造牴觸公平原則的「特權災難」給全港市民,欲蓋彌彰,但卻被曾鈺成說成是有人製造一場「公關災難」給他自己。換言之,曾鈺成刻意「把加害人說成是被害人」,然後引導大家討論「梁振英既是加害人又是被害人」這個議題,體現梁振英如何「自作自受」,變相放空了針對梁振英及其家人如何衝擊香港社會公平原則的討論。這一招真的很高!如果你要怪曾鈺成斥責梁振英,那麼曾鈺成大可以說「我是為他好,才會對他好言相勸,免得他繼續自殘」;如果你要怪梁振英濫用特權,那麼曾鈺成大可以說「反正他也是公關災難受害者,只要他坦承道歉就好了」。梁振英是否「特事特辦」?曾鈺成不予置評。這正是曾鈺成最狡猾之處。三、虛實混同:當你說曾鈺成劍指梁振英,他就先「否認」(實),然後跟你耍嘴皮,顧左右而言他(虛),聲稱「專欄貪過癮」,一切為了增加讀者量,然後又說政治人物應該有「器量」(實),但又繼續拒絕評論梁振英的表現(虛)。實則虛之,虛則實之,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看完生眼瘡,令你傻笑幾聲,根本全無營養。然而,這些言論已經足以令許多閱世未深的香港市民,以及一眾民主派政治人物,鼓掌歡呼,樂不可支,甚至視為清流,寄予厚望。愚昧至此,令人寒心。眾所週知,曾鈺成是中共在香港的資深地下黨員。最近他在電台專訪中,再次被問及「是否共產黨員」,曾鈺成以「你估呢?」回應,跟梁振英睜眼撒謊說「絕對不是」截然不同。這就是「虛」。然後,他又補充表示:回應這條問題的「標準答案」是「過去好長一段時間,我會將這個看成光榮」,而「這個也都是事實」。這就是「似實還虛」,從無正面回應。接著,他就開始「轉移焦點」,聲稱自己在「左校」培僑中學工作期間,聽過很多有關中國大陸共產黨員犧牲個人利益為集體的故事,所以他在青年時期,「共產黨的形象很光輝,這是事實,但已經很遙遠」。當然,事實絕非如此。焦點渙散後,他話鋒一轉,隱晦地談及梁振英的地下黨員身分:「梁先生」被問及是否共產黨員時,曾經清楚否認,但也沒有人相信,所以「回應這個問題沒有意思」。曾鈺成又表示「從無在香港見過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會告訴別人自己是共產黨員」,但「有很多假的」自稱是共產黨員「招搖撞騙」。由此可見,曾鈺成不斷轉換焦點和轉移話題,但是答案早已盡在不言中。時至今日,如果我們還不正視曾鈺成的資深地下黨員身分,恐怕根本沒有最基本的香港政治常識。此外,如果我們以為曾鈺成是一個「發揚良知的地下黨員」,因而挺曾鈺成而貶梁振英,恐怕不明白共產黨「白臉與黑臉」的統戰與鬥爭技倆,不了解共產黨組織實力的頑強以及黨員有無脫線演出的空間。只要曾鈺成尚在地下黨組織當中,他就只能是他筆下的那隻「蓬間雀」,不可能是一隻展翅高飛而自由自在的大鵬。回顧曾鈺成近日不斷公開暗諷特首梁振英,目的不外乎中共高層企圖營造或者變相放任一種派系之間可控的虛擬競爭氛圍,也不外乎曾鈺成及其上線的派系人馬執意沽名釣譽,協助盟友,猛擲石頭,搶班奪權。畢竟,他必須始終保持一種「進可攻、退可守」的姿態,為自己及其盟友留有充分退卻與轉進餘地。他的盟友是否上文所列《青年樂園》系統的某君(大家可自行回顧),抑或另有其人,未免引發大家無限想像。無論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大家如果繼續吹捧曾鈺成,為他歡呼,加油打氣,鼓勵他成為一位真真正正的脫黨自由勇士,顯然是相當幼稚的行徑。幾十年來,完全沒有刮骨去毒療傷,還在懷緬所謂中共昔日光輝形象,還在說「當時有見識的年輕人必定親共」之類的鬼話,畢竟跟「香港毛澤東思想學會」林敏捷之流,沒有本質上的分別,只有形象上的差異。 共產黨 曾鈺成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