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葉蔚琳,你如何對得住巴士亡魂?

一場導致十九亡魂的巴士車禍,誰會忍心踩在屍體上,去撈自己的好處? 名不見經傳的女巴士車長葉蔚琳,在一夜之間,變成街知巷聞的工運領袖,在幾天內拉雜成軍,自稱「月薪車長大聯盟」召集人,但連正式的會員登記和數字也沒有,單靠臉書和通訊群組,突然要求九巴對話,又霎時衝動搞罷駛,騎劫巴士乘客利益,迫使九巴就範。當司機同事反應冷淡,葉蔚琳不承認失敗,而是藉行動撩起的烽煙,把自己推上「癲」峰。 葉蔚琳在港台《千禧年代》和九巴傳訊及公共事務部副主管林子豪對話,愈說愈激動,把要求改善待遇一事,和九巴十九死意外,混為一談。她騎劫十九個亡魂,要脅九巴。但話鋒一轉,又反過來,站在涉嫌危險駕駛導致十九死的巴士司機之上,慨嘆:三十歲就要坐監!邏輯混亂,不知所云。 她出爾反爾,當知道九巴是以她個人身分會見她,而非「月薪車長大聯盟」身分時,她如做騷一樣,當眾反面,拒絕答應好的會面,還要脅進一步把工業行動升級,但同一天,當她見到勢色不對,估計九巴不會讓步,於是急轉彎,反口再反口,偕同丈夫和九巴會面,改稱什麼身分是不重要。 上一刻的我,不斷打倒下一刻的我。葉蔚琳為了己方利益,騎劫乘客利益,騎劫巴士亡魂,如此不道德的行為,令

詳情

九巴罷工事件:罷工車長錯了?略談罷工兩難局面 文:余照

九巴車長「忽然」罷工事件,源於大埔公路意外後,經「檢討」並與「工會」磋商後,巧立名目地調整「月薪車長」薪金福利,指薪金上升三成,迅即被揭發算式與項目可疑,結果竟然是比之前還少了一蚊!而「代表」各層級的車長協商的「工會」,是張建宗口中「歷史悠久」的工會「工聯會」的屬會。於是,有車長上周得悉方案後,在社交App組織起來,一呼百應,百呼千應,終於成為一宗發人深省的罷工事件。事件在撰稿當天,仍未結束,不過回顧五年前碼頭工人罷工的社會反應,今次九巴車長另組工會式的組織來罷工,再看支持9A狀元「巴膠」(現已成為九巴管理層的狀元司機)言論的乘客,更有不少知識份子趁機分享他們乘搭巴士時的不良經驗,加上罷工車長葉蔚琳與伙伴接受訪問時,提到九巴是「公營機構」,認為身為「公營機構」,應以市民大眾安全為前提云云(根本沒有告知大眾,九巴實際上的大股東是某地產商),就可猜想今次罷工事件,凶多吉少。 回憶五年前一場罷工事件 有人認為車長自己不團結而招至失敗,有人認為泛民工會組織沒有撐場而道德失格,不管以上指控屬實與否,與罷工成敗似乎毫無關係。五年前碼頭工人罷工的其中「班底」是大專學生聯會(學聯),既有學生組織與左翼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