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樓萬事足?

一次過看完寫實式電視特輯《有樓萬事足?》,除了話題性十足的「有樓有高潮」的模特兒和「月儲105%女文員」的故事外,更多的是香港人面對瘋狂樓市,能屈能伸、自強不息和苦中作樂的精神,特別是「港式遠距離婚姻」以及在「住在工廈的甜蜜愛侶」,互相扶持的真摯愛情令人動容。 房屋是基本需要 我不知道節目是否刻意,個案中的主人翁的住屋選擇不論是買還是租的,都在私人市場,又有投資導師教路如何不斷樓換樓,總之就要「上車」,以買樓為一個人生目標或幸福指標。難道這真的是香港人唯一的出路嗎? 正如「月儲105%女文員」的男朋友質疑道:「青春不應用金錢來衡量。」人們耗盡青春,換來的本來只是很基本的生活需要,香港人均居住面積(約15平方米)只及新加坡的一半,劏房戶更只有人均5平方米,這是什麼樣的幸福?更重要的是,政府的角色何在? 為什麼要強調政府角色呢?因為房屋是一種基本需要,就如醫療、教育、食水和治安,是城市最基本的生活條件。尤其是當香港的樓價已超出大多數人的負擔能力,現在房價是家庭入息中位數18年的總收入,因此在這個市場嚴重失衡的情况下,政府的角色就更加重要。 雖然梁振英政府比上屆政府更積極開發土地和建屋,定下

詳情

港女「有樓有高潮」 媒體「有bite有高潮」

「有樓有高潮!」、「冇樓唔好白撞!」無綫電視編導岑應製作的「真人騷」,又有參加者爆出金句。如今再糾纏該港女的「高潮」,似乎過時,不如回顧香港媒體在事件中所經歷的「高潮」,以及這類「高潮」的虛偽與禍害。 岑應過往製作的節目,皆成為全城熱話,包括《盛女愛作戰》和爆出「贏在射精前」金句的《沒有起跑線?》。這些節目的致勝之道,套路相若,就是找來一些即使在鏡頭前也勇於表現「缺德」的參加者,說出很邪惡並「啜核」的sound bite。「sound bite」是傳媒用語,簡單講就是具傳播力的三言兩語。例如林鄭月娥的「原來便利店係冇廁紙賣嘅」,或者警察在台上高呼的「×你老母」。 電子媒體記者每天工作,就是找sound bite,而這是艱難的。聽完受訪者講60分鐘都唔知「cue邊個bite」,是家常便飯。有時候,觀眾看一段經過剪輯的訪問,卻發現全段都悶得發慌。這不一定是記者功力不夠,也可能是該受訪者沒有「畀bite」的能力,說話不夠精警、不夠搶眼。 受訪者不是演員,憑良心說事,實而不華,正常不過。如果記者要拿「好bite」,令訪問變得精彩絕倫,其實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就是教受訪者說話,好像拍劇一樣。經過

詳情

「有樓萬事足」揭示的世界觀問題

馬克思曾言:「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這不代表馬克思不重視如何解釋世界——他一生著作充棟汗牛,就是要在勢利的社會開墾出左翼的天空。大台的節目《有樓萬事足》,各種港女港男對於買樓的想法,多半是他們的世界觀,也就是形而上學的看法。 當中有一女子S,在節目和事後的訪談稱:無樓不能開始戀情、有樓無愛也可,(也許)容許富有的伴侶可暗地裡有第三者、有樓先於高潮,輿論譁然之餘,網民亦群起攻之。筆者貧窮,自然不是S心中那杯茶,但是她的言論,難道不值得市場原教旨主義者大加讚許嗎? 她只是透露了一個市場原教旨大加提倡的現實,也是香港中學的經濟學課本經常宣之於口的:人類是利潤極大化的動物,甚至所有美善價值都有一個價,只要有人付得起錢,人就會為之而賣命,那怕受盡千夫所指,遺臭萬年。當中經濟學家貝爾克大書特書這理論,成為了主導三十多年世界經濟的新自由主義的核心綱領:「市場交易自由置於所有自由價值之上」。 然後,列根和戴卓爾夫人大福削減福利、剝奪工會權力、廢除金融管制等等,為新自由主義者心目中的市場烏托邦掃除障礙,現在香港有一女子S相信愛情也不及市場交易重要,難道不值得讓右派狂喜,三

詳情

學童為什麼自殺?

吾友「墳場新聞」總編「青永屍」有一段時間旅居澳門,他感嘆,澳門還有一點東西比香港好:「人家煲啖白粥都好食㗎!」(人家煮白粥也煮得好吃)這一點我明白。 在香港,大部分香港人都很愛光顧連鎖食店,他們覺得連鎖食店的食材相對安全,如果它們有「小強」(蟑螂)或是衛生問題可以大聲喝罵,拍照放上網求安慰「討拍拍」(安慰之意)倒也沒什麼壓力。反之,如果你光顧的那家所謂「小店」,店員趾高氣揚呼呼喝喝,要是食物有什麼差池,你放上網,我幾近肯定會有很多自稱「鍾愛小店」的網民會出來言語上打你幾十大板。 我們都忙。你每天有幾多時間吃早餐?30分鐘?45分鐘?還是10分鐘?你有幾多時間準備早餐?你會在家吃早餐嗎?還是買一份麵包三文治紙包飲品就完事?你有吃過粥嗎?粥是熱的,吃的時候要慢嘗細吞。當你發現,大部分人根本沒有時間,吃早餐也只是三五分鐘的事情,哪有時間會吃粥?沒有人吃粥,又有誰去煮粥呢? 捱過一關一關又一關 就會好? 以小見大,我和「墳總」都偶爾會好唏噓。不是因為現在香港很多人顛倒是非黑白,而是我們從細節上失去了很多生活應得的「實感」而不自知,從而失去了生活的質素和價值。人在追求的,究竟是什麼?某天,在現代

詳情

從《有樓萬事足》到《1+1的幸福》看「後真相+Gimmick時代」

前言:充滿「Gimmick」的年代 注定話題處境實況節目《有樓萬事足》(2017)會成為人們的熱話。在這個要有「Gimmick」(花招噱頭)才能熱賣的年代,我們怎能責怪相關製作團隊要「語不驚人」地吸引人們的注意力?怪只怪充滿各式各樣資訊轟炸的年代,人們早已對資訊泛濫變得見怪不怪,甚或麻木不仁!這又要如何吸人眼睛及為人多談呢? 於是,在《有樓萬事足》中所強調的真實個案,譁眾取寵也好,語不驚人也好,真真假假都好,我們早有心理準備,因為大家都知道這類型的節目,都含有不少「水份」;「唔爆唔搶」一如女明星胸口事業線不露,又有誰看誰Like誰Share誰分享? 始作俑者可能是《窮富翁大作戰》(2009) TVB製作過多個類似的話題處境實况資訊節目,《盛女愛作戰》(2012)、《求愛大作戰》(2013)、《沒女大翻身》(2014),美其名以「真人真事(改編)」來反映「(某程度)社會現實」。然後再輔以「(所謂)專家」教路矯正,以求達到有「Gimmick」、有話題,卻又不致於「堅離地(太不現實)」。 而這類型真假難分的話題處境實况資訊節目,始作俑者可能源於香港電台的《窮富翁大作戰》(2009),當年我有

詳情

又再提防 假人騷

此情此景,何其熟悉。 本周初,電視台推出預告片,宣傳以買樓為主題的新節目,聲言要用受訪者的置業故事,「交織出樓價瘋狂飈下光怪陸離的社會百態」,非常偉大。結果一如所料,節目未正式出街,主角金句(「有樓有高潮」)、故事(與富商的陳年關係)、五官(白鴿眼),已如病毒在各大媒體廣泛傳播。很多人看,很多人罵,於是有更多人看,又有更多人罵。 「社會現實」——定型 過去幾年,同一團隊為電視台製作過多個實况綜藝節目,標榜為廣大觀眾呈現「真人真事」,反映「社會現實」(一定要加上引號)。這類節目的第一波,名叫「真人騷」——《盛女愛作戰》(2012)、《求愛大作戰》(2013)、《沒女大翻身》(2014),內容全部大同小異:主角盡是(編導眼中)「不正常」的男女,或一直單身,或內外不討好,或身分特殊。於是,節目安排「專家」出手,大力改造,務求令主角回歸「正常」,達成夢想。 全球各地很多真人騷,之所以成功,靠的是一眾真人流露真情,打開心扉。而無綫「真人騷」靠的,則來來去去都是三道板斧: (一)性別——沒什麼比性別矛盾更能挑動觀眾情緒,因此節目圍繞「剩女」、「港女」、「港男」等標籤,將都市男女逐一捧上枱面,被談論

詳情

對大台認真?你就輸了

大台即將播出的「真人騷」節目《有樓萬事足》最近成為網絡大熱,皆因其率先播放的預告片段中,一名「港女」Seasun爆出了一句「有樓有高潮」。 今次《有樓萬事足》,再次由曾製作多個真人騷節目的岑應操刀,之前她的作品《求愛大作戰》、《沒女大翻身》、《盛女愛作戰》、《沒有起跑線?》等,都引起過全城熱話,當中如「贏在射精前」等金句,依然讓人記憶猶新。 正所謂「橋唔怕舊,最緊要受」,今次大台與岑應照辦煮碗,找來有報導指曾與趙世曾同居的「港女」Seasun擔正,先爆出一句「有樓有高潮」吸引眼球,為節目起宣傳之用。果然,不費吹灰之力,再一次成功攻陷各大社交網站與媒體,輕輕鬆鬆又為大台贏一仗。 Seasun一句「 有樓先有高潮 」便震撼全城,辣著現時眾多買不到樓的港人,成為網民批評、討論的對象。但其實「港女」很有可能只是照稿讀,照劇情交戲,大台亦只係搵一個不是藝人、但有少少特別背景的後生女,拍一套劇情是真人騷的劇集,大家又何必信以為真。 對大台認真?你就輸了。 作者facebook 文:費特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