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問題上的「小三角」與「大三角」

在朝鮮半島,目前美韓與朝鮮仍處於對立狀態。有些局外人認為朝鮮不但相當孤立,而且較為危險。然而這種看法將局勢簡單化了。正確分析朝鮮問題,有必要切換視角——將其分別置於不同的「小三角」與「大三角」中看。所謂「小三角」,是指中俄朝、中美朝、俄美朝關係;所謂「大三角」,是指中俄美關係。 就中俄朝「小三角」而言,三方合作多於對抗,而且朝鮮作為小國,目前實際上仍可視為受益方。此種「小三角」關係,可追溯到朝鮮戰爭乃至其前,儘管數十年來處於不斷變動中,但也有其穩定的一面。朝鮮在中俄兩大國間施展「平衡術」,並分別從兩大國獲得其利益,雖然不會盡如其願,但其政權的生存與鞏固確實由此獲得了「外在助力」。 目前美國直接向朝鮮施壓,很難解決朝鮮問題。美國非常關注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角色與作用,這樣朝鮮問題實際也可置於中美朝「小三角」中考慮。在此「小三角」中,美朝完全對立,中朝間合作超過對立,而中美間時而對立壓倒合作,時而合作優於對立。美國希望中國配合美國,使朝鮮在核問題上作出讓步。以往中國對美國主要是虛與委蛇,且未認真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相關制裁朝鮮決議。不過近期中國對朝鮮核問題的反對態度比以往更堅決些,但這並不說明中

詳情

「盧武鉉2.0」——文在寅的平衡外交政策

「政權易轉」是2017年韓國總統大選最廣為當地媒體描述是次選舉採用的形容詞。過去4年多韓國社會在前總統朴槿惠執政的時期,無論在言論自由、經濟公義、勞工保障、青年人就業與教育下一代方面,不但一無是處,更為此帶來更大的破壞力。進入上年年底,她更因被揭發縱容與協助閨密好友崔順實肆無忌憚地干涉韓國政府施政,最終被韓國憲法法院一致通過彈劾下台。下台以後,承接着反朴槿惠群情激憤的民情,提早舉行的總統大選卻深受這股勢不可擋的力量影響,舉國上下的民眾無一不是希望國家能從9年多由保守派持守的青瓦台政權,逆轉回到由進步民主派再次領導韓國政府,走出貪污濫權的韓國政治宿命局面。 大選競選期間,韓國對外局勢環境卻忽然變得風雲不定:先有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後突然對朝鮮推出極不友善的挑釁策略,反過來朝鮮也不甘示弱地進行了多次導彈試射;另外早前決定在韓國部署設置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在大選期間因應朝鮮接連不斷的挑釁,加快了在韓國進行組裝工作,令中韓關係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然而就在薩德系統組裝以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忽然一改早前承諾,提出要韓國一方獨力負擔整體裝置費用,招來韓國舉國上下民眾大為憤怒,影響了原有支持部署薩德

詳情

對韓國的經濟報復有效嗎?

韓美兩國部署薩德系統步伐加快,中國政府與官媒開始新一輪強烈批評韓國的輿論潮,並展開經濟報復,包括限制赴韓國旅遊,禁止韓星表演、韓劇,抵制韓國貨,以及抵制樂天集團等,中韓關係降到最低谷。中國反對韓國部署薩德是固有立場,但經濟報復韓國,雖然可能起到在國內的宣傳作用,對解決問題不見得有效。 中韓經濟依賴非單向 首先,韓國是一個經濟強國,中國沒有足夠力量讓韓國屈服。韓國GDP(本地生產總值)總量排世界第11,約佔中國12%;人均GDP是中國的3倍多,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工業化國家。中韓貿易投資關係緊密:中國是韓國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和進口來源地,同時韓國是中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地和第四出口目的地。貿易關係是雙方面的,對如此密切的貿易伙伴,制裁與貿易戰只會兩敗俱傷。韓國每年從中國獲得大量經濟順差,確實非常依賴中國市場,但中國對韓國一些韓國產品如半導體的依賴也難以一下子找到替代。韓國在中國的投資也遠高於中國在韓國的投資,這些投資背後涉及的都是大量的勞動力崗位。可見,中韓之間的經濟依賴並非單向。 第二,中國對韓國的報復不符合WTO(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貿易規則。大概正因如此,中國並沒有正式打出「制裁」的名號,而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