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美朝峰會

朝鮮核問題曠日持久,美國過往一直依賴中國對朝鮮施加壓力,這次美朝峰會,美國直接和朝鮮對話,繞過了中國,雖然協議未有實質的具體內容,但對解決朝鮮核問題已踏出了一大步。協議能否落實,還要視乎美朝雙方的態度。對特朗普而言,這是歷任總統未能達至的成果,大大提高他在國際社會和國內的聲望,而且繞過先前的六方會談,再次肯定美國雙邊談判的策略成功。對朝鮮而言,美朝峰會亦大大提高金正恩的個人威望,亦證實朝鮮發展核武以增加談判籌碼的策略成功。在過往的六方會談中,朝鮮完全處於被動,近年的一連串核試終於帶來轉機,既能維護政權,亦可望解決朝鮮的經濟問題。在未來的一段日子,朝鮮相信仍然會游走於中美之間。中國是美朝峰會的大輸家,旣被削弱對朝鮮的影響力,還要面對美國的貿易戰。中國近年恃財生驕,以強大的經濟力量不斷干預正常的經濟活動,早已在國際社會引起不滿。中興事件和美朝峰會是一記當頭棒喝。要成為一個真正強國,除經濟和軍事力量外,還需要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道德影響力,即使今天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在國際社會,她依然是一個踐踏人權、壓制維權人士、法治落後的封閉霸權。中美貿易戰如箭在弦,香港當然希望能置身事外。諷刺的是當天高喊愛國的人士, 第一時間提出香港是獨立關稅地區,和祖國劃清界線!愛國?開玩笑吧?[陳文敏]PNS_WEB_TC/20180620/s00202/text/1529432643135pentoy

詳情

馬家輝:黃金機會的浪費

據聞特朗普已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金三胖亦是。兩人可厭歸可厭,但,若不以人廢言,也不以人廢事,朝鮮半島的和解確是世紀變局,深遠影響強國之間的權力關係和世界經貿動態,把獎頒給他們,不能說是完全沒有理由。奧巴馬不是在上任之初已取得了和平獎嗎?以事比事,如果奧巴馬的作為可以,特金二人組的世紀握手亦應及格有餘。所以,可以想見,當特金二人組他日站到領獎台上,趾高氣揚,高舉獎狀,滔滔演說,必又是另一場荒誕戲碼,清楚地告訴世人,「妓女從良」可贏得掌聲與喝彩,「烈女失節」則易遭受萬人唾罵,尤其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做成一樁意想不到的好事,足抵先前所做的百樁荒唐混帳。你可以說這很不公平,卻又可視之為吸引和鼓勵壞人「改過自新」的方便法門;如果連這法門亦被關上,壞人可能乾脆一壞到底,反正沒有回頭路,唯有拚命前行做個終極壞人。公平與否是一回事,能否促成好事發生又是另一回事,後者許多時候比前者更為重要,給暴君一條活路,說不定等於給了未來的無數的老百姓一條活路;這是我的「實用主義」,這是我的保守犬儒。頒獎有頒獎的道理,領獎也該有領獎的姿勢,我們期望當特金二人組站到台上的時候,可以拿出多一些的大國領袖風範,在言語演說上,在態度神情上,多向世人展示超邁的價值和信念,千萬別像先前的「特金會」一樣,只像兩個有著年齡差的生意佬,坐上談判桌,各取所需,各施其策,然後向股東們公布我方成功爭取了多少利潤商機和合作單目,絲毫不提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多麼可惜。現實利益和普世價值根本可以不相違背,絕不是有此即沒彼,可惜特金二人組卻偏不強調,白白錯過百載難逢的黃金演說機會。換上林肯,換上甘迺迪,換上列根,換上克林頓,換上奧巴馬,若逢特朗普的和解處境,必能留下激盪人心的精彩名篇。特朗普終究只是特朗普,寵壞的闊少爺,放肆的生意佬,低而俗的商場惡棍,要他說謊容易,要他口吐金句則甚為難,他的國家或許獲利了,他的國家卻氣度變小了,得失之間,視乎你要的是什麼。至於金三胖,只不過是個被迫害幻想症的獨裁者,不再濫殺已經很好,沒必要旨望他來令我們感動了吧?[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18/s00205/text/1529259215967pentoy

詳情

蔡子強:兩韓峰會裏餐桌上的政治交鋒

上星期兩韓峰會成了舉世新聞關注的焦點。過去4個月朝鮮半島政局峰迴路轉,由瀕臨核戰邊緣,瞬間演變成今天的和平與無核化在望。過程中,兩韓以至美國固然是主角,而中國亦致力不被甩開;唯獨日本卻斯人獨憔悴,完全成了「局外人」,當日於六方會談仍有一席之地,到了今天卻完全被邊緣化。 這還不止,兩韓更在今次峰會巧妙地向日本作了一記示威,讓日本難堪。 一道甜品 引發外交糾紛 筆者一直有研究餐桌上的政治,今次當然也會留意這次兩韓世紀盛會的晚宴菜單。美國CNN網頁按南韓青瓦台所提供的資料,介紹晚宴菜式,並附上照片,更作出政治分析。有趣的是,其中一道菜式引來日本外交抗議。 引發爭議的是晚宴甜品「民族之春」。本來甜品的用意是要為盛會帶來一個甜美結局;殊不知對於「局外人」日本來說,卻既不甜美,亦感受不到春天的暖意。這道甜品其實是芒果慕斯,外面是一個朱古力外殼,敲破外殼後見到慕斯,慕斯上面放了一塊白朱古力,白朱古力上塗上藍色的朝鮮半島地圖作裝飾,寓意春日陽光融化了寒冬凍土,象徵兩韓統一。 但問題卻出在地圖裏的朝鮮半島版圖包括了韓日兩方有主權爭議的獨島(日稱竹島),韓方明顯是要藉此宣示領土主權。這便是日本感到被冒犯的

詳情

楊岳橋:華麗的低頭

大家都記得,薩達姆、卡扎菲下台後的畫面,難看得要死。一代強人、偉大的獨裁領袖,怎會想到自己也有低頭(而且是低到貼地)的一天。 同樣是獨裁者,金正恩前日卻向世人示範了可能是史上最華麗的一次低頭:他的笑容是如此陽光燦爛,即場請文在寅跨過三八線是如此饒富急才,閱兵時雖然因路程非短而稍微氣喘,國際的視線卻瞬間就轉移到跟着他座駕跑的十二名保鑣身上。金仔,真識玩。 金仔識玩的地方,在於知道自己有什麼牌,手上這些牌又可以讓自己「偷雞」還是「晒冷」。或許他打從上台一刻已經盤算着開國,不過一夜變天肯定小命不保,所以才擺出硬姿態,邊說要美國一片火海邊試射導彈,對着中國又像個桀驁不馴的青春期少年;但其實幾年來他剷除國內保守派的行動持續不斷,又炮決又犬決,到他真正大權盡握的今日,他那齣《板門店宣言》終於可以上畫。 由獨裁者搖身一變成為救世主,不是各國經濟制裁逼出來的嗎?我倒認為各國的經濟制裁是金仔逼出來的。他之前擺出強人甚至是瘋子的姿態,無非是向世界塑造「你唔好逼我,我乜都做得出」的形象。有了這角色設定,加上似有還無的核彈頭,習近平要接見他、文在寅要吃他帶來的玉流館冷麵,特朗普還會遠嗎? 說到底,政治都是講本

詳情

馬家輝:壞少爺

北韓試射氫彈,國際社會雞飛狗跳,金三胖看在心裡,必像孩子般高興得拍手大樂。而且愈是雞飛狗跳,他愈必得寸進尺,試射威脅,陸續有來,不在話下——他根本就是個頑皮的bad boy,心裡盡是不安全感,把別人激怒,在激怒的過程裡尋得存在感,便是他的安全感來源。但話說回來,北韓發展核武,雖違聯合國限核協議,亦令國際擔心,卻不一定沒有他的道理。核彈,正如其他所有大型殺傷力武器,你們可以有,為什麼我不能有?你會說,擁核國如美國如英國如法國,有長期而穩定的民主制度,有監督,有制衡,甚至有所謂國際安全文明觀念,但,俄國呢?俄國有嗎?中國呢?中國有嗎?印度呢?巴基斯坦呢?以色列呢?他們的民主真算民主?他們的制衡真算制衡?如果你不怕他們,為什麼要怕我?是否只因他們這麼多年來都受你影響或左右,所以可以有核武?又或因為這麼多年來你們都有偈傾,所以你不怕?有偈傾,才是重點。對歐美世界來說,北韓是地球上其中極少數的「冇偈傾」的國家,美國干預不了她,英國接觸不了她,連中國這個老朋友老兄弟亦對她只有愈來愈微薄的影響力,對於國際社會來說,北韓是「盲區」,而任何「盲區」都等同「蠻區」,會惹焦慮,會惹對抗,更何况北韓確實常有野蠻表現。所以,當北韓試射這樣那樣的導彈,自必更把國際社會推向戰爭邊緣的緊張狀態。面對北韓,美國其實沒有什麼可行選項,唯有暗中或公開找他傾偈,事緩則圓,反正金三胖不會長生不老,這麼臃腫的壞少爺,隨時心臟病發。打仗,不是選項,牽一髮動全身,特朗普再瘋亦不會願意讓世界在戰爭中毁滅。至於加強制裁,有效嗎?如果有效,北韓也不會是今天的北韓了,以至過往對其他國家的制裁亦不見得有效,反正捱餓的並非掌權的獨裁者,捱餓的老百姓亦不見得會揭竿起義去打倒獨裁者,尤其對金三胖這樣的壞少爺來說,制裁是挑釁,更合他意,可讓他用作藉口再搞三搞四。所以,唯有傾偈是王道,找方法給他個面子,緊張情况即易紓解。另個角度看,獨裁的壞少爺其實很易掌握,他要的是面子,他最怕的是丟面子,獨裁者如課室裡的小頑皮,如果連他都制服不了,美國就無資格做老大哥了。目前最大擔心是緊張持續,北韓試射導彈失準,誤射日本或南韓。技術失靈和失手,始是最大的恐懼。[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0909/s00205/text/1504893186482pentoy

詳情

伍麒匡:脫北者藝人林智賢風波:複雜的脫北者及南北韓問題

南北韓的問題從來都是國際時事上的其一焦點,不過,在主流媒體的描述,北韓永遠是有著最極端的論述,例如最封建、最落後、最獨裁。固然,這些都不能完全否認,但若希望深入研究南北韓問題,就不應抱持這種偏見去為南北分高低。而今天於韓國引起極大爭論的林智賢事件,正是印證了南北韓問題中的複雜性。 林智賢聲稱自己於2014年1月成功脫北,歸順南韓,並曾經出演多個韓國的綜藝節目,由於其脫北背景故事能引起大部份對北邊持負面態度的南韓觀眾的共鳴,故她在南韓算是為人認識的藝人。不過,在7月15日,在北韓電視台的節目中,竟然再出現她的模樣,而且還穿上了韓服,掛上有金日成及金正日的紅色襟章。在名為《我們的民族之間》的節目,表示於6月成功回到北韓,並批評在南韓生活猶如在「金錢地獄」過活,而且憶述自己作為藝人被電視台欺壓,以及在酒吧裡做陪客等經歷,令她對南韓徹底失望,所以重回北韓與家人團聚。 她的事件中,除了懷疑是否「被自願」回北韓之外,更重要的是反映了在南北韓議題上兩大重要的議題。第一,正是她在南韓生活的部份,她所訴說的是否真實,暫時亦不能作出結論,不過可反映的是,在北韓生活的人會否適應完全不一樣的南韓生活呢?正如金

詳情

黎蝸藤:美國為何重新執行南海自由航行行動

5月25日,美國海軍導彈驅逐艦「杜威號」(Dewey)在南海進行了特朗普時代第一次「自由航行」行動,進入美濟礁(Mischief Reef)12海里範圍 。根據中國方面的說法,中國海軍導彈護衛艦「柳州號」和「瀘州號」對「杜威號」進行「識別查證」、「警告驅離」。中國國防部與外交部對美國的行動提出抗議,「敦促美方立即糾正錯誤」,不要「損人不利己」。 杜威號行動與以往有大分別 「杜威號」不僅進入美濟礁12海里範圍,還在此水域停留進行墮海救援演習。從國際法上說,與以往行動有很大分別。 美國南海「自由航行」計劃要宣示3個目的:南海絕大部分海域都是國際海域,包括軍艦在內的船隻有航行自由;在12海里領海,包括軍艦在內的船隻可「無害通過」;在沒有資格獲得領海的低潮高地上建造的人工島,也不能取得領海資格,船隻擁有航行自由。 但以前同類行動在最後一項上都存在缺陷。如2015年10月27日的第一次行動中,美艦穿越渚碧礁12海里水域的時候沒有停留。渚碧礁是在低潮高地上建立的人工島。一開始美軍沒有公布細節,而美艦似乎只單純穿越該水域,故當時美國輿論界爭論對美軍是行使了「自由航行」還是「無害通過」;中國輿論則認定

詳情

中國應以新方法解決朝核問題

「一帶一路」戰略構想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2013年習近平主席在出訪中亞國家期間首次提出的中國未來核心發展戰略,旨在打造覆蓋60多個國家的經濟共同體。為了把這一構想具體付諸實踐,中國5月14日在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近30個國家的領導人出席了此次活動。可以說,這是中國今年舉辦的最大外交活動,但5月14日論壇開幕式當天朝鮮卻發射彈道導彈,冲淡了活動氣氛。部分專家還認為,朝鮮進行第六次核試驗迫在眉睫。 在朝鮮的核和導彈挑釁已經越過底線的情况下,國際社會把目光集中到中國,因為中國是能和平解決美朝之間嚴重對峙狀態的唯一國家;但因金正恩的核和導彈挑釁而受到直接影響的國家也是中國。從目前的情况來看,韓國仍然可以通過加強美韓同盟來應對朝核危機,但中國卻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尤其是,朝鮮要利用核和導彈來與美國討價還價,因而中國在外交安全上的空間難免大幅縮小。4月17日《華盛頓郵報》刊登題為「中國的朝鮮半島政策正在坍塌」(China’s Korea policy “in tatters” as both

詳情

朝鮮問題上的「小三角」與「大三角」

在朝鮮半島,目前美韓與朝鮮仍處於對立狀態。有些局外人認為朝鮮不但相當孤立,而且較為危險。然而這種看法將局勢簡單化了。正確分析朝鮮問題,有必要切換視角——將其分別置於不同的「小三角」與「大三角」中看。所謂「小三角」,是指中俄朝、中美朝、俄美朝關係;所謂「大三角」,是指中俄美關係。 就中俄朝「小三角」而言,三方合作多於對抗,而且朝鮮作為小國,目前實際上仍可視為受益方。此種「小三角」關係,可追溯到朝鮮戰爭乃至其前,儘管數十年來處於不斷變動中,但也有其穩定的一面。朝鮮在中俄兩大國間施展「平衡術」,並分別從兩大國獲得其利益,雖然不會盡如其願,但其政權的生存與鞏固確實由此獲得了「外在助力」。 目前美國直接向朝鮮施壓,很難解決朝鮮問題。美國非常關注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角色與作用,這樣朝鮮問題實際也可置於中美朝「小三角」中考慮。在此「小三角」中,美朝完全對立,中朝間合作超過對立,而中美間時而對立壓倒合作,時而合作優於對立。美國希望中國配合美國,使朝鮮在核問題上作出讓步。以往中國對美國主要是虛與委蛇,且未認真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相關制裁朝鮮決議。不過近期中國對朝鮮核問題的反對態度比以往更堅決些,但這並不說明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