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很難

5月7日晚上,位於觀塘工廠大廈的獨立音樂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下簡稱「HA」)遭執法人員要求進場檢查會否有人涉及違法演出,HA工作人員和從國外到港表演的音樂家等數人被捕。香港寸金尺土,獨立音樂人被急升的工廈租金步步進逼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但是,5月7日晚上發生的拘捕,關注點卻不是租金,而是娛樂牌照和表演者工作簽證。 條例無所不包 看你不順眼就可拉人 娛樂為什麼要牌?什麼「娛樂」需要牌?根據《公眾娛樂場所條例》,各種能想像到的音樂會、戲劇舞蹈表演、派對、藝術文化展覽和電影放映都是。另外激光投影放映、演講或故事講說和賣物會等都需要領牌,無論收費與否。還記得在佔領金鐘的時候,投射在建築物牆上的「打氣機」嗎?原來這些充滿創意的藝術家當時可能已經觸犯條例了。那麼「雄仔叔叔」在街邊舉行說故事會也會犯法?無論是金鐘的馬路還是深水埗的空地,怎樣看都不是由康文署、民政署、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或司法機構管理的場所,可以獲得豁免呢。筆者想表達的是:這樣一個管理市民娛樂的條例,幾乎無所不包,看你不順眼,就可以「封艇拉人」。網絡媒體「扭耳仔」指出,整個發牌過程涉及的政府部門眾多,申請娛樂牌所花費的人

詳情

美食車試後感

由鬍鬚叔叔提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統籌的美食車,從構思出台到營運政策都受盡批評。 構思上,不少人指美食車是一個離地的意念,高昂的入場費不但非普通小生意可以負擔,也使美食車出品的價格不會太便宜,消費者不能受惠。而且政府一邊廂不發小販牌,另一邊廂大鑼大鼓搞美食車,顯得「無嗰樣整嗰樣」,非體察民情之舉。 營運上,不用再說也知道,近日很多美食車的車主都投訴政府支援不足,某些營運地點人流疏落、生意冷清。而且因美食車只能固定營運,因此抽中不好的地段,差不多只能「認命」。據報導,華星冰室就是因為無法爭取流動營運而決定退出。 面對這些批評,政府的取態是,美食車計劃是一個旅遊項目,旨在推廣香港,因此不能與小販同日而語。至於地段不佳引致生意慘淡,蘇錦樑先生則指有個別車主錄得最高一天3萬元的生意額,言下之意是指生意額取決於個別美食車出品的吸引度。 為了一探究竟,我趁午飯時間到了被評為人流冷清首位的中環海濱,順道試試美食車「美食」的虛實。是日為星期一,下午一時多。人流沒有想像中少,目測一直也有約20人圍在兩架美食車前,這樣的情況維持到兩時左右我離開為止。不過,美食車的確位置偏僻,而且由於位置剛好凹了進去,從遠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