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煙花三月下「洋洲」

煙花三月是北京「請客」的好時節。從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到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華,一系列高端會議、論壇正密集舉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此時南下訪問即將入冬的大洋洲,箇中深意值得細品。 李克強將於3月22日至29日訪問澳洲、新西蘭,這不僅是其今年首次外訪,還是中國總理自2006年以來對澳洲、新西蘭的首訪。從國際和國內兩個層面看,此訪都對中國具有重要意義。 從國際層面看,中國欲作國際形勢的「穩定錨」,就需要在國際秩序深度重組的當下找到一片「深水港」,南太平洋上的澳洲、新西蘭兩國恰如其分。中國一直把「深耕周邊」作為外交策略的重點,立足亞太,尤其是太平洋地區就成為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根基。 樹立「大周邊」格局關鍵點 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最高層足跡遍佈全球,其中訪問亞太地區國家的頻次最高。經過近5年經營,中國亞太「大外交」格局已初步形成。如今,東北亞因朝鮮半島局勢惡化而進入高度敏感期,李克強避其鋒芒,轉而深化與澳洲、新西蘭關係,對穩定亞太格局而言,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面對逆全球化和保護主義思潮在全球範圍內抬頭,中國欲繼續發展多邊主義、引導區域經濟一體化,就需找準區域關鍵點。澳洲、新西蘭兩國都是中國的貿易逆差

詳情

兩會點評:李克強這5年

3月15日是總理李克強本屆任期最後一場記者會,答問條數也破了紀錄,連加答的一題共答了19條,是近5次最多的一場。明年的十三屆人大內閣雖然換屆,但預料李克強很大可能仍留任總理,所以他在昨天只是約略回顧工作,並無惜別之意。 「習核心」形成 暴露「習李體制」虛妄 自從2012年11月15日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政治局7名新常委首度亮相時,以身體語言對外昭示「習李體制」(7人中僅習近平與李克強向記者揮手,其他5人只是鼓掌)後僅僅6天,李克強就以副總理身分召集國務院各部委會議,喊出「改革是中國最大的紅利」的口號,報道這次會議的新聞稿打破慣例,由團系的《中國青年報》以及中新社、人民網記者聯袂撰寫,而非由官方新華社發出,60多字的引言「改革」一詞出現了6次,可謂振聾發聵。 在2013年就任總理後的首場記者會上,李克強首度提出「壯士斷腕」的決心,以及「喊破嗓子不如甩開膀子」等豪言壯語。但好景不長,國家主席習近平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和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首腦的身分掌握了內地經濟政策和改革路線的主導權,加上「習核心」的形成,暴露出所謂「習李體制」的虛妄,「克強經濟學」不久就偃旗息鼓。 「最無實權總理」 漸適應「首輔

詳情

李克強「十月圍城」 借澳門「過橋」

中國總理李克強視察之行橫掃澳門48小時,離開前總結澳門政府「以人為本」、社會「民生改善」云云,可謂「離地」萬丈遠。無他的,總理出巡所到之處生人勿近,相比兩年前習近平大陣仗到訪,今次安保規格有過之而無不及,即使李總連跑22場所謂公開活動,惟與真實民意相去甚遠,「多看、多走、多聽」純屬一廂情願。一齣「十月圍城」,配合無預警的封路、封橋、封車位、封公園、封大廈出入口,弄得全城風聲鶴唳。就連原來毫不抗拒中央的順民們也怨聲載道,民間甚至有呼聲希望總理「早走早着」。與此同時,被政府統戰的絕大多數傳媒則報道着「另一個世界」,猛力吹噓中央施予的各項惠澳政策。正當市民還是期望領些甜頭來降降心中怒火,靜觀以待中央贈何「大禮」可解棘手民生難題,北京卻還是反覆祭出所謂「一中心、一平台」的支持措施,即繼續推動澳門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多項政策諸如支持澳門設立中葡合作發展基金總部、每年舉辦世界旅遊經濟論壇,以及與絲路基金、中拉和中非產能合作基金、亞投行合作等等,澳門居中角色有限,經濟效益成疑,其他葡語國家得益甚至更大。李克強抬舉澳門是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無形的「跨洋大橋」。李總的話夠坦白!北京就是要借澳門「過橋」,藉此管道輸送銀彈,討好一眾葡語國家,以不斷擴張自家的國際話語權,轉個頭則美其名要「打破澳門賭業壟斷」、「推動經濟適度多元」。連串所謂的支持措施和地位確立,表面上是對「愛國愛澳」、「社會和諧」的獎勵,但於普羅市民而言,什麼中心與平台落到特區執行層面都只是空談(在澳門談休閒旅遊、談葡語發展,不被笑不入流才怪),即使已較貼地的單牌車進出橫琴、粵澳遊艇自由行政策,一律遠遠不及切身感受的房屋、交通、物價等問題來得重要。可以說,大眾對北京給予澳門的硬任務根本無感。李克強又稱讚澳門是「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熱土」,不外乎也是借澳門「過橋」暗貶香港是「焦土」的一貫說法。或許真的日有所思,李總口誤將「澳人治澳」說成「港人治港」。其實早在兩年前雨傘運動結束不久,習近平就已經至少兩次借澳門向香港放話,先在出席澳門回歸15周年典禮,談及維護中央權力、依法治港治澳時,特別強調「切勿左腳穿着右腳鞋,錯打錯處來」,說話衝着試圖以公民抗命推倒人大政改框架的港人而來;接見兩地特首時,又高度表揚崔世安「全面正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襯托被旁落的梁振英,暗示對香港特區管治的不耐煩。今次李克強訪澳,安保部署刻意大幅升級,同樣源於北京要借澳門向香港展示「拳頭的實力」,尤其對剛勝選立法會的自決派和本土派人士表明:北京要把一個地方完全壓下來乃輕而易舉,只有如澳門的「乖孩子」才有糖吃。澳門人角色何在?許多澳門人偏好捨難取易,寧願事無大小找中央出頭,也不願踏實督促特區施政,於是幻想總理駕臨然後天下自此太平。結果李總大戲匆匆落幕,除了剩下一肚「有家歸不得」的怨氣,只有一大堆「有得睇冇得食」的「離地大禮」。市民如夢初醒,任由如何巧立名目,澳門之於北京,就只是一道橋——向葡語國家招安的橋、向香港特區放話的橋。到頭來,澳門人角色何在?無奈就如李總到訪期間一樣,早被拒之門外。作者是澳門專欄作者、社會運動者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4日《明報》觀點版 澳門 李克強

詳情

包容共濟,還看財爺?

也許,李總理克強這回訪澳,也真的遊得興起,在機場停機坪總結行程時,更是收不攏嘴。身旁的澳門特首崔世安竟然站不牢,一聲不響離總理而去。不過,雖然站不牢,但澳門領導人卻坐得很穩妥。梁特看在眼裏,心中不知有何感想。總理暢遊澳門,吃葡撻、買手信、遊名勝、訪民居,與群眾合照,還充分肯定澳門特區政府和澳門領導人,真的羡煞旁人。雖然總理說希望再來香港,但問題是,香港領導人有此氣度、信心和膽量,讓國家領導人走入群眾,與途人握手嗎?真正的中國共產黨,從來都是從群眾裏來,從群眾裏去的。然而,過去四年多,每當國家領導人訪港,都是全城封路,嚴密布防,有如反恐,簡直潑水不入,將領導人完全隔離。那又怎能讓國家領導人看到香港人的「愛國愛港、包容共濟」呢?也許,問題不在於國家領導人的來訪與否,而是方丈真的很小器。雖然,「民意如浮雲」,但民意始終就是民意,不由得抵賴。《明報》十月十一日公布了委託港大民研計劃的特首選舉民調,結果顯示,在五個熱門參選人中,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支持度稱冠,支持率近六成;梁特支持率只有一成八,敬陪末席。梁特當日上午出席行政會議前回應這項民調時,牛頭不對馬嘴地說,「現在還未有人表示要參選二○一七年行政長官選舉。這個民調裏的候選人當中亦完全沒有泛民候選人。」這個「泛民候選人」有點弔詭。首先,今天已普遍以「非建制」取代「泛民」一詞,這說明梁特真的落後於形勢!而非建制陣營有望取得二百多張選委票,如果沒有梁特口中的「泛民」參選人,這二百多票會投給誰,梁特心中有數,亦心存戒懼。當時身在紐約的曾俊華,在紐約時間十月十一日,於美中公共事務協會(America China Public Affairs Institute)主辦的耶魯大學紐約市校友會午餐會中,被協會會長滕紹駿直接問到會否參選下屆特首時,先簡介了特首選舉方法,然後說,雖然現在未有人宣布有意參選,但相信整個(選舉)過程會很有趣(interesting)。他其後會見傳媒時,還意有所指地說,「留意到那個(民意)調查。我會繼續努力。」「民調數字高,是不是就是好的領導人?」白宮發言人這個問得好,亦切中問題所在。大約五年前,梁振英便是挾高民意以令選委,更甚者,是藉高民意,倒逼中央不僅讓他參選,而且最後還讓他當選。但四年下來,如何解決房屋問題、經濟發展,卻又真的「有目共睹」。梁班子重點處理房屋問題的結果,便是實用面積百多二百呎的劏房單位湧現。而且是高調開售,呎價逾萬的「豪宅」。這些只管能否售出,不理能否長住,亦壓根兒不宜長住的單位,完全是浪費珍貴的土地資源。大約四年前,首幅亦是至今唯一推出的「港人港地」,由大陸發展商高價投得,社會譁然。因為計及地價,建築成本及利潤等因素,單位呎價逾萬。誰知,梁特確有遠見,預知今天樓價真的動輒逾萬,即便是所謂的「上車盤」。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港人自住優先」?梁特十月十二日晚上出席地區扶輪論壇的致辭,儼如小型政綱,不僅提出了全新的「港人自住優先」原則,還忽發奇想地提出以成本價售樓。他說:「我們可否這樣想像呢?有需要的香港人,譬如準備組織家庭的青年,他們只需要付造基建的費用,再加上建屋的建築費用,我們就賣樓給他們。」這個近乎天方夜譚的構思,不知道是否受到「游女神」的啟發呢?回說李克強總結訪澳行程時表示,感受到「澳門同胞愛國愛澳、包容共濟、勇於進取的精神」。除了「團結」一詞似乎成了主旋律外,「包容」一語,也真的可圈可點。習總書記今年九月四日,便以〈構建創新、活力、聯動、包容的世界經濟〉為題,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上致開幕辭。今年四月十九日,習總在北京主持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時,強調對廣大網民「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對建設性意見要及時吸納……」。《強勢領袖習近平》一書更引述學者,用「發展、和平、變革、合作、包容」十個字,概括了習總的外交新思維。正是無巧不成話,曾俊華日前在紐約會見傳媒時,也曾表示「我們香港一向都是抱着一個相當包容的心態,大家都有一個言論上的自由,他們有自由去表達他們各方面的看法……。」說到這裏,到底誰更能緊跟北京步伐,更能與北京統一口脗,似已寫在牆上。 梁振英 習近平 曾俊華 李克強 特首跑馬仔

詳情

李克強視察澳門對香港的啟示

國慶節剛過,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便赴澳門視察並出席「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李克強此行,不僅體現了中央對澳門「中葡平台」地位的重視,更體現出中央對一國兩制方針在澳實踐的肯定,香港應從中獲得啟示。相較於香港近年來陷入政治爭拗、經濟疲軟、社會撕裂的窘境,澳門的發展則相對穩定、有序得多。在博彩業進一步鞏固為澳門經濟支柱產業的同時,旅遊、教育等文化服務類產業在澳門也取得了長足的發展。據世界銀行統計數據顯示,澳門2015年人均GDP(本地生產總值)超過7.8萬美元,遠超香港的4.2萬美元。澳門回歸以來的快速發展,離不開其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框架內的務實探索,以及中央和特區政府的充分互信。一國兩制方針本身是發展的,澳門大學橫琴校區的實踐便是一國兩制在澳實踐的創造性探索。中央將珠海橫琴地區租給澳門大學使用,並在相關區域內實施澳門法律,體現了一國兩制在澳實踐的靈活性。這說明,在一國之內、兩地互信的基礎上,制度創新還有很大的空間。在此基礎上,中央還設立了主要針對澳門的橫琴自貿區,並於去年底明確了澳門水域和陸地界線,使後者擁有了85平方公里的海域管轄權。中央近年來的一系列惠澳政策,都為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和長期繁榮穩定創造了新的有利條件。澳門的快速發展,很大程度上還得益於特區和中央的良性互動。自2003年第一屆中葡論壇以來,「中葡平台」便成為中央對澳門的重要發展定位之一。在過去十餘年中,澳門抓住了這個發展機遇,在鞏固自身平台作用的同時,幫助內地實現了和葡語國家之間投資額和進出口貿易總額的快速增長。今年初,澳門特區政府還設立了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發展委員會,使平台建設進一步落到實處。為響應內地「十三五規劃」,澳門的「5年發展規劃」亦提出了充分利用並發揮澳門的平台角色,積極參與和助力國家實施「一帶一路」,加大對葡語國家的輻射。抓住機遇才能助港走出困局一國兩制方針在香港和澳門的實踐,不僅應結合兩地各自的特點,還應加強交流、相互借鑑。在基本法的制定和回歸事務上,香港都曾為澳門提供良好的範例,如今香港也應該從澳門與中央的深度互信和良性互動中獲得啟示。「中葡平台」為澳門實現持續發展提供了動力,香港也應該扮演好「一帶一路」戰略中「超級聯繫人」的角色。陷於內耗、「逢中必反」只會使香港錯過內地「十三五規劃」提供的戰略機遇期。只有抓住機遇、找準着力點,才能助香港盡快走出發展困局。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12日) 一國兩制 澳門 香港 李克強

詳情

李克強豁出去了?

近年來,有關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諸多問題上不咬弦、李克強的權力遭邊緣化的傳聞不脛而走,今年以來,有關中南海「南院(中共中央)北院(國務院)之爭」說法更甚囂塵上,特別是5月代表習觀點的「權威人士」對目前經濟形勢的談話,有暗批國務院政策之嫌,更是將「南北院之爭」公開化了。李克強缺席深改小組開會兩周前,決定內地經改大計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深改小組)特地選在李克強到天津出席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並致辭那天開會,身為副組長的李克強則連半小時高鐵路程都懶得趕,乾脆缺席了那次會議,引來海外輿論議論紛紛。要知道,以前中共政治局開會,在外地出差的委員都是搭專機返京開會,會後再搭專機去外地繼續行程的。上周五(8日),習近平在北京主持召開經濟形勢專家座談會,並發表講話,3天後,李克強就主持了一個同樣主題的專家座談會,也發表了一番講話。對比兩場座談會,與會官員、發言的專家、公司代表無一雷同,只有政治局常委和常務副總理張高麗兩場座談都有與會。兩人在會上的講話也各有不同,習近平強調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推進充分體現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經濟學科建設」。李克強則把重點放在他倡導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和「互聯網+」,「更大激發市場活力」。上周一(4日)北京召開的一場全國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更充分顯示了習、李兩人觀點的南轅北轍。兩人都未出席這場座談會,可是卻分別作了指示和批示,由國務委員王勇在會上宣讀。習的指示強調,國企是壯大國家綜合實力的重要力量,必須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並要加強和改進黨對國企的領導。同一話題 習李腔調各異李的批示則要求堅持不懈推動國企改革,積極推進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和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遵循市場規律,瘦身健體提質增效。如果說過去兩年李克強對大權旁落還能相忍為國的話,他現在的表現似乎是豁出去了。文:孫嘉業原文載於2016年7月14日《明報》中國版 李克強

詳情

最弱勢的總理任人攻擊

長江一帶又再暴雨成災,華中重鎮武漢市區一片澤國。總理李克強親臨長江及淮河流域,視察災情及指揮救災,但救災效果甚微,還招致國內網民的揶揄狠批。今次長江水災,無論洪水水位、影響範圍,甚至險情災情等,都是1998年長江大洪水以來之最,武漢等地區更要炸堤泄洪或堤壩被冲毁,災情比1998年有過之而無不及。據國家民政部資料,至7月8日已有11個省市受災,190人死亡或失蹤,直接經濟損失670.9億元。現在才7月,汛期還有近3個月,未來情况或更惡劣。正因為形勢險峻,李克強才急急飛到安徽,再轉到湖北武漢的決堤處,指揮救災。不過,打開中國報章及新聞網站,全然不覺那滔天洪水。既沒長江主要監測站水位及三峽排洪的報道,也沒百萬軍民、各級幹部立下軍令狀死守堤壩的場面,有的只是武漢、安徽、南京等地零星災情。以《人民日報》頭版為例,7月份只有7月7日習近平指示解放軍及武警協助救災,以及李克強在災區視察的報道,其餘的頭版都沒水災消息。傳媒如此反應是很反常的,或許習近平並不認為洪水成災,於是就沒下令全面動員抗洪救災,傳媒也就不會鋪天蓋地報道災情。更不尋常的就是放任網民攻擊李克強。李克強確實不像習近平和溫家寶,他「做騷」很外行。他去到安徽阜陽「千里淮河第一閘」的王家壩閘觀察淮河水災,官媒的照片顯示,他穿了皮鞋而非水靴,所站位置的水位與堤壩也差很遠,而且陽光普照。相關網站並沒關閉回應,有很多人留言批評:「飛機開錯地方了?」、「都知道阜陽沒什麼災情,南邊才是災區!」一日之後,他去到武漢長江龍王廟段視察堤壩加固情况,一邊涉水一邊撐傘。《湖北日報》報道:「李克強總理趟水在現場指揮搶險救災的場景令人感動。」但照片顯示,李克強站在水裏的後面就是石級,趟水指揮根本多此一舉。《紐約時報》駐華記者儲百亮在社交網站帖文問:「後面明明有台階,為何站在水裏?」又是一次失敗的「騷」!李克強該罵嗎?或許!但他是歷任當中最弱勢的總理,受到習近平擠壓,權力有限,即使他想動員全國幹部及軍警去抗洪,也沒這個權,只有他一個人空着急。另方面,傳媒及網站都是姓習的,即使習近平在經濟、外交等決策犯了錯誤,傳媒及網民也不可能批評。銅鑼灣書店僅出售批評他的「禁書」,北京當局就花了那麼大力氣去查禁!由此可見今日國情:罵李克強,沒事;批習近平,找死!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7月12日) 中共 習近平 李克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