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明仁:香港「家己冷」社團

香港潮籍人口多年來一直超過一百萬,潮屬社團也有一百個,為了匯聚「家己冷」力量,十七年前成立了香港潮屬社團總會,總會幾天前在會展中心舉行第九屆會董就職典禮,特首林鄭月娥百忙中抽空主禮。可能受了維基百科的誤導,主辦單位認定林鄭的老公林兆波也是潮州人,還以為可以把林鄭視作潮州鄉里的媳婦,然而這是美麗的誤會,林鄭當晚澄清「第一先生」並非「家己冷」。講起香港潮州人,最有名的當然是香港首富李嘉誠和國寶級國學大師饒宗頤,饒公今年二月仙逝,潮屬總會就職禮上重播饒公生平片段緬懷饒公。事實上,香港潮州人人才輩出,政商文化報業都有響噹噹人物,特區政府問責官員和議會裏的潮籍人士也多不勝數。香港潮州社團之中,潮州商會是老大哥,它成立於一九二一年,再過三年便到一百年。大半個世紀以來,商會在香港開辦學校,興建潮州義山,編印潮州文獻,積極參與社區活動。現今香港潮州人也面臨母語危機。像李嘉誠、饒宗頤、林百欣等老潮州從鄉下來港打拼,潮州母語當然琅琅上口,他們的第二代或許還可以聽和講,到第三代就出現母語斷層了。潮州商會雖然有潮語學習班之設,但潮州話是很難學的方言,一定要由娘(母親)或者老人家身教,否則拉牛上樹,難矣。香港潮州人,加把勁,搶救潮州母語![鄭明仁]PNS_WEB_TC/20180526/s00319/text/1527272620369pentoy

詳情

潘麗瓊:李嘉誠學英文,係咁的……

李嘉誠說,他不是求學問,而是搶學問:「我住在合群男子公寓,即今日銅鑼灣金堡中心,每晚十二時後便會熄燈,我因上夜學及到工廠跟單,寧願晚晚摸黑行樓梯,一步步數住,夠數就知道返到屋企。」他二十二歲開了塑膠廠,深信到二十六歲儲夠錢,憑着惡補的英文可考上大學,豈料一個大客破產,毁了他的夢,但苦學的英文,卒為他打開成功之門。「五十年代在做膠花時,我不停訂閱全世界最新的塑膠雜誌,第一本是美國雜誌Modern Plastics。」他又飛到英美參加塑膠展,掌握最新形勢。在外國雜誌中,他留意到一部製造塑膠樽的機器,但從外國訂製太貴了,憑自學的英文就研製了這部機器,「它至少讓我賺了幾萬元」。他開始請私人老師,每天七時返工前學英文。「我第一單大生意的agent就是洋人。一次他在臨落貨時突然說,他沒錢畀,我話『唔緊要,讓我先截單,貨可以再賣過,最多蝕紙盒的錢』。後來,有個外國人每半年就落訂單,原來就是他介紹來的。」但他亦試過用英文鬧鬼佬。「有個客仔的女婿用英文侮辱中國人,我受不了這啖氣,用英文鬧番佢轉頭,結果要他的外父來say sorry,我做番佢生意,不過收貴些。」由開會到接受訪問,只要對象是洋人,他一概英語對答,毋須翻譯。在劍橋大學拿取榮譽博士學位時,他抱憾地說:「如果是自己讀回來的,我會開心啲。」(李嘉誠學英文.二之二.完)[潘麗瓊]PNS_WEB_TC/20180515/s00196/text/1526321709399pentoy

詳情

鄭明仁:李嘉誠與《壹週刊》

二〇一八年三月的香港,乍暖還寒,時晴時雨時霧,前路不清。三月十六日,李嘉誠宣布退下奮鬥了七十多年的戰線;之前一天,黎智英的《壹週刊》出版了最後一期的紙本,二十八年歷史的雜誌就此告別人間,《壹週刊》以後只維持網上版。李超人與肥佬黎這對鬥足二十八年的寃家,終於退出或逐漸退出各自的舞台。李嘉誠雖云會另披戰衣繼續做他的慈善事業,但行善之餘,以後會有更多時間和周凱旋把臂同遊?估計《壹週刊》也會調整對李超人的焦點,更多關心他的愛情生活。二〇〇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壹週刊》圖文並茂獨家報道李嘉誠、周凱旋手牽手漫步羅馬街頭,李周戀情公告天下,報道出街後,全城八卦轟動。一直以來,李嘉誠都很「關心」壹傳媒旗下包括《壹週刊》和《蘋果日報》記者的前途,每當知道記者來自壹傳媒,李嘉誠總會當頭棒喝,勸記者「棄暗投明」,不要打肥佬黎的工,但李先生每次都是得個講字,沒有offer,記者無法「棄暗投明」,只得繼續跟肥佬黎搵食。李嘉誠集團從來不在壹傳媒的報紙雜誌落廣告,肥佬黎每年也就少了數以億元計收入,雖然可惜但仍然企硬,直至《壹週刊》走到末路也不低頭。據說多年前,曾有中間人想撮合李嘉誠和黎智英坐低飲杯潮州茶,雙方最後因為某種原因沒有見面而失去一笑泯恩仇的機會。[鄭明仁]PNS_WEB_TC/20180324/s00319/text/1521827985669pentoy

詳情

蔡子強:一個年代就在一個星期裏匆匆終結

上星期本港發生了連串標誌性大事:先是上周日民主派在回歸後立法會補選中首嘗敗績;之後是周三《壹週刊》紙版從此停刊;最後是周五李嘉誠宣布退休。短短一個星期內,本港政治、文化、經濟同時宣告結束了一個年代。這3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其實有着內在連繫的脈絡。 政治、文化、經濟同時結束了一個年代 1979年時任港督麥理浩訪華並見鄧小平,掀開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序幕。最後以英國全面讓步和妥協告終,並於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就在英國部署撤退、中國還未接管的這十多二十年間,舊有以港英勢力為主的政經秩序瀕臨瓦解,而新的以中國勢力為主的政經秩序又未建立,於是無論政治、經濟、文化都出現了一個真空期,讓恍如初生之犢、躍躍欲試的土產力量乘時而起。而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更對這些土產力量起了推波助瀾作用。 常常拿着龍獅旗示威的年輕朋友,有時未免過分天真地把英治時代想像得太過美好,更緬懷八九十年代香港那份活力和自由空氣。其實如果你活得夠長久,就會知道那並非殖民地年代長久的真實,反而只不過是一個舊秩序瓦解、新秩序未建立所釋放出來的空間。 李嘉誠冒起於華資填補英資撤走的大時代 先說經濟。麥理浩訪華後幾個月

詳情

馬家輝:李氏技藝

恐怕只有兩個字足以描述我對李超人離場姿勢的最大感受:精準。甚至不只是離場,在場時亦如此,出場時更如此,他用精準判斷建立起他的事業王國,亦用精準目光保護了他的事業王國,稍為誤判,在風急浪高的歲月裡,李氏力場早已大打折扣。難道不是嗎?早不退休,遲不退休,偏偏選在修憲之後宣布退休,從負面角度看當然是對北京此舉投不信任票,從積極角度說則是適時而退,唯恐樹大招風,希望以己之退維護王國命脈,槍打出頭鳥,近年形勢已是暗湧重重,如今之勢更是波濤洶洶,還是退了為妙。高調退下,知所進退,等於拆下可供對手直接進攻的明顯目標,卸了對手之力,大大減低了再被點名擒殺的風險。這麼說來,選擇此時宣布退任,無異於另一種形式的「商業投資」, 背後不無準確的策略盤算。有此盤算的功力,李超人始成其為李超人,而非一個簡簡單單的富豪老闆。回顧過去五六十年, 李超人的精準神功從未失手。從選擇投身開拓的事業領域到擊倒對手的商戰圖謀,從人退我進的攻城掠地到大膽北上的華麗轉身,從看風轉舵的資金轉移到飄然隱退的時機選擇,以至在面對文革式攻擊時的回應方式,以至做慈善工作的條件鋪排……統統像地球上最強大的精算師般快狠準。李超人的唯一「失策」,或許是始料不及一九八九年的風起雲湧,他一直押注在許家屯身上,想不到,許家屯變成走佬社長,幾乎連累他在政治陰溝裡翻船。但,幸好,李超人幾下手勢已經拆掂困局,重新穩坐釣魚船,保住了他在神州大地的關鍵地盤。這次看來不一樣了。李超人嗅聞到濃厚的火藥味和響亮的戰鼓聲,不對勁了,此時不跳船,尚等何時,於是,匆忙拜拜,鞠躬下台。李氏技藝,精準無倫。學嘢啦,香港人。[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320/s00205/text/1521482650871pentoy

詳情

誰令誠哥哽咽

誠哥喎,有什麼風浪未見過? 一把年紀但老當益壯,富甲一方卻清茶淡飯,潮州漢,大男人,有淚不輕彈。是什麼令誠哥哽咽,女媧又能否真的補天? 誠哥說得隱晦,但我們都聽得懂。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漢,低低地躀一鋪,很難受吧?由堅持不提名,到最後開腔撐林鄭,香港的未來,返魂乏術吧? 反對林鄭當特首,可以有一百個理由。政治立場不談,最底線的原因,是「無常識」。指的,不是關於如何使用八達通或在哪兒買廁紙,而是向泛民選委哭訴。 她問,點解有人無做嘢,卻有高民望?自己不停做,卻被當成「衰人」? 堅離地的她,誤把政治當作學校考試。其實,政治,恰恰是考試的相反。努力和IQ,未必是幫助,有時反而是絆腳石。 我們都見過,那些在學校裏長期考第一的模範生。這些獨孤求敗,通常有少少高傲、少少寸、少少獨家村。 反之,那些萬人擁戴、高票當選的學生會主席,通常不是考第一,但也不會太hea。他們愛笑愛玩,才華比較全面,性格也面面俱圓。 獨家村,生人勿近。反而不是最叻(但絕不是渣)的人,令人無壓力,甚至有親和力。正如港姐冠軍通常不是友誼小姐,反之亦然。上天好公平,誠哥話齋,人無完人。 林鄭「無常識」之二,是在泛民面前呼冤。討同情,都

詳情

如果女媧就是撕裂者 如何補天?

李嘉誠說特首心水人選時,提到神話傳說:女媧補天,修補撕裂。 問題是,林鄭月娥是女媧嗎?她如何能「補天」? 神話傳說,天為何出現窟窿?因為共工以頭撞不周山。即是說,撕裂來自他人,女媧是以旁觀者的身分來拯救蒼生,進行「修補」。 問題來了:如果香港目前的撕裂不是來自別人,正是來自梁振英,而林鄭正正是繼承「CY 2.0」的人選,她本身就是撕裂的幫兇,她還有什麼正當性去「補天」呢? 即使撇除「梁振英2.0」的標籤不談,她自身的作風,都似是一個破壞的「共工」。 鉛水風波不讓官員飲來路不明的水,其實是製造官民撕裂對立,釀成所謂「官貴民賤」;故宮風波,也讓香港內部撕裂。選舉期間雖以「connect」為口號,但行徑卻似是「disconnect」,天水圍不去,看見周庭抗議卻以家長訓示小妹妹的姿態教訓而不是聆聽;網上民意處於劣勢,便貶低網上民意,指摘批評聲音是「白色恐怖」,無異自絕於網民和反對聲音。無故貶低港台的電視製作,又為自己製造更多敵人。 她民望長期低迷,她的支持陣營居然製造輿論,認為有人要藉民意來脅迫中央。 這不是把香港人和中央對立撕裂嗎?甚至把香港人不投林鄭,演繹為「為了反對中央」,再一次把中央和

詳情

選戰正酣思魯連

香港,素號「示威之都」;遊行也者,猶黔驢鳴,聲聞於天,京堂謂之「雜音」、「噪音」,以別「主旋律」、「最強音」。一四年秋以來,港人蹄共數遍,舉世震驚——而後知港事不可為。自是潛心搵食,公餘讀書──計有《快樂王子集》、《紅樓夢》、《宋詩概說》、《歷史之懲罰》、《寫在人生邊上》、《人.獸.鬼》多種──不復過問政治。一七年春,覽《國史大綱》上冊;病中,聞選舉委員提名曾俊華者,自稱「泛民主派」百有餘人;嶺南大學民意調查,始終獨佔鰲頭,支持度逾四成;網站籌款,「善長」二萬四千八百八十八人,共銀四百九十萬九千圓。上自諸侯,下至百姓,帝秦不甘後人;竊以為,非古之高士魯仲連可忍;特此為文,以寫我憂。 話說本港大勢,「香江健筆」練乙錚嘗為文《唐梁爭霸搞合縱連橫》言之,斷曰:「唐梁兩大陣營後面都是大資本家,屬於不同板塊的大財團。唐代表的板塊,乃本地一線資本家及其利益體系,覆蓋之廣,自不待言。梁背後的板塊,則以本地二線資本家為主,地產色彩相對更濃,公私一腳踢,總體霸權實力卻稍次……若下一個是唐政府,則二線資本家不但翻天無望,板塊還必然被壓縮,直接影響其黨線利益(後面必然拖帶某些國企陸企);如此,梁營怎按捺得住

詳情

首富首次不提名

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日前表明,今屆特首選舉不提名任何人,理由是跟4名參選人都熟識多年,不想因提名而「得罪人」和「損害」其餘3人。 對於4名參選人的評價,李嘉誠相信,各人都符合他選人的兩大原則,即是能落實一國兩制、《基本法》,和貫徹香港法治、以法治港,不選擇性行動。 被問到是否怕「落錯注」,李嘉誠則透露了當年的一個「秘密」: 「上一次最低限度兩星期前我已知道,唐生(唐英年)選不到,但我依然投他,因為我的原則我老早答應了,結果你中途來變卦,所以這次我堅定不提名任何人,但我一定投票。」 上屆特首選舉,李嘉誠曾表示個人極力、由頭到尾都支持唐英年;這不是個人的事,而是個人愛香港的動作。 李嘉誠表態 3點值得注意 李嘉誠今次的表態,有幾點值得注意。 第一,這是有公開提名制度以來,李氏第一次不作提名(見表),到底是什麼因素改變了? 第二,不記名投票的可貴。 第三,李氏相信幾名參選人都能落實一國兩制。 以下逐點談談。 (1)首富不提名 根據政府憲報,李氏有紀錄以來都作公開提名。2002年李嘉誠和兩名兒子(李澤鉅、李澤楷)綑綁提名董建華;2005和2007年兩屆則共同提名曾蔭權;2012年李氏父子除李澤楷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