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文武雙全李小龍

朋友讀到我寫李小龍為強者,卻從不會欺侮人,甚有同感,雖然不認識他,但「相信」他是有着王者之風的俠之大者。朋友說得沒錯,李小龍是個不認第一,卻不會謙虛認自己是第二的人。 其實我認識的他,是個充滿童真的大頑童,他有許多古靈精怪的想法,你以為他認真時,他原來在耍你,隨時令你哭笑不得,卻又拿他沒法,那是他的魅力,明明被他氣得半死,卻又惱他不得。 說起頑童事,朋友說剛在一本書中看到一段,那是阮兆輝先生在他書中寫的一段,標題是:「李小龍嚇暈黃曼梨」。阮先生在書中寫道,在拍某一部電影時,忽然有人大叫:「瑪利姐暈咗。」瑪利姐就是黃曼梨。 瑪利姐是當年電影的中流砥柱,暈倒片場自是將一眾工作人員嚇壞,又是藥油,又是按摩,面無人色的瑪利姐才慢慢清醒過來。阮兆輝說到自己也被當時場面嚇呆,最後真相大白,原來是李小龍扮鬼,將瑪利姐嚇暈了。幸好瑪利姐沒有大礙,而李小龍則被吳楚帆罵一大頓。這段也可以說是頑童小龍的另一段小故事。 聽朋友說李小龍的頑皮事,完全明白,因為李小龍是個又打得,又玩得的一個人,如果見過他鍛煉自己時的專注,你就明白一個人天分重要,努力也重要,如果要我說,他除了頑皮,更可以說是文武雙全。他非常喜歡讀

詳情

李小龍當年須要承受的

近日的比武格鬥事件成為網上熱話,也如這幾年來在香港發生的事情一樣,發展下來總出現離奇荒誕,甚至引人發笑的言論,大家八卦一下便算,不打算再談。倒是李小龍的名字被提起,他去世已有四十多年,但是他的影響力,將外國人對中國人的觀感形象完全改觀,是至今仍然無人能及。 我們在八十年代初出國留學,在學校內,中國人,甚至是亞洲面孔都是罕見,同學們一見我們,幾乎劈頭第一句便問我們懂不懂功夫,這當然是拜李小龍所賜。非常抱歉,我們普遍都不會功夫,但沒有冷卻同學的熱情,也不會對我們有甚麼歧視不敬,總能以禮相待。那時,李小龍其實已離世接近十年,我們卻懵然不知地受惠於他的成就和言行。當時我們只知道李小龍是個會真功夫的演員,比那些只靠演技的,自然有更大說服力。而且那時的武俠片,主角總是以一敵眾,往往遍體鱗傷,血染全身的,在最後一刻找到破綻,使出絕招而慘勝,甚至只是同歸於盡。但李小龍是完全不一樣的姿態,不論對手多少,武功如何高強,也很難傷他分毫,絕對是一洗國人頹風。當然有人覺得他太囂張,太「串」,但我們就是看得過癮。 儘管那時已有八卦雜誌之類的刊物,但未至於今天那種無孔不入,事無大小都深入詳盡報導。還是後來陸陸續續有

詳情

李小龍逝世40周年 ——與配樂有關的二三事

Time does indeed fly!今年是李小龍逝世40周年,坊間有5年展期的「武、藝、人生——李小龍」。他的罕有才華,後繼無人。他那強勁的功夫影像,不但突顯他個人獨特魅力而影片配樂亦令人有深刻印象。Lalo Schifrin的懾人音樂,獨步世界。《龍爭虎鬥》樂曲配合李小龍的怒吼已家傳戶曉。他的光輝傳奇,長留人間。 自己對作曲家的情意結始於1967年粵語長片《飛男飛女》片中音樂。經多年尋覓才得知音樂源自Schifrin的Murderers’ Row。有幸2006年聯絡上大師,游說他與香港管弦樂團(港樂)cross-over,因而他重新編排樂章Enter The Dragon。5月16及17日Schifrin原為與港樂作頭盤式悼念一代巨星,但很可惜事與願違,演奏會最後只配上二線小號手James Morrison及本地爵士樂精英包以正作草草了事! 衆所周知,六七十年代本土電影「背景音樂」絕大多數是盜用外國影畫配樂,有嚴重侵犯版權問題。期望圈內人能重整發行,成立基金會將賺到利潤回饋社會或電影資料館和香港國際電影節等。誠然我們需要很大努力解決複雜版權難題,否則在公平公義下,粵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