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勇衡:「不是影評」? 回應潘東凱如何寫《中英街1號》

指明談論某齣電影但又「不是影評」的文章是甚麼性質的文章?可以是有感而發而非嚴格認真的評論,也可以是有關這齣電影的製作過程(making-of)的文章。但潘東凱先生在《立場新聞》的文章〈含蓄造作的政治化妝術(不是影評)—  談電影《中英街1號》及藝術與真相〉(下稱〈含〉)評論的既是《中英街1號》(下稱《中》)這齣戲,亦包括電影的兩位創作者趙崇基和謝傲霜,最後附帶一段有關六七暴動時「沙頭角槍戰」的資料輯錄。《中》仍未正式公映,已引起「是否為六七暴動漂白」的爭議。潘沒有道明是否認為《中》「漂白六七」,但引用了陳景祥認為「《中》並不是為六七漂白」的文章內容,然後來一句「現實究竟是怎樣一回事呢?」 潘東凱所說的「現實」是甚麼?是《中》編劇謝傲霜和趙崇基有關六七暴動和《中》這齣戲的言論。趙崇基指電影拍好後「有自己的生命」、「讓作品自己說話」、請大不要猜度創作者的政治立場,又指「在一個愈來愈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時代,拍一個敏感的歷史題材,確實需要一定的勇氣與智慧。」(〈含〉轉引自陳景祥的文章)另一方面,潘則翻查謝傲霜的言論,指她「在《字花》文學雜誌是用『反英反殖民的故事』來形容自己的作品的,謝又說故

詳情

「鬼」論何來?讀李怡有感 文:余照

誰不是李怡長期讀者。從七十年代到一部部書再到蘋果專欄,從數千字文章到千字文到幾百字文章。眼底許多從前的時事評論員,都因各種緣由不再發聲,唯獨見證香港發展並參與其中的李怡,為了香港,不離不棄;讀到他近年維護比較激進的年輕人、論述不穩的「本土派」和被人稱作「鬼」的社運人士,更感老先生毋忘初心,與年輕人站在一起,無條件地發聲。今讀報得《生命的意義》一文,則覺得老先生情緒已回到年輕時代,同時被它左右,只見碎片,不見脈絡;怪責泛民主派而未為「本土派」反省,更感悲涼。 「本土派」近年爭起,以抨擊泛民主派為主要策略,成功吸引一群對泛民失望的大人,亦獲得初涉政治的年輕人的認同。「本土派」光譜甚寬,唯獨不包括泛民;就算是剛獲席位的、長年在泛民光譜的范國威,都未獲「本土派」認同。到梁天琦補選獲數萬票翌日,有政團自稱「本土派」參選,後來都因人事問題而分裂潰散。根據該政團在網台節目的主持人多次描述,李怡老先生確曾在政團各活動(包括新書發佈會)與飯局現身交流,能在這些年間動筆深刻,站在「本土派」立場發言,相信他的觀點都是有根有據,並可反映「本土派」思維。 《生命的意義》提到泛民在「本土派」年輕人各事被打壓後,與

詳情